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攻守兼備(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攻守兼備(求月票)

參謀恭敬地將一張地圖攤開放在雷斯特面前,雷斯特摸著一把白胡子,看著上面一個橢圓形的區域,頗有些為難地道:"這范圍還是有點大."

洛林爵爺無奈的一攤手,道:"沒辦法,敵人畢竟是在地底深處,如果我們能在正上方,還是可以准確定位敵人的位置."

雷斯特很是白了他一眼,他清楚地知道,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要塞外面現在到處都是怪物.而且誰知道黑夜當中藏著幾個巫妖?

如果冒險過去探測,肯定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您要是覺得困難,不如我多找幾個人來?"洛林小心的問道.

雷斯特頓時勃然大怒,狠狠瞪了洛林一眼,對洛林懷疑自己的能力而十分生氣,一甩手道:"不用,你就看著吧."

洛林爵爺苦笑一聲:這老頭是屬毛驢的,好好說話永遠不管用,必要的時候還得用點兒激將法.

雷斯特又低頭仔細看了看地圖,抬起頭舉起法杖沖著營地外比劃了一下,大致測量了一下動手的地方.

然後點點頭,輕飄飄的飛上空中,面朝著南方揮動法杖.

四名**師對望一眼,緊跟在他的身邊,升上了空中,jǐng惕地注視著四周,另外地面上,又有幾名紅衣主教凝聚起了聖術,做好隨時出手的准備.

魔法師在施法的時候,極容易受到敵人的偷襲.他們這樣做,是為了給雷斯特**,保證他的安全.

當雷斯特手中法杖舞動的時候,在地面的洛林爵爺驟然感覺一陣強風吹來.

即便自己不是法師,也能感覺到頭頂上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正緩緩彙聚.

空氣中隱隱傳來一股風雷之聲,聲音低沉,如同云層中的悶雷一般氣勢強大,震人心魄.

洛林抬起頭,一股肉眼可見的氣旋正環繞著雷斯特飛速旋轉.

在狂風中,禁咒魔導師的長袍獵獵飛舞,**的須發隨風蕩起,遠遠望去有如天神下凡一般威武.

這是洛林第一次見識老爺子全力發飆.

雷斯特的成名之戰,是當初在楓葉丹林施展的禁咒'冰封世界’.

雖然那個禁咒,一口氣埋了阿爾摩哈德幾萬jīng銳軍隊,但是那天夜里,老頭子是隱在云層之中,沒有人看到他發飆的威猛姿態.

雖然沒有人看到,但是在楓葉丹林描述雷斯特施展禁咒法術的藝術作品倒是不少,有比如說,楓葉丹林城牆上的浮雕了,懸掛在法師學院內的大幅油畫了,學院出版的各種指定課外讀物的插畫了……等等等等.

在那些圖畫的描繪當中,無不將雷斯特刻畫的威風凜凜,氣度逼人,猶如掌管雷電的宙斯天神.

但是油畫的形象和真實的姿態還是有些差距,再生動的形象,也描繪不出真正的氣勢.

而此時此刻,雷斯特站在空中,透露出一種君臨天下的霸氣.

這才是一個站在法術世界頂端的超級強者.

而不是平ri里那個小氣愛面子的老頭子.

從腳下傳來一陣輕微的震顫,好像地震了一樣,地面的石子在四處滾動.

幾個呼吸的時間,從地下傳來的震顫越來越強.

洛林能清晰的感覺到,震顫已經變成了左右晃動,和真實的地震沒什麼兩樣.

爵爺不禁擔憂的看了半空中的雷斯特一眼,心中暗道:這老先生不會玩的太嗨,真的搞出一場地震來吧?

震動越來越強烈,地面上的人不得不扶著身邊的東西固定自己,以防跌倒,洛林爵爺擔心再這麼晃下去,自己的那些半地下倉庫會先受不來.

南方的不遠處發出一聲"喀喇喇"的脆響,聲音好像是洛林爵爺曾經聽過的冰山斷裂聲.

借著照明彈的慘白的光芒,洛林隱隱約約的看到,營地外的地面忽然出現一道狹長的裂縫.

