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簡單任務(上,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簡單任務(上,求月票)

加勒比師團這些個苦逼的孩子們在船上搖晃了半個月,本來就已經是疲憊之極,吃了一頓簡單,又保證足夠熱量的晚餐之後,不禁全都有點昏昏yu睡.許多人甚至是直接就倒在了床上.

這時,連長帶著一名聯軍的參謀軍官走了進來.

剛一進門,就大吼一聲:"全體起立∼!"

營房中頓時一陣的慌亂.

士兵們條件反she一般慌忙從床上跳下來,站在自己的床邊,看著門口的兩位軍官.

連長掃了他們一眼,然後揮了揮手,道:"都過來吧."

然後一指身邊的聯軍參謀,道:"這位是情報部的特納參謀,他將在這兩天的時間里面,為我們講解你們在荒原會可能會遇到的種種危險.

如果你們不想丟掉小命的話,都給我用心仔細的聽∼!"

士兵們不由對望了一眼,隨即明白,這應該就是戰前培訓課了,當即全都湧了上來.一個個全都睜大雙眼,好像是幼兒園的小朋友一樣聽話.

自從加入了人類聯軍,熟悉了他們的做戰方式之後,這些士兵們全都清楚地知道戰前培訓課的重要xing.

在培訓課上所傳授的全都是以前士兵們的作戰經驗和總結.而這些經驗可全都是他們用生命和鮮血換來的.

而這些由前人總結出來的珍貴經驗很有可能在某一時刻發揮作用,救下他們的xing命,由不得士兵們不認真聽講.

甚至如果有那個傻13不開眼,想要搗亂,大家全都會用槍托招呼他.

特納參謀向圍攏過來的士兵們點點頭,將胳膊下夾著的幾個卷軸扔下,從中挑出一副地圖掛在牆上,手指敲了敲,道:"先生們,看這里.這個圓點的位置,就是我們目前所在的位置,荒原的最南端.

這里被命名為旗魚營地,因為發現它的是旗魚號戰艦.

經過我們的探察,結果發現,這里是一片不毛之地,遍地只有石頭和苔蘚.

不過,如果你們以為這里沒有危險,就大錯特錯了∼!"

特納參謀一邊說著,一邊掛上另一幅畫軸,然後指著畫上那個灰白se的人像,道:"烏魯人,本地土著,他們在沖鋒的時候總是發出嗚嚕嗚嚕的聲音.

他們習慣在身上抹上白se的顏料,使用的還是原始的石制武器.但是他們的首領是會黑暗法術的薩滿."

士兵們中間頓時發出一陣嗡嗡聲.

盡管已經加入了聯軍,軍中有牧師和魔法師坐鎮,擁有火槍大炮這等殺人利器,而且回到閃族之後,也是屢戰屢勝,但是當聽到黑暗法術這幾個字的時候,這些加勒比人還是會感到不寒而栗.

他們從小就在亡靈族統治的世界中長大,對于死靈和巫妖的恐懼已經深深地烙進了他們的骨髓當中.

聽士兵們的吵鬧,特納參謀不由輕咳了一聲.

他一臉嚴肅地看著那些士兵們,直到他們在自己目光的逼視之下,重新安靜了下來,然後提高聲音道:"看到他們,你們需要做的就是開槍.

在確定你們打死他們之前,不要靠近.如果不能確定就多補一槍,因為這是一幫狡猾的狗東西,他們會詐死.引誘你走到他們跟前,然後跳起來用牙齒或者指甲撕開你的喉嚨,甚至掏出你的心髒."

士兵們不由打了一個冷戰.

特納繼續道:"總之一句話,不要靠近他們,不要嘗試和他們溝通,時刻確保你們的步槍中時刻裝有子彈.如果沒有,就上好你的刺刀."

阿穆和拉米,安德森他們互相看了看,彼此臉上的表情都不太好,這樣的敵人他們從來沒有遇到過.

"另外,我個人給你們一個建議."特納參謀眼睛掃了一圈,看到在場的加勒比人臉上露出的或迷茫或憂慮的表情,沉聲道:"如果你們不幸被野人抓住,最好能及時自殺."

營房內頓時一片嘩然.

