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八十六章 深入敵後(六千,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八十六章 深入敵後(六千,求月票)

赫爾姆特站在山洞口,望著頭頂白se的冰層愣的出神,過了好一陣子,他長歎了一聲,這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赫爾姆特是留守永生者老巢巫妖的一員,同時也是所有留守人員的首領.

在同時留下來的四個巫妖中,他的資曆最老.

原本他們也想和其他巫妖一樣,參與到這一場最終決定永生者命運的大決戰當中去.

但是愛德伍德命令他們幾個留了下來,一是為了服侍重傷中的亡靈大祭司.

二則是為了應付最壞的情況.

如果巫妖們沒有取得對人類的勝利,無法阻擋人類前進的腳步,那名他們幾個巫妖將負責掩蓋這座永生者最後的巢穴,讓人類就算是勝利了,也找不到亡靈大祭司,留下最後一絲希望.

到時候,他們就用爆烈水晶炸毀頭頂的冰層.

凌駕在峽谷頂上,如同屋頂一般的數以萬噸計的巨大冰塊會傾瀉下來,將這個隱藏在冰蓋下的峽谷徹底掩埋掉.

在荒原極寒的天氣下,塌下的冰層在兩天之內就會凍的和鋼鐵一樣硬.鎬頭砸在冰上只能敲出一個白點.

如此一來,就算是被人類找到這座洞穴的位置,想要挖開它最少得好幾年的時間.

有這幾年的時間,足夠亡靈大祭司恢複大半的傷勢,縱然不能立刻展開反攻,但是起碼能夠自保.

當然,這麼做的結果是他們幾個留守人員,也會被冰封在山洞中.

不過,做為永生一族,並不需要什麼糧食補給,而且曾經孤獨的生活了數百年之久,縱然是再被冰封上幾年的時間,也不過只是他們漫長生命中的一個小小片段而己.

只要神座陛下傷愈,恢複了法力,未來的世界必然還會是永生一族的天下∼!

但是……但是這畢竟是最壞的打算.

因此上,自從愛德伍德率軍出征之後,赫爾姆特和留守的巫妖們一直等在山洞門口,眼睛盯著頭頂的冰蓋,期待他們能夠勝利歸來.

對于冷酷自私的巫妖來說,這種期盼心情極其的罕見,甚至是從來都沒有過.赫爾姆特只是依稀記得在數百年前,還是人類的時候,與情人約會時的心情有些相仿.

時間在他們焦急的等待中一分一秒的過去,到了凌晨時分,頭頂的冰蓋依然是一片蒼白,還是沒有任何動靜.

赫爾姆特他們的心情漸漸都沉重起來,時間拖的越久,他們勝利的希望就越渺茫.

如果到了天亮還沒有人歸來,那就表示他們徹底的失敗了.

赫爾姆特心中一時百味雜陳.

他的腦海中不斷出現各種各樣的場景:一會兒是出征的巫妖們全軍覆沒,一會兒是成千上萬的牧師法師沖進山洞.一會兒又是巫妖們勝利凱旋歸來……

留守的巫妖們此時也是神態各異.有的沉默不語,有的唉聲歎氣.還有人卻依然還不死心,兩眼一眨不眨的緊緊地盯著頭頂上的冰蓋,希望著下一秒鍾,不死族的戰爭堡壘可以出現……

就在赫爾姆特心中預想著種種結果的時候,突然有巫妖興奮的高呼一聲:"有人回來了∼!"

赫爾姆特霍然抬頭.

只見在上空白se的背景下,一個黑點兒正快速馳來.

隨即越來越大,最終變成了一座通體黝黑的金字塔形戰爭堡壘∼!

它來到了峽谷的上方,隨即緩緩降落.

和幽深狹長的峽谷比起來,孤零零的一座戰爭堡壘顯得十分渺小,但是卻十分醒目.

留守的巫妖們緊張的注視著降落的戰爭堡壘,在心中猜測戰爭的結果.

