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七十一章 聖誕快樂(上,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七十一章 聖誕快樂(上,求月票)

在要塞內的士兵眼睜睜看著大地慢慢被黑se淹沒,在他們北方,視線之內全都是怪物的身影.

由怪物所組成的大chao,無邊無沿,完全覆蓋了大地,就連原本灰se的天空也在它們的反光之下變的黯然失se.

聽說是一回事,親眼看到是另一回事.

這時候,士兵們全都面se蒼白,心髒'怦怦怦’的一個勁兒的狂跳.許多人都是不停地在胸前劃著十字.

縱然最為勇敢的戰士也是一臉的猙獰,咬牙切齒地攥緊手中武器,透過瞄准器凝視北方,時刻准備好開火.

'轟’一聲炮響.

一枚炮彈沖出了炮膛,呼嘯著在天空中劃過了一道曲線,最後落入怪物群中.

緊接著,爆炸的火光沖天而起,劇烈的沖擊波將無數的怪物肢體炸的高高飛起,隨後如雨一樣四處灑落.

遠遠望去,就好像是一朵詭異而妖豔花朵驟然綻放開來.

緊接著,營地內的火炮同時怒吼了起來.

"轟,轟轟轟……"

幾十門重炮同時開火,巨大的轟鳴聲就像是在頭頂炸響的雷鳴,淹沒了要塞內的一切聲音.

遠處的怪物群中頓時閃耀起無數朵火光,那些火光連成了一片,場景極其的壯觀.

幾十發炮彈的強大威力瞬間在怪物群中炸出一片片白地,露出地面本來的灰se,但是眨眼之間,又被後面湧上來的黑se怪物給填滿.

看到這樣的情形,炮兵軍官們也是一陣的頭皮發麻.

打了這麼幾年仗,所到之處,敵人盡皆臣服于大炮的yin威之下,以至于這些狗崽子們全都很是驕狂,每天不是把爵爺那一句'大炮就是戰爭之神’掛在嘴邊上,就是把那句'真理在大炮的she程之內’掛在嘴邊上.

結果沒想到,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居然被對面那些低等動物給蔑視了.

他們紛紛抽出腰刀,不停地嘶聲吼叫,向著身邊的炮兵們破口大罵,要那些士兵們盡最快的速度,向著敵人開火.

由于敵人太多,這個時候,炮兵甚至不需要再次瞄准校正,只需要將炮彈塞進炮膛擊發,就可以砸入怪物中間.

炮兵此時也全都紅了眼睛,玩了命地向著敵人開火.

為了能用最快的速度向敵人she擊,他們甚至根本不顧安全條例,直接將一箱箱的炮彈拉到了火炮的旁邊,然後胡亂地傾倒下來.

而裝彈手也是狂xing大發,嗷嗷狂叫著,扒掉了身上的衣服,露出滿身的肌肉,然後抱起沉重的炮彈,不停地塞進熾熱的炮膛當中.

炮彈的爆炸聲和尖嘯聲響成一片,連綿不斷的爆炸在怪物群中亮起,每一次爆炸都會炸死數以百計的怪物.

但是火炮的殺戳,並沒有絲毫讓怪物們放慢腳步,反倒是刺激的它們也發了狂,發出陣奇怪而哥怕的嘶吼,以更快的速度猛撲過來.

距離從五里疾速拉近到三里,兩里……

加勒比師團的士兵們在地堡內呆呆的看著越來越近的蟲chao,各個臉se煞白.

安德森攥緊掛在胸口的十字架,不停在胸口畫著十字,口中不停的念叨著:"大魔神保佑,我家還沒後呢,我可不能掛在這里."

拉米的臉se同樣十分難看,不過卻還不忘調侃著道:"在這你向大魔神祈禱沒用,兵站里都是人類,這現在歸光明神管."

阿穆雖然也已經嚇的全身冰冷,但是卻還是不由很白了拉米一眼,對他時刻都能保持吐槽的jīng神十分敬佩——嘴賤不是缺點,難得的是能嘴賤一輩子,那是天賦.

不過,安德森卻是恍然大悟,用力點了點頭,道:"對,你說的有道理."