大家不滿的瞪著特納參謀,哪有鼓勵士兵被抓後自殺的道理?

現在又不是向偉大領袖效忠的時代,這群當官的也太黑了吧?為了追求自己的功績,就讓自己這些窮大頭兵們拿命去填.

如果是加勒比師團自己的軍官敢說這話,大家早就套個麻袋狠揍他一頓.

特納參謀好像早就料到他們的反應,面對眾人憤怒的神情,卻是無所謂的聳聳肩,解釋道:"這些野人是吃人的,而且他們喜歡生吃.

他們會把抓到的俘虜綁在柱子上,從大腿開始割肉,一般人兩三天之內不會死,我知道最慘的一個熬了五天,我們找到他時候……"

特納參謀搖搖頭,道:"算了,你們不會想知道的."

營房內頓時鴉雀無聲,加勒比人真的被嚇到了.這種慘狀,只要在心里想一下就忍不住會發抖.

阿穆看到拉米的臉se一下變得慘白,雖然看不到自己的臉se,不過估計也好不到那去.

說這里是地獄,果真一點都不誇大,黑暗法師,食人族,和不知道躲在哪里的亡靈大祭司,等待他們的也許一場從未有過的艱苦戰斗.

嚇唬過這些新來的之後,特納參謀將剩下的幾幅畫一一全都掛在牆上,道:"看到白se的野人,開槍.

看到黑se的狼,開槍.

看到棕se的怪貓,開槍.

總之,不管你們看到任何奇怪的東西,一句話,開槍∼!"

阿穆不自覺的伸手向後,摸了一空才想起自己的槍靠在床上,心中決定等一會兒也不睡覺,先將自己的步槍再清理一遍再說.

特納參謀看到將他們嚇的差不多都快尿了,這才淡然一笑——欺負新來的菜鳥幾乎是所有軍隊的本能.

縱然軍中的高官們發現了,也是一笑置之——讓那些菜鳥們提高jǐng惕,總歸不是一件壞事.

特納點著了一支香煙,深深地吸了一口,這才繼續說道:"說完注意事項,下面說點好消息.

從踏上這片土地開始,你們就算是進入戰區了,除去工資漲一成之外,會有戰區津貼,數量是你們工資的一半,每月發放.

另外,執行某些特別任務時,還有任務津貼,是你們工資的兩倍.

除此之外,聯軍還極為體貼為你們買了保險,

等一會兒,會有飛鷹保險公司的人過來,讓你們每人填一份受益人表.

如果你們不走運掛在這里,除了zheng fǔ提供的種種補貼之外,保險的受益人會拿到當到于你們十年工資的賠償金."

特納參謀將畫卷收起來,甩甩手干脆利落的走人,給他們留下一堆小冊子,上面詳細講述了防寒和寒區急救的知識.

全連的士兵們此時全都被他給嚇的睡意全無,一個個捧著小冊子挑燈夜讀,要把每一個字都刻進腦子里.

關系到自己小命的時候,誰都不敢馬虎.

兩天之後,處理完一些文書工作,檢修了所有的武器,拿到新發的彈藥和急救包,加勒比師團開出營地,在崎嶇的亂石荒原上艱難地向北而行.

他們的目標是一個在地圖上標記為五五,二七的地方,任務是徹底搜索那一片區域.

戰爭堡壘連續幾天在附近偵查,並沒有發現土著,因此將危險等級標為低,對聯軍司令部來說,只是一個例行任務.

加勒比師團中間經過兩座兵站,第三天正式進入無人的荒野,這時加勒比人才忽然明白,旗魚營地的廚師為什麼會說,他們吃不了幾頓好飯了.

住帳篷,拱睡袋,忍受寒冷也就算了,忍忍就過了,但是由于運輸不暢,物資的缺乏,他們每天只能吃軍用罐頭和壓縮餅干,這讓加勒比人苦不堪言.

而且,每天的搜索任務也十分枯燥,他們的工作就是頂著凜冽的寒風,檢查每一條石縫,爬上下谷,尋找有沒有什麼可疑的蹤跡.

又是一天忙碌但是卻一無所獲的搜尋之後,阿穆背著槍,豎起大衣的衣領,雙手塞在口袋中,用頭挑開帳篷的簾子走了進去.