赫爾姆特死死的盯著戰爭堡壘,喃喃的道:"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有人回來就代表著他們可能勝利了.

戰爭堡壘很快降低到只有幾十米的高度,這時有人憂慮的小聲問道:"怎麼只有一座?其他人呢?"

赫爾姆特不由一震,也是反應了過來.

他急忙抬起頭來,向著頭頂四下掃視,但是卻根本找不到其他戰爭堡壘的身影.

果然,穿透冰蓋上落下的戰爭堡壘只有這麼孤零零的一座∼!

而以往,戰斗歸來的時候,會同時有十幾座戰爭堡壘依次降落,巨大的轟鳴聲在峽谷中不住的回蕩,極其的熱鬧.

赫爾姆特心情頓時又猛然一沉:只有一座回來,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難道其他的人全都戰死了嗎?

此時,那戰爭堡壘小心翼翼地飛過冰層下的峽谷,最終降落在山洞前的空地上.

赫爾姆特不死心地眯起了眼睛,在冰蓋下繼續又巡視了一周.

但是那座戰爭堡壘四周的塵埃全數落下,卻還是沒有人看到後面有戰爭堡壘跟著進來.

降落的戰爭堡壘在地上停穩之後,赫爾姆特和巫妖們對望了一眼,隨即全都急不可待的飛了過去.

它們迫切的想要知道戰爭的消息.哪怕是失敗,也比現在這樣干巴巴的等待著強.

但是當他們來到了戰爭堡壘的跟前,卻見那大門遲遲沒有打開,赫爾姆特眼中不由閃過一絲的疑慮——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這明顯不正常.

就在他忍不住想要飛入戰爭堡壘內,自己親自去看一看的時候,戰爭堡壘的大門發出了轟的一聲悶響,隨即緩緩的開啟.

緊接著,幾個裹在黑袍中的巫妖緩緩走了下來.

赫爾姆特立刻上前攔住他們,焦急的問道:"結果怎麼樣?我們贏了嗎?為什麼只有你們一個回來了?其他人在哪里?"

他一邊說著,一邊仔細地打量對方一眼,只見為首的黑袍人兜帽拉的很低,完全遮住他的臉,根本看不清楚相貌.

不過,對此他也並不在意,巫妖們基本上全都是這種尿xing.

這其中的主要原因,並不是為了裝神秘,而是因為臉上的爛肉太多,所以他們都下意識的選擇將臉給遮擋起來——盡管巫妖們對于相貌並不在太在意,但是畢竟曾經身為人類,在內心的深處還有幾絲的美丑觀.

為首那個黑袍人停下腳步,沉默了片刻,用嘶啞的聲音說道:"是的,我們勝利了,准切的說,我們馬上就要勝利了."

留守的巫妖們頓時發出一陣興奮歡呼聲,激動不已.

有人以手撫額,連聲叫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永生者是不可能失敗的."

"感謝神座陛下,命運終究還是站在我們這一邊."

"……"

赫爾姆特也是長長的松了一口氣,他一直為自己沒能參與到決戰當中而遺憾,驟然聽到勝利的消息,赫爾姆特感覺自己的命匣都激動的在發抖.

這一瞬間他甚至有些想哭的沖動,對于失去了生命感情的巫妖來說,這簡直就是奇跡.

他強忍住激動的心情,道:"就……就你們一座回來嗎?戰斗打的很艱難吧?"

"不,當然不."為首的黑袍人發出一聲干澀的笑聲,道:"其他人馬上就回來,他們正在打掃戰場,我們是回來向大祭司報喜的."

一眾巫妖們不由對望了一眼,盡皆看到對方眼中露出的失落神情.

赫爾姆特頓時在心中大罵這幫巫妖們見利忘義,卑鄙自私的劣根xing.這邊剛剛解除了戰爭的危機,這幫狗崽子就又開始內斗,巴望著別人不落好.