黑se的裂縫如同大地裂開的一張嘴,扭動著向外延伸了出去,從要塞圍牆前一直延伸向黑暗的遠處,直到消失不見.

在裂縫周圍,一大群怪物正倉皇的向後逃竄,顯然是聞到了危險的味道.

隨即好像是有一個巨人在那里用力拉扯一般,那道裂縫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慢慢加寬.

在裂縫的邊緣處,無數的岩石搖晃著,掉了下去.一股股灰se的煙塵從裂縫中噴出,好像是噴發的火山一般.

隨即,就見無數的喪鍾甲蟲從裂縫里面爬了出來,飛快地向後逃去.

當裂縫寬度差不多達到一米左右的時候,裂縫兩邊的地面猛然翹起,瞬間抬高了半米,發出"喀吧"一聲巨響,然後帶著低沉的轟鳴聲砸了回去.

洛林能感覺地面猛然跳了一下,灰se的塵土漫天飛舞,如同一道高達數米的chao水一般,完全擋住了要塞南部的視線.

當塵土慢慢散去,只見原地突兀的出現一條長長的大坑,寬兩米,深一米多,如一條河溝.河溝的兩側怪石嶙峋,犬牙參差,令人望而生畏.

要塞內的眾人不由發出一聲驚歎.

以前光聽說禁咒魔導師的強大,但是卻沒有想到他居然是如此的強大,只是揮揮手,就搞的地動山搖,山河變se.真是讓人感為觀止.

此時,環繞著要塞的風慢慢停了下來,雷斯特長袍飄舞,緩緩從空中落地——雖然他依然還有強大的法力,可以繼續施展,但是畢竟敵情不明,誰也不知道,多少的高階巫妖在暗處虎視眈眈地看著自己.

因此上,他必須要留有足夠的余力,以便不久的將來與強大的敵人展開正面的決戰.

他落在地上,然後好整以暇的拂了拂衣襟,輕飄飄的道:"好了,完成了."

洛林爵爺當下豎起大拇指,向雷斯特示意,道:"干的漂亮.不愧是超級禁咒大魔導士,一出手,果然是非同凡響,非同凡響啊∼!"

雷斯特當即龍顏大悅,然後頗為謙虛地摸著胡子呵呵一笑,擺擺手道:"小事一樁,小事一樁了……"

雖然嘴上說的輕巧,不過借著營中的燈光,洛林清楚地的看到老爺子的老臉微紅,也不知是被自己馬屁拍的不好意思,還是在剛剛的施法中,耗費了太多的力氣?

經過雷斯特施法之後,怪物群被嚇的躲的更遠了.

因此上,雖然整個兵營全都是枕戈待旦,但是整整一夜卻是風平浪靜的度過了.

以至于,洛爵爺也是很奇怪:怪物為什麼不趁夜發起進攻,防守部隊的火力在夜晚會打個折扣.

不過,話說回來,敵人不動總是一件好事.

洛林爵爺安排好要塞的補給和防禦,隨即裹著披風,胡亂地躺在行軍**睡了一覺,感覺著好像過了沒多久,隨即就被一陣轟隆隆的炮火聲吵醒——敵人又發動進攻了.

而且攻勢比昨天更猛烈.

圍繞著整個二號兵站,黑se的蟲群從四面八方猛沖上來,一波又一波的沖擊二號兵站的圍牆.

顯然躲在背後的指揮者耐不住了.

戰斗的節奏和昨天一樣,先是蟲群猛沖,跟著後方的遠程火力開火,轟擊要塞內部.

聯軍的戰爭堡壘趕來轟炸,戰斗機群攔截敵人的飛蟲.

一時間你來我往打的十分熱鬧.

蟲子一批一批沖上來,聯軍用瘋狂的彈雨迎接它們,然後一批接一批將它們全數殺.

大片大片的蟲子尸體被烈火點燃.

沖天的火焰再一次包圍整個要塞,一道道黑煙如同巨龍一般沖天而起,隨著北風不住地扭轉,幾乎遮蔽整個的天空.