跟著他一起鑽進帳篷的,還有一股chao濕yīn冷的寒風.

正坐在睡袋上摳腳的安德森大叫:"阿穆,快把簾子關上,你想凍死我們."

阿穆呲著牙,勉強笑了笑,然後關緊了帳篷的布簾,扭身走進帳篷.

他把槍一丟,坐倒在睡袋上,扒下自己的厚軍靴,小心翼翼的一點點脫掉沾血的襪子.

每天都要不停的走上幾十里,阿穆的腳就和其他士兵一樣,磨出了水泡,挑破了再磨,備受折磨.

他抱著自己的腳抱怨著道:"這個鬼地方,連點兒生火的木頭都沒有,真不知道野人是怎麼活下來的."

安德森頭也不抬,道:"你沒聽說,他們吃人∼!"

阿穆撇撇嘴,反駁道:"要是沒東西,光人吃人,他們早就把自己吃光了."

拉米爬了過來,神神秘秘的道:"你們都忘了亡靈大祭司,說不定,他們是僵尸,不需要吃東西."

帳篷里的十幾個人俱都一凜,想想還真有這個可能.

安德森嗤笑一聲,道:"管他呢,再厲害的僵尸也擋不住子彈,只要不是巫妖就行."

阿穆搖搖頭,將各種不詳的念頭拋出腦海,鑽進睡袋里蒙頭大睡.

不知道過了多久,忽然聽到一陣嘈雜聲,跟著"砰"一聲迫擊炮響,將阿穆他們驚醒.

他迅速抄起手邊的步槍跳起來沖出帳篷,一顆照明彈將營地周圍照的雪亮,整個營地的人跑出帳篷四處jǐng戒,但是營地外面什麼都沒有.

營長氣急敗壞的揪住值夜的士兵,沖他吼叫著道:"怎麼回事?"

守夜的士兵苦著一張臉,道:"我聽到鐵絲網在響,好像看到一個白se的人影."

加勒比人的臨時營地周圍被鐵絲網包圍,上面掛著他們吃光的罐頭盒子,里面還裝上石子,只要一碰就會發出聲響.

"白se的人影?"營長愣了一下,立刻聯想到了野人,當即命令士兵們在周圍搜索.

折騰了大半夜,什麼也沒發現,眾人帶著一肚子火氣回去睡覺.

阿穆感覺似乎是剛剛閉眼天就又亮了,身上就像是被凍上一樣發硬,全身的肌肉都在發酸,費了會功夫才站起來.

早餐依然是一成不變的飛鷹集團產餅干加軍用罐頭,阿穆忍著反胃的感覺將一盒罐頭刮的干乾淨淨.

它雖然難吃,但是能為他們提供足夠的熱量,以抵禦嚴寒.

早餐之後,出事了.

列隊出發的時候才發現,九連的一個士兵不見了.

這名叫喬瑪的士兵昨天晚上出去撒尿之後就一直沒回來,同帳篷的戰友倒下就睡了,也沒有人注意到,直到早上清單人數的時候才發覺.

聯系到昨晚的sāo動,阿穆他們立刻知道壞了,他們可能撞上野人了.

營長十分生氣,發一頓火之後,命令全營的人出去找這名失蹤士兵.

阿穆他們連中午飯也沒有吃上,將方圓三十里踩了個遍,沒有任何發現,一確定那小子確實是失蹤了.

營長立刻向上通報,下午就來了幾座戰爭堡壘,從上面下來一群人.

為首是一群高大強壯,身披鋼甲的半獸人戰士.居然是洛林爵爺的親衛,半獸人擲彈兵.

他們還牽著一只身形魁梧,脖勁粗壯的大狗,正是聞名世界的契卡獵犬,一種比狼更凶狠的猛犬.

中間則是幾名裹在厚厚防寒服中的法師和牧師.

洛林爵爺對這起失蹤十分重視,派來了一支陣容豪華的援軍,神出鬼沒的土著讓聯軍十分火大,只是很難找到他們的巢穴.

強力援軍的加入讓加勒比人jīng神一振,由此看來洛林爵爺還是很重視他們加勒比師團的.

