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搖擺的天平(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搖擺的天平(求月票)

梵蒂諾城內的大神殿頂上,已經落了薄薄的一層白雪.

洛林在房頂的最高處,舉著手中的高倍望遠鏡,向著遠處的海面的眺望.

此時,雪已經越來越大,勝利號龐大的身影已經隱沒在風雪背後,只有當到海面上戰列艦火炮齊射時,那桔紅色的火光才會透過重重的雪花,透過望遠鏡的放大,落入他的眼中.

神殿頭頂上,數以百計的戰爭堡壘正在空中展開激戰.

它們的身影在烏云下來回的飛舞,你來我往打個不可開交.法術與火炮的光芒在空中交錯縱橫,形成一幅幅奇怪的圖案.

時不時,就會有一道打偏的魔導炮黑暗法術從空中落下,帶著巨大的呼嘯,砸在梵蒂諾城中,然後濺起一大團綠色的水霧,將街道或者牆壁腐蝕出一個黑色的大洞.

這個時候,凡是在城內走動,全都要像老鼠一樣緊貼著牆角,在此同時,一只眼睛得時刻盯著天空,提防突然落下的危險.

幸去的是,此時梵蒂諾的街道上空空蕩蕩的,除了必要的參戰人員,梵蒂諾城內的人大都躲進了地下室中.

就連神殿頂上,也只有洛林一個人.

帕特勞德和手下的軍官都忙著在前線指揮戰斗.

而薇拉對這種戰斗不感興趣,在教皇宮的地下室內找白白嫩嫩的洛小林玩去了.

薇拉的幾個老鄉有的在工作,不工作的全都跑出去打野食──獵巫妖的人頭.

雖然做為第三方勢力,他們與巫妖之間有某種的默契,暫時不加參戰爭.但是'不被抓到,就不算犯法’ 卻是世界上所有偉大的政治家的人生的信條,當然也包括犯罪份子們,以及像雷歐雷二爺那一類的小流氓們.

龍族做為智慧生物自然也不例外,尤其是在巨額獎金的刺激下,他們全都顯的活力十足.

而且據說.為了保險起見,他們還制訂了後備計劃,萬一被巫妖們給發現了,就聲稱自己是'臨時工’,然後逃之夭夭.

不過,到現在為止,好像那些痞子們還沒有啟動這一方案.

此時,又一枚炮彈呼嘯著.帶著拖著長長的尾跡,從天空落下.然後'轟然’一聲在不遠處爆炸開來,將一幢民房炸成了碎片.

而洛林對頭頂亂飛的炮彈和魔導炮視若無睹,舉著手中的望遠鏡.不停的掃視著天空G降睾禿i系惱蕉罰w鄄煺≌秸r慕颾G?

突然,一個花白的腦袋出現在樓道口.

他趴在門框上小心的向頭頂的天空看了一眼,只見頭頂紛紛揚揚的雪片中,不停的閃動著各種明亮的光芒,戰斗正在激烈的進行.

馬佐維亞無奈的歎了口氣,小心的走出了樓道,一邊抬頭看著天,一邊向洛林身邊走去.

"爵爺."馬佐維亞苦笑一聲.道:"爵爺,這里太不安全了……"

剛說到這里,隨即有一道黑暗法術拖著尾巴從神殿頂飛過,砸在神殿前的大廣場上,馬佐維亞嚇的猛然一縮脖子,本能的彎下腰作出躲避動作.

洛爵爺看著他的舉動,不由心中暗笑.但是隨即卻是一伸手,扶穩了他,然後笑著道:"老馬,你怎麼來了?"

馬佐維亞也知道自己出了丑,訕訕的干笑一聲,道:"爵爺,這里太危險,咱還是下去吧."

洛林搖搖頭.道:"城內再也沒有比這里視野更好的地方了.

再說了,那幫亡靈想要從空中打中神殿,和你從房頂扔塊石頭,砸地上的甲蟲一樣困難."

馬佐維亞無奈的聳聳肩,心中暗道:說的輕松,你能硬抗大祭司的攻擊.想來抗個魔導炮的黑暗法術也沒問題,我可不行啊∼!

雖他也是堂堂正牌的主教,但是這些年來絕大部分的精力,全都被用于處理教廷事務上面.實力退步的厲害.

憑著現在的個人實力,硬頂個巫妖是沒有什麼問題,但是想要頂一發魔導炮,卻千難萬難.

但是既然來了,他也只能陪洛林爵爺在這里站著,要不然也顯得太膽小了.

