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一萬只草泥馬在心頭呼嘯著奔馳而過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一萬只草泥馬在心頭呼嘯著奔馳而過

默倫定定地看著梅洛將軍,臉上的顏色不住地變幻,心中湧起了濤天的巨浪.

一時之間,感覺好像有一萬只草泥馬在心頭呼嘯著奔馳而過∼!

***,這還有天理嗎?

自己這種傳統的加勒比人只是會投機取個巧,做一點兒小買賣,搞搞走私什麼的.就這樣就已經已經覺的對不起人民,對不起閃族.很自覺地把自己劃進了壞人的行列當中.

一旦搞起嚴打了,說不定就背個小包裹,去司法機關投案自首,爭取個寬大處理什麼的.

可是……可是,沒想到啊沒想到.

對面這位世代受著閃族人民的詭,長的濃眉大眼,一臉正氣,時不時還拿個文件,在大會上做報告的家伙,堂堂的閃族精英份子居然也是背叛了革命.

而且看他的意思,大約在很久以前就已經和人族眉來眼去,勾結在一起了.由此看來,他們出賣國家利益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怪不得自己這種人爬不上去,最後在機緣巧合之下,還得靠著裙帶關系,才勉強混一個少將.而人家一下子就能當上大官兒.

自己最多也就是做做小生意的料子,目光短淺,而人家則是堂堂的賣國家賊.光這層次就比人家足足低了好幾百米啊∼!

'小女子守節義無反顧,士大夫賣國爭先恐後.’這句話果然也是放之四海皆准的普遍真理,從來都沒有錯過.

梅洛將軍也是盯著默倫.發現他的眼神從一開始的驚訝,不解,疑惑……一直到最後的恍然大悟,再看向自己之時,眼神已經恢複了正常,隱隱中還帶著一絲的鄙視和不屑.好像是在說,原來你比我還不是東西啊∼!

原本做為一個靠著裙帶關系爬上位子,而且還沒有多少的真才實學,又屢屢打敗仗,默倫雖然表面上不動聲色.實際上也是挺自卑的,在見到閃族這些驕兵悍將之時,也往往不自覺地彎下了腰.

但是此時,他站在梅洛將軍的面前,在下意識當中,那胸膛也漸漸地挺了起來.

梅洛將軍看在眼中,不由略略抽了一下嘴角,苦笑了一下:人總是在見識過黑暗之後,這才能真正長大.

當初做為一名熱血豪情的青年軍官.他也曾經胸懷壯志,以為著可以指點江山,激濁揚清.為閃族立萬世不易之基業.但是最終在現實面前屢屢碰壁.

後來他這突然震驚地發現閃族百姓之所以民不聊生,居然是因為他們一直以來最為敬愛的,最為仁慈的,像父親一樣無微不致地照顧著眾人的亡靈大祭司在背後的嚴酷剝削和冷血掠奪.

當時他的感覺真如同一萬只草泥馬在心頭呼嘯著奔馳而過∼!

經過那一次重大的打擊之後,梅洛痛定思痛,改變了心中的志向.打算為了閃族擺脫大祭司千年的統治,爭取**而奮斗,為此,他毅然加入了黑色樂隊這個地下組織.

可是他進入黑色樂隊之後第一件事情,居然是要大家一起湊錢.搞一個小型的走私集團,利用他們的軍方背景,從人族這邊走私各種高檔奢侈品來賺錢,

當時他的感覺真如同一萬只草泥馬在心頭呼嘯著奔馳而過∼!

他不由想起當初看過的一本書中,那里面有一句名言:欲殺禽獸,必先獻身于禽獸.

如果以此來形容他的話,那就是欲捍衛閃族權利.必先出賣閃族的權利.

盡管是如此安慰自己,但是他好像是有先見之明一樣,已經預料到將來的史書當中,必然是在他的背上寫上一個大大的賣國賊.

想到這里.他不由痛苦地閉了一下眼睛,然後定了定神,道:"默倫將軍,你思考的怎麼樣了?"

默倫也是定了定神,然後皺著眉思付了一下,這才沉聲道:"將軍,雖然你把話說到明處,不過,有一件事情我還是有些不解.如果你真的是那個什麼黑色樂隊,為什麼不自己聯系呢?"

