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 天下歸心(六千字,求保底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 天下歸心(六千字,求保底月票)

"舊zheng fǔ軍那邊傳來的?"洛林聽了之後,不禁很怔了一下.

要知道現在zi you軍與舊zheng fǔ軍……呃,現在叫'偽zheng fǔ軍’,zi you軍與偽zheng fǔ軍之間還是戰爭關系,他們怎麼可能給自己傳來什麼緊急軍情?

就算是偽zheng fǔ軍那邊有人想要賣身投靠,為了立功,交投名狀,也應該是從秘密的渠道傳遞情報的.

那名侍從對于這種複雜的情況也是很有些不解,苦笑了一下,道:"大人,您回去看一眼就知道了."

洛林不由歎息了一聲:不管這'緊急軍情’究竟是多麼的不合理,但是只要是軍情,做為指揮官就必須得要及時處理.

想到這里,他當下站起身來,很是惋惜地看了一下大街上依然還在游行的隊伍.到了夜里,還會有大量'自願’趕來的百姓們舉著火把,在大街上游行歡呼,向著新zheng fǔ表示慶祝.

到時候,城中無數的火把亮起,將天空和大地全數照亮,必然是一個壯觀情形……

要知道爵爺最為羨慕的就是當年小希哥搞的火把大游行,可惜的是一直沒有機會自己也玩一把.現在好容易有了機會,卻發現自己要忙于工作,這著實是令人失望了.

菲奧娜也頗有些不太高興,雖然她口上不饒人,但是卻也知道,洛林要做的才是正事.因此上,盡管心中不情願,但是卻還是跟著洛林,急匆匆地從樓上下來.然後鑽進了旁邊一輛馬車當中.

馬車隨即啟動.在二十余名jīng銳騎士的護衛之下.沿著行人稀少的背街,快速地離去.

不多會兒的工夫,洛林就已經來到了靈閃的皇宮.

雖然入城儀式還在進行當中,但是實際上,整個阿卡德琳早就已經被聯軍和臨時zheng fǔ給瓜分完畢了.

像中心城區,富裕的地方基上全都是屬于雷二爺的稅務總局管理.而各大zheng fǔ機構也被臨時zheng fǔ派人收編.

而港口,城門這一類的肥差則被聯軍打著'軍需供應’的名義,給搶了過來.為此.zi you軍和聯軍的狗崽子們還很打了幾架.

虧的他們全都知道,這種事情上不得台面,所以打架的時候也沒有動家伙出人命,但是被揍的鼻青臉腫,躺上個十天半個月卻是難免的.

其他的各個地方也是根據軍功多少,由各個部隊分別進駐.

而阿卡德琳城中最負盛名的皇家園林現在是小白的天下.那個小流氓現在六親不認,霸著門口,誰敢進去就咬誰.惹的大家伙兒全都躲的遠遠的.

至于說,阿卡德琳城中最為重要的皇宮,早就已經被爵爺給提前占了.

左邊的偏殿是就是聯軍指揮部.右邊原前首相馬多林斯辦公的地方.現在則歸了布拉德大總統.

布拉德大總統原打算著還要占據後面的寢宮什麼的,但是進去看了兩眼之後.發現里面大多已經破敗,當下很是生氣,逮到了原來的宮廷總管,很打了一頓屁股.然後下了命令,要求馬上進行整修,限期完成.因此上,現在正在大規模的整修當中.

大家全都是對未來很是樂觀:因為如果布拉德總統繼續這樣胡亂地干下去,說不定未來,太監這個已經絕跡很久,但是卻很有前途的職業會再次興盛起來,重新出現在皇宮中當中.

而洛爵爺對此卻表示出很謹慎的懷疑:究竟那老家伙是不知道總統與皇帝之間的區別,還是說,他是故意混淆這兩者的區別?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洛爵爺說不得就得要好好的勸勸他,別太膨脹了.要知道,這樣干下去的後果,必然會和袁大頭一樣,落一個身敗名裂.

