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殺怪(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殺怪(求月票)

"這**是什麼鬼東西?"加勒比人被丑陋的野人和斷肢殘害鍛煉出強韌神經,再也承受不住了.

他們像見到鬼一樣發出狂亂的尖叫聲,舉起手中的步槍,不停的向從怪物鑽入地下的位置she擊.

'砰砰砰"的槍聲響徹洞窟.

自從進入野人的洞穴開始,阿穆他們感到就好像進入另一個世界一樣.

古怪凶殘的吃人野人,半獸人擲彈兵們凶狠的殺戮,yīn森恐怖的洞穴,堆成小山一樣的尸體骷髏,地上橫流的鮮血,被吃剩下一半的同伴的尸體……無一不在沖擊他們的神經.

軍隊嚴格的訓練和一年以來戰場上的曆練,加勒比士兵們的神經不能說不強韌.

阿穆他們已經不會見到尸體就驚叫,看到鮮血就發暈.現在他們甚至可以坐在成堆的尸體旁邊,大口吞食著的肉食罐頭.

盡管如此,再強韌的神經也有繃斷的一刻,洞穴中古怪的味道,充滿壓迫感的氣氛,無處不在的危險,最終還是壓垮了他們.

加勒比人一邊狂呼亂叫著,一邊毫無目的,純粹**xing不斷開火.

半獸人擲彈兵隊長回頭看了看抓狂的加勒比人,吊吊眼角,心中很是鄙視這幫膽小鬼:僅僅只是一個怪物而己,就把這些狗崽子給嚇尿了.

他們半獸人從小在大草原上長大,艱苦的自然環境,造就了草原上殘酷的生存競爭,也造就了他們堅強的體魁和神經.

他們什麼樣的怪事沒見過?

擲彈兵隊長沖著他們怒吼叫道:"停止she擊,停止she擊∼!"

半獸人特有的洪亮的聲音一吼出來,振聾發聵,甚至在瞬間壓過了凌亂的槍聲.

當下驚醒了許多失去理智的加勒比人.

阿穆他們這才猛然清醒,吃驚地發現,他們不知道朝石壁和地面開了多少槍.當下急忙紛紛停手.

縱然還有人嗷嗷叫著,胡亂開槍的,隨即也被半獸人重重地踹上一腳.硬生生地將那人從狂亂狀態當中踹醒過來.

洞穴當中頓時再次安靜了下來.

阿穆長長地出了一口氣,放下了手中的步槍,這才感覺自己的手臂因為過度用力而發酸,一個勁兒的顫抖.

他當下伸出左手,在胳膊上重重地打了兩拳,好讓胳膊上的肌肉放松下來,隨後這才勉強恢複了過來.

半獸人擲彈兵隊長抱緊機槍,敏銳的眼神機jǐng的掃視著洞穴周圍,高聲提醒周圍人,道:"大家小心,那個怪物還在這里."

所有人剛剛才松了一口氣,但是半獸人隊長的jǐng告頓時讓他們又把心提了起來.

這個該死的鬼地方,又yīn森又恐怖,簡直就像是地獄一樣,大家早已經迫不及待想要離開,連一秒鍾也不願意在這里多呆.

但是沒想到,那怪物居然還在這里,躲在暗處,虎視眈眈地盯著自己.

不管那個怪物是什麼,它很大,能鑽破石壁,而且吃人,只用一口就吞下去了,極其的厲害.

稍有不慎,大家都有可能和那些倒黴的野人一樣的下場.

半獸人隊長使了一個眼se,幾名擲彈兵隨即散開,站在了最外圍,將法師,牧師和加勒比人圍在中間.

大家全都jǐng惕的注視著四周,連大氣都不敢喘,瞪大了眼睛,四處地掃視洞穴的每一個角落,小心戒備.

兩位法師握緊手中的法杖,連續施展了幾個保護和偵查法術,將眾人包圍在一道法力屏障之後.

在此同時,其中一人也是提醒道眾人道:"你們最好快點解決那玩意,我們的法力支撐不了多久."

雖然他們是隊伍當中的強力輸出,但在這種敵暗我明的情況下,找不到敵人,本領再大,那也是白搭.

而兩位牧師卻有些訕訕然.

