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鴻門宴(終,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鴻門宴(終,求月票)

一眾將軍們全都驚愕地看著洛林.

雖然這句話聽上去很有些孩子氣,就像街頭小流氓們扯著嗓子跳腳對罵一樣,在坐的將軍們都是閃族社會精英,大家罵人都不會這麼說,這個用詞實在是非常粗俗.

但是別忘記了,那個主語可是大祭司,亡靈大祭司,偉大,神聖,仁慈,而且絕對不容有任何一點兒置疑的大祭司.

閃族實際上的最高統治者,所有閃族人的慈父,每一個人閃族人要發自靈魂尊敬愛戴的大祭司.

就像人類這邊對于光明神的態度一樣.

別說是寫字罵光明神了,只要被人聽到說了光明神的壞話,到當地教士那里舉報一下純樸的老百姓可是非常熱衷于揭發不敬神的人,這是教廷承認的上天堂的捷徑之一.

當即就有宗教裁判的黑皮狗崽子揮舞著刀子,跑過來查他們家的水表.

直接砸開房門,拿粗大的黑色鐐銬一扣,拴在馬後拖走.

萬一要是嚴重一點兒,態度不端嚴一點兒的,死不認錯,拒不悔改的,沒二話,直接就是拖到廣場,綁十字架上,當著所有人的面燒成香噴噴的烤乳豬.

同樣的,只要罵大祭司的這句話一旦寫出來,那就成了謀反的鐵證.

哪怕他並不是真心地想要起義,但是卻也已經成為了人人喊打的閃族叛徒,只能是一條道兒奔到黑了,這就是死罪.

畢竟對于犯罪情節不是特別嚴重,光明教廷還是很寬容的.

畢竟.'神愛世人’這句話不是白說的.

他們一直是抱著治病救人為目的.只要寫個悔過書.在裁判所痛哭流涕的承認自己的錯誤.再交些罰款什麼的,跑跑關系,也就放人了.

教士們深知多宰一個人,就要少收一份稅的道理.

哪怕是像哥白尼那種的宣揚'太陽’為中心的歪理邪說,也就睜一眼閉一眼的過去了,大家平常都挺忙的,誰也沒有那蛋疼的時間去陪他玩.

當然要是像布魯諾一樣,被勸了好幾年卻依然死咬著牙.不知道悔改的,一條道走到黑,那沒辦法,只有用烈火來淨化他的靈魂.

而亡靈大祭司卻不一樣,他對于背叛者從來都不寬恕,用鐵血的手腕牢牢地掌握著閃族,用黑暗和恐怖鎮壓著閃族的百姓,使他們不敢反抗.

任何對大祭司不敬的行為,都是死罪,概無例外.

看到洛林做起這種事情來.如此駕輕就熟,讓眾人不禁有些奇怪:這位爺究竟是一位將軍.還是一個山賊?

怎麼對于納'投名狀’這種山賊所特有的文化如此熟悉?

一招就掐住他們的命根.

此時,洛林突然臉色一變,一拉槍栓,然後獰笑著大喝一聲:"寫∼!"

那聲音如同雷霆一般,震的閃族的將軍們不由哆嗦了一下,漏出恐懼的神情.

洛林繼續喝道:"不寫者死∼!"

一眾將軍們又是一震,旋即紛紛低下了頭去,極不情願地在那紙條上畫了起來.

見所有人全都像小學生生一樣乖乖地低頭寫字,洛林不禁滿意地點了點頭:看來,我要是當教師的話,也絕對是一個好老師.

教出的學生們也肯定是各行各業的精英,什麼諾貝爾獎,普利策獎,奧斯卡,格萊美,勞動模范,三八紅旗手什麼的……世界上各種知名獎項一個都跑不了.全都能被他們拿到手.

對于一眾將軍們來說,一個個卻全都哭喪著臉,拿著筆一直在那里拖延時間,好像這張紙條就像是他們的死刑判決書一樣,遲遲地不願意在上面簽上自己的名字.

簽了就沒有回頭路了.