盡管有風雪的阻擋,站在高高的神殿頂上,梵蒂諾周圍還是一覽無余,甚至能看清炮彈在城外爆炸掀起的火光.

從槍聲和炮火的密集程度,可以判斷敵人又在西面發動了大規模進攻.

除此之外,時不時還有幾座戰爭堡壘,超低空從戰場上空掠過.

馬佐維亞親眼看到幾個大鳥一樣的戰爭堡壘,追逐著一座亡靈族黑色的戰爭堡壘,從空中俯沖下來,一直追到距離地面十幾米的高度,終于將它擊落,一頭栽在地上.

這場戰斗打了快一整天,魔族雖然屢次進攻失敗,但是他們卻依然不斷的發起進攻.

戰場上卻依然處于膠著的態勢.

一名鷹師的軍官氣喘籲籲的跑了上來,到洛林跟前快速敬禮,然後急道:"西面敵人突破了第一道防線,師長已經下令後退至第二道壕塹.

不過,看樣子也守不了多久."

"突破了?"馬佐維亞忍不住驚呼一聲,這是幾天來閃族軍隊第一次突破梵蒂諾最外圍的壕塹.

洛林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後轉過頭來,打算繼續觀戰.但是隨即看到馬佐維亞一臉的蒼白,不禁有些于心不忍.對方好歹也是六七十歲的人,但是卻還是硬挺著,在這里陪著自己干耗.

如果還要讓他一直再這麼擔驚受怕的,好像有些說不過去.

因此上,他輕咳了一聲,平靜的解釋道:"外圍的防線就是用來消耗敵人有生力量的.

只要敵人持續不斷的沖擊,被突破是很自然的事情,不用大驚小怪."

馬佐維亞的眼珠轉了轉,低聲道:"爵爺,這場仗,我們什麼時候才能打贏?"

洛林放下望遠鏡,瞥了馬佐維亞一眼,仿佛看穿了他心底的想法,呵呵笑了出來.道:"你是擔心我們打敗了吧?"

馬佐維亞連忙擺手,連聲道:"沒有沒有,我們始終堅信,在偉大的光明神的光明照耀之下,在教宗陛下英明的領導之下,在爵爺你的指揮下,未來的勝利必然是屬于我們的."

洛林撇了他一眼:這些混機關的,果然是不同凡響.這套話說的如此順溜,張嘴就來.

爵爺雖然也是堂堂的一任總督,平時沒少了開包括'鼓勵生育’在內的各種各樣的辦公會議,但是想要做到他這樣的程度.卻還需要時日啊∼!

現在的爵爺也是在官場混過,不會再像以前一樣,受對方這些廢話的干擾,輕而易舉的就分辯出馬佐維亞話中的重點.

他心中明白,馬佐維亞口中這個'我們’,大概代表著教廷內所有紅衣主教.

今天的戰斗敵人出動的兵力是自己的幾倍,又是海陸空同時開戰,教廷內那些主教們,大概此刻心都懸在嗓子眼.

這老頭應該是被推出來打聽消息的.

洛林一指前方的戰場.沉聲道:"有一句老話,了解敵人,了解自己,才能百戰百勝.

敵人的數量是我們的幾倍,沒錯,但是我們有情報優勢──戰場上的動態,敵人的調動實時都在我們的掌握中.使的我們可以從容應對.

我們還有火力優勢.炮彈和機槍足夠將敵人阻擋在城牆之外.

我們還有技術優勢,不管是步兵武器,戰爭堡壘,還是戰艦,我們都領先敵人一個時代.

所以敵人想要打敗我們,是非常困難的.

他們想要取勝只有一個辦法∼!"

"什麼辦法?"馬佐維亞緊張的問道.

"耗∼!"洛林冷笑一聲,道:"耗光我們的體力,耗光我們的彈藥.耗光我們的士氣.

不得不說,閃族的將軍也不是笨蛋,他們找到了正確的戰術,敵人現在就在用他們優勢的兵力消耗我們."

馬佐維亞有些慌神,道:"那該怎麼辦?我們不能中敵人的圈套."

"消耗戰術厲害就在于,你不能避戰.只能咬著牙和他對耗."洛林耐心的解釋道:"看誰先把誰拖垮.當然,眼前的形勢對我們不樂觀,再這樣耗下去,明天防線就會出現松動."

"這,這……"馬佐維亞呆呆的說不出話來,晃著雙手道.

