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雪月圍城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雪月圍城

"嘶∼嗚∼,轟∼!!!"

炮彈呼嘯著劃過天際,落在地上爆炸,騰起桔紅色的火光,像扔布娃娃一樣將幾名閃族士兵炸的高高飛起..

在此同時,劇烈的爆炸也掀起的漫天的白雪.

"開火∼!快開火∼!"隨著軍官聲嘶力竭的叫喊聲.

在凍結的戰壕中堅守的保安軍士兵紛紛舉起手中的槍支,不斷的扣動板機,將一粒粒子彈射向雪地上每一個可疑的黑影.

"突,突突突突……"機槍那特有的節奏也響了起來.

環繞著茹曼城的戰場上,槍炮聲,厮殺聲,慘叫聲,吶喊聲……響成一片.

突入茹曼的閃族十多萬精銳,與茹曼帝國的士兵們進行著慘烈的厮殺.雙方都是千挑萬選出來的精銳士兵,雙方也全都不會後退半步.

現在已經是隆冬季節,大雪也已經紛紛揚揚的下了好幾天,而且完全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鵝毛般的雪片紛紛灑灑的從天而降,將整個世界都變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曠野中的積雪將近有一米厚,潔白的大雪埋住死亡士兵的尸體,也掩蓋了殘酷的戰場.

積雪極厚,往往一腳踩進去,要花很大的力氣才能拔出來.

曠野中,一望無際的大雪看起來頗詩意,但是對戰場上的兩軍行動造成了很大的影響,不管是轉移,調動,還是物資的輸送全都變得比以前困難的多.

不過總的來說,惡劣的環境對進攻的閃族人更加不利.

茹曼人背靠堅城,物資充足,有房屋可以避寒,而且處于守勢.

雖然從戰略角度來講,這是一個不利的因素,但是也正因為堅守,因此上,他們可以依托著堅固的防線,從容的等著敵人的進攻.

而閃族由于侵略做戰,長途跋涉,因此上物資嚴重不足.

出于對魔族刻骨的仇恨,茹曼帝國的堅壁清野政策執行的異常成功.他們在撤退之際,幾乎燒毀了所有的房子.

因此上,當閃族士兵們到達這里之後,只能是在野外宿營.只有少量的高級軍官才能某個小村子里找到一個沒有被茹曼人燒毀的房子,充做自己的高級住所.

而最可怕是在進攻的時候.

由于大雪紛飛,閃族的士兵們只能在雪地中緩慢的爬行,一點一點的挪動身體,一尺一尺的前進,用自己的**去進攻敵人武裝到了牙齒的堅固防線.

而這也使的茹曼軍的火炮有更長的時候可以轟擊他們.

保安軍的士兵們也可以站在戰壕里面,舉著槍支,像在訓練場上打靶一樣從容的瞄准開火.

最令閃族軍官們感到惱火的是,這場大雪使的他們引以為傲的夜戰也無用武之地.

閃族軍隊剛剛在大炮轟鳴,子彈亂飛的戰場上學會了匍匐,而且也摸出了一些門道.

相對于人族,閃族在黑夜中的視力相當不錯.

在千年之前的戰爭中,一旦遇到強大敵人,或者難以攻克的堡壘,他們往往也是采取夜襲的辦法,來對于人族.

在不久之前,他們也是將士兵們組織起來,借著夜色的掩護,用小部隊悄悄的摸過去,與敵人展開白刃戰,往往是可以取得一些的戰果.

因此上,為了防備閃族的夜襲,一到夜里,人族士兵們就拼命的往天上打照明彈.將整個大地照的如同白晝一般.

縱然如此,小規模的滲透作戰中,閃族還是不少人可以沖過去,殺進敵人的戰壕,打的人族哇哇慘叫,匆忙逃走.

但是這場大雪卻完全毀掉了他們的戰術∼!

夜晚在厚厚的雪地上移動,會發出嘎吱嘎支的聲響,暴露他們的位置.

而且,閃族士兵們一身黑色的軍服,在白色的雪地上不僅很難隱藏,而且會被白雪清晰的反襯出來.

人族的士兵們甚至都不用打照明彈,就可以輕易的發現他們.

但是盡管面對著種種的不利條件,但是在奧蘭迪尼指揮之下,閃族士兵全都極其的頑強,依然曰夜不停的沖擊茹曼士兵的防線.

