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戰略反大攻(六千,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戰略反大攻(六千,求月票)

儒略曆八三五年十二月十七日.

肆虐大地多日的寒潮終于意得志滿的跚跚離去.

今天是難得的好天氣.

陽光明媚,晴空萬里,視野良好.

溫暖的陽光照在人身上,帶來舒服的暖意.與前些天那寒冷的世界相比,很有一種截然不同的感覺.

但是閃族東路集團軍指揮官韋拉普蘭尼將軍心中卻怎麼也熱不起來,反倒是一片冰寒.

他挺立在馬背上,遙望著東方的地平線.

在那里,隱約可以看到密集如林的旗幟,浩浩蕩蕩,遮天蔽日.

那是梵蒂諾的護殿騎士軍團以及洛林手下的保安軍.

數萬士兵的身影如同螞蟻一般,而滿了整個地平線,給人一種無窮無盡的感覺.

觸目驚心∼!

韋拉普蘭尼也不愧是一個英明的指揮官,當梵蒂諾外海的海戰剛一結束,他就得知了從海路而來的閃族遠征軍全軍覆沒的消息.

韋拉普蘭尼沒有絲毫的猶豫,當即指揮部隊開始西撤.

人類的大量援軍即將到達,而閃族的遠征軍卻已經被敵人消滅殆盡.在這場戰役當中,兩者的力量對比已經發生了決定性的變化.

如果不趁現在,趕快撤退.一旦人類完全消滅了海路的遠征軍,騰出手來,就該要對付自己了.

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當時,他也是拿出了壯士斷腕的勇氣和決心,立刻就拔營起寨.甚至還忍痛留了一個精銳師團斷後.

但是沒過多久.從梵蒂諾出來的人類軍隊就出現了他們的後方顯然.不管是海路遠征軍的殘部.還是自己留下的那一個師團已經全都變成了打狗的肉包子了.

在此同時,卻也讓他心中隱隱感到害怕:海路遠征軍的殘部,還有一個師團,近一萬人,居然都沒有擋住洛林半天的時間?

光是看他防守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他的厲害,但是沒想到,他進攻起來.卻是更加的凶猛.

不過,看著人族軍的行動,倒也沒有過于迫近.只是遠遠的墜在後面.

這更令韋拉普蘭尼感到擔憂.感覺他們就像是一塊大石壓在自己胸口,壓的自己喘不上氣來.

他知道對面的人類之所以沒有進攻,不是因為對方膽怯,而是在等待機會一個可以一口咬死的機會.

他身後的教廷拜爾軍團,就像個致命的匕首,正慢慢插向他的心髒.

這支軍隊和教廷拜爾軍團彙合的日子,大概就是他和手下的死期.

但是越是這個時候,他的行動就越得要更加的謹慎和緩慢.因為一個應對不當.部隊行進間稍稍發生一些混亂,敵人看到機會.就會撲過來,咬死自己∼!

這種日子對于韋拉普蘭尼來說,極是難熬.

如果下令全軍立刻快速撤退,那就是找死.快速撤退,稍有不當,就會引發恐慌性的潰退.

對面軍團的指揮官不是傻子,只要到時候揮軍來攻,估計整個閃族軍當即就得要全軍覆沒.

但是如果一直這樣緩慢的行軍,就是等死教廷軍的拜爾軍團一直在他們的身後,每多過一天,他們的防禦就會增加一分.自己的後路也就堵的更死一分∼!

到時候,拜爾軍團與對面的那支人族軍團兩面夾擊,自己也是落一個全軍覆沒的下場.

韋拉普蘭尼想到這里,不由無奈的歎了一口氣:統領對面那支軍隊肯定是洛林.只有那種高超的指揮官才會把人逼到這種無可奈何的絕境.

自己顯然小看了這個年輕人,也小看了人類.