說完,兩眼冒出精光,一眨不眨地盯著梅洛.

梅洛將軍迎著他的目光,一臉的坦然,輕聲道:"之前我聯系過一次,所以才導致了當初帕德城戰役的失敗."

默倫不由得虎軀一震.

wqtmlgbd~

還我說是祥瑞.兄弟我再次,再草包,無非也就是貪生怕死了一點兒,可是卻從來都沒有出賣過隊友.

看看人家,賣起隊友來,毫不猶豫的.簡直就是往死里坑爹.因為他的原因,結果導致了超過十萬閃族士兵戰死沙場.

盡管如此,還所有人全都說他的好,一提起來全都提著大姆指稱贊一聲:好漢∼!英雄∼!

一時之間,他的感覺真如同一萬只草泥馬在心頭呼嘯著奔馳而過∼!

此時,就聽梅洛將軍又接著說道:"盡管當時做的不動聲色,但是實際上已經引起了巫妖們的注意.我和我身邊的人都不便行動.

而默倫將軍,閣下生意做的大,而且和那位爵爺又是那種關系.可謂是人脈廣闊.

更別提,你的人可以輕而易舉地越過戰場上的死亡封鎖線.光是這一份本事,就足以讓人歎服在地了.

所以,我才來找你.

由你們來行動,相信我們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聯系上那位爵爺."

說到這里,他長長地停頓了一下,然後這才繼續說道:"如果我們運氣好,計劃得當,咱們城中的六萬兄弟說不定全都可以保全性命,甚至有一天可以回家.

我們閃族的血已經流的夠多了,不能再繼續這樣子白白的流下去了."

說完.不禁又是長長地一歎.

默倫不禁又是一震,眼中爆出了兩道奇光,喃喃地重複道:"我們閃族的血不能再白白的流下去了……"

他霍然抬起頭來,看著梅洛將軍,卻見梅洛坐在桌子後面,一臉平靜地看著自己.

他突然感到一陣熱血直沖腦海,隨即煩燥起來,一把撕開衣領上的風扣,然後伸手在桌子上重重地一拍,咬牙切齒地大聲道:"道:"好∼!說的好∼!

小爺雖然愛錢.但也是帶種的.

不管你究竟是真的還是假的,就沖著你丫的這句話,這一趟哪怕是龍潭虎穴,小爺我也陪你走了∼!"

燈光下,他的臉色通紅,額頭上的青筋直跳,一臉的猙獰.

xxxxx

默倫從司令部出來,看看天色大約也就是半夜十二點左右.

這個時候,加勒比師團那些英勇的走私販子們不過剛剛吃過夜宵.收拾東西,准備越過封鎖線.去做買賣.

默倫坐在自己的帳中,略略地冷靜了一下,隨即感到一陣陣的後怕,很是後悔自己被梅洛將軍的幾句話給煽暈了腦子.

他猶豫了一下,有心將這件事情交給手下去做,但是……但是干這玩意兒可是掉腦袋的事情.

一旦這件事情走漏了風聲,說不定回頭,就有人為了獎賞,偷偷向著巫妖告發了.

而且以他對加勒比人的了解.以那幫人'為了賺錢.六所親不認’的尿性,他們絕對干的出來.

因此上,他思前想後,過了好一陣子,最後一咬牙,還是決定親自去.

他讓身邊的親衛拿來一套士兵的衣服,匆匆地改一下裝扮.不過為了保險起見,在衣服的里面還是套上一件金屬鎧甲.

雖然他也知道,這玩意兒面對著奈安軍的大炮長槍的時候並沒有什麼做用.但是那厚厚的一層墊在里面,卻還是給他一種安全感.

等收拾好了之後.他也不驚動別人,只是悄悄地混進了走私的隊伍當中.這件事情必需做的隱秘,就連自己身邊的人也絕對不能告訴.

由于天色黑暗,而且默倫還特意改變了一下容貌,那位專門負責帶隊的老兵油子看著他,也沒有認出來.只是看著陌生,略略地詢問了幾句.