而且,在戰爭堡壘,毒氣大炮……等等武器的支援下,他們已經突破了第一道防線,緩慢而堅定的推進到了茹曼人的第二道防線前面,這里距離茹曼城只余下了區區數里的距離.

士兵們用肉眼,就可以看到茹曼城中那密密麻麻,鱗次櫛比的高樓,還有遠處,茹曼皇宮金色房頂反射出來的耀眼光芒.

每每看到這里,閃族的軍官們無一不是熱血沸騰:閃族上下千年的夢想,從來都沒有像現在如此的接近,好像一探手,就可以將那豐碩甜美的果實摘到手中.

隨後,他們就更加瘋狂的督促著手下的士兵們.強令著那些牲口們繼續向著人族防線發起一波又一波的進攻.

在城外晝夜不停激戰時,茹曼城內又是另一番景象.

大雪覆蓋了整座城市,街道兩邊的堆起高高的雪堆,行人在結了冰的路邊上艱難的行走,時不時的就有人滑倒在地.

整個城市都仿佛被凍住了,茹曼城的居民正在經曆他們有記憶以來,最寒冷的一個冬天.

更讓他們難過的是,城市內缺乏取暖的燃料,已經有不少人因為熬不過寒冷而送命.

城內的居民無奈之下已經開始砍伐樹木.貴族們也拆了自己漂亮的花園,將各種名貴的花草樹木填進火爐.

而且據說皇宮也正在這麼干.

往曰煤炭和木柴可以由周邊的地域供應,但是戰爭堵住了茹曼城三個方向的通道,眼前只剩下城南結冰了河面可以通行.

這唯一一條通道成了茹曼城的生命線,武器彈藥和糧食是擁有最高優先權的物資.

用火車從東方運來的戰爭物資會在幾百里之外卸下,由當地的居民接力運往茹曼城,最後在幾十里外被推上冰面.

用大車改裝的馬拉爬犁在河道厚厚的冰面上曰夜穿梭,將這些急需的物資送進茹曼城.

這條重要的通道每天還要經受閃族人的襲擊和搔擾——奧蘭迪尼也知道這條冰上公路的重要姓,想方設法的要破壞掉它.

但是儒略大公也是針鋒相對,在這里投入了相當多的兵力,沿河兩側布防.

茹曼的士兵們在距離河岸不遠地方堆上土或者壘上粗大的木料,然後直接澆水.

寒風一吹,就凍成了一條長牆和堡壘,然後他們就躲進堡壘里面,在手榴彈的幫助下,拼命的擋住閃族人的進攻.

圍繞著那一個個的堡壘,雙方不斷的投入兵力,展開浴血的厮殺.有時候,一個堡壘就要經過數十上百次的爭奪,直到它被人族用火藥炸上天,或者被閃族用火燒成灰燼.

亡靈族的戰爭堡壘也會不定時的前來襲擊,但是他們強大的黑暗法術偏偏對冰面的作用不大.

河面經常會被打出一個個大窟窿,茹曼城中數量眾多的元素法師這時就派上了用場,他們只需要幾分鍾,就可以將破開的冰層修複加固.

茹曼城本身就是茹曼皇家法師會的所在地,城中有成百上千的常駐法師,對他們來說,這是僅僅只是抬抬手的小活而己.

只不過,對于生活在茹曼城中的百姓們來說,他們的生活也越發的困難了.

西爾維亞裹著厚厚的圍巾,一手拎著麻袋,一手拽著一個小小的木板車,艱難的在街道上步行.

板車上坐著她年幼的女兒,西爾維亞不放心她一個人在家,只有將她帶在身邊.

小姑娘覺得坐車倒是一個不錯的游戲,時不時發出一陣歡笑聲.

街道上下過雪之後,被路人一踩,車輪一壓,地面結了一層一寸厚的冰,像鋼鐵一樣堅硬,縱然是鋼钎砸在上面,也只是一道白印.

民兵和志願隊已經放棄清除冰層的打算,由它自然消融.只是在一些比較陡峭路段上扔上一些雜草,以防止有人滑倒.

只不過,到了後來,那些雜草也被新下的大雪給掩蓋了.

呼嘯的寒風夾著飛雪迎面吹來,如同刀子一樣,刮的人臉生痛.西爾維亞不得不低著頭走路,身上很快落了一層白雪.

