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陰陽奇珠第七章 齊天云的身世   
  
第七章 齊天云的身世

天色盡管已晚,大街上卻依然人來人往,酒店中反而顯得有些冷清,只有一韓軒他們一桌有人,齊天云一臉的消沉,酒喝了不少,話卻沒說幾句,韓軒看到齊天云這個樣子忍不住問道:"大哥看你從剛才就一直悶悶不樂,可是心中有什麼煩心的事?不妨說與小弟聽聽?"

齊天云聽到韓軒的話,將剛剛放到嘴邊的酒杯停住,看了眼韓軒,然後將杯中之酒一飲而盡,"哎!"重重的談了口氣,對著韓軒說道:"你真的想知道?"

韓軒在齊天云的言行中看出他一定有什麼心事,與上官凌雪對視一眼,然後重重點頭說道:"大哥有什麼事說來聽聽吧,看我能不能幫到你,一直以來都是你在幫我,難道你有事了還不告訴兄弟嗎?"

齊天云放下酒杯,起身走向窗邊,看著窗外好像在努力的想著什麼,韓軒可以感到此時齊天云氣息都有些散亂,這種現象在一個戰王級的高手身上實在是非常少見的,一陣輕風又窗而入,齊天云好似爽利了幾分,連剛才的酒意也消失了不少.

這才回過身來說道:"兄弟,其實我一直沒跟你說過我的真正身份,也許整個學院中也就只有老師一人知道而已."

韓軒再次看向上官凌雪,只見她只是搖了搖頭,表示並不知道,這時齊天云輕聲的慢慢說道:"我曾經與你說過我的親人被人殺害,使我一度陷入低谷,幾乎一蹶不振,如果不是老師出現,也許我早已經墮落成為了喪家之犬."

韓軒點了點頭說道:"不錯,大哥是有說過,難道與你如今心情不快有關?按理說事情已經過了這麼久,大哥不是早已經想開了嗎?"

齊天云苦笑道:"想開?談何容易啊,兄弟的血海深仇不也一樣被深埋心底,伺機報仇的嗎?"

韓軒眼中悲哀之色一閃即逝,說道:"是啊,血海深仇如何敢忘,只是大哥一向爽朗,怎麼今天突然提起了這事,難道是見到了你的仇人不成,如果真的如此,兄弟就算魂飛魄散也誓與大哥一同報仇,為大哥報仇雪恨."

齊天元微微搖頭苦笑說道:"我的仇人我早就知道他身在何處,他的實力比我強出不知多少,想要報仇談何容易啊!"

"大哥英雄人物,怎麼說出如此泄氣之話,我們這麼年輕,只要努力下去終有一日可以做到的.可不知大哥為什麼會與這樣的高手結仇,他又為何會殺你的親人呢?"

齊天云聽韓軒又一次問起,再次陷入了回憶之中,許久之後才緩緩說道:"其實這還要從我的身份說起,我其實是西金帝國皇室成員,我的父親正是當今西金帝國的帝王西門誠德,而我娘只是一個宮女出身的妃子地位低下,雖然從小在宮中就受盡嫡系之人的白眼,就連太監宮女也對我隨意的呼來喝去,可娘親卻對我疼愛有加,因此我也並不在意其他人如何看我,反而覺得能夠和娘親一起生活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所以每日勤修苦練,想要有朝一日可以練成一身好修為,也好讓父親看重,跟著娘親也會過上好日子,所以我每日都在努力著."

說到這里,齊天云拿起上官凌雪為他斟滿的一杯酒,喝了一小口後繼續說道:"可好景不長,就在一天一群嫡系皇子與親王之子游園之時看到我,便又上前對我欺凌,本來我像以往那樣忍耐著,可娘親看到後上前阻止,卻被這群畜生推到在地還摔傷了腿,待他們散去之後,我扶娘親回到住處,原本想去為娘親找禦醫幫忙診治,可沒想到的是那群欺辱我的嫡系中有一個家伙居然不讓禦醫給我娘診治,還告訴皇後說我娘故意刁難了他們,結果不但我娘傷勢無法得到醫治,而西門誠德是一個醉心修煉的人,完全不管我娘的死活,最後我娘傷勢加重我看不過去,找那嫡系皇子理論,最後大打出手,將那皇子打成重傷,最後惹下大禍,連累了我娘被那狠心的皇後用後宮之法治了個管教不嚴之罪,結果帶著傷病接受杖刑,被活活打死,而我那年只有十四歲."

此時齊天云將壇中之酒狠狠的喝了一口,眼睛已經通紅,韓軒聽到這里也是怒火中燒,連呼該死,再看上官凌雪早已經淚流滿面,泣不成聲,正自顧自的擦著眼淚.

韓軒高聲叫道:"店家再來一壇酒."接著轉頭對齊天云說道:"那大哥又是如何出來宮廷到了學院的呢?"

"哎"齊天云又重重歎了一口氣說道:"因為我是皇子身份,就算是庶出,他們也不敢對我動用極刑,只得用計讓西門誠德將我趕出宮門貶為庶民,那時的我處于最低谷的時候,在街頭流浪,連飯都沒得吃,又報仇無門,所以我想到了死,就在我要尋死之時,老師在宮內得知了我的事情,並且找到我還及時阻止了我尋死,而且教導我,讓我再學院中學習生活,這才有了今天的齊天云,所以在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我看到了當年我的影子,不過你的勇氣和堅毅感動了我,這才驅使我無論如何也要幫你."

韓軒想到齊天云對自己的幫助,為他又倒滿酒後,兩人對飲一杯,說道:"原來大哥身份如此高貴,偏又蒙此大難,難怪會這麼失落."

"其實我之所以如此失落,也是因為這次要參加的精英比武大賽,西金帝國皇室隊伍中的其中一個選手正是害的他一無所有的嫡系皇子-西門劍."齊天云終于道出了事情的原由,此時看來心情也好轉了不少.

"那豈不正好,正好借此大賽讓那狗賊嘗嘗苦頭,也好讓他知道什麼叫因果報應."韓軒大怒拍案而起,說道.

韓軒本是冷靜之人,但就看不得自己的親人受到傷害,齊天云是父母死後對他最好的人,可以說對他的關心無微不至,今天知道了齊天云的悲慘遭遇,讓韓軒感同身受,怒火中燒,只想現在就沖到那狗賊面前,將他撕成碎片.

"小軒,你平時的冷靜哪里去了,大哥的仇人不止西門劍一人,是整個西金帝國皇室,我現在根本沒有實力去報仇,但早晚有那一天,我要將整個西金帝國皇族都踩在腳下,如果現在動手,只會讓他們有所警覺,說不定還會對我們下毒手的."齊天云雖然滿面愁容,但仍然冷靜睿智,他心中已有打算.

韓軒聽齊天云這麼一說,也緩緩落座,心中卻另有一番打算.

上篇:第六章 大賽的壓力    下篇:第八章 金縷斷云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