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似曾相識(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似曾相識(求月票)

阿穆趴在地上哇哇哇的一陣狂吐,感覺將自己的膽汁都吐了出來了,胃部一陣陣痙攣,手腳都是軟的.

在怪物爆炸的時候,阿穆離的是很近的,因此上,他身上沾滿了惡心的碎肉和粘液,整個人好像剛從怪物的身體內被噴出來.

不過其他人也沒有好到那里去,也全都受到了爆炸的波及,被怪物的碎肉和血塊給澆了個透.

只有兩位法師比較機靈,在爆炸前用法力護盾護住了自己.

而那兩個倒黴的牧師臨戰意識並不強,當時光顧著躲藏,連個脆皮的聖佑護盾都沒開,因此上也是沾了一頭一臉的.

這兩位在教廷里面雖然排不上號,但是做為牧師一向也是受人尊敬,養尊處優慣了的,何曾見識過這種場面,此時趴在地上,吐的昏天黑地的,比阿穆還慘.

而半獸人擲彈兵們卻表現出了他們強悍的戰斗力,爆炸剛一結束,就率先從地上爬了起來.

他們毫不在意地掃掉身上的怪物碎肉,然後舉著手中的機槍,小心翼翼地走到爆炸的怪物跟前.

只見地面出現一個一米多寬的大洞,怪物只剩下半截的身體還栽在洞中.一動不動,依稀間仍然有鮮血從尸體上冒出,沽沽的,好像一個正在緩慢減弱的噴泉一樣.

擲彈兵隊長來到的近前,用手中機槍輕輕地捅了一下那怪物的半截尸體,看它一點反應也沒有,這才松了一口氣,高聲叫道:"好了,這狗娘養的雜碎終于死了∼!"

眾人當下全都長長地松了一口氣,原本緊繃著的肌肉在瞬間全都放松了下來:如果這個怪物再不死,大家就要被嚇死了.

他們從地上爬起來,一邊強忍著惡心,胡亂地將身上的血塊抹下,一邊走上前來,圍到怪物的半截尸體前,低頭仔細觀察這只和他們斗了大半天的吃人怪獸.

"我說,這到底是什麼玩意?"有人迫不及待的說出眾人心中的疑惑.

但是現場一片的沉默,沒有人能夠出聲回答.

就連半獸人擲彈兵隊長也是搖了搖頭,道:"在大草原上,比這更邪門的事情我都遇到過,但是從沒見過這種怪物."

眾人不由將目光投向了旁邊的法師.

認真論起來,法師們應該是他們當中文化水平最好,最為見多識廣的人物.

但是那兩名法師苦笑了一下,也搖搖頭:對于野外生物的見識,他們並不比半獸人少,半獸人是經曆多,他們僅僅只是讀的書多而己.

大家不約而同地將目光轉向了牧師們.

而那兩位牧師同樣聳聳肩,無奈地一攤雙手——雖然他們對黑暗生物和亡靈生物十分了解,但是這只怪物明顯不屬于這兩類.

擲彈兵隊長搖了搖頭,道:"算了,不管了,這種問題還是交給上面的大人物去頭疼.我們把這個家伙拖出去,交給別人就算交差了."

說著,上前對著那怪物的尸體踢了一腳.

他的這一個動作把大家嚇的頭皮一緊.甚至有人大叫了一聲,往後跳了一步——好像害怕那隊長把怪物給叫醒了一樣.

而那半獸人隊長看到眾人的動作,也被嚇的臉se一白,以為又有怪物出現,急忙端起了槍來,四下搜尋新的目標.

但是眾人隨即反應過來,這只是虛驚一場.

他們互相看了看,不禁全都是呲牙咧嘴的大笑了起來.

此時,好幾名士兵放下了手中的步槍,走上前來,打算著將那怪物從洞里面拖出來.

阿穆也是一挽袖子,上來幫忙.他甯願親自下手,掏出這個令人惡心的怪物,也不願意在這個鬼地方多待一秒鍾.誰知道下一刻會不會又蹦出一個什麼怪物出來?

他此刻最想的就是回到軍營中,沖個澡把自己洗乾淨,洗掉惡心人的酸臭味和血腥味,那怕只有冷水他也認了.