昏黃的天空下,烈火沖天,濃煙滾滾,如chao水一般瘋狂沖鋒蟲子,天空中交錯劃過的炮彈,由機關槍編織而成的巨大火網,炮彈爆炸時的火光……

遠遠望去,整個場面,宛如地獄中的殺戳戰場.

洛林舉著望遠鏡耐心的觀察著戰場的時候,背後忽然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道:"蟲子就是蟲子,一群頭腦簡單的家伙,就不能玩出點新花樣,讓我老人家高興高興."

洛林回過頭,只見雷斯特jīng神**的走了過來,雖然只休息了幾個小時,不過老爺子恢複的很好.

昨天晚上他老人家大展神威神威之後,親眼目睹的士兵們頓時驚為天人.將這老頭兒當成神一樣的崇拜.

原來大家都知道這位老法師很厲害,直到現在才知道是怎麼個厲害法,雷斯特大魔導士不管走到那里,都能收獲敬仰崇敬的眼光,而不是像是洛林和雷歐這一大一小兩個混蛋,總是不尊重他老人家.

這讓他老人家十分滿意.

洛林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道:"簡單?這戰術雖然簡單,正因為簡單,所以才管用.

您覺得今天的敵人數量和昨天相比減少了嗎?"

雷斯特滯了一下,然後凝神向著戰場上看了一會兒,隨即搖了搖頭:包圍著整個要塞的怪物依然是黑壓壓的一片,看不到盡頭.

洛林耐心地解釋道:"敵人占據絕對的數量優勢.一天,兩天,三天五天,我們可以頂下去.但如果是一個月,兩個月,甚至半年,您覺得我們能一直擋住它們嗎?"

雷斯特在心中想像了一下在要塞內戰斗兩個月的場景,臉se頓時yīn沉了下來.

雖然人類聯軍已經完全邁進了火器時代,但是如此高強度的戰爭,士兵們全都是緊繃著神經,也支撐不了多久.

就算到最後,所有的士兵沒有被累死或者逼瘋,但是聯軍的彈藥也會供應不上,而戰爭堡壘會耗光它們的能源晶石.

連續高強度的全面戰斗,彈藥和能源的生產,運輸跟不上消耗的速度.

雖然人類極為強大,但是那蟲子的戰術卻好像是一個巨大的磨盤,一點一點兒的將人類的士兵,物資消耗乾淨.

雷斯特皺皺眉頭,發現自己把事情想的簡單了,道:"既然你明知道耗不過敵人,你把大家弄到這不是送死嗎?

對于蟲子來說,殺死它們三百萬只,和殺死它們五百萬只沒什麼區別."

洛林微一聳肩,道:"不放在這里,難道放在旗魚營地,等怪物把咱們都推下海,然後在荒原落地生根?"

"呃……"雷斯特想了想,不得不點頭承認洛林的話.

"而且,防守戰,絕不僅僅只是被動防守."洛林爵爺頓了一下,繼續說道:"戰爭中的一項原則,不守孤城.

不管是兵員再多,糧食再足,准備再充分,一座孤立的城市就是一個囚籠,總有被人攻下來的一天,加勒比就是個例子."

雷斯特捋著胡子若有所思,跟著點了點頭,道:"看來你心中早有計劃."

洛林爵爺露出一個自信的微笑,道:"打仗嗎,說麻煩也麻煩,指揮幾十萬人,在千變萬化的戰場上尋找制勝的機會,很難.

但是說簡單其實也很簡單,謹守幾條原則,不膽小,不自大也就差不多夠了."

×××××××

儒略大公在空中注視著地面的戰場,初見覆蓋了整片大地的蟲子時,也嚇了大公一跳,發愁這麼多怪物,怎麼可能殺的完.

不過見多了之後也就麻木了.

此刻,戰爭堡壘在空中緩緩飛行,監視著地面的戰場.

儒略大公摸著刮的光溜溜的下巴,道:"你說,洛林這小子一個人擋住擋不住?"

大公身後的參謀們不由互相對視一眼,心中犯了嘀咕,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大家都知道,洛林爵爺一向是只能大公自己罵的,誰要是真把大公罵洛林的話當真了,敢在大公面前說洛林爵爺壞話,那也太圖樣圖森破.