這也是加勒比人特有的小心.這生意一直是他們獨家壟斷的.萬一要是混進別的部隊的人,他們向巫妖告發是小事,萬一他們跟著自己學會了,回頭再把自己甩開,自己干起來……古往今天,教會徒弟,餓死師傅這種事情發生的也不是一起兩起了.

不過隨即旁邊的衛兵解釋說,這位是默倫將軍派下來的監督員.因為將軍聽說前幾趟生意有人虛報帳目,私分財物.

那老兵油子聽了,只得是悻悻地罵了幾句,然後不再管他.

大約十二點半的時候,一幫人隨即出發.

一直以來,默倫將軍雖然坐在中軍帳,坐堂抽紅,聚義分贓.但是這卻還是他第一次親自出馬.跟在隊伍里面,也是一陣小小的緊張,還有幾分的刺激.

原本他以為著,這走私肯定是一趟驚險之旅.但是卻沒有想到,居然極其的平淡.

一群人就那樣沿著殘破的大街,大搖大擺地向前走.偶爾遇到了巡邏的衛兵,他們也全都隨口報出了口令暗號.

仔細一問這才知道,現在加勒比人的走私業務已經形成了一個產業鏈條.

每天都有別的部隊的巡邏兵過來,將當天的口令暗號報過來,以此換一些罐頭酒肉.

大家無驚無險地來到了前沿陣地.

到了這里,那些躲在戰壕里的士兵們看到他們,也是熱情地打聲招呼:"老表,生意興隆啊∼!"

雙方嘻嘻哈哈地笑鬧上幾句,就好像是老朋友聚會一樣.

隨後,加勒比人就翻出了戰壕,來到曠野當中.

這個時候,氣氛這才緊張了起來.

他們三人一組,一組接一組地跳進地面上巨大彈坑,在那一個接一個的彈坑中間不停地跳進跳出.

時不時的,還得要在地上匍匐一段.

他們這樣做.一來是為了防止被人族軍發現,二來,也是為了防止被後方督戰的軍官們發現.

等越過了戰場的中線,看著地上一片片焦黑色的土壤,默倫心中一陣的狂跳.他清楚地知道,那土壤不僅僅只是被炮火給翻過,更是被閃族士兵們的鮮血給浸透了.

當時在連天的炮火之下,向前沖鋒的閃族士兵們被炸的血肉橫飛,血流成河的情形仿佛還在眼前.

他們又向前走了一段,隨即就見眼前不遠處出現了一個個零散的木樁,眾人旋即停了下來.

這里已經接近人族的陣地了.在黑暗中,看著那一個個零散的木樁,其實中間全都拉滿了鐵絲網,讓人難以靠近.

那老兵油子躲在一個炮彈坑中,嘬起嘴唇,輕輕地發出了三聲的鳥叫,過了一會兒,又發出了三聲.

此時,對面也是傳來了三聲的鳥叫.然後又是三聲.

閃族眾人頓時松了一口氣.看來接上頭了.

雖然那暗號看上去簡單,這種並不只是簡單的重複.而是極為謹慎的行為.而且還是經過多年實踐檢驗的,在鮮血的代價當中總結出來的.

之所以重複一遍,就是為了避免真的碰到某只傻鳥了,胡亂地連著叫上三聲.

隨後,就見對面有一個人影冒出頭來.

他也是彎著腰,急促地跑過來,然後帶著眾人,在鐵絲網的空隙中不停地穿行.

那鐵絲網布置的極為雜亂,如同一個巨大的**陣.根本沒有蹤跡可循.只有最為熟悉它的人,才能在中間找出道路來.

默倫跟在隊伍當中,經過一道鐵絲網時,他好奇地伸手摸了一下,隨即就聽到一陣嘩啦的聲響.

眾人全都嚇了一跳,在瞬間全都抱頭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過了好一會兒.聽不到遠處有動靜,這才又重新爬起來,然後紛紛不滿地回頭瞪了默倫一眼.

這一聲響,很可能招來人類一陣炮轟或者機槍掃射.

默倫知道自己闖了禍.只得尷尬地笑笑.

旁邊那老兵油子過來,看著他,有心想要抽這個王八蛋幾巴掌,但是想到他是默倫派來的,當下只得忍了,然後低聲囑咐道:"為了預警,那些鐵絲網上全都掛有空罐頭盒子,只要一碰,就會嘩作響.