洛林大步來到了殿中,只見一眾的參謀軍官們依然在殿中忙碌.

在大殿的正中間擺放著的一個巨大沙盤上,上面全都用旗幟標明了各個部隊的位置.時不時的,就有人根據情報,將小旗移動一下.

眾人看到洛林進來,當即全都起身敬禮.

洛林匆匆地回了一禮.隨即在主位坐了下來.

旁邊早有人將情報遞了過來,道:"大帥,這是剛剛用八百里加急送到的."

洛林接過了一看,頓時也很有些哭笑不得:怪不得大家打仗都要奪取首都.原來是因為有buff啊?

旁邊那軍官看著爵爺的臉se,小心地問道:"大帥,這情報咱們不管他?"

洛林苦笑了一下,正se道:"這怎麼可以,對方給咱們發軍情,也說明,他們在心中已經承認我們zheng fǔ的合法地位了.這也算是遞了投名狀,咱們不能寒了這些小弟們的心.

更何況,靈閃還有大片沒有光複的地區.相信那里的總督們也在看風向,這一次要是處理好了,他們肯定也是納頭便拜的."

那軍官見此,當下道:"我明白了,我們馬上制定計劃."

隨即敬了一禮,轉身走開.

洛林若有所思地看著那份加急件,心中暗道:這是不是也算的上是'天下歸心’?

xxxxxxxx

時間倒退十天之前.

南奧胡德省,是位于靈閃西南部的邊疆行省.

其內多山,地形險要之處不可勝數,只有靠北的蘭納斯盆地是一片風水寶地,氣候濕潤,雨水豐沛,最適合種植各種經濟作物.

而出了蘭納斯盆地,就是無邊無際的大山.

盡管俗語說'窮山惡水出刁民’,但是南奧胡德的刁民,尤其是厲害.

他們在全閃族也是出了名的,因為這幫刁民領頭的是個叫阿卡特里硫斯的人.

這個人可是大名鼎鼎,一生經曆頗為傳奇.

他曾經是靈閃禁衛軍最年輕的統領.英勇善戰.前途無量.被視為能當上提督或者軍務總長的人.

但是他卻在一次鎮壓農民起義的戰爭中消失了,隨後不久,出現在起義軍的陣營中,成為一支義軍的首領.

其中的原因眾說紛紜,有人說他是被嫉妒他的上級陷害,有人說他是同情起義軍.

也有人說他是'沖冠一怒為紅顏’,因為起義軍這邊派了一個會'三百六十七種’吻技的美女勾引他.

當然也有人提出反駁,說他是因為女朋友被一個小白臉給調戲了.結果他大怒之下,打了那小白臉.結果後來卻發現那小白臉是個衙內.再後來,被衙內的爸爸陷害……

不管怎麼說,阿卡特里硫斯,從此就落了草,成為閃族zheng fǔ最難纏的敵人,曆史上懸賞最高的通緝犯.

'只要抓到阿卡特里硫斯者,不論死活,賞十萬金,封世襲爵位’.僅由此就可知道這個人的重要.

而原是一幫泥腿子的起義軍在他的帶領下,漸漸頗有一些氣象.轉戰四方,攪的半個靈閃不得安甯.

當時的zheng fǔ軍拿他沒有辦法,只有請來巫妖當救兵.

戰爭堡壘和亡靈法術一出,阿卡特里硫斯的農民軍毫無抵擋能力,連番敗仗,就連他自己也差點被巫妖干掉.

無奈之下,阿卡特里硫斯率領義軍只得退入南奧胡德的茫茫群山之中,憑借險峻的地勢與zheng fǔ僵持,這一熬,又是二三十年.

這中間起義軍也沒閑著,不停的四處sāo擾,不過終究是不成氣候.

