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四百章 送上門的肥羊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四百章 送上門的肥羊

清晨時分,太陽還沒有升起,只是天邊出現了一抹的魚白..

山林中一片的安靜,林木間飄蕩著一層淡淡的白霧,只是偶爾有一兩聲鳥鳴傳來.

在林間道邊,一個人頭緩緩的從枯草叢中探出頭來,向著遠處望了兩眼,隨即嘬起嘴唇,也是發出了幾聲'啾,啾'的鳥鳴聲.

他身上穿著一件草綠色的衣服,而且衣服上還插滿了不少的枯草,偽裝的就像是一只變色龍一般,隱藏在枯草叢中,如果不是從他身邊走過,根本就無法發現.

他望著遠處,看著道路的另一頭消失在了迷霧當中,不由輕輕的歎了一口氣.

在他旁邊,另有一人探出頭來,輕聲道:"修克,羅賓老大的情報靠不靠譜,咱們在這里已經守了一夜了,但是連一個人影都沒有看到啊."

他的聲音雖然不高,但是在這個靜謐的森林間卻顯的有些刺耳.

修克回頭看了他一眼,然後壓低了聲音,道:"比特,你就放心吧,我跟了老大這麼多年,他還從來沒出過錯."

比特趴在地上,扭了扭身體,換了一個舒服的姿勢,然後道:"修克,不是我心急.你也知道,現在洛爵爺……率兵進了迪基希城.

那些狗貴族們全都逃的逃,跑的跑.每一個都帶著不少的細軟.正是咱們下手的好時候.

再說了,就算是他們什麼都不帶,光憑著那個人頭,也是不折不扣的大肥羊.

我看過教廷發的懸紅榜,那里面隨便抄一條,都是上百的金幣……"修克抬手在他的腦袋上拍了一記,道:"閉嘴,上百的金幣,你好意思往外提∼!"他頓了一下,看著比特莫名其妙的模樣,不由歎了一口氣,然後道:"你小子要不是我小舅子,我還真不願意帶你出來.

你以為羅賓老大沒看過懸紅榜嗎?

他為什麼要咱們在這條路上守著,知道嗎?"

比特不由怔了一下.

修克伸手比了一下,道:"這條路雖然不寬,但是卻極為隱秘,而且這還是從迪基希城通往德羅西的必經之路."

比特頓時驚奇地張大了嘴巴,想了想,然後頗為不服氣地道:"誰說的,不是還有基克城,多斯城兩條路嗎.從他們那里也可以到德羅西去."

修克鄙夷的望了他一眼,然後道:"你以為那位爺……"

說著極為熟練的在胸前劃了一個十字,然後又伸手指了指天上,這才又接著道:"你以為那位爺是吃干飯的?他老人家用起兵來……那名話是怎麼說來著,盤著腿坐在炕上略略一算,就可以讓千里外的軍隊打勝仗.

他老人家最善長的就是關門打狗.能想不到派兵把那兩個城的路給堵上嗎?"

說完之後,頗為得意地看著比特,這番話其實並不是他自己想出來的,而是當初他向羅賓提出了同樣的問題,得到的答案.

比特張著嘴,愣了半天.然後反駁:"只有這條路崎嶇難行,而且很隱秘.那些外鄉人肯定都不知道,我覺的就算是本地人知道的估計也不多."

修克不滿的看了他一眼,然後道:"你以為羅賓老大在外面是吃干飯的?"

比特不禁又是一愣.若有所悟地道:"你的意思是……"

修克道:"羅賓老大前幾天不是搭上了一個車夫嗎?

你想吧,這個時候正是兵慌馬亂的,那些貴族老財們帶著金銀細軟,跑到那兩個城下,發現洛爵爺的兵在那里等著.

後有追兵,前有堵截.那些人還不得急的尿了褲子.

這個時候,突然有人站出來,說自己知道這麼一條秘密道路.而且還自告奮勇的幫他們帶路.

他們會怎麼辦?"

比特頓時明白過來,道:"他們肯定是願意花大價錢,哭著求著羅賓老大給他們帶路."