幾個人咬牙切齒的抓住怪物半截尸體,想要用力將它從地下拽出來,但是它紋絲不動,牢牢的卡在了岩石中.

隨即,眾人很是想了很多辦法,套繩子拉,找棍子撬,用刺刀割……但是卻都無法成功,最後不得不泱泱的放棄了.

半獸人擲彈兵們也頗有些悻悻,這麼大的一個怪獸可是一個巨大的,有記念意義的戰利品,可以充分證明自己的勇武.

如果不能親手將戰利品抬出去,怎麼跟別人吹牛13?

而加勒比人則十分高興,終于能離開這個鬼地方了.

西爾維用木棍和藤條編了一個擔架,叫了兩名倒黴的新兵,讓他們將只剩半截的喬瑪尸體搬上擔架抬了出去.

走出洞穴,出現在地面上的一瞬間,阿穆雙膝一軟,差一點兒沒有跪倒在地上.

他感覺自己好像重獲新生,就連荒原上冰冷的空氣呼吸起來都說不出的清新美妙,終于沒有洞穴中刺鼻的腥臭味了.

西爾維和安德森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一臉劫後余生的慶幸和喜悅.

營長帶著全營的士兵紛紛走上前來.

他們一直在外嚴加防守.之前,隱隱聽到了爆炸聲,卻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在情況未明之前,營長也不敢貿然派更多人的進去探險,此時,看到他們上來,這才長長地松了一口氣.

其他士兵也是紛紛走上前來,迎接他們.

不過,當他們看到阿穆他們好像剛從血漿池子里爬出來的慘狀,全都嚇了一跳.

光看看他們的樣子,就知道他們在里面經曆了怎樣驚心動魄的戰斗.

跟著又都看到了簡陋擔架上喬瑪的尸體,加勒比人頓時全都沉默下來,臉上帶著驚訝和恐懼.

他們第一次意識到,這片冰冷的荒原,並不是一個安全的地方,它充滿了詭秘的危險,不敢想喬瑪的經曆是否會繼續發生在他們頭上.

許多人都是不由自主的在胸前劃了一個十字,甚至有人還掏出了胸前掛著的十字架,握在手中低聲的祈禱起來——雖然士兵們很多以前並不信教,但是在戰場上,大家總是覺的還是信點兒什麼的好.

營長忙著詢問在里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等聽到沒有傷亡之後松了一口氣,但是隨即就發現現場的氣氛十分不對,周圍太安靜了.

營長回過頭才發現,士兵們全都盯著喬瑪的尸體發呆,情緒十分低落.

他氣惱的罵了一聲,道:"見鬼,去把喬瑪的遺體蓋起來."

有人從自己的行軍背包中取出一條毯子,蓋住喬瑪的只剩一半的身體,擋住眾人的視線,這才讓所有人都回過神來.

營長無奈的搖搖頭,不知道給喬瑪母親的慰問信該怎麼寫.

按聯軍的規矩,陣亡士兵的家屬有權利知道他們的親人是怎麼死的,但是自己總不能告訴他們,喬瑪是被野人吃掉了.

得知士兵們遭遇了一只怪物的襲擊,而怪物的尸體還在洞穴中,取不出來,營長也沒有回營地,而是立刻通過運送半獸人過來的戰爭堡壘上無線電台,將消息向上彙報.

不到一個小時,又有三座戰爭堡壘呼嘯著飛來,降落在洞穴附近的空地上,從上面走下來的是一群身穿黑se大衣,配銀se徽章的軍人.

看到他們的出現,所有加勒比人都不自覺的立後退幾步,盡量離的他們遠遠的.

他們就是大名鼎鼎的黨衛軍,一群出了名的狠人.

但凡牽扯到**和內部叛亂,特殊行動,戰場武器人體實驗……還有各種稀奇古怪的事情,都歸黨衛軍管.

除此之外,他們還有監督聯軍各部的權利,稱得上是憲兵隊的憲兵隊.

爵爺手中另一支大名鼎鼎的隊伍就是中情局,不過那是個神秘的單位,人們都知道他們存在,但沒有人知道他們是誰,他們在那里.