他頓了一下,然後緊握著十字架,大聲地叫道:"願光明神和大魔神一起保佑,只要能活過這一戰,我保證再也不說大魔神壞話,每天都上教堂……"

西爾維恨恨瞪了他們一眼,喝道:"閉嘴,准備戰斗∼!"

這時,從他們背後傳來一聲高喝:"迫擊炮准備,開火."

就在地堡後的迫擊炮陣地內,炮兵將炮彈塞入炮膛,"砰"一聲脆響,將炮彈she出,然後立刻又塞入一發炮彈.

要塞內撤回的部隊總共擁有超過三百門六十毫米迫擊炮,當它們以每分鍾超過十發的she速噴出炮彈的時候,威力是驚人的.

每一秒都有幾十發炮彈同時爆炸,在一里之外形成一道黑se的彈幕.

除了從彈幕中噴出的怪物尸體碎片,沒有怪物能從彈幕中沖出來.

但是這並未阻擋怪物們的腳步,它們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迫擊炮火力覆蓋只是其中很小的一片.

火炮的數量如果再多幾倍,說不定可以做到.

此時,怪物距離越來越近,阿穆甚至已經透過瞄准具,看到丑陋的樣子和碩大的身形.

看著喪鍾甲蟲比狗還大的蟑螂一樣的身體,那大大的好像雞蛋大小的漆黑冰冷的眼睛,阿穆他們心中一陣的發寒.

這樣的敵人根本無從理喻.這將是一場你死我活的戰爭,只有將其中一方趕盡殺絕,另一方才能活下來.

此時,西爾維左右看了看,然後高聲吼叫道:"全體,准備……"

在此同時,也將一支步槍頂在肩膀上.他們得到的命令很簡單,進入she程就開火,一定不能讓怪物靠近圍牆.

在他的命令之下,士兵們齊刷刷的舉起了手中的槍支.

"開火∼!"

隨著西爾維一聲怒吼,地堡內的士兵們同時扣動扳機.

安德森更是扣著板機不放,手中的機槍發出一連串密不透風的"當當當"的嘶吼聲.

一道道紅se的光線,從地堡內飛出,she入蜂湧而來的怪物群中.

就好像被一只無形的大手猛扇了一記一樣,怪物們那如chao水般沖擊頓時一滯——跑在最前面的怪物被殺的人仰馬翻,登時翻倒一片.

但是隨即卻掀起了一陣浪濤——後面的怪物沒有絲毫的停頓,瞬間就爬上了它們的尸體∼!

但是隨即,它們也被機槍的掃she打死.

在眨眼之內,陣前就堆起一層怪物的尸體.

而後方跟上的怪物則再次爬上這層尸體繼續前進.遠遠望去,和真實的海浪幾乎沒有任何的區別.

阿穆以自己最快的速度上彈,she擊,再上彈……

他甚至不需要瞄准,只要將槍口朝向怪物的方向,扣動扳機之後肯定能打些什麼.

但是依然眼睜睜看著海量的怪物慢慢的接近,距離由三百米變成二百米,由二百米變成一百米,越來越近.

重炮遠she攔截怪物增援,而迫擊炮一直追著沖在最前面的怪物猛轟,近距離又有機槍狂掃.

三道火力組成的火網是恐怖,換做是這個時代任何一支軍隊,都不能突破這片火網.

每一秒都有無數只怪物被撕碎,他們的戰果已經是一個驚人的數字,但是和海量的怪物比起來,依然不是一個數量級,頂多抹去了怪物總量的一個尾數.

從天空向下望去,他們就好像是海chao中的礁石一般,雖然他們可以將面前的怪物擊的粉碎,但是卻根本無力阻止如海chao般的怪物從兩側漫延上來.

那些怪物們繞過了正面,隨即向二號兵站的東西兩側移動,很快就能包圍整個二號兵站,沖每一個方向圍攻二號兵站.

安德森咬著牙死死扣著扳機不放,一條二百發的彈帶不到一分鍾就打光了,他甚至緊張的忘了要換子彈.

眼看著怪物越來越近,拉米一邊開槍一邊焦急的高聲叫道:"怎麼辦?我們擋不住了,要不要撤退?"

西爾維是目前唯一沉著的人,道:"撤?你要往那撤?後面可沒有第二條防線可以讓你撤退,給我頂住.