洛林等了一會兒,卻發現依然沒有人寫完,不禁幽幽地歎了一口氣:看來大祭司雖然離開,但是對于這些將軍們的影響依然很大.

畢竟他們從還沒有出生受的就是敬畏大祭司的教育,又見過大祭司懲罰叛徒的狠毒手段,家里人還都在閃族.

尤其是那個克倫將軍,雖然他當時是第一個站出來響應的,但是此時卻遲遲地沒有交出投名狀,一雙眼睛賊賊的四處亂瞟.

由此可知,那狗崽子決對沒有操什麼好心.

洛林將槍托夾在腋下,淡淡地補充了一句,道:"一分鍾之內寫不完的,也得死∼!"

說完,向著克倫掃了一眼.

克倫正鬼鬼祟祟地偷眼看著他,隨即急忙低下了頭去.

洛林扣在板機上的食指輕輕地動了一下,心中冷笑了一聲:這狗東西居然敢在爵爺的面前耍滑頭,得要重點照顧一下.

克倫倒也極其識趣,發現洛林的神色不對,當即汗就下來了.然後運筆如飛在第一時間就寫完了紙條,然後恭恭敬敬地用雙手將紙條交給了旁邊的默倫.

默倫也不敢馬虎,仔細地看了一遍,然後向著洛林點了點頭,心中越發覺得自己這位妹夫有點可怕.

洛林當即哈哈一笑,道:"克倫將軍,果然不錯,我記下了.來人,給克倫將軍看座.上好酒,好菜伺侯著.

這可是咱們自己人了."

克倫聽了不由一咧嘴,露出一絲苦笑:得了,有了洛林這一句話,自己這是鐵鐵實實地上了這條賊船,再也甭指望下去了.

現在只能指望著這條賊船夠硬,能撞翻亡靈大祭司.

他也是破罐子破摔,往旁邊的椅子上一坐,然後端起了酒杯,一飲而盡.

大不了也是早死晚死的區別,有梅洛串通洛林,他們要是不投降,也活不了幾天.就當賭一把了.

見到有人帶頭.不少的將軍也是磨磨蹭蹭地寫完了紙條.然後交到了旁邊默倫的手中,好讓他一一檢查.

由于人聚在一起,頗有些雜亂.

就在此時,人群中有一個家伙突然將手中的筆一扔,然後調頭向外跑去,一邊跑,一邊高聲叫道:"來人啊,快來人啊.梅洛造反了……"

眾人不由愕然一愣.

逃跑的人撞翻了座椅.連著推倒了好幾個人,室內頓時一陣大亂.

有幾名閃族的將軍見機也是極快,伸手就要去默倫的手中搶自己剛才寫好的紙條.

而另外幾人也是眼中凶光閃爍,瞟了瞟洛林爵爺,伸手去摸腰間的長劍.

在他們的帶動之下,余下的那些將軍們也有些蠢蠢欲動.

洛林見此,不由冷笑了一聲:這幫狗東西真是不知道死活∼!

他也不上前追趕,而是一轉身,跳上了旁邊的桌子,居高臨下望著那名逃跑的將軍.

由于沒有人群的阻擋.射界極其的清楚.

洛林當即舉起了手中的壓死驢沖鋒槍,平端在腰間.略略瞄了一下,旋即扣動了板機.

'嗒,嗒嗒’清脆響亮的槍聲響起,一個短促的三連射.

只見那名正在奔跑中的將軍像是被什麼東西給重重的砸中了一樣,身體猛地向後一仰,旋即撲倒在了地上.

清脆的槍聲頓時也鎮住了眾人.

現場氣氛頓時為之一靜,眾人怔怔的看著洛林手中還在冒著輕煙的槍口.

此時,洛林毫無顧忌地大步從人群中穿過.

那些將軍們被他的氣勢所懾,全都向著兩邊閃開.

洛林來到了那個逃跑的將軍跟前,槍口一低,然後又是一扣板機.

'嗒嗒嗒’,又是一個三連發.

在槍聲中,那人的身體如中電擊一般抽搐了幾下,背上被紅色的血液浸透,隨即死的不能再死了.