在此同時,卻也不禁一陣的歎息:原來還有其他人也活著,真是的,如果真的只回來一座……呃,不,如果他們和敵人拼一個兩敗俱傷話,全數戰死,那該多好啊∼!

但是這些話,他們卻並沒有說出口來,一個個反而是拼命地在臉上擠出笑容,紛紛叫道:"快去,神座陛下聽到了一定會非常高興,你們幾個真是好運,肯定會得到神座陛下的賞賜."

他們一邊說著,一邊讓開道路.

為首的黑袍人低低的笑了一聲,垂首慢慢向前走去.

赫爾姆特望著這幾個巫妖的身影喟歎一聲,永生者一族終于安然度過了自己一族兩千年以來最大的危機.

他們贏了,未來還是他們的,黑暗法術畢竟迎來勝利的一天.

雖然他們實力大損,丟失了閃族,失去了黑暗法師的服侍,但是只要給他們足夠的時間,在亡靈大祭司的帶領下,永生者必將重新君臨天下.

巫妖們最不缺的就是時間,他們可以以百年為單位,耐心的等待機會.

而人類,不管是多麼強大的人類,終于老去的一天,除非他強大到半神的境界,才可以向亡靈大祭司一樣,做到永生.

永生者們先天上的優勢,是那些用**活動的低賤種族永遠都比不了.

赫爾姆特心中甚至在心中開始策劃以後的戰略,首先他們要用德拉蟲族清光亡靈島上的人類,然後將德拉蟲族擴散出去,牽制人類的力量.

待亡靈大祭司傷勢恢複,再一口氣打回閃族去,重建永生者的輝煌.

到時候一定要給那些牆頭草狠狠的一點顏se看看,讓他們知道背叛者的代價.

經此一戰,愛德伍德頭號巫妖的地位將無人撼動,赫爾姆特決定一定要和他搞好關系,二號三號人物不敢想,能混個六號七號他就滿足了.

赫爾姆特望著幾個報信的巫妖走向山洞,心中暗暗羨慕,暗道:一群好運的狗崽子,不知道神座會賞賜他們什麼東西.

這幾個人一定是愛德伍德的親信吧?

要不然也輪不到這個肥差……

看著這幾個人的背影,赫爾姆特忽然感覺有點不對勁的地方,但是卻又說不上來是那里不對勁,心中有一種怪怪的感覺,反正就是看這幾個巫妖有點別扭.

他仔細回想了一下和這幾個巫妖的對話,猛然想起了不對勁的地方:他們剛剛說的是亡靈大祭司,而不是神座陛下,沒有像巫妖們一樣使用敬稱,這十分奇怪.

想到這里,赫爾姆特突然揚聲道:"等等."

正走向山洞的十幾個巫妖猛然停了下來,他們像是石像一樣忽然站住,過了好幾秒鍾,為首的巫妖才轉過身來,問道:"請問還有什麼事情嗎?"

赫爾姆特上前兩步,沉聲道:"我好像沒有見過你,請問閣下您是?"

"世界上芸芸眾生,你沒見過我很正常."為首的巫妖帶著一股莫名的笑意,緩緩的說道:"我叫洛林∼!"

×××××××

幾個小時之前……

凌晨的戰場上殺聲震天,亡靈族的戰爭堡壘在黑se的夜空中俯沖開火,再拉起遠離.

魔導炮she出的光芒如雨點灑入要塞內,在地面濺起一片如水一樣的波紋.

在濃霧遮蓋的戰場上,從人類要塞上空掠過的戰爭堡壘,發起一次攻擊之後,又很快紮入濃霧當中消失.

即便是巫妖們,在大霧中飛行也必須小心翼翼,以他們黑暗視覺的能力,也看不出幾十米遠.

因此在濃霧中飛行是個技術活,巫妖們不得不降低速度,繞著要塞慢慢的兜圈子.

戰斗進行超過了一個小時,在高強度的進攻,巫妖們也漸漸感到吃力.