修克贊賞地看了他一眼,道:"你還不算是太笨嘛.等一下要是有貴族老財的車隊過來的時候,你就跟著姐夫我……"他剛說到這里,突然怔了一下,好像是聽到了什麼,然後又側耳仔細的聽了一會兒,然後湊到了比特的跟前,壓低了聲音道:"肥羊來了……"

說完之後,他嘬起嘴唇,又發出了幾聲'啾啾'的鳥叫聲.

緊接著,不遠處也是傳來了一陣鳥鳴.他滿意的點了點頭,向著比特道:"快點兒藏好,別被人給發現了."

說著,一伸手,抓起一把野草蓋在了比特的頭上,然後自己也深深的伏低了身體.

過了一會兒的工夫,就聽遠處傳來了一陣踏踏的馬蹄聲響.

隨即就見幾名身著鎧甲的騎士從遠處的薄霧中冒了出來,在他們的身後還跟著一輛接一輛的馬車也從白霧中鑽出.

車輪碾過了道路,發出雜亂的碌碌聲響.

這是一條長長的車隊,足足有二十幾輛馬車.旁邊還有三十幾名身材魁梧的騎士在兩側護衛著車隊.

由于長途跋涉,他們一個個的臉上全都帶著倦容,精神頗為萎靡.

修克看著他們,不由一陣的冷笑:這些人看著外形不錯,但是卻全都是一幫不折不扣的少爺糕子.

騎個馬都騎的東倒西歪的,能打成仗嗎?

他看著那些馬車全都已經進入了埋伏圈,當即一嘬嘴唇,發出一聲尖利的鳥鳴.

隨著他的這一聲令下,車隊最前方的一棵大樹轟然倒了下來,將前路堵死.

車隊頓時一陣大亂……

有人聲嘶力竭的高聲叫道:"有埋伏,快退,後退……"

他的話音剛剛落下,隨即就見車隊後方的一棵大樹也是轟然倒了下來.

緊接著,就聽到一陣弓弦的響動.

數十支利箭從樹上,草叢中,呼嘯著飛出.

三十多名騎士當即死傷了大半.

有人在驚慌之下,拼命的勒起缰繩.戰馬唏溜溜的一陣暴嘯,人立而起.馬上的騎士沒有防備,當即從馬上摔了下來,不幸的是腳還被馬鐙給掛住了.

不等他將腳抽出來,戰馬就已經向著林中飛奔而去.

看著那人慘叫著,被戰馬拖走.在場的盜賊們全都極為同情——那人最終的結局只能是被受驚的戰馬活活的拖死.

余下的騎士們當即調轉馬頭,一提缰繩,想要向著弓箭來路的方向沖去.弓箭手剛發射出一支箭,正是技能冷卻時間,現在只要沖過去,就可以將他們砍翻在地.

這些騎士們雖然英勇,但是卻忘記了一個條件,這里是叢林,到處都是樹枝丫岔.

他們沒沖出幾步,隨即就被林間的樹枝給撞到了地上.

此時,盜賊們已經再次拉開了弓箭……在短短數分鍾內,那些騎士們就已經被他們解決了乾淨.

盜賊們這才小心翼翼的從樹林和草叢中走了出來.

在路過那些騎士們的尸體的時候,這些狗崽子們全都極有經驗的隨手補上一刀.

他們手握武器,小心來到了車隊的跟前,不等說話,隨即就見正中間的最為華麗的那輛馬車車門吱的一聲打開.

緊接著,只見羅賓從中間探出頭來.

他笑眯眯的向著眾人打了一聲招呼,道:"嗨,大家好啊.我給大家送來了一個驚喜."

說著,伸手一接,將一個面如土色的胖子拉到了車門跟前.

修克看著那胖子,不由微微一驚,脫口叫道:"卡內爾,是你."

隨即他看著羅賓,敬佩的道:"老大,這可是一條大魚啊."

羅賓微微一笑,抬起一腳,將卡內爾從馬車上踹了下去,然後道:"你們趕緊把現場收拾一下,老穆拉帶著下一波大魚馬上就到了.今兒咱們哥們兒可撈一個夠∼!"

