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教堂的作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教堂的作用

"你怎麼這副屎樣子?"

洛林聽了大公的問話,再看看他整潔的衣著,嶄亮的皮靴,不由一陣的無語,沖他翻了個白眼,咧咧嘴什麼沒有說.

此時,又有不少的聯軍軍官們從戰爭堡壘上下來.

他們一個個全都是衣裝筆挺,軍容整潔,頭發梳的一絲不苟,就連襯衣的衣領都是雪白雪白,不染一丁點兒的汙垢,軍裝的各種閃閃發光,恨不得晃瞎人眼,好像正准備去參加國王的宴會一樣.

而反觀洛林身後的那一眾軍官,一個個臉上全都被硝煙薰的烏漆麻黑,像剛從土堆里刨出來一樣.

子彈發射時的槍煙被海風倒卷回來,全都粘在了他們臉上.

風紀扣也撕開,軍裝歪歪扭扭,衣領胡亂地耷拉在兩邊.袖子高高地挽起.

衣服也是破破爛爛,被火星給燙的大大小小地盡是窟窿,好像是一群要飯的叫花子一樣,身份發出一股帶著灼燒味和焦糊味的刺鼻嗆人的味道,那是槍油被子彈加熱之後的怪味.

也難怪儒略大公這樣說他.

這兩年洛林爵爺幾乎不親自動手上陣,一直被自己女朋友打扮的干乾淨淨的,就算和亡靈大祭司死磕,也沒有像眼前這樣淒慘過.

眼前這群人這副樣子就像是被一大群馬來回踩了三遍一樣.

大公帶來那些軍官們看著這邊,不由低聲議論,指指點點.心中頗為不解.奪個島而已.用不著打成這樣吧?

洛爵爺手下的那些狗崽子也覺有些羞愧,和那一幫光彩照人的家伙們比起來自己這群人就像是要飯的.

他們悄悄地整理起衣服,手拽著衣角用力地往下扯,盡可能地將軍裝捋展,然後扣上扣子,扭扭腰帶.

大公看著洛林的模樣,一開始還面帶幸災樂禍的笑容,但是隨即臉上漸漸嚴肅了起來.

沉聲道:"怎麼?打很艱難嗎?"

也不知道是累的還是氣的.洛林爵爺現在連說話的力氣也沒有了,而是抬起手,指了指海面,還有遠處的海灘,然後一聳肩.

大公愣了一下,然後轉身看去,隨即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

只見艦隊下的海面上,黑壓壓的漂著一層的死尸殘肢,各種破碎的肢體隨著波浪不停地起伏.一個挨一個一個擠一個,密不透風.以至于根本看不到一絲的海水.

而在遠處的沙灘上,那些死尸也是密密麻麻,堆積如山,只余下了中間人類士兵們的防禦陣地.遠遠望去,就好像是一個噴發過後的火山一般.

儒略大公瞬間只感到頭皮一陣陣發麻,這種恐怖的景象只要看一眼,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就算他征戰沙場幾十年,尸積如山,流血漂櫓的戰斗不知道看了多少次,眼前的場景還是超出了他的想像.

不死族往這里填了多少亡靈生物,三萬還是五萬?

在鋪滿了海灘的尸體堆中間,依稀間可以看到防禦陣地中那些士兵們一個個或是坐在地上,失聲痛哭,或是仰面朝天地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在剛才,他們都以為自己這會死定了,亡靈生物沖到了距離他們幾米遠的地方,眼看就要把他們吞噬了.但是突然之間就倒斃潰散了.

這種大起大落,著實是太過刺激了,使的很多人的情緒不太穩定.盡管海軍陸戰隊很多都是老兵,但是如此兵力懸殊的戰斗,他們還是第一次.

只有極少數幾個勇悍的士兵跟在軍官的身後,對腳下發出惡臭的可怖尸體堆視若無睹,在沙灘上來回地游走,看到有掙紮的死靈,就走過去,在對方的腦袋上補上一槍,將它們的腦袋像砸西瓜一樣打碎.

'啪啪啪’的清脆的槍聲斷斷續續的傳來,反而襯托著小島更顯大戰之後的甯靜.

看到這里,大公後退了半步,然後抬起手來,向著洛林和他身後的軍官們莊重地敬了一禮,道:"你們辛苦了."