牧師以醫療為主,在這種真刀真槍的戰斗當中,他們幫不了什麼忙,因此上,他們只施展兩個恢複體力,清醒神智的聖術,就乖乖躲在人群里.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洞穴中只能聽到眾人的呼吸聲,和移動腳步的嚓啦聲,還有機槍,步槍金屬部件的碰撞聲.

凝重的氣氛考驗著所有人的神智和耐心.

阿穆感覺好像足足過了一個世紀那麼久,一名半獸人擲彈兵猛然道:"來了,左面的石壁."

阿穆他們全都轉向左面,舉起槍瞄准了石壁,仔細感覺,果然有腳下開始輕微的振動,同時伴著嗡嗡的低響傳來.

至少這個怪物的聲勢不小,對眾人來說,這是有利他們的一面——可以判斷出敵人的動向,而不是像瞎子一樣胡碰亂撞.

阿穆清楚的感覺到怪獸'游’到了距離石壁很近的位置,可能下一秒就要破壁而出.

阿穆手指扣上扳機,隨時准備開火.

但是就在此時,卻奇怪的感到那懷怪獸突然停住了.

幾秒鍾之後,向另一邊飛快的移動.

阿穆眾人全都默不作聲,跟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慢慢轉動槍口,始終全神貫注.

而那只怪獸卻好像是能透過石壁看到他們,它如同狩獵牛群的獅子一樣,圍著眾人左右逡巡,尋找他們的弱點.

移動的聲音忽然再次停止,擲彈兵隊長抱緊了機槍,鄭重的道:"大家小心∼!"

話音未落,眾人正前方的石壁猛然炸開.

大量的泥土混著石子如子彈一樣向他們飛來.

在黑se的土石中間,混著一個如酒桶那麼粗的黃se圓柱型怪物,直直的向眾人沖來.

阿穆駭然的看到,在圓柱型怪物正前方的頭部,是一個大大張開的圓形血盆大口,里面長滿一圈圈尖利的牙齒.

不用想就知道,一旦被這張血嘴吞進去,下一秒就會被嚼碎.

盡管隔著十幾米的距離,但是那怪物只是眨眼就沖到眾人跟前,可見它的彈躍能力之強.

阿穆他們甚至還來不及開槍,怪物和土石一起撞上了法師的法力護盾.

半透明的法力護盾上立刻泛起一片波紋漣漪,阿穆他們看得心驚膽顫.

那怪物駭人的大嘴可就在眼前,如果它沖進人群中,那張大嘴輕易的可以將一個人吞下.

"千萬不要破,千萬不要破……"阿穆在心中十分虔誠的向光明神祈禱,但是他忘了,法師們那一攤好像不歸光明神管.

那怪獸一擊沒有得手,隨即惱怒了起來,身體微微一弓,隨即飛起,張著大嘴,嘶吼著,再次向著法力護盾發動襲擊.

法力護盾猛然震蕩,施法的法師臉se的變得刷白,額頭上豆大的冷汗瞬間就流了下來,明顯已經脫力了.

在下一個瞬間,那被寄予厚望的法力護盾'啵’的一聲破碎開來——能承受住一個中等爆炎法術的護盾,在怪物的撞擊下居然破掉了.

頓時所有人都是心中一緊.

阿穆他們腿肚子都在打顫:這怪物一擊的力量是何等的可怕啊∼!

不過好在法力護盾在破碎前,擋住了怪物沖擊的力量,它如同撞在一塊鋼板上,垂直從空中摔落地面.

這時,眾人才看清楚怪物的樣子,忍不住一陣惡心.

它通體土黃se,身體滾圓,和一個酒桶一樣粗,長足足有四五米,頭尾比較尖,頭部就是那張恐怖的大嘴,正對前方可,看不到眼睛,鼻子之類的器官.

這根本就是一只放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蛆蟲,但是更可怕的是,它有一嘴尖牙,而且還吃人.

此刻從半空中摔落地面之後,怪物發出高頻的刺耳尖利的叫聲,那聲音如魔音,直往人腦子里鑽,聽的人心神不甯.

它扭動著身體,尾部一下下拍打著地面,泥土飛揚,一張真正的血盆大口不斷開合,用力向前猛拱,想要去咬不遠處那名半獸人擲彈兵的腿.

