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無盡之洋(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無盡之洋(求月票)

海風吹起的大浪拍打在船舷上,撞起一片白se的水花,在海浪巨大的力量推動,體型龐大的三桅三層甲板戰艦左右搖晃.

在大自然的偉力面前,這艘人類最為先進的戰艦就好像是一個玩具一般,剛剛被拋入浪底,瞬間卻又被甩上浪峰,

強烈的海風呼嘯而來,將船上的風帆吹的鼓膨起來,主桅頂端的聯軍戰旗和茹曼帝國紅se金鷹旗獵獵飛舞.

盡管大海上的浪濤起伏不定,但是戰艦上的水兵們卻如同腳下紮了釘子,穩穩站在甲板之上,水手們那特有的銳利的目光,越過海上的波濤,jǐng惕的注視著四方.

這里是無盡之洋.

神秘莫測的未知海域,有史以來,從來都沒有人到達到的地方.

亡靈大祭司的死靈之島就在這片大洋深處的某一個地方.各種不可預料的危險隨時都可能發生.

一身白se海軍服的艦長站在上層的舵輪後,嘴上叼著一個黑se的煙斗,被風霜磨礪的如同岩石一般的臉上露出堅毅的表情.

他一雙只有老海員才有的發亮的眼睛,看著自己的手下和狂風巨浪搏斗,滿意的點點頭:一切井井有條,小伙子們的能耐都不錯,不比旁邊傲慢自大的jīng靈崽子們差.

艦長一邊想著,一邊向旁邊瞥了一眼.在船的那一側是葉黃sejīng靈王國海軍戰艦..

那艘同樣巨大的戰艦和他保持相同的速度齊頭並進.

而在他們後方,還有七艘大小不同的戰艦緊緊跟隨,共同組成一支艦隊.

自出海以來,這些戰艦已經在海上呆了好幾個月,但是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中,卻沒有一艘船掉隊,也沒有一個人叫苦叫累……

"當然,也不是沒有例外."艦長嘀咕一聲,轉頭同情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年輕牧師.

這個據稱是來自梵蒂諾的小伙子此刻吐的只剩下半條命了,這會還趴在欄杆上干嘔,腳步虛浮,臉se蒼白,身上的長袍也皺巴巴的,布滿了各種詭異的水跡,根本看不出原來的顏se.

艦長看到這里,不由皺了皺眉頭:這可憐的旱鴨子,在船上也呆有十多天了,居然依然還暈船.而他的前任只用了三天就適應了船上的生活.

等下一次補給的時候,最好能和總部說一聲,把他給換掉.

盡管心中有些不滿,但是因為擔心這個寶貴的牧師不小心自己一頭栽進海里,他當下微微一揚下巴,派了自己的水手長一刻不停的在旁邊看著,隨時准備跳下去撈人.

這些牧師法師們可是為此次行動專門請來的,是必不可少的戰斗人員.何況多個牧師在船上總是好事——雖然從現在來看,那個菜鳥的戰斗力大概只能算是半個.

航海長胳膊下夾著地圖,敏捷的如同一只猴子一樣登上舵輪平台,然後抬手馬馬虎虎的敬了個禮,然後指著地圖的標記,道:"艦長,我們已經搜索完一五六,一一七號區域,可以趕往下一個區域搜索."

艦長微微點頭,道:"向那幫討厭的jīng靈發信號,左轉舵,我們趕往一五六,一一八號海域.

同時……同時向大本營發報,但願光明神保佑,那個奇怪的盒子能有用."

他一邊說著,一邊伸手在胸前劃了一個十字.

航海長也露出個無奈的表情,道:"但願吧."

他走下舷梯,路過船長室的時候,隔著窗戶向里面看了一眼,只見一個帶著耳機的人坐在一個橘黃se的大鐵盒子前,不停的敲打手中的按鍵,臉上急的啪嗒啪嗒的掉汗.

航海長嘀咕著道:"什麼鬼玩意."

雖然見識過電燈,電話,火車,蒸氣機……等等的煉金科技,也算是很開闊了眼界,但是在他的感覺,用這麼一個簡簡單單的方盒子,不用任何的東西聯接,就可以與遠在千里之外的地方進行聯系.這委實是太過扯了.