正因為有大軍坐鎮,雖然周圍有起義軍活躍,但是蘭納斯盆地多年以來並未受起義軍的威脅,一向安定富足.

作為南奧胡德首府,總督駐蹕所在的蘭納斯城,在閃族內也是一座叫得響的名城,氣候終年溫暖,四季如chūn,以生活悠閑富足而著稱,曾有人開玩笑的說,阿卡德琳的馬到了這里也會慢上三分.

但是最近幾天,城內的氣氛陡然變得緊張,人心惶惶.

青石板路兩邊的小飯店和小酒館中,不再終ri坐著一群喝酒聽歌扯淡的閑人,突然變得空空蕩蕩,街道上的行人腳步匆匆,大隊士兵全副武裝,殺氣騰騰的在街道上來回巡邏.

就連偶爾出現的幾個酒客,也是一臉憂愁,所談論的事情只有一件:阿卡德琳被包圍了.

在阿卡德琳被人類聯軍包圍的消息傳來之後,蘭納斯城內的氣氛就變得空前緊張:閃族舊zheng fǔ這艘破船,眼看著就要翻了,他們蘭納斯人又該何去何從?

按道理,這個時候就應該大義興兵,討伐那些亂臣賊子,待到王師北定,重整山河,複我靈閃血脈.

但是這種事情光是嘴皮上說說就行了,如果真的有人想要實行,大家全都得要先關切地問一下:這丫的今天吃藥了嗎?

要知道人類擁兵百萬,那些虎狼之師可不是吃素的.

但是想要公開投降,這卻絕對是政治錯誤,不管是誰首先提出來,肯定就是死路一條.

每當他們糾結的時候,總會下意識的抬頭望向城中總督府的方向,殊不知,南奧胡德總督比他們更糾結.

此時此刻,多納迪厄總督愁眉不展的看著周邊比自己更沉默的手下,每當他的視線掃過,被他看到的軍官們全都不自然的低下頭,不敢與他對視.

"唉……"多納迪厄總督又歎了口氣,這已經不知道是幾天來,他第幾百次歎氣了,年近五十的總督大人心中哀嚎一聲,暗道:我怎麼就這麼倒黴∼!

做為一名有理想,有道德的大地主,他這些年過的極不容易,硬是從牙縫里扣出錢,攢了起來,然後又把老婆的嫁妝給賣了,這才湊了這一筆錢,買下了這個總督的職位.

南奧胡德雖說偏僻點,不過油水還是很足的.而且山高皇帝遠,不管再怎麼做,也不怕被人給惦記上.

多納迪厄總督喜滋滋的走馬上任了,奈何屁股還沒做熱,人類就殺上了閃族大陸.

當時可是將多納迪厄總督嚇了一跳.不過接下來幾個月沒有動靜.總督大人以為人類還跟上次一樣無力進取.所以這個問題就不關自己的事情,留給阿卡德琳的狗崽子們去頭疼吧.

反正南奧胡德距離加勒比足足兩千多里,自己接著當自己的太平總督,甚至還為自己遠離戰爭而竊竊自喜.

別人在前線和拼死拼活的時候,他在大後方悠閑的喝酒泡妞,還可以再說幾句風涼話,幸災樂禍一把,實在是很開心.

但是進入五月之後.形勢急轉直下,人類大軍好像吃了傳說中那個藍se的小藥片一樣,勇猛非凡,一路狂飆,只有用了區區一個月的時間,就包圍了阿卡德琳,一路之上甚至未曾遭遇任何抵抗.

如此一來,所有人都知道,舊zheng fǔ玩完了,往後就是那個什麼見鬼的共和國的時代了.要取消貴族,要改組zheng fǔ.

當官的自然對此最是關心.他們的官帽子馬上就保不住了?

眾人聚集在總督府中整ri商議,卻也拿不出一個主意來,只能大眼瞪小眼.一個個全都是左右為難∼!