那半獸人擲彈兵怒吼一聲,閃身躲開了怪物的襲擊,緊接著,抬起裹著鋼甲,穿著鐵掌靴的腿,狠狠的踹在怪物的頭部一側.

巨大的力量讓怪物腦袋一歪,發出更加刺耳的叫聲.

阿穆他們感覺自己耳膜都要破了.

半獸人擲彈兵隊長逮住這幾分之一秒的機會,猛然上前一步,機槍直接塞進怪物的口中,暴喝一聲:"去死吧∼!"

狠狠扣下扳機.

"突突突突……"機槍急速she擊起來.

阿穆突然發覺,那機槍的聲音聽起來,極是歡快,就像是人間最美妙的音樂.

子彈she入肉塊時特有的"噗噗"聲傳來.

但是那能she穿好幾個人體的機槍子彈,卻並沒有從怪物的體內穿出來.

阿穆親眼看到,這只怪物的皮膚鼓起一個個拳頭大的包,然後又迅速消失,那是子彈撞上怪物皮膚後頂起來.

眾人相顧駭然,沒想到這怪獸的皮連子彈都擋得住.

它能在岩石中穿行,靠的應該就是一身比鋼鐵還硬的皮膚.

但是這個發現卻讓阿穆他們慌了神.

一直以來,他們傲視群雄的憑恃,就是手中的步槍和機槍,先進火藥武器的長she程和大威力,讓他們擁有絕對優勢.而這也使的他們形成了心理依賴.

如果機槍,步槍不管用,阿穆他們甚至都不會打仗.

他們又拿什麼消滅這只可怕的怪物?

半獸人隊長一口氣將剩下的一半的彈帶打光,但是這只怪物並沒有被打死,仍然不停扭動著身體.

趁著半獸人隊長子彈she光的時機,它猛然一震,從地上跳了起來,頭朝下紮進了地面中.

阿穆終于看到它是如何破開的地面的,怪物的大嘴翻開,嘴部形成一個鑽頭一樣的尖錐,輕易的就鑽破地面.

怪物扭動著身體,迅速鑽入地下,兩名強壯的半獸人擲彈兵搶上前去,想要拉住它的尾巴,但是卻都沒有拉住.

眾人眼睜睜的看他怪物消失在地面,逃之夭夭,只留下一個虛土掩蓋的洞.

見識到怪物的真面目後,有人驚慌的大叫著道:"這什麼怪物?"

"見鬼,槍都打不死他."

"怎麼辦?我們撤退吧."

"光明神在上,誰告訴我該怎麼解決這個怪物."

"……"

擲彈兵隊長一臉猙獰地咬著雪茄,給機槍裝上新的彈帶,然後怒吼一聲,道:"都別吵∼!它還在我們周圍."

眾人頓時乖乖閉嘴,慌張的四處亂看,怪物在石壁中穿行的轟轟聲一直不停,而且在繞著他們轉圈.

擲彈兵隊長沉聲道:"我想我們成功的激怒它了."

在場的加勒比士兵們不由頗為哀怨的看了半獸人隊長一眼:還不是因為大哥你把槍捅到人家的嘴里,胡亂的開火.這才把那怪物給惹惱的?

法師猶豫了一下,道:"實在不行我們就暫時撤退,准備更充分再來?"

擲彈兵隊長搖搖頭,果斷的道:"不行,退入洞穴地方狹窄,行走困難.我們會被怪物一個個吃掉.而且,它跑的比我們快.

站好,嚴加防守,等待機會."

眾人只能站的更緊,提起十二萬分的jīng神,防備怪物再次襲擊他們.

那只怪物好像識得眾人的厲害,並沒有急著報複,而是和他們拼起了耐心,時走時停,在尋找機會.

半獸人擲彈兵隊長的目光一直跟著怪物移動,機槍的槍口始終十分穩定,整個人如同一只隱而待發的獵豹,隨時准備撲上去.

其他半獸人擲彈兵和他們的隊長一樣,擺開架勢沉著應戰,絲毫沒有恐懼,退縮的情緒.

在他們的感染下,四位施法者和阿穆他們這些加勒比人,也拋開撤退的念頭,專心致志的戰斗下去.

就像擲彈兵隊長說的,地下應該是這個怪物的世界,是他的捕獵場,倉皇後退只能留給怪物消滅他們的機會.