那幫奈安狗崽子們不問青紅皂白,就會開槍.尤其是那個機槍,突突突地就會掃起來.

這一次是咱們運氣好.下次注意,千萬別再亂碰了."

默倫頓時感到脖子後面一陣的涼氣對于機槍,他的印像也極其的深刻.一打起來,如同割草一樣,將人掃倒地在.

剛剛只是輕輕地碰一下而己,自己居然就已經在死神跟前走一回了.

這奈安人的防衛也太森嚴了.

隨即,他又感到指尖處一陣的刺痛.低頭看了一下,發現指頭已經被什麼尖刺給刺破了

他仔細一看,這才發覺,那鐵絲網上還布滿了鋒利的鐵刺.讓人望而生畏.

這奈安人不僅是防衛森嚴,而且這心思也真是夠歹毒的∼!

在那名人族士兵的帶領之下,他們又走了一段幾十米,隨即來到一個戰壕的外沿.

一眾人等當下紛紛縱身翻了進去.

默倫猶豫了一下,也跟著跳了進去.他們在戰壕中又走了一段,拐過了一個彎,眼前的景像豁然開朗.

只見面前出現一個藏兵洞.

洞中點著幾個玻璃馬燈.雖然燈光不算明亮,但是卻也將洞中的景物照的清清楚楚.

看到那玻璃馬燈,默倫雖然身為貴族,也是忍不住暗罵一聲:這幫該死的狗大戶.

這玩意兒在加勒比還是奢侈品,只有城主幾家才用的起.但是沒想到在這幫人族這邊,居然配發到了士兵們手中.簡直就是汙辱奢侈品這個名字.

洞中還坐著幾名人族的士兵,看到他們過來,當即全都是很熱情地打起了招呼.

而閃族眾人也是全都熱情地回應.

雙方一邊招呼,一邊互相拍打對方的身體,如果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是多年不見的好基友.而實際上,他們卻是互相檢查對方帶沒帶武器.

據說,這種檢查方式的曆史極其悠久,自從有走私販子那一天起,就已經存在于世間了——畢竟干這一行的,沒有三險一金,全都是把腦袋系褲腰帶子上過日子,而且還經常性地發生黑吃黑的惡**件.

雙方檢查了一番,當發現默倫身上全都是**的時候,一開始嚇了眾人一跳,差一點兒把家伙全都亮出來.後來看到默倫只是穿了一身的鎧甲,眾人這知道虛驚一場.

人族和閃族兩幫狗崽子槍口一致,對著默倫好一通的嘲笑.

隨即,閃族士兵們掏出了各自帶著金銀珠寶,而人族這邊也拿出一大堆罐頭給養,開始交易.

在過程中,因為珠寶的程色,金銀的純度,雙方還發生一通的爭執.甚至于吵的臉紅脖子粗的.

默倫坐在一邊,並沒有參與進去,而是饒有興趣地打量這個藏兵洞.

他一時還很難相信,自己是真的在人族的防線當中.甚至有一種時空錯亂的感覺.覺的好像這里只是自己營中的一個普通戰壕.

要知道,自開戰以來,閃族上下數十萬將士浴血黃沙,尸橫遍野.卻從來都沒有靠近過人類奈安軍戰壕的三十米內.

而現在,只是過了短短不到一個小時,他就已經在人族壕當中.看著兩幫人像菜市場的小販一樣討價還價.讓他心中湧出一種很荒謬的奇怪感覺.

又過了一會兒,他深吸一口氣,定了定神,在心中祈求著,梅洛的判斷是正確的.然後站起身來.

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他徑直來到了一個看上去像是小頭目的人類士兵的面前,然後沉聲道:"我是靈閃遠征軍加勒比第四師團師團長默倫,有機密要事,求見你們的洛林元帥.如果菲奧娜小姐在的話,她可以證明我的身份."

他的話音剛剛,只見'啪啦啦’一陣聲響,眾人手中的金銀珠寶全都掉落在了地上.

眾人看著默倫,一時之間,全都感覺好像有一萬只草泥馬在心頭呼嘯著奔馳而過∼!(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

ps:求收藏謝謝.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大智若愚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戰場上的重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