那些將軍們一時間面面相覷,嚇的忍不住後退一步.

就在此時,突然聽到外面一陣的喧嘩聲.

緊接著,一群手執刀劍的衛兵不顧警衛們的阻攔,快步湧了進來.

他們是巡邏的衛兵,一開始,洛林開槍的時候,他們隱隱就意識到了不對,但是卻被機靈的警衛們給敷衍了過去.

但是這一次,又是有人叫喊'梅洛造反’,又是怪異槍聲的.他們再也忍不住過來查看.

看到場中古怪的情形,這些衛兵們不由一愣.

放眼望去,在場的全都是將軍,肩膀上的金星能恍花小兵的眼.

而且一名將軍倒在血泊之中,余下的全都像是俘虜一樣,蹲在地上.只有一個年青人拿著一個古怪的武器,昂然的站在中間.

他們不禁頗有些不知所措.

此時,梅洛已經上前,厲聲道:"我是梅洛將軍,你們闖進來干什麼,還不快退下去,小心軍法伺候∼!"

一眾士兵們對望一眼,唯唯諾諾地就要離開.

此時,人群中有一個將軍突然挺身而起,指著洛林,聲嘶力竭的大聲叫道:"菲德利,快抓住他,他是洛林……"

不等他把話說完,洛林反手一槍,當即將那名將軍撩倒在地.

那些衛兵們不由一震,隨即吶喊一聲,就要向前沖來.

洛林厲聲喝道:"想要命的,蹲下."

聽了他的話,旁邊的梅洛與默倫也是齊聲厲喝.

"蹲下."

"快蹲下."

"……"

這些命令對于那些巡羅兵們可能無效,但是對他們兩人的警衛們卻極其有效.

默倫和梅洛的警衛們立時雙手抱頭,老老實實的蹲在地上,尤其是第四師團的人,恨不得干脆趴在地上.

此時,那些巡邏的衛兵們已經吶喊著向著洛林猛撲過來,距離他只余下了區區數步的距離.

令那些衛兵們想不通的是,對面的年青人卻並沒有後退半步,而是像看一群送上狼口的鴨子一樣,獰笑著看著他們,慢慢地端平了手中那個古怪的武器.

在下一秒鍾,洛林右手的食指扣動了板擊.

'嗒,嗒嗒嗒嗒……’

芝加哥打字機清脆的槍聲響起.伴隨著聲響.槍口處跳出一串串明亮的火焰.

雖然是在白天.但是那槍口處跳動的閃耀桔黃色光芒,卻將洛林的臉照的異常明亮.

只見他緊緊的抿著嘴唇,一臉的冷酷,就像是一個殺戳的惡魔一般.

在他的對面,那些巡邏的衛兵們如同被割倒地稻草一般,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就成群成群地倒下.

槍聲一直持續了大概十秒鍾,等到槍聲結束.彈殼落在地上的叮叮當當的聲音還沒有停止,閃族將軍們再定睛望去.

只見那些巡邏兵已經全都倒在了地上,身體扭成奇怪的形狀,一個壓著一個,疊了厚厚的一層.

鮮紅的血從他們的身下流出,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在地面上形成了一個小溪,向著他們的腳下流了過去.

一眾將軍們紛紛躲避,好像是怕那些鮮血染髒了他們漂亮的皮靴一般.

洛林長長地出了一口氣,換了一個膽鼓.心中暗罵:***,這幫死閃族.倒也真有不少骨頭硬的漢子∼!

他轉回身來,看著一眾將軍們,旋即變了臉色,厲聲道:"還有人嗎?還有人不服,想要炸刺嗎?

***,真是給臉不要臉.是不是非得把爵爺惹的惱了,把你們全都突突了,你們心里這才高興?"

說著,將手中的沖鋒槍端平了,對准那些將軍們.

那些人頓時嚇的紛紛抱頭躲避.

那些沒有將紙條交上去的,也是急忙寫好,硬塞進默倫手里.

默倫此時也是有些著惱了.