洛林拍拍他的肩膀,道:"敵人已經壓上了他們所有的力量,沒有留下任何預備隊.

我們也一樣,我手中可以調動的力量都已經投入戰場.現在的戰斗就像是平衡的天平一樣.

想要改變平衡……"

"往天平上加砝碼."馬佐維亞立刻說道,天平他太熟了,平常秤黃金的時候經常用.

"對,"洛林點點頭,道:"這個平衡也許馬上就要被打破了."

說著,他舉起望眼鏡望向海面.

此時,隨著艦船的激戰,海戰戰場已經延伸到了梵蒂諾海岸,海面上隱約可以看到閃族的戰艦.

勝利號此刻就在那些閃族戰艦的東方.

格倫丁艦長盯著滿帆向自己沖來的閃族戰艦,不屑的哼了一聲,道:"又滿舵,右側炮位准備開火."

勝利號龐大的艦體開始轉向,船頭迅速向右轉,整艘戰艦都向右側傾斜.

船頭很快指向東南,格倫丁艦長立刻大聲喊道:"升半帆∼!"

帆索上的水兵如同猿猴一樣麻利的在繩網上爬來爬去,白色的風帆"刷拉"一下落了下來.

右舷的早已等待多時的炮兵們立刻向閃族戰艦開火.

此時閃族海軍因為追趕勝利號,互相之間的間隔變得很小,全便宜了戰列艦的炮兵.

勝利號的速度又猛然快了一點.

格倫丁艦長抓著通話器大聲叫道:"普克先生,我們的寶貝現在怎麼樣?"

通話器中傳來帶著電流聲的叫喊,道:"它很好,再也沒有像現在這樣好過."

"它還能堅持多久?"

普克先生興奮的狂叫道:"多久都可以,光明神在上,我已經聞到金幣的味道了∼!

烏拉,蒸氣機萬歲∼!

偉大的工業革命萬歲∼!

這就是文明的力量.魔族的小崽子們,顫抖吧∼!

……"

格倫丁扔下通話器,嘀咕著道:"這幫臭知識份子.簡直就是一幫瘋子."

勝利號在寬闊的大洋上縱橫馳騁,打的閃族海軍艦隊損失慘重,但是經過幾個小時的激戰之後,閃族海軍的數量優勢也慢慢發揮出來,此刻他們的船只已經將海面鋪滿.

桅杆上的哨兵傳下最新的發現,大副杰克收到之後立刻提醒格倫丁艦長,他頗有些緊張的道:"大人,正前方出現在閃族艦只.他們已經跑到我們東面去了."

在海戰開始時,閃族海軍就一分為二,一部分正面應戰,另一部分迂回包抄.這時迂回包抄的閃族艦隊終于跑到了勝利號東面,攔住了勝利號前進的海路.

勝利號和全艦隊活動的空間一下子就被壓縮了很多.

格倫丁艦長點點頭,道:"這是遲早的事情."

現在擺在他面前的有兩個選擇,要麼帶領全艦隊直接沖進去,閃族海軍估計擋不住勝利級,但是也有可能會被敵人重重圍困,尤其是一直掩護在戰列艦身邊的快速炮艦,它們很難穿透敵人的船陣.

要麼就是掉頭向東退,和敵人拉開距離之後再打.但是這樣就暴露了梵蒂諾的海岸,敵人可以直接登岸.

格倫丁艦長思索了幾秒鍾,果斷的道:"滿帆,沖上去,無論如何不能敵人的運輸艦搶灘,讓炮艇貼在我們左舷."

艦隊猛然再次加速,勇敢的向閃族艦隊沖了上去.

而這時擋在勝利號正面的閃族戰艦正在拼命的轉頭.避免將肚子暴露給人類的巨艦.

快速炮艇也將風帆張滿,以最高速在海面上滑行.

格倫丁抓起通話器,高聲道:"普克先生,我需要再快一點."

"沒問題∼!"普克先生興奮的回應道,隨即又是一陣瘋狂的吼叫.

在下一秒鍾,鍋爐的轟鳴聲好像突然間變得更響,在風和蒸汽機共同推動下,戰列艦的速度已經接近二十節.

勝利號一馬當先.艦首直插進閃族海軍的隊列當中,正面一艘雙層甲板的閃族戰艦正慌忙轉帆掉頭,但是它剛剛側過身,勝利號就帶著高速撞了上來.

勝利號的艦首尖上打著一層一寸厚的鋼板,就是為了特殊情況准備的.