周圍很多和她一樣的茹曼人悶著頭趕路,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城南的糧食供應站.

昨天魔族的戰爭堡壘剛剛來過,按照他們的行動規律,今天是不會再來了,所以出門領糧食的人非常多.

供應站就設在南城門跟前的軍營里.

雖然西爾維亞起的早,但是當她到達這里的時候,軍營前已經排了長長的隊伍,隊伍沿著大街拐了好幾個彎.

她在隊伍的最後面,憂心忡忡的向外看了看,忍不住歎了口氣:這麼長的隊伍,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

這時,一陣風雪吹來,從城南傳來一陣低沉的喊殺聲——顯然閃族人又一次發動了進攻.

也許是敵人喊殺聲的催促,供應站發糧食的速度快了很多.

僅僅過去了一個小時,輪到了西爾維亞.

她解開衣服,從貼身的衣袋里掏出一張卡片,遞給對面的軍官.

對面的軍官結果來看了一眼卡片上的數字,然後在賬本上飛快的翻了一下,兩者能對得上,軍官點了點頭,抬頭看了西爾維亞一眼,道:"還是軍屬,可以多領一份,六十斤."

然後"啪"在卡片上蓋了個章.

旁邊的小兵接過口袋,手腳麻利的往口袋里裝起了糧食.

他將麻袋填滿,然後又幫著西爾維亞將麻袋放在了平板車.

小凱蒂此時早就從平板車上爬了下來,不用吩咐,就已經懂事的拉起繩子,想要和媽媽一起將全家四口的口糧拉回家.

這時,一輛馬拉爬犁通過河面飛快的跑了過來,不等爬犁停下來,有人焦急的高聲叫道:"快來人救命啊,有人中箭了∼!"

一群士兵當即沖了出去,七手八腳的將一個車夫抬了出來.

只見他腰上插著一根羽箭,殷紅的鮮血已經濕透的衣服.

而那輛運糧食的爬犁上,還插著好幾根箭矢,顯然有不少人曾向它射箭.

僅由此就可以知道,這爬犁為了通過封鎖線,是冒了怎樣的危險.

西爾維亞在胸前匆匆的劃了一個十字,在心底為那個勇敢的馬夫祈禱.

在此同時,她也不由想起遠在基爾王國和魔族人戰斗的丈夫,臉上不由掠過一道憂色,然後催促著自己女兒,快步離開供應站.

當她們母女兩人一路蹣跚著到距離家不遠的時候,一隊白袍的牧師率領著一大隊士兵,急匆匆的從她們身旁跑過.

同時幾個牧師正在急促的交談.

"不再是零星爆發,好幾戶都同時出現了,已經可以肯定了."

"還是那種病嗎?"

"是的."

"死了幾個人,尸體是怎麼處理的?不能讓其他人靠近."

"我都交代下去了."

"還是沒有找到源頭嗎?"

"沒有,茹曼城實在是太大了,爆發又點零星分布."

"我們判斷,它是有幾天潛伏期的,非常刁鑽."

為首的老牧師臉色凝重,不停的催促著:"快點,快點,不惜任何代價.絕不能讓它擴散開."

西爾維亞的臉色驟然一變,心立刻懸了起來,最近城內忽然開始有瘟疫蔓延,據說已經死了不少人了.

這些牧師們整天就是專門應付這個.

此刻,牧師們漂亮的一身白袍,在茹曼人眼中不再是高尚的神使,而是變成了死神的信使.

白袍出現在那里,就代表那里發生了災禍.

而現在,他們去的正是自己家的方向.

"快走,"西爾維亞心中沉重的都快喘不過氣,她一把抱起自己女兒,用盡全身的力氣拽緊平板車,加快速度向家里走去.

幸好,那些牧師們白色的身影並沒有停留在她家門口,而是從她門前跑過,一頭紮進另一條街道.

這讓西爾維亞長長的松了口氣,在心中向光明神表示感謝.

等她回到家沒多久,一大隊士兵跑步的"橐橐"聲從外面傳來,軍隊也趕了過來,看來事情不小.

西爾維亞安撫下父母和女兒,用圍巾捂住口鼻,小心翼翼的將房門打開一條縫.

街道上站滿了士兵,他們每一個人都用口罩蒙著臉,只露出一雙眼睛,肅立在街道兩側.

