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捷報頻傳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捷報頻傳

對于人族大陸來講,儒略曆八三六年春天比以往時候來的要晚一些..

往年,當進入二月份的時候,氣溫回升,已經是春風吹面不寒了,而今年這個時候,地上的冰雪卻還都沒有融化,絲毫也看不到一點兒春天的影子.

在曾經和平甯靜的基爾王國,此刻已經變成了一片巨大的戰場.

從去年夏天開始,德羅西發動政變,弑王殺父,引的大陸各國一片的憤慨,既而派出了老和部隊,維護他的和平.

大軍的戰車如雷霆一般,轟隆隆的從這片土地上滾過.

到了後來,魔族登陸,展開逆襲.殺的老和部隊一潰千里.

一輛輛戰車如雷霆一般,轟隆隆的從這片土地上滾過.

再後來,隨即閃族又乘勝追擊.

人族重新集結部隊,又反殺回來,然後,閃族又再次反殺回去……到了現在,這片土地依然是雙方絞殺爭奪的重點,共有近八十萬軍隊互相不停的厮殺血戰.

持續的戰亂幾乎將整個王國完全摧毀.

鄉村被夷為平地,城市滿目瘡痍,茂密的森林被砍伐殆盡,荒涼的大地上隨時可見一座座枯墳野塚.

烏鴉,野狗,惡狼,狐狸……等等野生動物全都肆無忌憚的在殘破的村鎮中出沒.

縱然遍尋千里,也找不到有幾個冒著炊煙的地方.

由馬雷頓侯爵率領的茹曼北方軍,一直固守著基爾王國都城基爾克,以及王國內幾座重要城市和險要關隘.

而由閃族人和人類附庸組成的,總數超過五十萬的軍隊,從三面不停的圍攻茹曼人,有時還深入戰線後方搔擾,死死的拖住馬雷頓侯爵的北方軍,讓他難以脫身回援茹曼城.

經過四個月的激烈交戰,兩軍的戰線犬牙交錯,雙方各出奇謀,在這片大地上殺的難解難分.

時常圍繞著一個小鎮,一座小山而反複爭奪.早上是你占領的,中午是我攻下了,到了下午又換人了……甚至守軍士兵外出撒泡尿的工夫,回頭一看,那旗號已經變了.

陣地的得失易手,一曰三變,讓人根本無法預料.

因為戰局變化實在是太快了,最高指揮官也經常搞不清楚自己的部隊究竟在哪里.只能是摸黑一樣,不停的向前線增兵.

隨著拉鋸戰的不斷進行,雙方之間的差距也漸漸顯露了出來.

閃族和人類附庸軍的人數雖多,但是質量上良莠不齊.

閃族人算得上是精銳,敢打敢沖,能搶東西.而且軍紀也極為嚴格.戰斗力極強.完全可以與茹曼帝國正規軍團一決高下.

但是……但是人類附庸軍就只能算是湊人頭的,根本毫無戰斗力可言.

不過好在他們的要求不高,只需要管他們一天兩頓稀飯就可以了,雖然不能打仗,但是巡邏押運,維護地方治安,這些工作還是可以干的.

雖然閃族上下對于這些人殲全都極為鄙視,一致認為:三個附庸軍才能頂上一條狗用.但是對于上層的官員們來說,這卻是一種變相的贊美:三個附庸軍頂一條狗,三萬的附庸軍豈不是能頂一萬條狗?三十萬的附庸軍不就是十萬條狗?

蟻多還咬死象呢,更何況還是狗?

而在實戰中,他們這才發現,對于附庸軍的戰力,他們還是過于樂觀了.事實上,他們十個人加起來,都不如一條狗.

雖然在後方執行警戒擺運任務,但是只要一見到人族游擊隊的大旗,他們就一哄而散.

甚至還有些狗崽子直接就當了帶路黨,仗著熟悉地理,了解內情,領著人族軍去摸這邊的軍事重地.

而閃族軍以為身處後方,放松了應有的警惕,因此上,很多時候,那些游擊隊都給閃族軍造成了不少的損失.

而在人族這邊,是由馬雷頓侯爵所率領的茹曼五十多個茹曼軍團.

盡管總兵力沒有敵人的多,而且因為要守住多處戰略要地,防止敵人繞過基爾王國進入茹曼,因而軍力駐紮的也很分散.

在戰爭中一直處于被動防守當中,但是茹曼軍團上下都是有豐富戰爭經驗的老兵.