第二天就得被調進進攻撒馬爾罕的敢死隊里面了.

說洛林爵爺擋不住,那不是小看洛林爵爺,而是小看儒略大公最為疼愛的女兒——凱瑟琳長公主殿下的眼光.

說洛林爵爺能擋得住,那就是小看儒略大公本人.

此刻,大家深刻的感受到身為小弟的悲哀.所謂'伴君如伴虎’,大約指的就是現在這種的心情.

最後大公的親衛給大家解了圍,道:"有殿下您在,爵爺一定能打敗敵人."

儒略'嗯’了一聲點點頭,好像對回答十分滿意,道:"給地面發報,准備好就可以進攻了."

在二號兵站南方的荒原上,一支規模龐大的軍隊正朝著包圍兵站的蟲群緩慢移動.

為首的一面大旗上是一只鐵灰se的雄鷹.

這就是大名鼎鼎的保安軍頭號主力,一直擔任預備隊任務的鷹師.

鷹師在梵蒂諾一戰成名,以一個師一萬多人的兵力抵擋閃族十幾萬人,中間又消滅了巫妖放出的尸魔.

不僅擋住閃族人的進攻,而且一招關門打狗,生俘了陷入梵蒂諾城內的三萬多閃族軍隊.

正面戰斗,俘虜甚至是參戰士兵數量的兩倍,鑄造了戰爭史上的傳奇.

梵蒂諾戰役也是保衛戰的轉折點,鷹師因而聲震大陸.被希爾梅莉亞教宗授予'聖地保衛者’的光榮稱號,以及可以佩戴武器進出梵蒂諾的榮譽,這看上去好像不起眼,但是其中的意義卻是極其的重大,和傳說中的'劍履上殿’差不多,只有對教廷作出巨大貢獻的軍人才享有.

鷹師上下的官兵也可以在自己的臂章多加一個象征梵蒂諾的十字架.

在輝煌戰績的背後,讓世人最為咂舌的是,鷹師上下只有一萬八千人∼!

別人是無論如何也想不出,用一萬八千是如何打敗十二萬人,還生俘幾萬.

鷹師也是茹曼帝國手中重要的威懾力量,效果和原子彈差不多,讓其他國家頗為忌憚.

這種部隊不說多,只要有十個師,全世界加起來也干不過茹曼人.

閃族共和國內部現在就有經曆過梵蒂諾戰役的閃族人,他們現在提起那場城內的戰斗還心有余悸.

每當別人問起它們的時候,他們總是搖頭歎氣,告誡別人,如果不能做到在暴雨中不沾濕衣服,就不要去挑戰鷹師,他們的子彈甚至比暴雨都密集.

世人能看到鷹師的強大,卻看不到洛林爵爺和雷歐董事長為了鷹師和保安軍會下了多少心血,花了多少黃金.

鷹師的士兵選拔最嚴,只取世代為茹曼人的良家子弟,訓練最刻苦,裝備最為先進,戰術更是超越一個時代,自然福利也最好.

也只有他們執行危險的外圍牽制任務,能讓洛林爵爺放心,如果鷹師再不行,換誰來都不行.

地面攻勢很快展開,儒略大公將荒原上為數不多的戰馬都調給鷹式使用,他們可以騎馬接近蟲群,下馬戰斗,然後上馬撤退.

機槍也被架在馬車上機動.

鷹師展開隊形,分成以連排為單位的多個小股部隊,以便前後接應

前鋒在距離蟲群兩里左右的地方開始炮擊,而步兵繼續前進到距離蟲群一里的距離,使用步槍和機槍she殺怪物.

戰爭堡壘在鷹師頭頂擔任掩護和火力支援的任務.

鷹師最初的戰斗並沒有引起蟲群的注意,或者說沒有引起控制蟲群的人的注意.

二號兵站才是決定戰爭勝敗的關鍵.

但是伴隨著鷹式迅猛凌厲的攻勢,敵人就想不注意鷹師都難.

那幫家伙就像一把變鈍的水果刀,從蟲群上連皮帶肉刮下來一塊.(未完待續.)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大手筆(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七十六章 血肉磨盤(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