再這種情況下,誰也沒有注意到,一座不死族的戰爭堡壘從東方悄悄插入它們的隊伍之中.

這座戰爭堡壘上,一個全身裹在黑袍中的人甕聲甕氣的道:"你小子保證過,如果我的零號機沒了,你陪我一個一模一樣的."

他旁邊一個同樣裹在黑袍中的人不耐煩的道:"別說一個,賠您三個都行.

一個用來開著玩,一個用來借人,一個用來收藏,怎麼樣?"

"好是好,我怎麼感覺你小子的語氣像是在罵人?"

說話的人拉開黑袍的兜帽,露出一把蓬松的白se長胡子,瞪著一雙眼睛不悅的說道,正是禁咒魔導師,楓葉丹林法師學院的院長,聯軍顧問委員會委員長,雷斯特.

在他對面的,卻是聯軍副總司令,前線總指揮,梵蒂諾的保護者洛林元帥.

洛林撇撇嘴,道:"切,不要拉倒,我自己留著."

同時心中暗道,你們法師不都是死宅男的德xing,跟那些同一張CD買三份的宅男沒什麼本質區別.

旁邊傳來一聲嬌柔的輕笑,一個同樣包裹在黑se長袍中的人抬手捶了洛林一下,滑落的袖子中露出粉白se的手掌.

雷斯特笑的十分滿意,道:"這可是你小子說的,到時候不許賴帳."

兩人周圍散亂的站著十幾個人,和洛林是一模一樣的打扮,都把自己包的嚴嚴實實的,用兜帽隱藏起他們的面容.

"是是是."洛林爵爺無奈的答應一聲,道:"還好當初搶了這麼一座戰爭堡壘."

雷斯特拍拍戰爭堡壘冰冷的牆壁,感慨著到:"是啊,沒想到今天又用得上它了."

眾人乘坐的戰爭堡壘正是雷斯特的零號機,也就是洛林和雷斯特從閃族搶回來的.

在回到楓葉丹林之後,元素法師們以零號機為模板,走上了先山寨,後創新的傳統工業國崛起的老路.

只是這幫沒有女朋友的宅男元素法師們委實厲害,很快就破解了不死族戰爭堡壘的法陣,開始研究制造人類自己的戰爭堡壘.

人類沒有戰爭堡壘的原始技術,但是對于法陣的研究卻不是巫妖們能比得上,很快造出了飛的更快更高,載重量更大的戰爭堡壘.

這座零號機也功德圓滿,成為雷斯特的私人座駕,用來顯擺他的功績.

當不死族的戰爭堡壘從北方突然飛來的時候,洛林爵爺就想到了零號機,將它混在不死族的戰爭堡壘中間,沒有人能發現異常.

零號機先是小心翼翼的躲入濃霧中,裝模作樣的兜了幾圈,還向要塞外打了兩炮.

在飛臨要塞上空的時候,洛林爵爺甚至看到了地面上那個亮的耀眼又sāo包的'自己’,如同一盞二百瓦大燈泡,正在要塞內來回奔走.

同時也看到了在要塞圍牆上大發神威的'雷斯特’,一片片法術從他手中發出,十分顯眼.

洛林爵爺身邊的雷斯特嘀咕著道:"那老家伙裝我一點都不像."

讓眾人啞然失笑.

零號機鑽入濃霧之中後,慢慢向北飛行,離開戰場上空,用了十幾分鍾的時間突破濃霧.

在穿出霧區的第一時間就將速度提到最高,向北一路疾馳,將充滿了爆炸聲的戰場拋在身後.

凌晨四點左右,零號機下方出現覆蓋著冰雪的大地,飛入了冰雪區.

即便是在漆黑的夜晚,地面上的白se冰雪也十分醒目,茫茫的白se一直延伸向遠方,純淨的白se一直向極北方延伸下去,看不到盡頭.

