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蟲族巢穴(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蟲族巢穴(求月票)

半獸人擲彈兵使用十幾具火焰噴she器圍著被炸塌的深坑一陣的猛燒.

看到他們玩的開心,旁邊的魔法師們當即也是紛紛向著深坑當中丟出火球,為了增強效果,有人信手招來了數道狂風.

正所謂火借風勢,風助火威.

頓時就見那團火焰'轟’的一聲騰空而起,直上云霄.

看到這里,那些半獸人噴火兵們當即也是狂xing大發,一個個全都嗷嗷狂叫起來,好像要和那些魔法師們比賽一樣,拼了命地向外噴火.

當他們用光所有的燃料的時候,坑底已經已經變成一個巨大的火盆,桔黃se的火焰騰起幾十米高,不停地翻滾跳躍,十分壯觀.

熾熱的高溫迫使半獸人擲彈兵們後退,雖然深達二十米的大石坑擋住了絕大部分熱浪,不過周圍的士兵還是能感覺到灼熱的氣息,就好像是站在火山口處一般.

烈火將空氣中的水分都蒸干了,干燥的空氣讓人十分不爽,吸一口就口鼻干疼,更別說里面還夾雜著肉被烤焦的焦糊臭味.

骷髏師的士兵們一個個全都是呲牙咧嘴,看他們的模樣,估計要有很長時間都沒有興趣再去吃烤肉.

熊熊的大火燒了一個多小時才漸漸減弱.

烈火中不時傳來噼噼啪啪的聲音,那是石頭被高溫燒烤之後炸開的聲音.

等火勢減弱之後,骷髏師的士兵們又等了很長時間,這才慢慢上前打掃戰場.

只見地上到處都是烤焦的怪物尸體,被燒的蜷縮成一團,遠遠望去如同黑se的石頭一樣.

士兵們給步槍裝上刺刀,一個個的仔細檢查,看是否還有活著的怪物.

他們檢查的方法也十分簡單,用刺刀猛紮一下,不動的就是死的,動的就是活的,然後多紮幾刀,或者一頓的亂槍,直到怪物再也不動為止.

而軍官們更喜歡用手中的大口徑蟒蛇轉輪手槍,照著那些怪物腦袋來一槍,乾淨利落.

機槍手基爾率領著眾人重新走回大坑邊.只見那些石頭已經被烈火燒脆,崩出一道道裂紋.

他小心地踢了踢坑邊的石頭,隨即驚奇地發現,只是輕輕一腳就將那塊石頭踢的四分五裂.

基爾站在坑邊,盡可能地探著脖子,向著坑中望去.

只見坑底已經變成黑糊糊的一團,根本看不出什麼是石頭,什麼是怪物的尸體,全都成了灰燼.

黑se的灰燼堆中,露出一個巨大的地洞,看來怪物就是從那里湧出來的.

剛剛執行噴火任務的半獸人擲彈兵此時也是興致勃勃的擠到坑邊的,低頭欣賞自己的輝煌戰果.

他們身上還背著火焰噴she器,舍不得拿下來,跟個寶貝一樣翻來覆去的摸,一邊摸,還一邊'嘿嘿嘿’的傻笑.

骷髏師的士兵們一看到火焰噴噴she器,當即'嘩啦’一聲,全都躲的遠遠的.

他們可不知道這玩意是否保險,要是跟步槍一樣走火一下,那樂子可大了.

退到安全地帶之後,士兵們好奇觀察半獸人背著的火焰噴she器,臉上俱都敬畏的表情.

這種武器實在是太可怕了∼!

它的she程雖然沒有機槍遠,但是只要一想想,被噴出的火焰活生生燒死的滋味,是人就會感到不寒而栗.

被槍打中了,頂多身上一個洞,運氣好點的當場就死了,運氣不好的,**上幾分鍾也就差不多該死了.

如果是被光明神眷顧的,大概還能撿回一條命,不過這種好運的家伙就跟心底善良的牧師差不多,數量十分稀少.

而一旦被火焰噴she器燒上,可以肯定當時是死不了的,得忍受著全身著火的劇痛,掙紮上很長一段時間,直到被烤的七成熟大概才能最終解脫.

那肯定是一個漫長而痛苦的過程.

和它比起來,直接給人一槍,可以算是仁慈的義舉了.