死也要給我死在這里∼!"

阿穆心中一顫: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就算現在他們每人都有一挺機槍都不可能.

怪物距離的地堡只剩幾十米,阿穆已經可以清楚的看到它們的樣子,口部巨大的鉗子,細長的肢體和一雙瘆人的大眼睛.

這時地堡內響起沉重的腳步聲.

一個高大強壯的身影出現在地堡門口,邁著大步走了進來,每踏一步都發出咚的一聲.

阿穆回過頭,看到的是身披鎧甲的半獸人擲彈兵,雙手端著一根長長的銅管走進地堡,銅管前端還在燃燒著火苗.

半獸人擲彈兵粗豪的聲音說了一聲:"小崽子們等急了吧?還不快給我讓開∼!"

加勒比人可識得半獸人擲彈兵的厲害,看到他走進來慌忙讓開she擊孔前的位置.

半獸人擲彈兵將懷抱的銅管往she擊孔上一放,悠然的點燃一根雪茄,嘿嘿jiān笑著看著沖過來的喪鍾甲蟲群.

阿穆小聲的提醒道:"它們沖上來了."

最前面的怪物已經沖到距離地堡只有十幾米的地方,仿佛一探手就能抓到.

"交給我了."半獸人擲彈兵咧著大嘴開心的一笑,抬起武器扣下扳機,一道熾熱的火焰噴she而去,橫掃正面的怪物群.

阿穆眼前瞬間變成一片火海,除了純粹的桔黃se的火焰,他什麼都看不到.

灼熱的空氣倒卷過來,地堡頓時變得和火爐一樣熱,阿穆感覺呼吸都變得困難.

火焰中傳來怪物尖利刺耳的慘叫聲.

火焰噴she器驟然一停,在地堡前方幾十米的范圍內,遍地都是正在燃燒的怪物,熊熊火焰跳躍升騰,將怪物擋在了後面,它們只能從沒有火焰的地方爬過來.

半獸人擲彈兵大笑一聲,狂叫著:"來,來啊∼!"

再次扣動扳機,晃動著如同巨龍一般的火焰朝兩側的怪物狂掃.

在凶猛的火焰中,喪鍾甲蟲甚至扭頭逃了回去.

半獸人擲彈兵對自己的戰果十分滿意,看著阿穆他們還傻乎乎的看著自己,他哼了一聲,道:"你們這群笨蛋,還愣著干什麼,快開槍."

剛剛火焰噴she器強大的威力看的阿穆他們都呆住了,被半獸人吼了一聲,這才想起戰斗還沒有結束.

西爾維照著發愣的士兵踢了幾腳,高叫著:"給我打,狠狠的打∼!"

趁著怪物群畏縮不前的機會,加勒比人一頓亂槍,又放倒了一片.

不過僅僅只是幾秒鍾,像是聽到了命令一般,排頭的喪鍾甲蟲同時猛然沖了上來,它們好像不再畏懼火焰,淌著地上還在燃燒的尸體沖向地堡.

很多喪鍾甲蟲只爬出幾米,就被地上的火焰點燃,但是它們依然頑強的向前爬,像是一個個滾動的火球.

在它們後邊跟著無數只同樣的怪物,毫無畏懼的沖入火焰,前面的被點燃,後面的就踏上去,一層壓著一層,直到它們用身體蓋住了火焰,為後面的喪鍾甲蟲鋪出一條路.

半獸人擲彈兵看的目瞪口呆:原來還有這麼一種滅火的方式?

怪物不怕死的舉動徹底激怒了他,他惱羞成怒地將嘴上的煙頭猛然一摔,怒吼著道:"去你nǎinǎi的,既然你們想死,那就來吧."

熊熊火焰再次噴出,點燃面前的一切.

但是這一次喪鍾甲蟲如同發了瘋,不要命的往火焰里沖,數量多到它們燃燒的尸體從火焰中滾出,一直滾到地堡跟前.

它們好像要用尸體來堵死地堡.

阿穆也不管能不能打中什麼,只是向火焰中盲目的she擊——如果不做些什麼,再過兩分鍾,燃燒的怪物尸體就將堵上地堡的she擊孔.

這時,半獸人擲彈兵的火焰噴she器驟然停止,背後一罐燃料已經被他用光了.