這些士兵在北方和野蠻人激戰多年,其中一部份還參加過對哈杜的征討,戰功赫赫,戰斗力和士氣都不是敵人能夠比擬的.

而且還有超過三百門火炮協助,除此之外,洛爵爺還硬生生的從牙縫里擠出了不少的手雷,給他們運了過來.

再加上,戰術得當——除了防守之外,他們還大量的使用小股精銳部隊,充做游擊隊,穿插敵人戰線的後方,破壞敵人的交通和糧草供給,甚至是暗殺敵人的軍官士兵.

因此上,雖然他們兵少將寡,但是卻和敵人打了個不相上下.

瓦巴多爾率領楓葉丹林和梵蒂諾聯軍就在這種情況下,突然從東南部插入戰場.

楓葉丹林和梵蒂諾聯軍有法師壓陣,攻擊力強大.

那些在後方布防的人類附庸軍根本不是瓦巴多爾的對手,因此上,往往紅楓葉大旗一到,敵人就望風而逃.

楓軍就這樣一路高奏凱歌,順利收複了基爾王國大片國土.

而在閃族方面,在韋拉普蘭尼之後,繼任的指揮官這一支軍隊的是阿貝格倫將軍.

他也是一名經驗豐富的老將,一看到這種情況,隨即就迅速果斷的收縮兵力.

他手中的閃族士兵只有不足二十萬人,還沒有馬雷頓的茹曼正規軍多,而那些人類軍團根本靠不住.

但是其中卻有幾支從皇城阿卡德琳而來的禁衛軍師團,戰斗力不俗,一直被阿貝格倫當作王牌.

在聽說後方還有一支滿編的加勒比第四師團後,阿貝格倫立刻向萊德城請求,將加勒比師團調給自己,一支滿編的閃族師團,足以頂附庸軍十個師團.

在這種情況下,加勒比第四師團踏上了他們新的征途,不可預知的未來正等著他們.

老道的阿貝格倫將軍將人類附庸軍作為炮灰部署在外圍,盡可能的為自己爭取時間.

xxxxxx二月五曰,在一陣微寒的北方中,瓦巴多爾將軍在楓葉大旗下望著西方跑的漫山遍野的潰軍,忍不住露出苦惱的表情.

旁邊的小參謀笑著拍馬屁,道:"恭喜院長,您有一次擊敗了敵人,這已經是我軍進入基爾王國以來,第十四場連勝."

瓦巴多爾卻老臉一黑,道:"勝?勝個屁,就是楓葉丹林的女生也能打贏他們.他***,我們這邊陣還沒有擺好,他們就崩潰了,簡直在給我們人類丟臉."

參謀們聽著瓦巴多爾絮絮叨叨的埋怨,無奈的聳聳肩,這一路老家伙不知道為什麼,跟吃了槍藥一樣,逮誰噴誰,對什麼都不滿意.

不過有一點參謀們倒是挺認同的,打敗這些投靠閃族的人類傀儡,楓葉丹林的女生就足夠了——那幫姑奶奶可不是好惹的.

從進入基爾王國直到現在,聯軍連一次像樣的戰斗都沒有遇到過,對面敵軍大都早已望風而逃,就算是剩下來,還不等楓葉丹林人開火,就嘩啦一聲崩潰了.

對楓葉丹林聯軍來說,最麻煩的事情反倒是收容俘虜.

每一仗都要抓到幾千上萬的戰俘,如何安置他們,成了聯軍上下最頭疼的事情,那是幾萬個人,不是幾萬頭豬.

把他們收攏看押起來,需要浪費兵力,而且還得管他們吃飯睡覺.

不管他們,又怕這些人在聯軍背後興風作浪.

瓦巴多爾現在一看到這樣的勝仗就發愁,這意味著他又要增加幾千名戰俘.

無奈之下,瓦巴多爾只能下令收繳了他們的武器,然後將他們趕向閃族人的陣地,然閃族人去頭疼這個問題吧.

迅速擊潰了這一股敵軍之後,將逃兵向西趕走之後,瓦巴多爾的中軍大旗緩緩向前方的城市移動.

此刻這座不大的城市城門洞開,透過西城門一眼能看到對面的城門和城內空無一人的大街.

城牆上空空蕩蕩,只有幾面各種花色的旗幟頹然的耷拉著著,顯然剛剛被打跑的人類附庸軍成分頗雜,是好幾個勢力的混編.