"究竟是怎樣落到今天的局面?"韋拉普蘭尼看了看周圍垂頭喪氣的士兵,手按著胸口問自己:明明上個月還一路所向披靡,兵鋒所指,人類無人能擋,高歌猛進,勢如破竹.一路從南天門砍到蓬萊東路……呸呸呸,一路從萊德城殺到梵蒂諾.

怎麼突然之間海軍就沒了,援軍也沒了,自己也打了個大敗仗,全軍陷入絕地.

這一切變化的太快了∼!

"輕敵了啊……"韋拉普蘭尼寥落的長歎一聲.

最根本的原因還是因為他們被勝利沖昏了頭腦,輕視了人類.

亡靈大祭司輕敵,閃族的將軍們輕敵,閃族士兵們也輕敵,最終導致了他的冒進.

他們一路殺過來,人類一路望風而逃,這讓閃族上下都產生了敵人膽小,不堪一擊的心理,認為只要閃族士兵沖上去,根本不用開打,只要吆喝兩聲,膽小怯懦的人類自己就逃跑了.

而情況也確實是這樣……直到……直到他們包圍了德隆城.

"當時應該一路穩紮穩打,拔掉德隆城."韋拉普蘭尼心中懊惱,如果再來一次,他絕對不會將自己的後路交給德羅西那個蠢貨,也絕對不會托大的到在自己背後留下一顆釘子.

韋拉普蘭尼此刻恨不得生撕了德羅西皇帝,如果德羅西在他眼前,他會毫不猶豫的抽出刀劈了他.

原本就算打不贏,他全身而退還是沒問題的.

但是德羅西在德隆城的一場大敗,直接讓人類堵死了他的後路.

"該怎麼才能安全脫身?"韋拉普蘭尼皺起眉頭,第無數次思考這個問題.

"戰爭堡壘∼!"旁邊忽然響起士兵們一聲驚喜的高呼.

韋拉普蘭尼不由一驚,急忙轉身抬起頭,向著天空望去.

只見藍色的天空中,幾座黑色的亡靈族戰爭堡壘正在緩緩的降落.

士兵們頓時高舉了手中的武器,發出了一陣熱烈的歡呼他們也是第一次發現自己居然是如此喜歡這些可惡的黑暗法師.

這其實並不qiguai,這些大頭兵們雖然只是炮灰.但是他們也不是笨蛋.他們也能分析出現在的情況不容樂觀.戰爭堡壘這種最強力的武器.自然成了他們脫困的唯一希望.

但是韋拉普蘭尼卻暗中皺了皺眉頭.心中暗道:太少了∼!

只有寥寥幾個,而不是他期望中的兩百座.

韋拉普蘭尼早就考慮過用戰爭堡壘掩護自己軍隊突圍,甚至是學著洛林那個超級敗家仔的大手筆,直接用戰爭堡壘空運部隊撤離.

並且為此還制定了詳細的計劃,只等有機會就送到大祭司那里請示.

不過,他也知道,自己這計劃獲批的可能性極小.閃族的各種能源都是很缺乏.根本不可能像人類那樣,也沒有能力像人類那樣用燒魔力水晶的方式來運兵.

黑色戰爭堡壘不等落地.幾個人影就從里面飛了出來,徑直落在中軍大旗的前.

韋拉普蘭尼從馬上跳下來,向對面的幾個巫妖欠欠身,客氣的道:"這位可是海洛德大師?"

"是我."巫妖海洛德有些意外,沒想到這位國王竟然認識自己.

韋拉普蘭尼笑著道:"久仰大名,大師的事跡,我們可是耳熟能詳,神座陛下還曾經感慨過,要是手下都是像大師yiyang的傑出人才,這場戰爭咱們早就贏了."

"是嗎.神座還曾經這樣說過."巫妖海洛德頓時大喜,隨即意識到自己的失態.不由輕咳了一聲,然後又故作謙虛,擺擺手,道:"也沒什麼,都是為了我族大業.哈哈,哈哈哈哈……"

"可惜現在時機不對,要不然,我一定向大師好好請教請教."韋拉普蘭尼一臉遺憾的表情,真摯的說道.