戰,肯定打不過.而且更可怕的是,打仗是要錢的.雖然總督大人貪點兒刮點兒,老百姓們都可以認了.但是一旦開戰,那花錢可是海了去了.別說是老百姓,就連當地的貴族們肯定會像拔了牙一樣,嗷嗷叫著跳起來.

但是和……,大家都是舊zheng fǔ的人,一旦投了降,人家那邊肯定不會把自己當回事的.丟官罷職,甚至搞個清算什麼了,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為了當這個官兒,大家都是把身家xing命全都搭進去,這才撈到手的.如果丟官罷職,那還不如死了算了∼!

沉默了很久之後,總督右手邊的一個身穿軍裝的人咳嗽一聲打破了沉默,見所有人的視線都聚集在自己身上,他歎了口氣,看著總督,沉聲道:"算算時間,從阿卡德琳被包圍到現在,人類聯軍也差不多快摸到咱們省界了.事到如今,是備戰還是……"

他猶豫了一下,結結巴巴的道:"和,和談,大人您總要拿個主意."

其他人立刻抬起頭,帶著別樣的眼神盯著總督.

多納迪厄總督挑挑嘴角,卻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道:"勒內將軍,這備戰要怎麼說?"

勒內將軍扁扁嘴,道:"大人要戰,咱們就召集全省的駐軍,訓練民兵,也能有十來萬人,然後把守進出的關隘,憑借險峻的地勢,守上一段時間還是可能……的吧?"

眾人都聽出來了,勒內將軍自己也沒把握,與其說是在解釋,不如說是在提問.

縱然是最沒心沒肺的人也可以聽出:對于未來的戰況,勒內將軍自己也沒把握.

"聽說人類有戰爭堡壘,人家能飛過來."當下有人提出異議.

"是啊."

很多人跟著低聲附和.

"他們還有大炮,可厲害了,聽說一炮就能炸平一個山頭."

"對對."

更多人的應聲點頭.

多納迪厄總督也慌了神,像個小孩子一樣眼巴巴的盯著勒內將軍,焦灼的問道:"如果人類打過來,從省界到城下,咱們擋得多久?"

"呃……"勒內將軍愣住了,神情變了幾變,甚是古怪.

"你就照直了說吧."總督大人看樣子也豁出去了.

勒內將軍面帶著愧se,緩緩地伸出三根手指,支支吾吾的道:"三……"

"三個月?"多納迪厄總督有些驚喜的道,有三個月的時間,他就可以再觀察觀察,謀定而後動,或者談談條件什麼的.

南奧胡德地形險峻,進出都是山道,還經常塌方,極是易守難攻,曆史上也曾有過這種戰記.

勒內將軍黑著臉搖搖頭.

"那,三周?"多納迪厄總督心想也差不多,還夠去打探一下消息再做決定.

"不,是三天."勒內將軍一臉頹然,道:"人類要打進來,估計三天就夠了."

"我勒個擦∼!"多納迪厄總督情急之下蹦出一句國罵,整個人無力的癱倒在椅子上,雙眼無神的望著窗外明媚的天空.囁囁的道:"那就只能投……和談了?"

周圍的官員們雖然板著臉都不出聲.不過眼神中透出的興奮出賣了他們.這幫家伙就等著總督這句話那.

半晌後,有人看著總督大人實在可憐,低聲道:"大人,和談也不錯."

聽了這話,長桌邊的人好像忽然來了jīng神,跟著發表贊同的意見.

"和人類談判也不是很壞."

"我聽說人類占領的地方,除了黑皮鬼,都不抓人."

這名官員口中的黑皮鬼.指的就是馬多林斯派出的秘密jǐng察.

"這個我知道,在zheng fǔ改組之前,他們還接著當官,不過改組之後就需要競選了."

"這是好事嘛……"

話題打開,會議室內的氣氛慢慢熱烈起來,眾人不再似剛才那樣,跟死了老娘一樣,討論起人類占領區閃族貴族官員的待遇.