隨著一聲巨響,戰列艦高高的艦首直接撞在閃族戰艦的左舷中斷.

對方的戰艦還不到勝利級的一半高.三百噸排水量的小船當然不是三千頓排水量戰列艦的對手.

巨大的撞擊力之下,勝利號像一把鈍刀一樣,緩緩將閃族戰艦直接從中間切開.

閃族戰艦上的水兵見此情形,紛紛大叫著,如下餃子一樣往海里跳逃生.

如史前怪獸一樣的勝利級猛然晃了幾晃,速度陡然慢了下來,船頭推著閃族戰艦的殘骸向前跑,那場景就如同老虎叼著一只雞一樣.

閃族的戰艦正在快速進水下沉,撞擊十幾秒後,勝利號的艦首碾斷了閃族戰艦的龍骨,那艘船徹底斷成兩截,被勝利號推開,迅速向冰冷的海中沒去,留下一盤環繞著勝利號的碎木板.

眼前的場景活生生的給閃族海軍上了一課:千萬不要被這艘大艦蹭上.

它們的小身板還頂不住勝利號一次親密接觸.

格倫丁艦隊滿意點點頭,勝利級在建造的時候雖然沒有考慮過撞擊戰術,但是船體的堅固程度,也是其他戰艦不能比的,然後抓起通話器,道:"我是艦長,報告損傷,"

"左舷一處裂紋進水,問題不大."

"右舷破了一個小口子,正在進水,我們可以在十分鍾內堵上∼!"

格倫丁滿意的點點頭,道:"很好."

這幫水兵的素質非常不錯.

勝利級率領著整支艦隊,深深的刺進了敵人的船陣當中,和一艘艘閃族戰艦錯身而過,距離不超過一百米.

閃族戰艦的弩炮不停向戰列艦射擊,三艘戰列艦的外殼上很快插上幾十只支手臂粗的弩箭.

有幾塊石頭從閃族戰艦的艦首飛了出來,重重的砸在戰列艦上,不過除了砸斷一段船舷的木板,在甲板上砸了兩個窟窿,並沒有取得更多的戰果──閃族似乎是鐵了心打算要俘獲這幾艘戰列艦,連爆烈水晶之類的破壞性武器都沒有用.

這也使的人族海軍上下很是有些疑惑,猜測魔族是不是窮的連爆烈水晶這種武器都沒有.

不過,這對于人族倒是一個好消息.

那些炮兵們逮到機會,憋住了勁,在十幾米的近距離內向敵艦瘋狂開火.

如此近的距離,雙方的水兵甚至能看清對方的長相,炮兵想打偏都難.

一積幼乓環1詰r依玫腥說惱澆3所P鲆桓齟蠖矗里w笤諛誆勘ǎ{埡~1涑梢煌嘔鵯颍汝傢q娜頌搴退檳就仿股炷庰`?

飛濺的木屑甚至打在艙內炮兵身上.

快速炮艇終于逮到了機會,他們一直像小雞一樣,被戰列艦保護在自己的羽翼下,只能摸著自己的小炮,看著戰列艦大擼特擼.

此刻短兵相接,敵人終于出現在他們的射程內.

一艘炮艇甲板上露天布置有六門四十毫米口徑的火炮,艦首兩門,艦尾兩門,甲板上層建築兩門,炮位還可以全向旋轉.

炮艇上的炮兵將所有火炮都轉過來,使用定裝炮彈的火炮射速極高,炮彈如水連珠一般潑散向閃族戰艦.

幾艘炮艇揪住距離最近的敵艦猛轟,在高速攢射中,密集的爆炸籠罩整艘戰艦,將上面的士兵,桅杆,繩索,船殼一點點轟碎.閃族戰艦就像是被亂刀剁西瓜打碎.

閃族戰艦也有弩炮還擊,有的將炮艇的風帆洞穿,有的紮在船殼上,有的甚至打在火炮的鋼殼護盾上,發出一聲巨響.

戰列艦隊和快速炮艇以強大的火力,硬生生撕開了閃族海軍的密集的艦陣,如利劍一樣,眼看著就要洞穿閃族海軍陣列.

這時候一聲尖利刺耳的嘶鳴聲從閃族海軍後方響起,幾十個黑影從那里騰空而起,他們張開寬大的黑袍,如蝙蝠一樣撲向三艘戰列艦.

潛藏多時的巫妖們,終于出現了∼!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對耗(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最後五分鍾的堅持(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