海洛德擺擺手,道:"不忙,以後有的是機會,神座陛下非常掛念國王你的處境,命我過來看看.

並且在此轉達神座對您的支持.

國王陛下有什麼需要的盡管提."

"我需要援軍∼!"韋拉普蘭尼毫不猶豫的說道:"盡可能多的援軍,跟在我後面的人類軍隊再過去的幾天里增加了很多.

我們估計,未來會越來越多."

海洛德點點頭,道:"神座陛下已經命令德羅西皇帝重整軍隊,以最快的速度趕來增援陛下."

韋拉普蘭尼瞬間一臉的猙獰,咬牙切齒的道:"德,羅,西∼!"

他頓了一下,沉聲道:"大師明鑒,德羅西心懷不軌,他才是我們陷入絕地的罪魁禍首.

我要求神座陛下追究他臨陣脫逃,貽誤軍機的大罪."

海洛德愣了一下,然後為難的道:"大家都是同一個陣營,再說,德隆城失利也有著種種的客觀因素,不光是他一個的責任."

海大爺可是收了德羅西不少的真金白銀,魔法水晶……等等等等.海洛德也自認是一個講究人.拿人東西,自然是得要幫人說一些好話.

"大師不要被他騙了,"韋拉普蘭尼搖搖頭,氣憤的道:"德羅西是一個陰險狡詐的小人,他一定不會來增援我們的."

說到這里,他看了海洛德一眼,發現對方眼中的光芒直愣愣的看著天空,顯然是沒有把自己的話放在心上.

他不由歎息了一聲,然後不再說德羅西的壞話,那個該死的人類小子可是大祭司心目中的好孩子.

而是語氣一轉,誠肯的道:"大人,最起碼,也要將德羅西召回去,換一個閃族將軍來."

海洛德一臉的漠然,冷聲道:"我會向神座轉達將軍的意思,將軍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雖然雙方只是剛剛見面,只是交談了區區的幾句話,但是他心中對于韋拉普蘭尼已經極為不悅了.

***,除了大祭司神座陛下,誰做事情,還能不犯一些小錯誤啊?

德羅西雖然做錯了,但是不還是因為有著種種的客觀原因嗎?

而且他也已經充分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在我面前聲淚俱下,做了非常非常非常誠肯,非常非常非常深刻的檢討.

身為一國堂堂的皇帝,能認識到自己錯誤.而且有勇氣改正自己錯誤.

這樣的人才多難得啊.

你卻倒好.讓人連改正錯誤的機會都不給.真沒想到.堂堂的閃族重將心胸居然如此的狹窄.

在惱怒之下.海洛德已經不稱陛下,而改稱韋拉普蘭尼將軍,但是氣憤的韋拉普蘭尼沒有注意到這一點.

他皺了皺眉頭,沉聲道:"西線的兵力根本不夠,後面的教廷拜爾軍團有十萬人,想要順利撤出,我們需要戰爭堡壘的增援,所有的戰爭堡壘∼!"

海洛德點點頭.道:"將軍說的在理,我想神座會同意."

"這算是一個好消息,"韋拉普蘭尼心中松了一口氣,道:"還有就是從基爾王國抽調出一部分兵力南下來增援我們."

海洛德搖搖頭,道:"基爾王國距離這里太遠,僅部隊調過來就得一個月的時間,何況他們對面是三十萬茹曼帝**隊.我們必須拖住他們,不然奧蘭迪尼的北方軍就危險了."

"我要求不高,"韋拉普蘭尼搶著說道:"只要六個師團,我只要六個師團就足夠了.缺少的暫時可以用投靠的人類軍隊補上.

有戰爭堡壘幫助,我們堅守一個月不成問題.等援軍一到,我們可以輕松脫困."

海洛德思索了片刻,覺得他說的話也有些道理,道:"我會向神座如實轉達將軍的話."

韋拉普蘭尼向海洛德深鞠一躬,道:"一切就拜托大師了.我們西線不容有失,不然人類就能一口氣打到萊德城下."

