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危如累卵(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危如累卵(求月票)

一把耀眼的光劍從天而降,迎著疾沖的巫妖,狠狠的砍下.

遠遠望去,一道潔白的光芒猛然刺入黑se的煙霧中.

巫妖頓時大驚失se,急忙舉起了白骨法杖架住了光劍.

劍杖相交,就好像是硫酸倒在了鐵板之上,發出了一連串令人牙酸的'嗤嗤’聲響.

在光芒照耀之下,巫妖身上籠罩的黑se煙霧瞬間消散,露出巫妖本來的樣子,一身和幽靈一樣破碎的黑se長袍,和長袍內骷髏頭中兩點幽綠se的火焰.

他那空洞的眼眶內,綠se的光芒猛然一亮,凝視著光芒鎧甲中的人.

"洛林∼!"灰白se的骷髏頭中發出一聲充滿怨毒的聲音,就像是毒蛇嘶嘶吐著蛇芯.

只見在他的對面,一名騎士身著由聖光構成的鎧甲當中,在頭盔下露出了一張熟悉的臉.

正是洛林∼!

正是那位被稱為神佑騎士,梵蒂諾保護者,人類聯軍副總司令的洛林元帥.

長期以來,洛林擔任著聯軍的指揮官,率領著幾十萬大軍東征西討,橫掃天下.

以常勝將軍的姿態出現在戰場上,赫赫的威名令人聞風喪膽,止小兒夜啼.由于這道光環太過耀眼了,以至于人們只記得那個做司令的洛林元帥.

而忘了那個和亡靈大祭司硬拼,戰勝無數巫妖的攔截,以一柄戰魂劍橫掃不死族的洛林元帥.

直到此刻,看著身披聖光鎧甲的洛林爵爺出現在最前線,所有人才想起來,洛林爵爺,也是一位本領高強的聖騎士.

能讓亡靈大祭司鎩羽而歸的英勇騎士.

看到他出現在了戰場的最前線,人類的士兵們原來有些低落的士頓時大振起來,爆發出了一陣如chao水般的歡呼.

緊接著,他們一個個全都眼睛**,惡狠狠地瞪著對面的敵人,一邊怒聲咆哮著,一邊握緊手中的武器,拼命地開火she擊.

居然讓洛老大親自抄刀砍人,這是身為小弟的莫大恥辱∼!

密集的子彈如狂風暴雨一般掃過了戰場,在一瞬間居然扼住了敵人chao水一般的進攻,打的蟲群人仰馬翻.進攻的鋒線足足向後退了十多米遠.

此時,洛林冷冷地看著對面的巫妖,用力地向下壓著手中的光劍.

戰魂劍散發出的白se光芒,仿佛帶著熾熱的溫度,在光芒的照she下,巫妖的骨頭好像被烤化了一樣,冒出一縷縷灰se的煙霧.

光劍壓住巫妖的白骨法杖,一點一點向下壓去,那巫妖雖然使出了吃nǎi的力氣拼命地格擋,但是光劍距離他的頭顱也越來越近——法師們雖然強大,但是從來都不是一個力量型的職業.

看到光劍越來越近,那巫妖的眼中不由閃過了恐懼的神se.緊接著,白骨大嘴張開到一個誇張的程度,發出一聲刺耳的尖嘯聲.

一道幾乎肉眼可見的聲波,迅速地向著洛林飛去.

但是在光劍的保護之下,那刺耳的聲波卻好像是遇到了一面透明的盾牌,從洛林的兩側滑了過去.

如同摩擦玻璃一樣的尖嘯聲傳到了要塞當中,使的士兵們全都是耳朵都是一疼,大腦失神了片刻.

而此時,洛林卻森然一笑,越發用力,眼看耀眼的劍身就要砍上巫妖的頭顱.

在光芒的照耀之下,巫妖的骷髏頭上甚至出現了一道被聖光炙烤出的焦痕.

見魔音法術對洛林毫無作用,無奈之下,巫妖又發出了一聲慘厲的尖嘯,迅速舍棄了白骨法杖,全身化為一道煙霧飛速後退.

在巫妖松手的同時,戰魂劍猛然劈下,從巫妖的肩頭狠狠斬落,從上到下貫穿巫妖的骨架.

戰魂劍的威力下,巫妖比鋼鐵還堅硬的骨頭硬生生被劈斷,它的右半邊骨頭架子整個掉了下來.