說著,從馬車上跳了下來,用力地一甩門,將車門重重的關上.

xxxxxxxx洛林率軍進城之後,原本想駐進迪基希的行宮,但是在他進城之前,那些死老百姓們趁著兵慌馬亂沒王法的時候,把行宮搶一遍.

那些人下手極狠,連窗戶鑲的金邊都沒有留下.

有人為了泄恨,也許是為了掩蓋罪證,又在行宮里面放了一把火.雖然發現的早,搶救及時,沒有造成多大的損失.但是那行宮里已經是不能住人了.

在無奈之下,洛爵爺只能退而選擇其次,把城守府成了自己的臨時指揮部.

原本漂亮整潔的城守府此時變的極其混亂,進進出出的全都神色匆匆的軍人.

士兵的腳步和戰馬的馬蹄將漂亮的花園踏的一片狼藉.

綠色的草地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滿地塵土.

所有的房間都被官兵們占滿,一個小小的單間說不定得擠進五六個人,但就這還是不夠,官兵們甚至將帳篷搭在了庭院中.

春曰的天氣越來越暖,搭帳篷倒也不會太難受.

整個城主府內但凡是平整一點的地方,都被大兵們霸占.

無人約束之下,軍官們將帳篷搭的簡直像一座難民營.

帳篷之間的空隙扔滿了東西,官兵甚至在帳篷之間開火,搭上簡單的烤架,開露天燒烤宴會.

城守府的大廳變成了指揮中心,房間內擠滿了人.

電報組占據了一個角落,將電鍵按的噼里啪啦的響,參謀部霸住大廳中間,圍有一塊沙盤吵的面紅耳赤.

後勤部部長和情報科長為了爭一張桌子揮舞著拳頭大聲吵鬧……士兵們搬著梯子,一手大錘一手長釘,"咣咣咣"的在牆上砸釘子,掛上一張張戰區地圖.

這里比菜市場更熱鬧,必須扯著嗓子大吼,才讓讓別人聽清楚自己的話.

而且這些兵痞們的素質都不高,就算是斯文如桑多斯大紅衣主教者,在軍營中混了半年,也是"***""你媽的"等等髒話不離口.

這幫家伙完全把這里當成廉價旅館,煙頭丟的遍地都是,地上漂亮的花紋地圖被燒出一個個黑窟窿.

時不時就有人"啊……呸"一聲,將一口濃痰吐在地上,然後用馬靴用力搓搓.

大廳內的空氣中混合著煙味和汗味,時不時還從窗外飄進一股烤肉的油香味……官兵們在這里呆久了自己感覺不出來,剛剛走進指揮部的人,幾乎都被熏的無法呼吸.

洛林爵爺在沙盤前低著頭,聽手下參謀們彙報戰區的態勢,這時忽然從門跑進來一個衛兵,湊到洛林爵爺耳邊低聲耳語了幾句.

洛林愣了一下,然後冷笑一聲,一臉不屑的表情,道:"這幫家伙倒是來的挺快的."

桑多斯大紅衣主教有些奇怪,好奇的問道:"大人,發生了什麼事情?"

"原本的城主回來了."洛林將手中的紅藍鉛筆一扔,直起腰摸著長了一層胡茬的下巴,神情頗為玩味,道:"走,去會會他們."

熟悉洛林爵爺的近侍微微一笑,以他們對洛林爵爺的了解,每當爵爺露出這種表情,就意味著有人要倒黴了.

洛林爵爺帶著人急匆匆的往外走,在邁出大門前忽然停了下來,道:"去把半獸人擲彈兵給我找一個中隊來,要好幾個月的沒洗澡的,臉上的毛越多越好."

近侍立刻會意,心里暗道一聲:爵爺的口味真是越來越重了.

然後嘿嘿殲笑著走了出去.

很快一隊身披鎧甲的半獸人擲彈兵在門前集合,洛林爵爺上前圍著他們轉了一圈,滿意點點頭,道:"咱們要去見幾個我不喜歡的人,把你們最凶猛的樣子都拿出來,爵爺我今天要嚇尿了他們."

"是∼!"半獸人齊聲高喝一聲.