海洛德來的快,去的也快,帶著韋拉普蘭尼的擬定的幾個計劃,飛回去請示大祭司決斷.

能和後方取得聯系,讓韋拉普蘭尼和閃族士兵的士氣一震,重新燃起了信心,至少亡靈大祭司沒有忘掉他們,還在想辦法拯救他們.

在這種信念的鼓舞下,閃族軍隊打起精神,繼續向西轉移,向西走的越遠,距離增援部隊越近.

但是該來的總是要來的.

這天上午,一隊閃族的偵查騎兵縱馬小心的在曠野中奔跑,時刻警惕著路邊的風吹草動.

這里可是人類地盤,還沒有納入閃族人的有效掌控中,人類的游擊隊遍地都是,山賊強盜也會是不是出來客串一把滿是胸毛的絡腮胡子的彪型大漢,舉著一丈多長的大刀,嗷嗷叫著:'替天行道’,或者'我要代替月亮懲罰你∼!’

對閃族人來說,這是一個危險的地方.

馬刀就掛在最順手的位置,有些騎兵手中還端著上了弦的弩弓,仔細的觀察遠處的村莊和樹林.

拜冬季草木凋零的好處,曠野上干乾淨淨,並沒有什麼可以藏人的地方.

但是這些閃族騎兵依然十分小心,算算時間,他們知道自己馬上就要碰上的西方的教廷軍隊了,那支軍隊的數量不比他們少.

而實事已經證明,輕視教廷的軍團是錯誤的,而且要付出血的代價.

"那是什麼?"有人眼尖,忽然發現遠處有幾個移動的白點.

眾人立刻望向他所指的方向,一道煙塵在白色身影身後騰空而起,顯然,那也是一隊騎兵.

而光明教廷騎兵一身白色罩袍,也十分容易辨認.

"教廷的人,沖上去∼!"領隊的騎士高呼一聲,猛踢馬腹縱馬狂奔,他們偵察兵不光是要看到敵人出現,最好還能探知敵人的大部隊在那里.

對面的教廷騎兵很快也發現了他們,騎兵狂奔時濺起的煙塵十分醒目.

幾分鍾的時間,雙方士兵清晰的出現在彼此的視野中.

教廷騎兵的數量約有半隊,十幾個人,比閃族騎兵少了一半,但是他們依然毫不畏懼的迎頭沖了上來.

突然一個紅色的光球從教廷騎兵隊中升起,帶著一聲尖銳的呼嘯,筆直的沖上天空,他們在給後面的人發信號,顯然他們身後還有人.

閃族騎兵隊長意識到不妙,怒吼一聲,高高揚起馬刀,喝道:"殺光他們,不要和他們糾纏."

戰馬再次加速,急速的馬蹄帶起一陣轟隆聲.騎士耳邊響起寒風的呼嘯聲.

幾個呼吸之後.雙方已經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對面人的相貌.

教廷的騎兵隊伍中響起一陣吶喊:"為了光明.殺光魔族∼!"

他們的騎兵齊齊的怒吼一聲,挺起長槍和馬刀沖了過來.

雙方幾十個騎士高速撞在一起,長槍折斷,馬刀砍在盔甲上,戰馬碰撞的哀鳴,士兵的怒吼和慘叫同時響起.

只是一眨眼的時候,兩隊騎兵錯身而過,在中間留下十幾具尸體和倒地戰馬.

教廷騎兵瞬間少了一半的人.但是他們很快轉身,重新列成一隊,怒視著對面的閃族人.

中間的隊長白袍上濺滿了醒目的紅色血跡,他舉起馬刀指向閃族人,勇悍的高聲喝道:"為了光明,沖鋒∼!"

然後,猛然提速沖了過來.

閃族人知道今天的碰到了對手,如此勇猛的教廷護殿騎士他們還是第一次碰到.