加勒比人在阿卡德琳算是橫的,仗著自己共和zheng fǔ禦林軍的地位到處的橫沖直撞.

打架斗毆,軍車違章,變道,逆行,闖紅燈的什麼的是家常便飯,號稱阿卡德琳響當當的一害.

但是在這些黑軍裝的黨衛軍面前,一個個卻極其的老實,乖的像是小綿羊一樣.

黨衛軍的士兵們進洞勘察了片刻,發現將這麼大一只蟲子挖出來,再從狹窄的洞穴運出來,將會十分麻煩,甚至一整天都不一定搞得定.

所以,他們決定采用一個更簡單的辦法,炸開洞穴頂部.

幾名黑軍裝的士兵扛了幾箱的炸藥,在小丘頂上忙碌的一陣,然後全都撤了下來.

緊接著,'轟隆’的一聲巨響傳來.地面上揚起了高達十多米的硝煙.

當硝煙散去,只見地面上已經被炸開一個大洞.將那個洞穴完全暴露出來.

一座戰爭堡壘呼嘯著飛來,懸停在了洞口處,充當了吊車的角se,放下繩索,將怪物的尸體從洞內吊了出來.

盡管只剩下半截身體,粗大的土黃se怪物仍然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是大吃一驚,瞪的眼珠子都快出來了.

最愛表現的拉米這時一抬手,指著那怪物,牛叉哄哄地大聲叫道:"你們看,我沒說錯吧?

這只怪物一口就能吞下一個人,我們可花了很大力氣才將它干掉."

眾人看阿穆,拉米他們的眼神立刻變成了敬畏和崇拜.

黨衛軍的人將怪物尸體裝上戰爭堡壘,就和半獸人擲彈兵一起離開了.

營長站在洞口處,往下看了幾眼,只見里面橫七豎八地倒著許多的尸體骷髏,還有被怪物的血肉染了一地的血痕,不由得心中暗暗感慨:這到底是他nǎinǎi的什麼鬼地方?∼!

然後高聲叫道:"好了,小的們都聽好了,如果你們不想掛在這個地方,就給我打起jīng神來,我可不想告訴你們老婆,她老公是被野人或者怪獸給吃掉的."

士兵們高聲答應一聲,相信從今天之後,他們就算睡覺也會睜著一只眼睛,這片地方實在太邪氣了.

此時,遠在後方的旗魚營地,洛林爵爺的聯軍指揮部中,地上一個巨大的模型沙盤上插滿了代表著軍隊的旗幟.

從沙盤上可以清楚的看出,幾十支部隊均勻的散布開,正在一路向北搜索前進.

指揮部內還是一如往ri,熱鬧的像個菜市場.

洛林爵爺繞著沙盤來回踱步,猜測亡靈大祭司最有可能會躲在那里.

這時一名參謀快步走進來,在洛林身邊低聲說道:"他們回來了."

洛林爵爺點點頭,他也一直在等這只從前方送回來的怪物,在這場和不死族的決戰中,每一線索都不能放過.

爵爺向身邊的人招招手,道:"東西運回來了,一起去看看."

指揮部內頓時站起來一大群人.其中包括大魔導師雷斯特,和大紅衣主教奧巴哈姆在內的一大幫人類頂尖高手.

為了這場戰爭,為了能一勞永逸地消滅大祭司,聯軍可是做足了准備.

當然,也少不了那熱鬧就往那里鑽的雷歐董事長和小白.

因為誰也不知道這只怪物會不會攜帶人們傳染病或者病毒,為了保證營地內幾萬士兵的安全,戰爭堡壘降落在距離旗魚營地兩里的空地上.

洛林他們趕到的時候,黨衛軍的人已經將怪物從戰爭堡壘內卸了出來.

紅衣大主教奧巴哈姆先上前,用偵測邪惡的聖術將怪物尸體檢查了一遍,發覺不出異常,才招招手讓眾人過來.

眾人圍著只剩半截的血糊糊的尸體,忍不住驚歎.

雷歐更是"哇哦"一聲叫了出來,道:"一半的身體就這麼大,活著的怪物該有多長?"