得虧是裝備了機槍和火炮的奈安艦隊和海軍陸戰隊,強大的火力能組成一道任何生物難以逾越的火網,換做是其他使用刀劍的軍隊,早就讓像洪水一樣的亡靈生物吞沒了.

像條件反射一般,洛林在瞬間也是抬起手來,敬了一禮.

在此同時,身後的那些軍官們也是齊刷刷地敬了一禮,在此同時齊聲地吼道:"帝國萬歲∼!"

首戰告捷,確實非常振奮人心.

不遠處,其他船上的神甫牧師們聽到軍官們的口號,不由紛紛皺眉:這口號是很犯忌諱的.

因為這一次的行動,是在聯合國的旗幟之下,為了解放被亡靈族奴役的閃族人.

按照規矩,大家的口號應該是'光明萬歲’,因為大家都是光明神陣營的嗎.

但是這些驕橫的帝**人卻根本不當一回事,都是只接喊出自己原來的口號.

這也從另一個方面說明,這些兵痞們一直都不拿光明神大爺當成一回事∼!

不拿光明神當回事,就是不拿他們光明神的使徒當回事.

不過盡管他們心懷不滿,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指正洛林他們.

畢竟這一仗,是茹曼帝**人和精靈王國的軍人打出來.

剛才戰場上幾百們炮火同時怒吼,爆炸聲驚天動地,亡靈生物像螞蟻一樣布滿戰艦的景象簡直就像是末日一樣,許多第一次上戰場的牧師們嚇的差點尿了褲子.

他們現在看洛林爵爺手下那幫手持霰彈槍的大兵們,眼中還有些懼怕,這些不要命的狗崽子幾乎是將槍口頂著那些亡靈生物的鼻子尖開槍的.

而他們這些本該是對抗亡靈生物主力的牧師們從頭到尾也沒有出多少的力,而且還差一點兒給搞砸.讓死靈們包了他們的餃子.

這時候還是乖乖閉嘴吧.免得惹惱了茹曼人.質問他們"老子在和亡靈拼命的時候你們在哪".

此時,猛然間就聽到一陣熱烈的歡呼聲傳來.

緊接著,就見到頭頂上十幾個黑影閃過.

洛林抬頭看去,只十幾座戰爭堡壘呼嘯著從艦隊上空飛過,盤旋一圈之後緩緩落下.

那正是不久之前出去轟炸巫妖的戰爭堡壘.

那些戰爭堡壘紛紛落在甲板上,隨後,幾名紅衣主教略有些笨拙地從中間的那座戰爭堡壘上爬了下來.

船上的水手們紛紛湧了上去,向著他們報以熱烈的歡呼:他們正是這一次戰斗的最大功臣.

如果不是他們找到了操縱亡靈生物的巫妖的准確位置.實施了轟炸,說不定現在那些死靈們已經將他們全數包圓了.

在海量的亡靈生物面前,裝備再精銳的小部隊也危險.

那幾名紅衣主教一個個全都是累的汗流浹背的,看來也是沒少了出力.

此時驟然見到眾人如此熱情,還很有些不太習慣,一個個臉上全都帶著僵硬的笑容,向著眾人招手示意.

他們看到洛林和大公,急忙走上前來,向著兩人施禮致敬.

洛林也是一臉笑容,向著大公道:"殿下.請允許我向您介紹這一戰的最大功勞.

克勞德紅衣主教,瑞德紅衣主教.還有格雷克紅衣主教……

正是他們利用聖術,找到了那些巫妖們的位置,將他們消滅掉,這才使的我們贏得了勝利."

然後用極低的聲音,悄悄又補了一句道:"大約應該是吧?"

聲音低到只有洛林自己能聽見.

他心中很是懷疑,那些巫妖其實沒有被他們干掉,能上天入地的巫妖可不是幾枚炸彈簡簡單單就能解決的.

而是被後續上來的主力艦隊給嚇跑的.

任隨看到布滿了海面的敵對艦群,心中都要顫上一顫,感覺大概就跟洛林自己看到海灘上的亡靈生物差不多一樣.

但是不管怎麼說,在那些人轟炸之後,死靈們的進攻確實失敗了,因此上,只能是將功勞算在他們的頭上.而且這樣,也可以鼓舞一下士兵們的士氣.

洛爵爺一邊想著,一邊暗歎:隨著漸漸的成長,自己好像越來越墮落了,越來越像是一個自己曾經很是看不起的政客了.