"沖∼!"閃族騎兵隊長心中的血性也被激起,他大吼一聲,揮舞著帶血的馬刀迎了上去.

兩隊騎兵加速.然後重重的沖撞在一起,鋼鐵和**碰撞的聲音再次響起.

雙方錯身而過.又有十幾名騎士從馬上翻到在地,血染大地.

此時,教廷的騎兵只剩下寥寥的三個人,但是他們再次撥轉馬頭,甩掉刀上的鮮血,緊緊的握著武器,死死盯住這些閃族人,一點沒有後退的意思.

他們胯下的戰馬噴出一團熱氣,馬蹄刨了刨地面,隨時准備以最快的速度奔跑.

正當閃族騎兵隊長准備再次沖鋒,徹底殺掉剩下的三個教廷騎兵,這時,從教廷騎兵的身後響起一陣激昂嘹亮的號角聲.

遠處的山崗上突然出現一列騎士,他們在山頂勒停戰馬,遠遠俯瞰著戰場,中間的騎兵高舉著一面白底金色十字大旗,寬大的旗幟迎風招展.

"嘟……唔∼!"一個高亢的沖鋒號聲.

數百名騎兵吶喊著從山崗沖了下來,沖向閃族騎兵.

閃族的騎兵隊長迅速叫了一個士兵的名字,命令他轉身回去報信,從教廷的旗幟可以看出去,對方應該是一個師團,這表示拜爾軍團的主力到了.

隨後,看著那名哭著離去的騎兵的背影,那騎兵隊長重整隊伍,看了一眼身邊的戰友,揮舞馬刀虛劈一刀,馬刺狠狠的頂在馬腹上,嘶聲高喊著沖了上去……

得到消息的韋拉普蘭尼迅速將部隊收縮,搶占了距離最近的一個小鎮,挖掘壕溝,構築營地和防禦工事.

在他東方,一路從梵蒂諾跟蹤而來的教廷軍隊也停下來,相隔數里紮營,士兵列陣前出,和閃族軍隊遙相對峙.

幾個小時之後,在冬日的斜陽中,桑多斯紅衣主教率領的拜爾軍團出現在西方的地平線上.

十萬教廷士兵分成三部,排著密集的方陣緩緩向閃族人推進過來,白色的身影鋪滿了大地.

"咚,咚∼!"

低沉雄渾的戰鼓聲響起,震人心魄的鼓聲在曠野中回蕩.

xxxxxxx

紅色楓葉大旗在大風中獵獵狂舞.

藍色的聯合國旗幟和教廷金色十字旗並立在楓旗兩側.

在這三面象征著人類世界三股強大力量的旗幟之下,一身筆挺的戎裝,肩膀上帶著五顆金星的瓦巴多爾神色輕松,平靜的注視著從身邊走過的教廷護殿騎士軍團.

在他身後,聯合國的參謀軍官正在快速的彙報大陸上的戰況,各種服色的傳令兵流水一般在隊伍中穿梭往來.

在世人的印象中,梵蒂諾似乎很難和楓葉丹林扯上聯系,即便是有,也是類似"禿驢,不要和法爺搶姑娘∼!"之類的戰斗.

要知道,雙方互相看不順眼,已經有上千年的曆史了,這是從三聖者時代遺留下來的光榮傳統.

更別說讓教廷的軍團出現在楓葉丹林的旗幟下.

但眼前是事實正是這樣,瓦巴多爾統率著教廷的軍隊,這些呼殿騎士現在屬于楓葉丹林.

這些軍隊是洛林答應借給楓葉丹林的二十萬護殿騎士一部分,以此換取了一個聯隊的戰爭堡壘保衛梵蒂諾頭頂的天空.

在教廷軍團中間,是一輛輛堆滿了物資的馬車,而在車頂上,盤坐著一群法師和牧師,嘻嘻哈哈的毫無正形.

龐大的隊伍正從一塊界碑旁跨過,界碑上清晰的鐫刻著一行大字"基爾王國".(未完待續.)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雪月圍城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困獸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