阿穆暗叫一聲糟糕,沒有火焰噴she器,他們根本擋不住近在咫尺的喪鍾甲蟲.

但是此時,阿穆卻驚訝的發現,對面的喪鍾甲蟲居然……居然不動了.

雖然隔著燃燒的火焰,阿穆只能看到扭曲晃動的景象,不過還是清楚的看到,火焰後的怪物群停住不動了.

阿穆和拉米他們面面相覷,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時,又一道白se的旋風從地堡頂上飛過,旋風中夾雜著純白se的冰雪,噴在地上,瞬間將所有的怪物給凍上.就連原本熊熊燃燒的火焰也一下子弱了許多.

拉米驚的幾乎把眼珠子都瞪了出來,長歎一聲,道:"剛知道有噴火器,現在又有了噴冰器,人類也太厲害了吧?"

西爾維抬起手在拉米腦袋上狠狠拍了一下,道:"笨蛋,那是法師的法術."

加勒比人頓時一陣的贊歎,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法術啊∼!

幾個人冒險從地堡內探出頭,果然看到一名法師正懸在地堡的頭頂,表情嚴肅地揮舞著手中的法杖,用一道道冰霜魔法將大批怪物凍在地上.

盡管機槍大炮改變了戰爭的模式,但是法師們依然掌握著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單兵戰斗力.

這時候在要塞內奔波的不僅僅是幾個法師,而是幾百個,聯軍內部本來就有一支由純法師組成的隊伍.

曆史可以追溯到幾年前楓葉丹林聯軍征阿爾摩哈德開始.

他們的任務就是將怪物擋在要塞外.

此時,就見天空中突然出現了數以百計的流星,它們撕裂了蒼穹,沖破了灰se的云層,帶著一條條瑰麗的尾跡,向著大地急速墜落下來.

它們准確地砸在怪物們中間,隨後爆炸了開來.

緊接著,一道道蘑菇狀的黑煙沖天而起.

在劇烈的沖擊之下,大地也不住地顫抖.震的眾人幾乎站立不穩.

流星火雨,人類的終極法術之一.

緊接著,一道水桶粗細的閃電從堡壘內she了出來,化做了一條長達近百米的長龍,橫著從怪物群中掃過.頓時在怪物群中清出一大片空地.

隨後,數道熊熊燃燒的火牆在距離堡壘五十米的地方緩緩升起,將怪物隔離開來.

而在另一個方向,無數拳頭大小的冰雹正從天而降,將那些怪物們砸成碎片……

在這些強力法師們的幫助之下,雖然怪物依然不停地湧上來,但是攻勢卻減緩了許多.

"那是什麼?"阿穆的眼睛忽然看到遠處一團亮光.

拉米和安德森順著他指的方向望去,同樣看到一團青se的光芒正迅速升起,驚訝的道:"什麼東西?"

這時從營地內忽然傳來一個洪亮的聲音,道:"敵軍炮擊,注意隱蔽∼!"

安裝在營地各處的大喇叭清楚的將聲音傳到每一個角落.

"炮擊?敵人哪來的火炮?"

就在拉米的不可置信的嘀咕聲中,青se的光團劃過天空,分散開來變成幾十個光球,然後到達頂點,開始向下俯沖,目標正是二號兵站.

兩秒鍾後,青se的光團已經變得和一輛馬車一樣大,帶著呼嘯聲砸進二號兵站之內.

一陣悶響聲傳來,阿穆感覺地面都震了一下,地堡地上嗦嗦的向下掉土.

跟著外面傳來士兵驚慌的叫喊:"醫生,牧師,有人受傷了∼!"

阿穆他們猛然一震,失聲驚叫道:"真的是大炮∼!"

"怪物怎麼可能會有大炮?"

蟲子們似乎是受到了己方大炮的鼓勵,嘶鳴一聲更加猛烈的向著二號兵站沖來.

而在眾人看不到的天空中,一座飛行的戰爭堡壘,透過高倍望遠鏡注視著戰場的一名機組成員興奮的歡呼一聲,高叫著:"發現敵人炮兵陣地."

"准備俯沖轟炸,爭取一次xing解決它們."(未完待續.)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七十章荒野大長跑(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七十二章 聖誕快樂(下,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