大公倒是饒有興趣地看了他們一眼,然後仔細地詢問道:"怎麼樣?巫妖們清除完了嗎?"

克勞德幾人對望了一眼,臉色具露出困惑的表情,然後搖了搖頭,道:"殿下,雖然我們干掉了幾個,但是跑掉的更多……"

他頓了一下,然後語氣一轉,接著說道:"不怕您笑話,剛剛伯爵的誇獎有些過了.

說我們把巫妖消滅,倒不如說是您率大軍到來,把他們給嚇跑了."

洛林愣了一下,然後轉過頭去,對于那位克勞德紅衣主教很有些刮目相看:這貨倒也不居功,敢實話實說,簡直是梵蒂諾已經滅絕的稀有生物,真不知道在那個虛偽奸滑的教廷里面是怎麼混到現在的位置的?

此時,克勞德繼續說道:"我們在空中偵察的時候,看了一下,這個島說大不大,可是說小也不小.這島上還有不少的山林,可以供巫妖們藏身."

聽到這里,洛林與大公兩人不由對望了一眼.

這個小島可是閃族大陸與人類大陸聯系的關鍵點,在未來將負責支撐所有的物資運輸的重任,絕不容有失.

如果巫妖們藏身此地,打游擊一樣動不動就跑出來搞個破壞什麼的,打完就跑,那大家也就別混了.趕緊卷鋪蓋走路算了.

這個小島橫寬也有好幾公里,想要徹底的搜查清剿巫妖,非得好幾萬人細細的梳上幾遍不可,就這還不一定能剿殺乾淨.

自己可沒有那個時間,留下幾萬人陪幾個巫妖玩.

洛林想了一下,然後鎖起了眉頭.道:"主教閣下.那我們怎麼才能將巫妖掃蕩乾淨?"

旁邊的紅衣主教們回頭望了望.紛紛哈哈大笑了起來.

洛林聽了,也不動怒,反而也是輕松了起來.既然對方能笑出來,那就說明,他們有解決的辦法.

當然,如果沒有,還敢這麼笑,爵爺有的是辦法讓他們後半輩子都笑不出來.

他和大公對望一眼.然後一直耐著心,等著那幾人笑完.

克勞德笑了好一會兒,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急忙欠身一禮,道:"殿下,伯爵.這個問題其實很好解決,我們在千年之前就已經找到辦法了."

"噢??"

克勞德笑著道:"這個事情說穿了其實很簡單,就是一個,修教堂.修大教堂."

大公頓時氣的七竅冒煙:nmlgbd∼!這幫死禿頭,真是貪心不足.這個島還沒有占下來呢,他們就打算在這里搶地盤了.

而旁邊.洛爵爺也是一臉的尷尬.

這幫人的頭兒是爵爺的女朋友,而且還把娃兒都生了.

因此上,盡管爵爺對于這些禿頭們沒有什麼好印像,但是只要能照顧的時候爵爺能照顧也是要照顧一二,說起來這也算是自己小弟.

但是這麼不要臉,直接在這里硬搶,爵爺也不好意思明著幫忙.

克勞德看著兩人的的臉色不善,當即知道他們會意錯了,急忙輕咳了一聲,道:"殿下,爵爺,是這樣的.建好大教堂,一來,可以大規模地對這小島的亡靈進行淨化.在教廷內設置聖光陣,足以覆蓋整個小島的范圍.

二來,在教堂當中,可以汲取光明和信仰之力,在設立好聖光陣之後,可以輕松地偵察到邪惡生物.方便我們預防和清剿.

第三,教堂建好,也可以鞏固我們在當地的統治.我想未來這座島,必然是十分繁華的吧?

兩位大人都是信仰堅定,志向高遠的光明聖士,無論何時何地都可以保持自己的信仰,但是普通百姓們卻不同,他們需要有一個地方,可以慰藉心靈.需要一個牧人,為他們指點方向."

克勞德這話說的極有水平,而且還附帶著大拍了兩人的馬屁,果然能穿上金邊紅袍的禿頭,沒有一個簡單人物.

雖然爵爺現在身邊也圍著軍官,但是那些粗俗的丘八拍起馬屁來極是笨拙,

翻來覆去就是"大帥英明,大帥神武,大帥千秋萬代一統江湖",遠遠沒有這位紅衣主教的純熟老世.在舉手之間,就給兩位大爺帶上了'光明聖士’的帽子.