隊長忽然撓撓毛茸茸的腦袋,甕聲甕氣的道:"大人,直接砍了不就行了."

洛林一攤手,無奈的道:"統一戰線的需要,這幾個人宰不得,起碼不能明著砍."

半獸人隊長滿臉橫肉的毛臉上露出恍然的表情,抬起手掌做了個向下切的手勢,壓低了聲音道:"大人,那咱們套麻袋拍他黑磚,拉出去種荷花."

洛林爵爺贊許的拍拍半獸人隊長的肩膀,深為自己手下優秀的意識而驕傲,道:"如果需要,我會讓你來做的."

"為大人服務."半獸人隊長驕傲的高聲叫道.

洛林爵爺一招手,半獸人士兵拉開架勢,手里拎著鍋蓋那麼大的巨斧,或者比人腦袋還要大狼牙錘,搖搖晃晃的走了出去.

大門外聚集了一群錦衣華服的貴族,他們圍著守在門前的衛兵吵吵嚷嚷,唾沫星子四濺.

不等洛林爵爺招呼,半獸人士兵呼啦一下就沖上去將他們圍了起來.

那幫貴族嚇的瞪大了眼睛,連退了好幾步,其中一個人驚恐的尖叫著喊道:"鬼啊∼!"

嚇的腿一軟,一屁股坐在地上,手腳並用向後躲藏.

半獸人士兵面色不善的圍著他們,輕輕晃著手中的武器,嘿嘿冷笑,嚇的幾個貴族冷汗都出來了.

在後面旁觀的洛林爵爺冷哼一聲,心中暗道:也就這點膽量.

然後擺擺手,示意半獸人士兵們讓開,大大咧咧的道:"你們誰是當頭的?"

人群中顫顫巍巍的走出一個中年人,雙手抓住帽子緊緊捂在胸口,一小步一小步往前挪,心虛的道:"在下,迪基希城主,霍廷頓男爵,傑爾,霍爾茨,見過元帥大人."

雖然沒見過洛林,但是他們也能猜到眼前這位就是統帥西線聯軍的洛林爵爺.

"原來是城主閣下,歡迎∼!"洛林爵爺很客氣的笑著道,還從台階上走下來,主動和霍爾茨男爵握了握手,顯得十分熱情.

這讓霍爾茨男爵受寵若驚,心中暗道:"這位大爺也不像傳說中的那麼難打交道嗎.

"請進請進,"洛林伸手示意一下,拉著他就走進了城主府內.

看著一群貴族消失在門後,門外的衛兵惋惜的搖搖頭,仿佛看到一群小綿羊走進了狼穴,這一路打過來,但凡所有笑著走進洛林老窩的人,最後全都哭著出來了.

霍爾茨男爵邁進大門的第一感覺就是觸目驚心.

他花了大價錢整修的園林庭院此刻變成了軍營,粗魯的大兵們叼著煙,在他曾經精心培育的花叢中插著皮靴,揪下一把枝葉,按到皮靴上使勁蹭鞋上的泥土.

甚至有人在庭院正中心的大理石水池中洗馬,廚子將燒烤支架擺在地上,拆了庭院中的木制欄杆當燃料,火燒的噼噼啪啪響.

霍爾茨男爵忍不住痛苦的閉上了眼睛.

但對男爵來說,這還只是開始,他走進大廳的時候,差點氣得暈過去.

地上名貴的帕提亞地毯已經髒的看不出原來的樣子,牆上精靈王國進口的掛毯被釘子扯的裂成了幾塊.

家具全都被士兵們放倒當桌子用,一件有三百年曆史的橡木立櫃更是被一分兩半,歸兩個不同的部門使用.

"這,這,這……"霍爾茨男爵哆哆嗦嗦的說不出話來.

洛林瞥了他一眼,道:"這里亂了點,放心,弟兄們離開的時候會收拾的,閣下有什麼意見盡管提.我們一定照辦."

"我……"霍爾茨男爵剛一張嘴,周圍的半獸人士兵立刻黑起臉,目露凶光,有人拎起鋒利的斧子刮臉上的毛,發出噌噌的聲音,一邊看著男爵他們冷笑.