半獸人擲彈兵的團長對自己的戰果非常滿意,雙手捧著火焰噴she器的槍管抱在胸前,樂的眼花眼笑的,比剛結婚那天,摟著他那大胖媳婦都要開心.

事實上,如果不是火焰噴she器的槍口處點著一團火的話,他就要上去狠狠的親一口了.

洛林爵爺向坑底看了一眼就沒興趣了,一堆燒焦的殘渣,也看不出什麼來,

他轉過頭來,看著自己身邊的那個樂的找不到北的擲彈兵團長,搖搖頭:身為一個蠢人就是好啊∼!每天都是能夠興高采烈.

他頓了一下,然後問道:"火焰噴she器好用嗎?"

"好用,太好用了∼!"擲彈兵團長咧著大嘴憨笑著道:"就該給我們團每人配一個."

別看笑起來傻乎乎的,可不要把外表粗俗的半獸人當傻瓜,這幫狗崽子充滿了農民們特有的狡猾.幾乎和地jīng都不相上下,看到什麼好東西都想往自己的擲彈兵團里劃拉.

洛林爵爺冷笑了一聲,追問道:"到底好用在哪?"

擲彈兵團長摸著毛茸茸的腦袋想了想,肯定的道:"爽,很爽,火焰噴she器燒起來太爽了∼!

就是這油太少,還沒燒過癮就沒了."

洛林微微一笑,道:"看你用起來很有心得,去給煉金研究院寫一份使用報告,要詳細點."

"啊?"擲彈兵團長登時傻眼了.

身為半獸人,他們的文化水平一向很低,平時最怕的就是文字工作.讓他們打仗什麼的,絕對沒有問題.但是只要一提學習,一個個全都是抱頭鼠竄.

不過身為團長,那智商也是很高的.

他眼珠轉了轉,心中就有了主意.

洛林爵爺一眼就看穿了他打的鬼主意,補充道:"不許別人代筆,而且得寫足一萬個字."

擲彈兵團長的臉苦的都擠在了一起,寫一份一萬字的報告,對他們來說,比拎著拳頭去打巫妖都難.

新式武器裝備部隊之後,會有很長一段時間的測試和改進過程,每一次使用都需要前線士兵寫出詳細的意見,指出武器的優缺點和不足,後方的煉金研究院才能跟著前線反饋的意見改良.

如果達不到前線士兵的滿意,武器就不會裝備,這已經是飛鷹集團內鐵打不動的規矩了.

洛林爵爺卻暢快的大笑一聲,心中暗道:讓你們這幫狗崽子浪費,不知道現在油價很貴的.

薇拉一點都不喜歡怪物烤焦之後的糊味,這種惡心的味道非常影響胃口.

口袋里裝滿了美味的牛肉干和小松餅卻吃不下,對薇拉來說無疑是巨大的折磨.

薇拉干脆離著現場遠遠的,一手掩住小嘴,阻擋那種惡心的味道,一手慢慢翻著《法布爾魔蟲記》,尋找對這種怪物的描述.

怪物的特征十分明顯,薇拉很快在《法布爾魔蟲記》上找到了對它們的記錄.

寫這本書的人,呃……龍,喜歡游曆和探險,他寫的這本書堪稱是魔蟲類的百科全書.

里面按照種類作出了詳細的目錄,薇拉在昆蟲一類中翻了幾頁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等洛林過來的時候,薇拉將書本往洛林面前一推,得意的昂起頭,向洛林邀功.

洛林爵爺卻無奈的撇撇嘴,在薇拉光潔的額頭上彈了一下,沒好氣的道:"我要是能懂龍族語還用得著你."

薇拉俏皮的吐吐舌頭,笑著道:"哎呀,我忘了."

"晚上再回去收拾你."洛林爵爺se迷迷朝薇拉呲牙一笑,道:"這種東西叫什麼?"

薇拉俏臉一紅,向洛林扮個鬼臉,手指書本,慢慢的道:"喪鍾甲蟲,一般生活在地底,群居,雜食xing動物,對進入領地的生物具有攻擊xing,繁殖速度快,危險.

主要分部在灰se荒野……"

"等等……"洛林打斷薇拉的話,問道:"灰se荒野是哪?"

薇拉歪著頭思索了片刻,道:"下層位面,你就當是魔界吧."

我了個去的∼!

洛林爵爺想了一下,表情凝重的道:"這麼說,這也是個魔界生物?"

他轉頭看向了漫無邊際的荒原:先是洞穴攫怪,現在又是喪鍾甲蟲,後面不知道會不會還有其他古怪而危險的東西.