雖然斷掉了半邊身體,但是巫妖畢竟從洛林劍下逃了出去,一眨眼就後退出二三十米遠,一雙綠se的眼睛猛然閃爍.

可以想象,他此刻一定非常生氣.

"別以為披著一層光皮就有什麼了不起的."巫妖隔著一段距離,用嘶啞的聲音嘶吼道:"聖騎士又怎麼樣,在永生者面前,你們永遠都是廢物,廢物∼!

即便沒有身體又怎麼樣?我們永生者一樣可以發揮出實力."

洛爵爺一彈手中的光劍,冷笑道:"吹**,NM**D,有種給爺過來啊……"

巫妖不由一滯,緊接著,眼中閃過了瘋狂的神se.

巫妖雖然**,殘忍,但是好歹也是高級知識份子,因此上,也就改不了文人的臭毛病,罵起人來也都是文質彬彬的.

誰知道,洛林那貨雖然是一介貴族,卻……卻爆出這種不堪入耳的髒話.

他嘶吼了一聲,舉起僅剩的一條手臂,將一連串黑暗法術she向不遠處的洛林.

在原地不動的洛林爵爺手中驟然出現一面盾牌,擋在身前,輕松的攔下了一連十幾道黑暗法術.

隨即,大步向著巫妖沖了過去.

只剩半邊身體的巫妖發出一聲長笑,道:"慢,慢,太慢了∼!

你們這些聖騎士,和烏龜一樣慢."

巫妖幾乎是一瞬間就漂移到另一個方向,接著用黑暗法術猛轟洛林的側面,同時得意的高聲大笑,叫囂著道:"雖然你們聖騎士和烏龜的殼子一樣厚,知道你們聖騎士怎麼死的嗎?

就是這樣被我們磨掉烏龜殼干掉的.哈哈哈……"

巫妖們總是譏諷光明教廷的聖騎士為烏龜.

在巫妖們看來,那些可惡的聖騎士和烏龜一樣,套著一層堅硬的殼子,擁有**的對黑暗法術的防禦.

他們的黑暗法術在聖騎士面前,威力要大打折扣,而聖騎士以聖光灌注的長劍,對黑暗生物卻是致命的威脅.

不過,在此同時,聖騎士們的速度卻也像烏龜一樣移動緩慢,和會飛的巫妖們相比,他們就像是在地面上緩慢的爬行.

這也是聖騎士在和黑暗法師們戰斗時最大的弱點.

實際上,移動速度太慢,尤其是不能像法師那樣**的飛行,一直是光明教廷上下都極為苦惱的事情.

光明教廷人多勢眾,麾下主教,牧師和聖騎士數量是不死族的十倍,更是擁有專門克制不死族的聖光,但是和不死族戰斗了足足一千年之久,卻總是無法取得決定xing勝利.

他們盡管辛辛苦苦的堵住了黑暗法師或者巫妖,敵人只要飛上空中,就可以輕易擺脫他們的追擊.

每當這個時候,空有一身澎湃升力的主教,大主教們只能氣得在地面跺腳.眼睜睜地看著到手的鴨子飛走了.

所以梵蒂諾的曆代教宗才不惜血本,從jīng靈弄來銀翼飛馬,但是身為自然的寵兒,銀翼飛馬的數量實在太稀少,而且繁衍也十分麻煩,只夠組建一支教宗衛隊.

每每圍剿黑暗法師的時候,教廷的人不得不請求法師們的協助,封鎖敵人從空中逃跑的道路.

牧師和法師互相再看不順眼,但是雙方畢竟還是同一戰線的盟友.

對不死族來說,盡管他們和光明教廷是天生的死敵,但是他們卻更恨元素法師——不光是因為雙方兩千年來的曆史積怨,更因為元素法師們才是能真正威脅到不死族生命的人.

和教廷交手了一千年,巫妖們對付光明教廷的人,也有一套針對xing的戰術.

教廷的人來了他們就跑,躲起來避避風頭,然後逮到機會就抽冷子偷襲一下,能讓教廷的人氣得抓狂.

對付單個的聖騎士,更是像戲耍一樣.

那巫妖雖然被洛林砍掉一半身體,但是卻縱聲長笑,位置飄忽不定,忽左忽右的圍繞著洛林轉圈,從不同的方向用連綿不絕的黑暗法術猛砸洛林.