就連多納迪厄總督的臉上也露出猶豫的表情.

不過也有人對此十分不滿,高聲道:"光說好聽的,你們別忘了.人類可是死要錢.我想你們也聽說過,人類出了個厲害的稅務局長.每一個貴族都被他刮的一干二淨."

會議室內頓時有冷了下來,只剩下那個人的聲音.

"超過三百畝地就會被強行收走,我想在坐的每人名下最少也有上千畝地吧.還得補交巨額的罰款……"

他的話卻突然被人打斷,一個須發皆白的老人站起來,道:"人家不殺人,不判刑,只征稅,沒收財產,已經很仗義了.

難不cheng ren類殺過來,還要再給你升官發錢?"

老人一席話頓時說的那人啞口無言.

眼見沒人說話,老人冷哼了一聲,道:"錢和命比起來,哪一個更重要?

反正都要變天了,能保住全家平安就很不錯了."

多納迪厄總督看著老人,苦澀的道:"羅貝爾爵士,難道就真的沒有辦法了嗎?"

總督大人雖然上任不久,勤勉工作,也撈到了上萬畝一等良田,一想到要被沒收,心都在滴血.

羅貝爾表情十分嚴肅,道:"不知道你們發現沒有,農莊上佃農的情緒很不對頭.人類灑的傳單他們也都看到了,人家不殺平民,而且還搞人人平等,免費發放土地,下面的死老百姓早就不願意了,最近那些死老百姓看我們的眼神都不對.

他們早就蠢蠢yu動,搞不好人類沒過來,他們就先暴動了."

很多人跟著大吐苦水.

"是啊,我家那些死泥腿子,突然就變橫了,派下去的人都不好使."

"現在上街都不能大馬快跑,生怕撞到人了,那個誰誰,不是因為騎馬撞人被打了半死.這事以前怎麼可能發生."

"你們還好,昨天我上街,馬車還被扔了石頭,狗娘養的,虧老子跑的快."

"昨天晚上我半夜起來,家里的傭人居然在磨刀."

眾人卻越說自己越害怕,好像那幫是老百姓分分鍾都會暴動一樣,他們也明白,曾經的美好時光要一去不返了.

會議室的偏門悄無聲息的,一個侍從快步走到總督身後,將一張紙條放在總督手邊,多納迪厄總督臉上驟然變se,抬起頭掃了眾人一眼,苦澀的道:"最新消息,馬多林斯死了."

會議室內登時安甯下來,眾人面面相覷,彼此臉上都是震驚.

"軍令部長費爾殺了他,去向人類領賞."那人又拋出了一個重磅炸彈.

多納迪厄總督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心中忽然升起強烈的危機感,坐在左邊的這些人此刻心中會不會正想著,砍下他的腦袋去向人類邀功.

"肯定會有的,我太了解這幫狗崽子了."多納迪厄總督臉se青白,他看了看羅貝爾,心中暗道:"這老家伙說不定就是,自己擋了他的當總督的路.也可能是勒內,這家伙的野心太大."

多納迪厄總督看誰覺得都有十足的理由干掉自己.

"不能在等了."他抬抬手壓下眾人的爭論,沉默的注視了他們片刻,朗聲道:"為了我們全省人民的幸福,身為一方牧首,我決定,和人類和談."

說到這里多納迪厄總督心中一動,反正是要投降了,與其等人類來接受,為什麼我不可以主動一點?

多納迪厄總督越想越覺得這個注意不錯,馬多林斯一死,舊zheng fǔ這條船徹底的翻了,他得為自己的將來謀出路,等著投降不如自己主動起義.

"我真是太聰明了,這種主意都想得出來."(未完待續..)

ps:六千字,求保底月票,求推薦,求收藏,求訂閱,謝謝.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一十六章 意志的勝利(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弄潮兒(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