自己這些人在這時費盡心機,冒著掉腦袋的危險,也就是為了保住他們的性命.要不然何必這麼麻煩,把他們召集起來,扔一顆手榴彈就解決問題了.

但是卻偏偏有人不識趣,非得要充什麼忠臣.

當忠臣的一旦成功了,像自己這些叛徒絕對是要掉腦袋的.

也就是說,這些狗東西不僅僅只是和洛林過去,也是和自己的腦袋過去.

枉費了自己的一片好心,卻養了一幫白眼兒狼出來.擱誰的身上,都是免不了有些火大.

看到剛剛從自己手中抽走紙條的家伙此時又重新將紙條遞了過來,默倫當即冷笑了起來,道:"喲,幾位,你們剛剛不是把紙條給搶走了嗎?干什麼還還回來啊,你們留著吧,當個紀念."

他說話的聲音也異常的大.

嚇的那幾個人全都一縮脖子,轉頭看看洛林,見他好像沒有注意這邊,這才算是放心了下來.

為首的那名將軍陪著笑道:"兄弟,親愛的默倫兄弟,你說這是什麼話,老哥從你們加勒比人手上買東西,可是從來不還價的.

我們剛剛只是看著有些亂,所以幫你撿一下,撿一下啊.哈哈,哈哈哈哈……"

一邊笑著,一邊將手上帶的戒指擼下來,悄悄地往默倫的手里塞.

此時,就看出默倫與雷二爺在政治敏感性上的差別.

對于這種送禮,輸誠的行為,雷二爺一般都是來者不拒,而且會把竹杠敲的梆梆作響,直到對方肉痛.

讓對方清楚地知道得罪雷二爺之後的下場,等到對方老實下來之後,把他發展成自己的下線.

但是默倫對于這種行為卻看不慣,冷哼一聲,還要繼續再諷刺幾句.

旁邊菲奧娜卻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嚴厲地禁止他這種無效而且很可能會起到反作用的方法.

現在正值緊急關頭,哪怕是心中不爽,拿個小本給他記下,等回過頭再來收拾呢,這個時候,必須盡快完成任務.

默倫這才明白了過來,在短短不到一分鍾的時間之內,就將那些紙片全都收集了上來,然後略略數了一下:嗯,一張不差.所有還活著的將軍們全都寫好了.

洛林這才把槍一收,然後又換上了笑臉,道:"這才對嘛.先生們,咱們是文明人,有話好好說,諸位現在就是自己人了.不要客氣啊……"

剛說到這里,突然就見那些將軍們又是一陣騷動.

洛林愕然一愣,然後順著他們的目光舉頭看去.只見原本湛藍的天空中出現了幾股繚繞的黑煙.

它們從萊德城皇宮的方向升起.向著這邊快速馳來.顯然那些巫妖們也是被驚動了.

那些將軍們不禁又是一陣驚慌.有人幾乎都要轉身逃走.

畢竟現在寫下了那紙條.也等于上了洛林的賊船.

那些巫妖們可不管你是不是自願,只要敢犯下褻瀆大祭司的罪行,逮到了就直接處死.以此來顯示他們自己對于大祭司的狂熱和忠心.

但是令他們膽寒的是,洛林看了那幾股黑煙,非旦不慌,反面是喃喃地道:"這個時候才過來,這幫巫妖這反應著實是有點兒慢了,嘖嘖.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一眾將軍們差一點兒沒有哭出來:這位爺真是……真是爺啊∼!這個時候還有閑心思關心巫妖們的反應速度.

但是旋即,洛林卻是揮舞著手中的沖鋒槍,道:"坐下,坐下,都坐下,慌什麼慌.巫妖來了,有爵爺在這里,還輪不到你們害怕."

那些將軍們有心想要逃跑,但是看著洛林手中的沖鋒槍一直有意無意地指著自己,當即也只得硬著頭皮.重新坐了下來.

剛才想逃跑那家伙尸體還沒冷那,誰也不想步他的後塵.

只是眨眼的工夫.就見那幾股黑煙已經來到了他們的頭頂上空,略略盤旋了一下,然後就直直地沖向了地面.