而洛林爵爺眼下好像只能一直被動的防禦,別說進攻了,巫妖往天上一飛,洛林爵爺只能干瞪眼.

遠處雷斯特更是被幾個巫妖纏的手忙腳亂,自顧不暇,還顧不上洛林爵爺這頭.

玩的過癮的巫妖懸停在距離洛林二三十米的空中,不無得意的道:"怎麼樣?這個滋味好受嗎?"

洛林爵爺冷笑了一聲,道:"你這一套不過是爵爺我玩剩下的,有種下來啊?"

巫妖冷哼一聲,高聲道:"別急,咱們慢慢來,我可以陪你晚上一整天."

洛林爵爺一臉的不屑,道:"大爺我身為大資本家,分分鍾幾百萬上下,可沒有時間陪你這種下**的小蟲子浪費."

被洛林爵爺激的更加憤怒的巫妖發出一聲尖嘯,一連將幾個黑se法術砸向洛林爵爺.

一道刺眼的光芒閃過,黑暗法術被洛林爵爺的戰魂劍劈開,消散在空氣中.

黑se的煙霧散開之後,巫妖猛然看到洛林爵爺右手持劍,左手上卻端著一個銀白se的短鐵管.

洛林爵爺握緊左輪手槍,瞄向對面二十米外的巫妖,輕蔑的道:"井底之蛙."

跟著扣動扳機.

"砰∼!"

一聲清脆的槍響,對面巫妖的骷髏頭猛然炸開,被子彈掀飛.

無頭的巫妖只是在空中晃了一下,卻並未從空中跌落,失去頭顱對巫妖來說不算什麼傷.

洛林爵爺扁扁嘴,嘀咕著道:"自己這喜歡爆頭的毛病看來是改不了了."

想當年爵爺上學的時候,在學校背後的黑網吧里,那也是威名赫赫,堪稱一霸的.

在那個沒有寬帶,東熱和網絡游戲的年代,一把沙鷹和阿卡耍的出神入化,爆頭率一直保持在五成以上,人送外號鷹王∼!

抄起家伙就往對方的腦門上打,都已經成了爵爺本能.

不過這可對付不了巫妖,巫妖的致命弱點是他的命匣,而絕大多數巫妖,都將命匣藏在胸口的位置.

即便是失去了身體,僅僅依靠命匣,巫妖仍能用法力虛化出一個身體,不過那樣會持續消耗法力,所以巫妖都會為自己找一具身體.

無頭的巫妖已經發現情況不妙,抽身想要逃走.

洛林爵爺槍口微微一垂,連連扣動扳機,跟著五聲槍響,子彈全都打在巫妖只剩半邊的胸口位置.

巫妖被打的連連後退,居然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連狠話也不說一聲,轉身就往後沒命的逃去.

看著他狼狽逃竄的模樣,洛林爵爺也不追趕,而是輕輕吹吹槍口嫋嫋青煙,瀟灑的甩開彈輪,退出彈殼重新裝彈.

雖然沒有干掉這個巫妖,不過看樣子自己肯定打中他的命匣,足夠他受的.

巫妖剛剛逃走,後方剛剛還畏縮不前的喪鍾甲蟲又猛然沖了過來.

但是面對著洛林爵爺的時候,喪鍾甲蟲明顯十分懼怕,遠遠的繞開了洛林爵爺,不敢靠近.

身後各處地堡內的槍聲跟著響起,洛林爵爺轉身幾步跳上要塞的圍牆,回到要塞之內,如果再在外面站著,很可能會被流彈掃中.

雖然不知道自己的戰魂甲能不能防彈,估計應該是防彈的,不過洛林爵爺眼前還不打算去試一試.

雖然趕跑了南面的幾個巫妖,但是圍攻要塞的巫妖依然很多.

他們就像是蒼蠅一般,趕走一群,很快又來一群,洛林爵爺不得不像個救火隊員一樣,在要塞四周不停來回奔走.

雖然要塞里的士兵們一刻不停地向外傾瀉著彈雨,阻擋敵人的進攻,但是面對著飄乎不定的巫妖卻是無能為力.

只能是靠著雷斯特和瑪瑞斯,弗洛里等人,依靠強大魔法來阻擋著巫妖的進攻.

但是敵人的數量實在太多,近乎瘋狂的喪鍾甲蟲牽制了守軍的全部力量,要塞頭頂還有亡靈族的戰爭堡壘不停穿梭轟炸.