看來必須盡快找到不死族的巢穴,再耽擱下去,不知道亡靈大祭司和巫妖會變出來多少詭異異界生物.

×××××××

消滅了出現的喪鍾甲蟲之後,洛林爵爺略略調查了一下,隨後帶著半獸人擲彈兵,法師們離開這里,返回旗魚營地.

而骷髏師的一部分則留了下來,看守這個大坑.

坑底還有一個大洞,不知道里面是不是還會有怪物從里面冒出來.

骷髏師士兵們在坑邊架起機槍,ri夜輪班守衛.

洛林爵爺臨走之前向他們承諾,很快會有人來處理這個問題.

進入夜晚之後,荒原上的風更加冷了,氣溫降到零下十幾度,值班的士兵骷髏師的士兵裹著厚厚的毛毯,將自己包的只剩下一雙眼睛,縮在機槍旁邊,注視著下方的黑洞.

他們身上的冬裝雖然足以抵禦嚴寒,吃的也是特別供應的高熱量食物,不過仍然被凍得手腳幾乎知覺.

在這種情況下,人不免變得有些遲鈍.

守在機槍前的副she手不停的抽煙,腳邊扔了一地煙頭,不過還是擋不住困意,只能強睜著眼睛硬撐.

副she手忍不住打了瞌睡,就在他揉眼睛的時候,眼前好像有一道黑影閃過,他打了激靈,跳起來就往下面看去,同時用力推推身邊的機槍手.

白天鬧了一整天,機槍手這一會兒也是迷迷糊糊,被戰友猛然推醒,他還以為蟲子又沖出來,一把抓住機槍,猛一拉槍栓,吼道:"怪物在哪?"

拉動槍栓和機槍手的叫聲也驚動了其他人,士兵們第一反應就是跳起來抄起家伙往坑口沖.

但是坑底一點動靜都沒有,看來這是一次該死的虛假jǐng報∼!

這惹的大家伙兒全都是怒火萬丈:平來天就冷,好容易把被窩暖熱了,結果卻不得不爬起來.擱誰能受的了?

不過,旋即看到那個機槍手被連長一陣狂噴,直罵的狗血淋頭,卻又不禁對那狗崽子有些同情.

瑪瑞斯,莫爾豪斯索拉斯隱藏在洞穴中的yīn影中,向上看了一眼,見上面的骷髏師士兵並沒有發覺,這才轉頭狠狠瞪了身旁的一個小年輕一眼,冷哼一聲,一甩袖子快步走入洞穴中.

旁邊流里流氣的小年輕訕訕的一笑,道:"意外,這只是一個意外,瑪瑞斯,你聽我說,這真是一個意外."

瑪瑞斯頭也不回的道:"弗洛里,岡薩爾維斯,你給我小心一點,再出岔子,我就把你攆回龍島去."

弗洛里在背後沖著瑪瑞斯扮了鬼臉,學者瑪瑞斯的樣子無聲的嘀咕幾下.

前面的瑪瑞斯不耐煩的道:"你來不來?這里是喪鍾甲蟲的巢穴,和迷宮一樣,你小心迷路."

"來了來了."弗洛里叫了一聲,趕忙跟上.

洞穴中漆黑一片,但是這並不影響兩個人的行動.越往里走,濕氣越重,周圍的洞穴露出明顯的開掘痕跡,可以看出是最近才打出來的.

弗洛里忍住驚歎著道:"這些小蟲子還真厲害."

瑪瑞斯冷哼一聲,道:"等你看到它們的時候就不會這麼認為了."

弗洛里不知道從哪拽出一柄長劍,揮舞了兩下,道:"怕什麼,你還擔心被他們吃了."

瑪瑞斯干脆閉上嘴不再搭理他,可弗洛里是個話嘮,一路上不停的拉著他說話.

兩人的速度很快,前進了大概有好幾里,瑪瑞斯忽然一舉手,道:"停∼!"

弗洛里愣了一下,道:"怎麼了?"

"它們來了."

一陣窸窸窣窣的從洞穴伸出傳來,很多動物正順著洞穴向他們跑過來.

瑪瑞斯猛然加速向前沖了出去,弗洛里慌忙跟前.

幾秒鍾之後,弗洛里就看到傳說中的喪鍾甲蟲,它們擠滿了洞穴,地面,石壁,洞頂,全都是它們黑se的身體,怕是不下幾千只.