光明聖士,也就是俗稱的聖人,這可是教廷最重的封號,不僅僅是在光明大廣場上立下雕像,刻上事跡供信徒膜拜,而且還要在史書中單獨另起一頁,寫下傳記,萬古流芳的.

大公看了看洛林,然後重重地咳了一聲,道:"我看……我看這個建議不錯,可以有."

洛爵爺的女朋友之一就是教宗陛下,而每一代教宗陛下的夢想就是把教堂修遍全球,讓所有人都成為信徒,收老百姓們的保護費(從這方面講,教廷與亡靈大祭司倒沒有什麼本質上的區別,這或許也就是一切獨裁者的特性.).

而且在傳教方面,希爾梅莉婭比其他教宗更認真執著.

洛爵爺不想要後院起火,自然不能反對.

大公側頭看了看四周,然後道:"那麼這教堂修在哪里合適?"

克勞德想了一下,然後一指不遠處的小山,道:"哪里最高,就修在哪里.居高臨下,沒有阻擋.而且越高的地方,監視的范圍自然也越大."

大公聽了,不由輕輕地地歎了一口氣:這修的高,作用大,而這費用自然也就大了去了,估計十來萬下不來.

幸好不是自己掏腰包∼!

想到這里,他不由小小地開心了一下.

而旁邊洛林卻不由恍惚了一下,想起在他那個時代,歐洲的那些大教堂好像都是修的又高又大,而且地理位置也是越高越好,難道他們也有這方面的要求?

他定了定神,然後道:"既然要修,就修好一點兒的,建材什麼的,都用鋼筋水泥,然後再修一個十幾二十米的燈塔,白天冒個煙兒,夜里點個燈什麼的,這樣一來,萬一海上有船只迷航了,也可以輕松地找准方向."

克勞德一臉驚喜地看著洛林,果然不愧是教宗陛下的姘頭……呸呸呸,教宗陛下最親密的朋友,這屁股都快要歪到自己這板凳上了.

自己只是坐地起價而且,本來等著大公和爵爺落地還錢的,沒想到洛林爵爺真是慷慨,建材都得從後方用船運過來,光運費估計都是一個大到嚇人的數字.

他卻不知道,洛林爵爺卻已經打好了炸山開石,就地取材,順便連港口和炮台的工程一起算進去,混到一張賬單里,給教廷寄過去.

在蓋教堂上的花費,教廷一向不吝嗇,就算現在沒錢了,只要說聲募捐,有的是善男信女掏錢.

克勞德當即深深地一躬到地,恭聲道:"謝爵爺,謝殿下.光明將永遠伴隨你們."

此時,後續的戰艦已經紛紛馳了上來.

一眾戰艦當即也是紛紛拉響了汽笛,以示歡迎.

而精靈王國的皇家方舟號也是毫不示弱,招集了二十名號手,同時吹起了嘹亮的號角.

隨著艦隊的到來,海面上頓時擁擠了起來,由于島內的容量有限,許多的船只不得不在島外停泊.

而在海港當中,大批大批的士兵從船上下來,直接被派進了山林當中,進行搜索.

十多座戰爭堡壘搭載著幾名紅衣主教在天空中往來盤旋.

另有不少的士兵們在收攏那些死靈的尸體,埋進旁邊一個大坑,而神甫牧師們則站在坑邊,紛紛大聲地唱著贊美詩,向著那些尸體上撒下聖水,超脫那些冤靈.

更有數以百計的工程兵開始搭建從海灘到海中的棧橋,以方便深水的船只停靠,裝卸貨物……

整個島嶼一片喧鬧之聲.

就在眾人忙碌的時候,小島深處的山林中突然騰起了數股的黑煙,直接向著北方逃去.

眾人不由一陣的嘩然,隨即發出了一陣熱烈的歡呼.很顯然,那是躲藏在山林當中的巫妖們,他們看到情況不對,于是提前逃跑了.

隱約間,有一個尖厲的聲音傳來:"愚蠢的人類,你們別太得意了,這僅僅只是開始而己∼!"

那聲音雖然不高,但是卻嘶啞難聽,如同一塊重石一般壓的眾人的心頭不由得一沉.(未完待續……)

ps:求推薦,求收藏,求訂閱,求月票,謝謝.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你怎麼像坨屎一樣?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 鍛煉隊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