巫妖如同海浪一樣,一波又一波的沖擊著要塞的防禦,雷斯特和瑪瑞斯他們疲于應付.

敵人數量太多的結果,就是雷斯特他們在打跑了巫妖之後不能追擊,徹底的消滅敵人,而不得不像釘子一樣釘在要塞的圍牆上,迎接敵人的主動進攻,同時還要躲避不死族戰爭堡壘的sāo擾,可謂手忙腳亂.

對他們來說,首要任務是擋住敵人,保證要塞的安全.

戰斗雖然激烈,要塞內的聯軍同樣士氣高昂,尤其是當他們看到身為統帥的洛林爵爺,總是沖殺在第一線的時候.

洛林爵爺一身戰魂甲,在戰場上醒目的就像個二百瓦燈泡一樣,一出現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

老大都親自上前線玩命去了,他們這些當小弟當然也得拼命.

整片戰場此刻熱鬧的如同沸騰一樣.

突然間一枚赤紅se的信號彈從東面升起,洛林爵爺豁然轉頭,向東方望去.

那枚信號彈正緩緩升入空中,十分醒目.

紅se代表著緊急情況,只有在前線遇到危險的時候才可以使用.

那表示那里的士兵頂不住了,需要立刻支援.

洛林爵爺毫不猶豫的向東面趕了過去,在還未趕到的時候,又有兩顆紅se信號彈升起,顯然那里的情況已經十分危機.

洛林加快了速度,在連續高強度的戰斗中,守軍已經發揮出百分二百的努力,聯軍現在就像一張繃滿的弓,意外隨時可能發生.

不等洛林爵爺感到信號升起的地方,一道黑se的身影出現在圍牆上.

喪鍾甲蟲突破地堡火力的攔截,爬上了要塞的圍牆,跟著如同漫過堤壩的洪水一樣,傾瀉如要塞內.

洛林爵爺忍不住罵了一聲,終于還是出狀況了.

瞬間不知道幾百只喪鍾甲蟲湧進要塞內,它們黑se的身影甚至淹沒了要塞的一段圍牆.

十幾名士兵從被喪鍾甲蟲越過的圍牆地堡中跑了出來,瘋狂的向要塞內沖去,邊跑邊向喪鍾甲蟲開槍.

但是他們兩條腿卻跑不過喪鍾甲蟲的八條腿.

幾乎是眨眼之見,就見那些喪鍾甲蟲就將十幾名士兵淹沒,將他們裹進黑se的蟲chao中.

幾聲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傳來,十幾個人同時消失,連一點蹤跡都沒有剩下.

洛林咬著牙以最快的速度從了上去,如果不把它們消滅乾淨,讓更多的喪鍾甲蟲湧進來,全要塞的人也不夠給喪鍾甲蟲們塞牙縫的.

要塞內響起急促的鍾聲,有人正在用盡力氣高叫:"增援,都出來增援∼!"

後勤部隊抄起他們的霰彈槍和手槍,都向要塞東面沖來,就連指揮部內的參謀都跑了出來,前往被敵人突破的地方堵口.

不等靠近跟前,洛林拽出手槍連連開火,最前面的幾只喪鍾甲蟲中彈翻到在地,但是瞬間就被後面湧上來的淹沒.

戰魂劍猛然亮起耀眼的光芒,洛林揮舞著戰魂劍沖入喪鍾甲蟲群眾,長劍猛然橫掃,將幾只喪鍾甲蟲砍碎,擊飛.

自己卻陷入喪鍾甲蟲群的包圍當中,身前身後密密麻麻的喪鍾甲蟲讓洛林寸步難行,它們如同一塊塊滾動的石頭,不停的撞擊著洛林.

洛林只能不停的揮劍砍開自己周圍喪鍾甲蟲,卻發現越砍越多.

黑se的喪鍾甲蟲繞開洛林,向要塞內湧去.

洛林心中叫苦,形勢十分嚴峻,只有將要塞外抵擋巫妖的雷斯特他們叫回來,說不定才能消滅這些喪鍾甲蟲.

但是雷斯特他們一旦撤退,會引起連鎖反應,沒有人阻擋巫妖,在他們的攻擊下,整個要塞四周都會被喪鍾甲蟲突破,到時候二號兵站可真的完了.(未完待續.)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 狂攻(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八十三章 戰場上的女武神(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