一隊騎兵呼嘯著沖進城市,只用了二十分鍾的時間,就在城內轉了一圈,確定這座城市已經空無一人,原先駐守在這里的閃族人和人類附庸都跑的干乾淨淨,城內也沒有市民,整座城市都已經空了.

騎兵向城外的大軍揮揮手,聯軍隨即開始進城.

瓦巴多爾打量了這座城市一眼,然後瀟灑的一舉手中的馬鞭,高聲道:"記錄∼!"

"是."他身後的小參謀答應一聲,立刻打開寫字板,拿出筆准備記錄瓦巴多爾的命令.

"經過激烈戰斗,我部已攻克瓦爾堡.

此戰,殲敵……殲敵兩萬余人.稍事修整之後,我部將與閃族人正面交戰."瓦巴多爾便想邊說,見參謀寫完了,命令道:"發給楓葉丹林,一定要刊發在明天的報紙上."

"是∼!"參謀大聲應了一聲,心中暗暗偷笑:這位老爺爺雖然脾氣不好,但是搶軍功,吹牛13的本事那是出類拔萃的.

每一場戰斗經他老人家的口,都被描述成艱苦,激烈,慘烈的大戰,而且戰果輝煌,動輒殲滅敵人幾萬人.

並且一定要發表在《紅楓葉》報上,讓所有人都看得到他老人家的節節勝利.

如果有細心的人將瓦巴多爾登在報上的戰果統計一下,就會發現他老人家自從開戰之後,已經消滅了總數接近三十萬的敵軍.

基爾王國內敵人差不多已經被他干掉光了,但實際上是怎麼回事,幾大集團的領導人全都心知肚明.

楓葉丹林的三大院長,全都老殲巨滑,信他們就見鬼了.

不過在後方的讀者除了為勝利歡呼之外,當然不會知道真相,大家只看到聯軍在瓦巴多爾院長是率領下,一路勢如破竹,高歌猛進,十幾天的時間內就推進數百里,消滅大批敵人.

相比起來馬雷頓侯爵簡直是在打醬油,打了幾個月了,連一次像樣的勝利都沒有.

對此,馬雷頓侯爵是啞巴吃黃連,怨氣只能在心里憋著,瓦巴多爾打的是不比民兵強多少的附庸軍,而他對陣都是閃族主力.

更重要的是,為了避免虛報軍功的現像,茹曼帝國采用了'記件’這一准確有效,而且擁有悠久曆史的傳統方法.

一個腦袋,一個軍功,童叟無欺,極其的公道.

不像楓軍那樣,為殲敵多少做為主要的衡量手段,只要是達成戰術目標,就可以記上一功.

這樣做,壞處很明顯,凡是楓軍出來的,全都是吹牛的高手.上嘴唇頂天,下嘴唇貼地,至于臉,那就是不要了.

而好處也很明顯,極大的避免了殺良冒功,這一軍隊特有的惡劣現象的出現.

仗著自己強大的武裝,楓葉丹林的攻勢極其凶猛,在短短幾天的時間,他們的軍旗就迅速插在了瓦爾堡的城牆上.

攻克這里,意味著聯軍打穿閃族人外圍的最後一道防線,即將正面迎戰閃族主力.

雖然閃族人是人族的勁敵,但是也因此,再也不用頭疼那些人類潰兵,對討厭麻煩的瓦巴多爾來說,也算是一個好消息.

瓦巴多爾隨即下令,聯軍在瓦爾堡修整幾天時間,補充物資,然後一鼓作氣的打敗閃族人.

停留在瓦爾堡的聯軍無所事事的時候,基爾王國的戰局正在發生巨大的變化.

從後方運來大批炮彈和手榴彈,馬雷頓侯爵在准備充足之後,向閃族人發起全線反攻,在他強大的攻勢下,閃族人節節後退.

但在阿貝格倫的指揮下,閃族軍隊的後退有條不紊,並未讓馬雷頓抓到機會,逮住閃族人人主力.

與此同時,馬雷頓侯爵的戰報也不要錢一樣往後方灑,像是要將這一段被瓦巴多爾壓住的怨氣都撒出來.

昨天剛剛光複一座城市,今天就英勇挺進了幾十里,後天,擊潰敵人多少多少師團,全軍上下士氣高昂,正乘勝追擊,擴大戰果當中……這使的蹲在瓦爾堡的瓦巴多爾頗受刺激,急得抓耳撓腮了.

但是讓聯軍上下感到奇怪的是,所有物資都已經補充齊備,瓦巴多爾將軍也表現的十分猴急,卻就是不下令出發.聯軍近十萬人擁擠在瓦爾堡,每天看馬雷頓侯爵的戰報.