要知道,縱然是法力高興的大魔導士想要與千里之外的人聯系,也得要浪費掉很多像什麼處女的鮮血,鑽石,jīng金,獨角獸的角……等等珍貴的材料.

如果這方盒子真能和外界聯系,豈不是把魔導士們的飯碗都給搶了?

這種事情,怎麼想也讓人感到不太可能的.

可是,艦長卻把這個玩意兒當成了寶貝,親自放在自己的房間,就連cāo作員也享受著和船長一樣的待遇.

雖然那船長室只是比其他人的房間略略好上那麼一點兒,但是卻足以令其他人妒忌的發狂了——待遇這種東西都是比較出來的.住在船長室,與住在水手艙嗅著一大幫糙爺們那臭哄哄的腳丫子味,比較起來,簡直就像是天堂一樣.

更別說,那幫狗崽子睡覺的時候,從來都不老實,放屁,磨牙,說夢話,搓腳後跟.

此時,就聽一陣嗚嗚嗚的號角聲響起.

那是水手吹響號角,指揮著艦上的水手們改變風帆.

在此同時,桅杆頂的通信兵以旗語將命令傳達給整個艦隊.

戰艦緩緩轉向,變帆.

一支正在執行搜索海域任務的聯合艦隊,其中有茹曼人,有jīng靈,有阿爾摩哈德人,是真正的多國部隊,他們的任務只有一個——找到亡靈島,找到亡靈大祭司和不死一族的老巢.

世界上有幾個迷一樣的島嶼,第一個是龍島.

沒有人知道龍島在哪,甚至沒有人能確定龍島是否存在,有人甚至提出,龍島不在這個世界上,它位于一個和世界銜接的異空間.

洛林爵爺雖然親自上了龍島,從龍族長老的談話中推斷,它可能位于大陸西方的大洋中,但是幾千年都沒有人發現過,卻也十分古怪.

第二就是聯軍的目標,亡靈島.

它隨亡靈大祭司卡利姆多,比優特利斯而名揚世界,世人知道亡靈島的存在,但是不知道它到底在哪.

據說,亡靈島上保存亡靈大祭司強大和永生的秘密.

即便是閃族人中和亡靈族關系最好的人,也不知道它究竟在哪,在這方面,不死族提防他們並不比提防人類低多少.

可以肯定的是,它應該位于閃族大陸東北方的廣闊海域中,那片大海可比人類大陸加上閃族大陸都大.

在這麼大的海洋上找一個神秘的島,就如同要在賽馬場上找一顆特定名字的小草一樣困難.

洛林爵爺不得不采用最笨的辦法,他將這片大洋按照經緯度劃分成幾百個方格,將聯軍龐大的艦隊拆散成一支支分艦隊,給他們分派好任務區域,一個方格一個方格的搜索.

而這支編號為南方七一的艦隊,就是上百支分隊中的一個,他們已經在海上游蕩了五個月,還是一無所獲.

茹曼戰艦旗魚號擔任艦隊的旗艦,率領艦隊緩慢轉向.

這時,艦隊遠處多云的天空中突然出現幾個黑影,它們從高高的云頂飛過,肉眼幾乎難以發現.

船長抬起頭向天空中張望,突然,從船長室內傳來一聲激動的歡呼,聲音之大,好像能震裂船板.

一名通訊兵撞開房門快步沖上甲板,手中揮舞著一封電報,興奮的繞著甲板狂奔,用力擁抱遇上的每一個人,口中不停叫著:"收到了,我們收到了∼!"

一個身穿平民服裝的中年人也是大笑著奔上了台階,在艦長身邊興奮地噴著塗抹星子,急道:"是他們,沒錯的.鷹三十一隊,我們收到他們的電報了,信號十分清楚,通訊成功了."

船長咬著煙斗露出滿意的微笑,看來無線電報技術取得了成功.

那台神秘的橘紅se大盒子,將是繼指南針和六分儀之後最偉大的發明,它會改變世界所有航海人的命運.