一道道的煙柱重重地砸在地上,旋即化做了一個個的人形,出現在眾人的視線當中.

他們一個個全都披著破爛的黑色斗篷,臉深深地藏在帽兜的深處,透過衣衫的破口,依稀可以看到里面腐爛的內髒,或者白森森的骨頭.

正是坐鎮萊德城的幾名巫妖.

那些將軍們看到他們,一個個不由得臉色發白.這些巫妖是大祭司特意留下的,一個個全都法力高強,冷酷無情.

那幾名巫妖來到了現場,看著在坐的將軍們,也不由得全都一愣.

為首巫妖上前一步,看著梅洛將軍,沉聲道:"將軍,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洛林一笑,然後站在了梅洛將軍的身前,道:"這事兒很簡單,其實難得今天一個好天氣,所以大家都是在商量怎麼起義造反."

巫妖不由一愣,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道:"你說什麼?"

洛林道:"他們在商量起義,投靠人類那邊.你不信啊?你看,他們的投名狀都寫好了.你看這一張."

說著,將那些紙片拿了出來,隨手抽出一張,然後念道:"大祭司是傻13,維卡爾師團師團長克倫手書."

他一邊說著,一邊拿著一張紙條在那巫妖的面前一個勁兒地亂晃.

巫妖眯起眼睛,仔細地看了看那張紙片,頓時勃然大怒.兩只眼睛冒出綠色的火光,四下里掃射,尋找克倫的身影.

克倫在後面嚇的差一點兒沒有尿了,把自己身體縮在其他人的身後.一動也不敢動.

洛林意猶未盡,又接著道:"看,還有一張,也寫著,大祭司是傻13.卡瑪師團師團長卡爾瑪.***,這字兒寫的真破.我都差一點兒沒認出來……"

那巫妖打斷了他的話,嘶聲叫道:"住口,你又是什麼人?"

洛林呲牙一笑,道:"你問我啊?我叫洛林.蘭斯,洛林.對了,如果你們不太熟悉的話,我還有一個小小的外號,飛鷹戰神."

"飛鷹戰神∼!"一眾巫妖們齊齊地一驚,向後退了一步.這個名字對于巫妖們來說是一個禁忌.

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幾名早就等候多時的龍族高手閃電一般的撲出.

這些龍族的高手根本不講什麼騎士風范,直接從背後下手偷襲.

他們本身身體強橫,動如閃電.再加上巫妖們在震驚之下,未及防備.此消彼長,高下立現.

有四五個人齊齊地中招,硬生生被他們從身體中掏出了命匣,緊接著就捏成了碎片.

那幾名巫妖慘叫了一聲,如同脫線的木偶一般旋即委頓在地上.

另有兩名堪堪躲過了偷襲,但是卻也身受重傷.

那兩名龍族見自己沒有成功,頓時羞愧的滿臉通紅,獰笑一聲,向著那兩名巫妖追了過去.

洛林站在地上,看著他們,高聲叫道:"喂,弟兄們,記得留一個活口,讓他回去報信啊."

一眾將軍們頗有些幽怨地看著洛林:讓巫妖回去報信,報什麼信?還不是他們上了賊船的信兒?

這混蛋是生怕把自己綁的不夠牢實啊∼!

洛林回過頭來,看著眾人,笑道:"好了,各位將軍,下面我軍馬上有大行動,所以還請各位回去盡力約束部隊,萬一要是有不好意思的事情發生,那未免就太不好意思了.

別忘記了,你們已經寫過投名狀.只要大祭司在世一天,閃族大陸再無你們的容身之地."

那些將軍們對望一眼,隨即全都垂頭喪氣地轉身離開.

梅洛將軍看了,不由奇怪道:"你就不怕他們回頭率部反撲,殺了我們搶了那些……那些投名狀?"

洛林笑了笑,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再說了我還有一支特種部隊沒有用上呢."

說著,一伸手,掏出一把信號槍,然後向著天空打出了三發信號彈.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投降也可以大優惠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傳銷式勸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