荒原極北,終年氣溫都在冰點一下,卻並沒有湖泊和河流,偶爾只有少的可憐的降雨.

要形成現在這樣厚達幾十米的冰層,不知道用了幾千年的時間.

大自然的耐心和偉力,讓零號機上的眾人驚歎不已.

人群背後,一個低沉的聲音忽然說道:"我們到了."

零號機上的眾人低下頭,但是卻什麼也沒有發現,只有一片純淨的冰雪,零號機卻開始緩緩降低.

黑se的金字塔形戰爭堡壘底座接觸在冰雪上,然後如同穿過一層水一樣,穿過冰凍了幾千年,和鋼鐵一樣硬的冰層,沒有遇到任何阻礙,緩緩沉了下去,沒入冰層之中.

戰爭堡壘的黑se身影一點點消失在冰層中,直到最後尖銳塔頂被冰雪吞沒.

地面上的冰雪跟著恢複原狀,好像從來沒有動過一樣.

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零號機徑直穿越了冰層,向下暗淡的峽谷內降落.

雷斯特一直睜大眼睛看著戰爭堡壘穿過幾米厚的冰層,忍不住感歎到:"亡靈大祭司這老小子,果然有兩把刷子,光這個穿透冰層的陣法就不簡單."

旁邊一個人點點頭,到:"居然把老巢藏在冰層下來,不知道的就是找一輩子都找不到."

"可他還是被我們找到了∼!"洛林拉上黑se長袍的兜帽,從黑袍中拽出一把湯姆森沖鋒槍,檢查了一下填滿子彈的彈鼓,拉動槍栓'咔嗒’一聲將子彈上膛,沉聲道:"准備戰斗."

身後的幾個人同時從黑袍下拿出他們的武器,仔細檢查之後收入寬大的黑袍中貼身藏好,從外面一點也看不出來異常.

眾人隨即向洛林點點頭,表示他們已經准備好了,整個過程中一言不發.

雷斯特揚起一把黑se的粉塵,灑在眾人身上,隔絕眾人身上活人的氣息,同時鄭重的叮囑道:"小心∼!"

零號機內所有人互相看了看,都看到彼此眼中熊熊燃燒的戰意.

戰爭堡壘緩緩降落在山洞前的空地上,幾個黑se的影子飛快迎了上來,雷斯特飛快的看了一眼,道:"小心,是巫妖∼!"

"見鬼,他們不是都該上戰場了嗎?"

幾個人面面相覷,沒想到剛落地就碰到了巫妖,這超出了他們的預計,很可能會引發不可預測的後果.

洛林爵爺朝窗外看了一眼,道:"別緊張,只有四個,我們下去,聽我口令,實在不行就干掉他們硬闖.

現在,開門∼!"

零號機的大門緩緩打開,洛林一馬當先走下了戰爭堡壘,黑袍內手指已經扣在了湯姆森沖鋒槍的扳機上.

對面的巫妖急切的問道:"結果怎麼樣……"

在他說話的時候洛林爵爺仔細觀察了一下周圍,巫妖並沒有覺察,顯然將他們當作了同伙.

應付了這個家伙幾句,洛林強迫自己冷靜下來,邁步穿過巫妖中間,自己的目的是直接找到亡靈大祭司干掉他,如果被巫妖識破發生了戰斗,很可能會驚動藏起來的亡靈大祭司.

但是走出幾米之後,背後一個巫妖突然叫住了自己,問道:"我好像沒有見過你,請問閣下您是?"

洛林知道這個家伙已經起疑了,如果停下來和他說話,肯定會暴露出更多的疑點.

心中計議已定,洛林淡定的一笑,向身後的眾人打了手勢,轉身看著巫妖,微笑著道:"世界上芸芸眾生,你沒見過我很正常……

我叫洛林∼!"

"動手,干掉他們∼!"(未完待續.)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八十五章 尖鋒時刻(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五百八十七章最後的巢穴(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