一直到十七號這一天.

夜里,在瓦巴多爾的注視下,一隊的騎士和法師悄悄溜出了瓦爾堡,一路向西疾馳.

半個小時之後,隊伍前的一名騎手勒緊缰繩,讓戰馬停了下來,謹慎的望向四周.

不遠處是一座小村,即便是黑沉沉的夜晚,也能看出這座小村已經完全被摧毀,大多數房屋都燒的只剩下一半,從廢墟中傳出一陣陣古怪的叫聲.

"就是這里."領頭的騎士對身後的人揮揮手,然後從馬上跳了下來.

周圍的騎士立刻跳下馬,組成一道防禦圈,武器指著外面.

領頭的騎士右手掏出一柄手槍,左手從兜里摸出一個哨子,噙在嘴上低低的吹了幾聲.

聲音長長短短,毫無規矩,聽起來像是隨意在吹著玩.

騎士繞著周圍小心的漫步巡視,這時從對面的黑暗中忽然傳出一聲夜梟尖銳的叫聲.

騎士霍然轉身,舉起手槍指著聲音傳來的方向,喝道:"出來,我看到你了."

一個黑影從小村的廢墟中慢慢走了出來,他高高舉著雙手,道:"別緊張,放輕松,小心誤傷."

即便隔著十幾步的距離,也能看到對面是一個身材高大強壯的人.

他走到距離騎士幾步遠的地方,笑著道:"是科長嗎?"

然後卻又撓了撓頭,道:"真是奇怪,怎麼你們所有的人都管自己叫科長."

科長手中的手槍傳來一聲"咔嗒"聲,他將擊錘撥開,指著那人,厲聲低喝道:"暗號."

"哎呀,我說,別上來就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你們這樣很不好客."

"我說最後一次,"科長的手指扣在扳機上,一字一頓的道:"暗號∼!"

"好吧好吧,你贏了,"黑暗中的人沒好氣的嘟噥一聲,然後清清嗓子,用粗豪的嗓音溫柔的唱到:"大兔子病了二兔子瞧……"

"好了,不用再唱了."科長合上手槍的擊錘,擺擺手趕忙制止了那人瘆人的歌聲,他已經起了一層雞皮疙瘩,質問著道:"你遲到了,黑先生."

科長口中的黑先生一聳肩,沒好氣的道:"這可是戰區,一不小心就被人當可疑分子給絞死了,我當然得小心一點."

然後他從懷中拽出一個東西,隨手拋給科長,道:"東西給你了,我先說清楚,你們只有一次機會,過期不候."

科長不滿的哼了一聲,毫不客氣的道:"這不用你來提醒."

黑先生無奈的聳聳肩,他對這幫人拽拽的態度早已習以為常,心中暗道:真不知道為什麼,這群家伙這麼橫,難道就是跟了一個牛叉的老大?

然後伸了懶腰,道:"好了,任務完成,吹了好幾天冷風,該找個娘們的被窩好好瀟灑瀟灑."

科長抓住手中的布卷一樣的東西,湊到鼻子下聞了聞,上面傳來一股他熟悉的香味,然後小心仔細的將布卷塞進懷里,從外面按了按,確保萬無一失,這才轉身往回走.

"等等."黑先生突然出生叫住了他,道:"別忘了提醒你們老板,注意履行合同."

科長嗤笑一聲,道:"盡管放心,這個世界上不會有比我們公司更守合同的人了."

然後回到隊伍中翻身上馬,拉緊缰繩轉了圈,飛快的離開這里.

黑先生一動不動站在原地好一會,直到黑夜中的馬蹄聲漸漸消失,這時,從廢墟中又走出一個人,他望著楓葉丹林聯軍騎士離開的方向,憂慮的道:"希望我們這麼做是對的."

黑先生拍拍他的肩膀,道:"一切都是為了我們偉大的閃族."

十八曰,天還不亮,瓦爾堡內就響起集合的鼓號聲.

軍官們將哨子吹的嘟嘟響,將士兵們連踢帶打從營房中趕出來,高聲叫道:"集合,准備出發."

"收起你們的懶骨頭,我們馬上要去揍魔族人了."

"快點,再快點,晚了魔族都讓茹曼人殺光了."

楓葉丹林聯軍飛快集合,踏著晨光開出瓦爾堡,大步向西而去.

(未完待續)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忠與奸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平靜的夜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