親曆戰斗的半獸人擲彈兵隊長就在旁邊,渾厚的聲音道:"回稟董事長,我們當時目測,它的長度超過四米,重量超過兩頓."

雷歐更是好奇的蹲下來看著怪物頭部密集的牙齒,探了探了手,想要伸手去摸,但是卻又不敢,道:"你說它能鑽地?"

"是,董事長,它的牙齒能咬開石頭,像魚一樣在石壁內游動,都是我們親眼所見."

雷斯特也驚歎道:"真是不可思議,這個世界到底還藏著多少我們人類不了解的神秘."

雷歐搓著胖嘟嘟的下巴,悠悠的道:"有了這家伙,從我的床底下挖條地道豈不是很方便."

暢想了片刻之後,雷歐董事長無奈的搖搖頭,嘟噥著的道:"可惜,妮可那個八婆一定不會願意的.

這種怪物到底叫什麼名字?"

在場眾人頓時面面相覷,然後不約而同的搖了搖頭.

雷斯特搓搓頭頂的銀發,回憶著道:"我知道有種食土怪能夠穿山,但是食土怪有鱗甲,而且有四肢."

奧巴哈姆思付道:"也不是亡靈生物,不過很奇怪,怪物身上有種奇特的氣息."

其他人也得出了和他們相同的結論,這確實是一只有血有肉的活物.

雷斯特點點洛林,道:"雖然說是個有點意思的生物,不過這種神秘的東西,在荒原,雨林之類人跡罕至的地方並不新鮮,以後多加小心就行了."

洛林爵爺撇撇嘴,道:"這還真不是我小題大做,最近前線部隊經常遇到不明情況的襲擊,關于怪物的報告已經不是一起兩起.

有些士兵更是無聲無息就失蹤了,活不見人,死不見尸,對部隊士氣影響很大.這次終于抓到一點線索,起碼能讓前方士兵知道,是什麼東西在作怪,能做出針對xing的布置."

雷斯特點點頭,也頗為為難,道:"這怪物在地底岩石里活動,要對付起來還真不容易.

好在法力護盾還能抵擋一下,可不像牧師那麼廢材."

說完擺著一張嘲諷臉,對奧巴哈姆擠擠眼睛——雷斯特是不放過任何一個機會,笑話教廷的牧師們.

法師欺負牧師本身就是一件政治正確的事情,法師們最喜歡了.

奧巴哈姆也只能無奈的苦笑一聲,他們的牧師本來就不是干這個的,還真的沒法反駁.

洛林爵爺不管兩個老家伙斗嘴,心中思索該如何對付這種怪物.

從半獸人擲彈兵詳細的回憶中,不難猜出來,它在荒原上活動了有一段時間.

一直緊緊跟在洛林身後的薇拉,藍汪汪的大眼睛轉了轉,悄悄拉拉洛林的衣服,湊到洛林耳邊,低聲道:"我好像在哪見過這種怪物."

洛林爵爺愣了一下,抓住薇拉白嫩的小手,驚喜的道:"真的?"

薇拉抬起小手苦惱的撓撓頭,皺著眉頭道:"不過想不起來,模糊有些印象."

洛林捏著她的手拍了拍,道:"你再仔細想想,慢慢回憶,不要急."

薇拉微微撅著小嘴,苦著一張臉苦思冥想.

以龍族群體漫長的生命和喜歡劫富濟貧,替天行道的個xing,他們的資料庫肯定十分豐富,洛林爵爺的傳家寶,就是某個無良的家伙從箱底隨便翻出來.

除了搜集各種閃閃發光的寶石和貴金屬之外,他們也喜歡搜集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說不定那個龍族就曾經見過這種怪物,隨手記了下來.

薇拉漸漸想出了一些眉目,歪著螓首,手指點著嘴唇,慢慢的道:"記得不太清楚了,反正是在我很小很小的時候,在一本什麼書上看到的.

好像因為什麼,那天媽媽還打了我."

洛林爵爺笑著道:"這個簡單,去把你小時候看的書都弄來."(未完待續.)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殺怪(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掃地的都是絕世高手(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