契卡犬聞了聞失蹤士兵的睡袋,然後沖出營地,向東一路狂奔,整個營的人跟在後面.

獵犬最後停在一片亂石小丘邊上,不住地狂吠.

半獸人擲彈兵上前轉了幾圈,隨即三兩拳砸開小丘一側的碎石.

眾人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只見面前上出現了一個黑黝黝的洞口.

此時,那半獸人胡亂地將洞口的石頭扒開,清理出一個窄窄的縫隙,只容一個人側身擠進去.

而身披鐵甲的半獸人擲彈兵就算側身也擠不進.

這個被掩蓋起來的石縫,就算是從旁邊走過去都不會有任何察覺,偽裝的十分巧妙.

加勒比人這才明白難怪這些天來,他們把吃nǎi的力氣都使出來了,卻還是找不到敵人——原來這幫狡猾的狗東西全都是躲進了地下了.

隨隊的法師向里面放了幾個探測xing的法術,跟著面se一寒,眼神中透出殺氣,低聲說了句:"小把戲,愚蠢的家伙."

低頭念了幾聲晦澀的咒文,猛然一抬手,一條火龍從他身前竄起,沖入石縫當中.

里面立刻傳來刺耳的慘叫聲,不過很快就又沒了聲息,跟著飄出一股難聞的焦糊味.

法師輕松的抖抖衣服,對半獸人擲彈兵的隊長點點頭,輕松地道:"門口有幾個守衛,被我干掉了."

半獸人隊長慎重地點了點頭,然後一揮手,指著石縫,道:"炸開它."

旁邊有擲彈兵取出背包中的炸藥,然後布設在石縫邊緣,一聲巨響之後,炸出一個足足一米的大洞.

透過洞口,依稀間可以看到,一條長長的地道深入地下,根本看不到盡頭.

那條契卡獵犬大叫一聲沖了進去,擲彈兵們慌忙跟上.

阿穆他們落在擲彈兵身後,舉著步槍,簇擁著法師和牧師走入黑暗的石縫.

兩名法師用照明術照亮了洞穴周圍,只見洞壁chao濕,石子中間混有泥土,不知名的植物伸出它們的根系,頑強的生存著.

洞穴中飄著一股腥臭的味道,細聞還能分辨出一股說不出怪味.

兩名擲彈兵一馬當先的走在最前面,時刻jǐng惕周圍的動靜.

在路過一個拐角時,阿穆的眼角突然看到幾團黑影從洞頂撲下來,直取半獸人擲彈兵的腦袋.

阿穆"小心"還沒來得及說出口,那探路的半獸人擲彈兵已經反應過來,左手一探,准確的扼住從洞頂撲下野人的脖子,然後怒吼一聲:"去死∼!"

緊接著,帶著鋼甲的拳套已經狠狠地砸在野人的腦袋上,"噗"一聲響,野人的四肢軟軟的垂下來.

一拳打死野人的半獸人擲彈兵舉起雙臂嘶聲怒吼,將手上的尸體摔出,如同一輛坦克一樣沖向其他野人.

野人的石矛,石斧砍在他的jīng鋼鎧甲上,僅僅只是一下就被崩壞了.

而半獸人擲彈兵就像一只人形暴龍,掄起胳膊每一擊砸爛一個野人的腦袋.

洞穴伸出響起"嗚嚕嗚嚕"的聲音,照明術朦朧的光芒中,隱約可以看到對面有無數舉著石矛的野人沖了過來,人數多到足夠將他們淹沒.

阿穆心叫不好,他想要舉槍she擊,但是前方擠滿了自己人,洞穴狹窄,他們根本展不開,只能在後面著急,就連法師也無法直接出手.

後方壓陣的加勒比人全都緊張起來,

他們紛紛端著步槍,扯著嗓子,緊張的高聲叫道:"讓一讓,快讓開.讓我們來干掉他們……"

一旦被那些野人貼近了身,這邊的火器就無法發揮距離的優勢了.再加上地勢狹窄,只能和對面的敵人進行一對一的慘烈拼殺.(未完待續.)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歡迎來到地獄(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簡單任務(下,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