弗洛里驚呼一聲,道:"怎麼這麼多?"

恐怕他殺都殺不過來.

瑪瑞斯雙手一揚,一片冰晶驟然出現,向前席卷整條洞穴.

冰晶所過之處,喪鍾甲蟲瞬間被凍住,裹上一層厚厚的冰皮,變成了一個個冰雕.

瑪瑞斯徑直穿過冰雕群,說了一聲:"前面還有."

飛速向洞穴內沖去,轉過一個拐角就消失掉了.

弗洛里在背後聳聳肩,低聲道:"潔癖鬼."

一路上全都是被瑪瑞斯凍住的喪鍾甲蟲尸體,弗洛里不緊不慢的跟著蹤跡走.

但是在一個岔路口,冰凍的痕跡消失了.弗洛里撓撓頭,他叫了幾聲,卻沒有聽到瑪瑞斯回應,無奈之下隨便選了一個洞穴走了進去.

又往前不知道走了多遠,他眼前忽然豁然開闊,露出一個巨大的洞窟.

在洞窟的zhōng yāng,有一座金字塔一樣的石山,上面布滿了空洞,無數喪鍾甲蟲在里面鑽進鑽出.

弗洛里驚叫一聲,然後哈哈笑了出來,自言自語道:"瑪瑞斯你這個臭屁的家伙,還不是被我先找到它們的老巢."

此刻,數不清的喪鍾甲蟲像他湧了過來.

弗洛里手指在劍刃上一點,長劍猛然亮起火焰,隨後他雙手握緊劍柄,用力向前一揮,一條巨大的火龍從劍刃上騰起,如一陣風暴,橫掃整個洞窟.

這道火焰的溫度甚至比噴火器都高,被火焰裹住的喪鍾甲蟲直接汽化,連粉末都沒有留下,zhōng yāng那座幾十米高的怪物巢更是猛烈燃燒,如同一個巨大的火把,照亮了龐大的山洞.

弗洛里挽了個劍花,將長劍插回鞘中,伸了懶腰,道:"搞定手工,這工資賺的真容易.瑪瑞斯那個家伙還不知在那里鑽,要不要等等他."

火焰的映照下,弗洛里的影子拖的長長,他並沒有發現,在他的微微晃動的影子了,另一個黑se人影,如動物一樣四肢著地,慢慢向他靠近,而且沒有發出一點動靜.

黑se人影的前肢上,露出如刀鋒一樣鋒利的爪子.

只差最後幾米,黑se人影的又窄又尖的臉上,露出詭異的表情,好像是在笑,他的嘴居然像昆蟲一樣是三瓣的,微微張開,露出尖利的刺.

這個距離對他來說足夠了,他有把握在前面的人反應過來之前,割掉他的腦袋.

蓄勢待發,然後一躍而起,揮舞著前肢向對方的脖子砍去.

一道淡藍se的冷光劃過洞穴內的空間,准確打在黑se人影身上,瞬間將他變成一個巨大的冰塊.

前面的弗洛里聽到動靜,回過頭來看到一個包裹在冰塊中的人影朝自己砸過來,他驚呼一聲,狼狽的向旁邊一撲,堪堪躲了過去.

冰塊砸在地上,發出如玻璃破碎的聲音,碎成了一塊一塊,里面包裹的怪人也和冰塊一樣,變成一個個碎片.

瑪瑞斯手上還冒著寒氣,繃著臉走了過來,道:"你上課的時候都在聽什麼,不知道喪鍾甲蟲的老巢內都有一個昆蟲領主,那是高級魔獸."

弗洛里摸摸脖子,想笑卻笑不出來,他剛剛差點被一個魔獸給偷襲了,這要是傳回去,他非被大家笑話一輩子不可.

"還有,我早就到這里了,就是在找這個家伙."瑪瑞斯連最後一點面子都不給自己的同伴留,道:"可以回去交差了."

"桀桀……"這時洞窟內忽然響起一聲干澀沙啞的笑聲,笑聲從四面八方傳來,對付的位置飄忽不定.

瑪瑞斯和弗洛里背靠背,jǐng惕的注視著四周.

"來了兩個有意思的小家伙,還認識昆蟲領主,不錯,不過,既然來了就別走了."

黑se的煙霧席卷整個洞窟,將兩人的身影吞沒.(未完待續.)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殺場利器(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六十三章 掃穴(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