霍爾茨男爵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搖搖頭道:"我沒有任何意見,大人您隨便用."

心中卻發苦,暗道:我裝修可花的都是自己錢,在這個窮山惡水,遍地刁民的地方,你們知道摟點錢有多難嗎∼!

霍爾茨忍住心中的悲痛,恭敬的道:"大帥,迪基希剛剛光複,有千頭萬緒的事情在等這我們,我們想盡快接管城市,開始工作,恢複生產,造福百姓."

洛林點點頭,道:"男爵這種為人民服務的緊迫感,實在是我輩的楷模啊,正好,我們聯軍也急需地方的配合."

霍爾茨男爵臉上一喜,只要官位能回來,賺錢只是時間問題,原本想著洛林他們打下來的地盤,一定不會輕易放手,他都准備好和聯軍打持久戰了,但是沒想到洛林爵爺居然張嘴就同意了.

他身後的地方官也忍不住笑了出來,沒想到這麼容易.有人心中甚至暗暗發笑,什麼冥王的鄰居,天高三尺,地薄五丈的刮皮爵爺,不過如此嗎.

連趁機要價都沒有,還比不上衙門里的一個門衛.

霍爾茨欠欠身,道:"感謝大帥,我們這就回去重新召集各政斧部門."

洛林點點頭,道:"越快越好,男爵閣下盡快准備,妥當之後到我這里報道,隨軍出征."

"出……出征∼!"霍爾茨男爵登時就傻眼了,驚慌的道:"我,我們是地方官,出征,為什麼出征?"

洛林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好像他是明知故問一樣,道:"根據規定,解放區的地方官員要組織義勇軍,隨軍出征魔族,為光複整個大陸而戰."

霍爾茨男爵呆呆的問道:"什麼規定,我怎麼不知道?"

洛林冷笑一聲,道:"聯合國剛剛全票通過的,怎麼,你們還不知道,不過沒關系,現在也知道了,快去准備吧,我們大概只在這里停留幾天時間.到時候不管你們組織起多少義勇,都要隨軍向西征討亡靈大祭司."

霍爾茨雙手狂亂的空中比劃,幾乎說不成話,結結巴巴的道:"可是,我們,我們是,地方官,我們不會打仗."

他們就是害怕打仗才棄城而逃的,回來卻發現正撞在槍口上,還得上戰場,這會全都嚇尿了.

洛林眼睛一眯,語氣不善的道:"怎麼,男爵的意思是,你不願意執行戰區司令部的命令."

"我,我們……"霍爾茨男爵此刻語無倫次.

洛林冷哼一聲:"你要是不願意,我可以換個願意的來.順帶提醒你一聲,在戰爭結束之前,所有地區實行軍事管制,軍管期間,抗命者……斬∼!"

半獸人怒吼一聲,全都將武器舉了起來,指著那一幫貴族.

霍爾茨嚇的跳了起來,一只手摸著脖子,上身拼命的往後仰,驚恐的道:"不是,我絕不是這個意思,我們,我們……是文官∼!"

他猛然想到一個借口,急道:"我們是文官,不會打仗,去了只怕貽誤戰機."

洛林摸著下巴上硬硬的胡茬,點點頭,道:"說的也是,這樣吧,你們就留在後方配合工作吧."

霍爾茨將頭點的飛快,迫不及待的連聲道:"是是是,遵命."

洛林從案頭隨手抽出一份文件,拍進霍爾茨男爵的懷中,道:"那你就暫時配合軍管會的工作吧,這是交給你的任務.

我先提醒閣下,這可是軍令,必須在規定曰期前完成,完不成的後果,你應該知道的."

霍爾茨男爵地頭瞥了一眼文件,終于忍不住,眼前一黑,"嗝"一聲抽了過去.

文件緩緩飄落,上面天文數字的軍用物資和戰爭經費,不管是誰看到都會驚的咂舌.

洛林將看了一眼地上的文件,一拍手,道:"哎呀,拿錯了,誰把年度統計放這了."

(未完待續)q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幸運日(六千,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名不虛傳的爵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