有了這個東西,人們將提前預知航路上的風暴而避險,或者實時聯系指揮部,獲得最新的行動命令,作出針對xing的作戰部署.

而以前,在茫茫的大海上,船上的水兵們就等于是被關在監獄中,大家賭的是運氣.

尤其是在海戰中,因為消息不通,有些艦隊被擊敗了,友軍還不知道,一頭紮進敵人的包圍中.

或者他們打敗了敵人,友軍卻跑錯了地方,白白讓敵人逃走.

當初飛鷹通訊集團的人告訴他這個消息的時候,他還不敢相信,想不通是如何才能在船上就將消息發給千里之外的陸地.

艦長傳統的腦子里,甚至懷疑過,盒子里是不是關著一個活生生的靈魂,直到有一天,工程師在排除故障時,他看到里面密密麻麻的電線和管子.這才算是松了一口氣.

艦長拿下煙斗,興奮的道:"打信號彈,向他們回信問聲好."

"是,艦長∼!"通訊兵激動的高聲答應,幾乎是跳著跑回了船長室.

隨著"砰砰"幾聲響,三顆赤紅se的信號彈升上天空.

天頂上的戰爭堡壘向艦隊俯沖過來,四座戰爭堡壘是一個標准的小隊編制.

它們帶著呼嘯聲飛臨戰爭堡壘頭頂,懸浮在桅杆上空,里面的人從窗口熱情向艦上的水兵招招手,慶祝他們之間無線電順利聯通.

海軍現在裝備的電報機技術並不成熟,存在種種缺點,讓他們和幾百,上千里之外的陸地聯絡,目前並不穩定.

即便是衛星的滿天飛的時代,無線電信號也經常因為天氣等種種原因而失效.

為了構建遠海和陸地司令部的有效聯系,一個折衷的辦法由羅琳娜提出,就是讓這些戰爭堡壘充當空中中繼站,將信號從遠海的搜索艦隊傳回大陸.

戰爭堡壘因為受能源限制,並不能執行眼下的遠距離大海域搜索任務,因為這需要長時間的飛行.但是飛一趟充當艦隊的中繼站還是可以的.

目前海上唯一的空中力量,是聯軍海軍的企業號航空母艦,和它搭載的三十六個飛行器.

而對于洛爵爺來說,這支力量是要做為戰略值班,應對包括亡靈突襲,靈閃政變……等等各種突發狀況的,絕不能輕易撒出手去.

無線電報的成功讓艦隊上下大受鼓舞,這意味著他們不必再頻繁的回港口報告.

只要補給物資允許,他們就能盡可能長的呆在海上執行任務,可以極大的加強搜索進度.

戰爭堡壘上的法師們在確認無線電報聯絡成功之後,給艦隊留下幾箱新鮮的水果,隨即迅速拔高,消失在云層中——他們要趕往下一個艦隊處,繼續進行中繼站試驗.

而根據這一中轉結構,在羅琳娜設計的未來戰場通訊系統中,負擔中轉信號任務的戰爭堡壘,可以即時的將通訊內容從前線發給大後方.

僅幾座戰爭堡壘,就可以做到二十四小時不間斷通訊.

前線部隊攜帶無線電報機可以隨時移動,不必再建造成本高昂的有線電報線路,軍情必須到電報站才能發出,浪費那麼兩三天的功夫.

而來自南方七一的搜索報告,經過兩次清晰的空中中轉之後,傳遞到大後方的加勒比海軍前線指揮部.

一名聯軍海軍作戰參謀接到電報後,首先會抄錄一份作為存檔,然後交由通訊部發往阿卡德林的聯軍司令部.

做完這些文書工作之後,他會站起來,走到懸掛在參謀大廳的海圖前,在這份被整齊的分成無數個方格的地圖上,按照電報上的序號找到位置,然後塗上紅se.

在這份寬大的海圖上,一多半的位置已經被染成了紅se,剩下的是更靠近北方的海域.

作戰參謀做完這一切後後退一步,仔細端詳著地圖,亡靈島就在剩下的黑霧中.