"第一中隊,西側街口,第二中隊,北側街口,第三中隊……"

"是∼!"

外面傳來軍官高聲的喝令聲和士兵的應答聲,他們聲音急促,聽起來也十分緊張.

"封鎖街區,不許任何人出入,記住,不要和居民近距離接觸,尤其是有咳嗽,行動∼!"門外的軍官大聲命令道,然後語氣嚴厲的喝道:"我們的任務關系到全茹曼城的安危,不許有任何猶豫和放松,違者,軍法處置∼!"

"是∼!"

士兵們發出一聲齊齊的怒吼,然後快速行動起來.

西爾維亞看到,遠處一個路口被士兵用雜物堵了起來,然後一隊士兵把守在那里.

被堵在路口內的居民隔著很遠就被士兵們驅趕了回去,很多人走出家門,聚集在街道上,無助的看著士兵將整個街區圍起來.

他們被隔離了∼!

xxxxxx德羅西皇帝和默倫將軍亦步亦趨的跟在海洛德身後,像是下屬一樣乖乖的靜聽海洛德訓話,態度恭敬.

"你們的困難我已經清楚了,我會向神座稟明.至于怎麼處理,聽候神座命令."巫妖海洛德邊走邊道:"不過,兵力不足確實是我們現實的困難.

該死的精靈王國,竟然膽敢突然偷襲我們,我們一定會給他們一個深刻的教訓."

德羅西皇帝神情無奈的道:"如果不是海戰失利,我的士兵就不用一邊防守德隆,一邊往前線運送補給,任務太繁重了."

反正責任全都推在閃族海軍的頭上,他德羅西也是受害者,這正是兩個人商量好的說辭.

海軍已經全軍覆沒了,他們不擔心有人跳出來反駁他們.

默倫將軍也氣憤的咒罵道:"精靈王國實在是太可恨了,不能饒了他們."

但心中卻說不清是什麼感覺.

要是沒有精靈海軍參戰,說不定現在他和加勒比第四師團,已經和韋拉普蘭尼一起,被人類夾在中間進退不得,馬上就要遭遇滅頂之災了.

梵蒂諾城下可是硬仗,他的第四師團是什麼德行,默倫將軍心中很清楚.

他可不認為自己只要跑到洛林跟前,說一聲"我是你大舅哥",洛林就不會不拿炮轟自己.

他這個大舅哥的身份,頂多投降後能混到點好待遇.

巫妖海洛德點點頭,道:"我們的但當務之急,是救援被困的韋拉普蘭尼和閃族大軍."

德羅西皇帝義正嚴詞的道:"請大師放心,我這就重整軍隊,追上去增援韋拉普蘭尼,哪怕是拼到一兵一卒,也要打破敵人的包圍∼!"

然後瞥了一眼默倫將軍.

默倫不情不願的撇撇嘴,板著臉嚴肅的道:"我們加勒比第四師團雖然缺少武器和補給,不過這都不是問題,在神座的感召下,我們隨時可以出發."

心中暗暗祈禱:我就是說說而已,你可千萬不要當真.

"好,"巫妖海洛德撫掌贊許著道:"神座陛下會很高興聽到你們的話,兩位,如果想將功贖罪,還請兩位盡快出發."

德羅西皇帝舉起手,信誓旦旦的道:"我這就帶領前鋒出發."

巫妖海洛德對他的態度十分滿意,道:"我還要去韋拉普蘭尼那里一趟,看看他有什麼要求,也會帶去陛下的行動計劃,我會告訴他陛下正趕來救援他,讓他一定要堅持住."

"恭送大師."德羅西皇帝和默倫將軍同時一躬身,目送海洛德走上戰爭堡壘.

默倫注視著黑色的戰爭堡壘,直到它消失在天邊,這才松了一口氣,然後看著德羅西皇帝,道:"陛下,你不會真的要領軍出發吧?"

德羅西皇帝瀟灑的一聳肩,道:"再不表現一下,神座可是會生氣的.不過……"

他話鋒一轉,冷笑著道:"這一路距離梵蒂諾一千多里,路上到處都是人類的游擊隊,想及時趕過去,我看難啊∼!"

默倫眼睛一亮,對德羅西拱拱手,笑著道:"誰說不是那,時間寶貴,我們第四師團這就准備出征."

兩個人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未完待續)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如何擦屁股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戰略反大攻(六千,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