只有和怪物拼出個你死我活,今天才能善了.

那只怪物十分聰明,並沒有像剛才一樣,魯莽的發起進攻,這些獵物和它以前捕食的可不一樣.

他在洞穴的中忽左忽右,調動阿穆他們的jīng神.

阿穆他們現在的神經高度緊張,長時間如此,必然會變得疲憊,導致產生負面情緒,露出松懈的空隙.

草原上長大的半獸人擲彈兵隊長對怪物的心思了解的十分透徹,他輕蔑的一笑,道:"還是個聰明的家伙.怪物在試圖激怒我們,讓我們失去理智,不要上它的當.

它沒什麼招可使了."

勇敢樸實的半獸人,確實是戰場上最可信的戰友,有他們擋在身前,阿穆他們並不感到害怕,聽到隊長的話,反倒升起了要和怪物決一死戰的斗志.

一只吃人的野獸也敢挑戰他們,不弄死它,豈不是很沒面子.

對峙一直在繼續,怪物幾次試圖**他們,沖到跟前有迅速逃竄,甚至故意露出半個身體,想讓他們追上來.

在擲彈兵隊長的指揮下,眾人始終穩如泰山.

阿穆觀察了半天,終于可以肯定,這只怪物只能向前打洞,並不會後退,因此它才不敢從眾人的腳下偷襲,因為很容易被困死在地面上.

而頭頂是純粹的岩層,怪物又爬不上去,只能繞著他們轉圈,這讓阿穆松了一口氣.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不知道過了多久,怪物的耐心終于耗光了,它發出一聲刺耳的尖叫,從眾人右面最近的距離破開洞壁,將嘴張到最大,飛速沖了出來.

"小心."

"來得好∼!"

幾個聲音同時響起,擲彈兵隊長的機槍率先開火,向還在空中的怪物she擊.

緊跟著兩道火龍從人群外竄起,"呼"一聲直沖怪物,兩位等待多時的法師同時出手,選擇的都是持續殺傷的火焰噴she.

所有動物都害怕火焰,這只怪物也不例外.

它在空中扭動著身體,拼命想要躲開兩道火龍,逃回地下.

這時火焰驟然一停,露出即將摔落地面的怪物,它的頭部已經被火焰燒的面目全非,變成黑乎乎的一團,身上還亮著火星.

一名半獸人擲彈兵跨步上前,低喝一聲,掄圓了他包著鋼甲的缽大拳頭,拳套上打折刺釘,專門為近戰格斗准備的,帶著風聲,狠狠的砸在怪物腦袋上,發出噗一聲悶響.

這一拳頭的威力足夠生生打死一頭野牛.

怪物被打的腦袋一甩,從被燒黑的口中噴出一口血霧,中間還混著血塊和牙齒,身形猛然一頓.

另一名半獸人擲彈兵窺准機會,將三枚捆在一起的手榴彈塞進怪物的口中,還在手榴彈尾部用力打了一拳,將手榴彈推進怪物身體內,手出來的時候已經拉燃了導火線.

雖然只是短短的不到一秒鍾事件,這名將手深入怪物口中的半獸人擲彈兵,手臂上的鋼甲已經挑開了幾道長長的裂痕.

如果沒有鎧甲保護,他這條胳膊怕是連骨頭都不剩了.

"躲開∼!"塞入手榴彈之後半獸人高叫一聲,扯著一名法師飛速後退.

其他人機靈的四散跑開,離這個怪物越遠越好.

怪物還不知道自己吞下了什麼,它再一次頭朝下鑽入地面.

但是剛剛沒入一個頭部,肚子里的三枚手榴彈同時炸響.

'轟’的一聲巨響傳來.

只見怪物還在地面上的身體猛然鼓起,如吹氣球一樣,瞬間就漲大了好幾倍.

它的皮膚再也承受不住內部強大的壓力,"轟"一聲猛然突然炸開,怪物黃se的皮,和紅se的血肉如噴泉一樣四處飛濺.

將周圍所有人都澆了一身.

阿穆身上落滿了怪物的血和腥臭的碎肉,還有一根野人的手指,他再也忍耐不住,跪在地上吐了出來.(未完待續.)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簡單任務(下,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似曾相識(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