××××××

八三七年,九月九ri,閃族共和國遠征軍定于這一天正式出征,並在廣場上舉辦盛大的誓師儀式.

皇宮前的廣場上被圍觀的人群站滿,男女老少如同過節一樣,盛裝打扮.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大家早就看雷閃的那幫狗崽子不順眼,現在終于逮到機會,可以狠狠地抽丫的臉了.

宮門前被布置成一個高大的講台,兩側懸掛著閃族共和國的旗幟,長長的暗紅se布條中間一個金se的閃電.

講台正上方則是足足有一人高的金se共和國國徽,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台上坐滿身穿軍禮服的共和國將軍們,將星璀璨.

街道兩邊,每隔幾米就豎著一根高高的旗杆,近十米長,一米寬的旗幟垂下,如同一條河流一直延伸向大路盡頭.

街道兩邊則是鮮花的海洋,旗幟如林,氣度森嚴,和納粹的輝煌的大閱兵相比不遑多讓.

洛林爵爺坐在廣場另一側的酒樓上,隔著人群旁觀閃族共和國盛大的儀式.

九時整,隨著一陣鏗鏘有力的鼓號聲,閃族共和國zi you軍的士兵們邁著整齊的腳步,踩著鼓點出現在大街上.

身上是嚴整的軍裝,裝著刺刀的步槍抗在肩上,隊伍中時不時出現拖拽著機槍和火炮的馬車,軍容威武不凡.

阿卡德林人毫不吝嗇的送上他們的歡呼,為這支由閃族人組成的強大軍隊喝彩.

布拉德身穿大總統的禮服,佩戴著象征他身份的綬帶和勳章,一個人站在講台zhōng yāng,左手按著腰間的儀劍,神情莊嚴肅穆,威武不凡.

阿卡德林人毫不吝嗇的送上他們的歡呼,為這支由閃族人組成的強大軍隊喝彩.

布拉德身穿大總統的禮服,佩戴著象征他身份的綬帶和勳章,一個人站在講台zhōng yāng,左手按著腰間的儀劍,神情莊嚴肅穆,威武不凡.

zi you軍排著整齊的方陣,在通過主席團前舉槍轉頭,向總統致敬,而總統則抬手以軍禮還禮.

堵滿整條街道,一眼望不到頭的zi you軍給了布拉德總統巨大的自信,居高臨下,仿佛整個天下都在自己的掌握中.

而此時,洛林爵爺坐在廣場另一側的酒樓上,隔著人群旁觀閃族共和國盛大的儀式.

既然是共和zheng fǔ內部事務,聯軍也就不好參合,再說了,布拉德總統說不定也不願意洛林來搶自己的風頭.

在前鋒通過講台之後,後續部隊依次通過,然後隨著一聲號令,整條長蛇般的隊伍整齊的停下,士兵們轉身面向講台.

布拉德總統在話筒前發表鼓勵遠征軍的講話,聲音通過無數個擴音器,幾乎傳遍整個阿卡德林.

貝倫迪將軍上前宣誓,然後是群眾山呼萬歲,大軍正式出發,一切都想預計的一樣完美.

菲奧娜終于松了一口氣,剩下的只等大軍勝利歸來,屆時他父親的聲望將如ri中天,看誰還敢覬覦他的總統寶座.

一名軍官重重跑上來,遞給洛林一份密封的軍情急件,低聲和洛林爵爺耳語幾句.

洛林爵爺笑了笑,站起身在菲奧娜的臉上輕輕一吻,匆匆離開.

在台上,布拉德總統和貝倫迪將軍並肩而立,共同看著延綿的軍隊從他面前走過.

布拉德總統握著貝倫迪將軍的手,殷切的叮囑道:"我把共和zheng fǔ的老本兒都交給你了,你一定一定一定一定要將他們帶回來啊……"

與此同時,在幾千里之外,雷堡的貴族們打開庫房,向所有志願者分發武器.

男人們帶上刀劍,牽出戰馬,告別他們的妻子,踏上抵抗侵略的征途.(未完待續.)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四十五章 不忿(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 被神遺忘的土地(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