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魔法異界 陰陽奇珠第二十五章 死局   
  
第二十五章 死局

齊天云的氣勢每上升一點,西門天風的心都好像被針紮了一樣刺痛,此時見韓軒仍然在堅持著抵擋這自己的"飛虎流金",一時間還可以勉力支持,心中不免更加惱怒,于是將心一橫暗道:"該死的韓軒,還不放棄抵抗,看來只能用更強的戰技對付你了,原本想你就算是幫著齊天云好歹也是帝國的人才,只要將你教訓一頓,日後再想辦法將你收為己用,可現在看來是不行了,少了你韓軒對帝國來說雖然是個損失,但也好過多出齊天云這麼個能威脅到我的人."

韓軒不知道西門天風心中的想法,更不知道一個對于自己來說更大的危機已經來臨,此時因為"飛虎流金"已經對他造成了嚴重的消耗,動作也已經沒有了之前的迅速,可就在這時周圍的壓力突然一輕,可還沒等弄明白怎麼回事,就聽西門天風大喝道:"囚金之牢,厚重鎮壓."

就這樣剛剛因為西門天風將"飛虎流金"的攻勢撤回,而大感輕松的韓軒,還沒來得及稍作調整,就隨著西門天風的大喝感到另一種不同的壓迫力臨身而來.

此時的韓軒周圍上下左右四個方向同時出現一面厚重的金色牆壁憑空形成,也不見有任何停頓便快速向韓軒推移而來,速度之快將空氣形成了眼中的對流,連續發出"嘭嘭"的聲音.

韓軒的身體更成為這庚金之牆的集中目標,一瞬間就被這來自四方的壓力壓的動彈不得,心中不禁暗自歎息道:"皇族戰技真是一個比一個的變態,沒有一個弱招."

可還沒等他這絲感歎消散,西門天風冰冷無情的聲音再一次響起:"虎躍穿云,斬殺!"

隨著聲音的響起,剛剛消失不久的白虎神獸再一次出現在這地下空間之中,不過這次與上次有了一些不同,不再呈現仰天怒吼的姿態,而是改為一副躬身伏地的樣子,雙眼冒著金色的光芒緊緊盯著前方被鎮壓的韓軒,韓軒只感到這金光有如實質般好像能將自己的身體瞬間洞穿.

緊接著這白虎虛影雙腿用力一蹬地,龐大的身體有如離弦之箭,張開肋下雙翼向韓軒飛撲而來.韓軒不能動彈的身體正面承受著白虎虛影帶起的陣陣勁風,陣陣窒息的感覺出現,臉上更是傳來疼痛的感覺.

死亡的感覺清晰的出現在自己的心頭,韓軒知道如果被這攻擊落到身上,那麼除了死,絕不會有第二種結果出現,甚至他想不到有任何能夠生還的理由,但韓軒的心中沒有任何的畏懼,而是怒火充滿胸膛,他終于知道西門天風的目的,暗自怒道:"原來他真的有殺我之心!"

齊天云的氣勢仍在攀升,幾乎進入了忘我的境界,對外界的事情已經充耳不聞,只處于一種爆發的狀態,除非到達一定程度自己脫離出來發出至強一擊,又或者被對方攻擊自然生成全力反擊,否則不會清醒,這種狀態讓卓炎心中的恐懼已經不可自制,他不敢對齊天云發出任何攻擊,只能任由其發展.

此時卓炎見西門天風對韓軒連續運用西金皇族特有的鎮國戰技"囚金之牢"和血脈單體攻擊"虎躍穿云",便知道西門天風要將韓軒殺死,之後便會過來幫助自己對付齊天云,他心中狂喜,想著一旦西門天風與自己聯手,齊天云就算是清醒發出至強一擊也無法撼動自己二人,此時的他不知道為什麼西門天風會甘願違反規定作出殺人之舉,他只是知道如果讓自己去承受齊天云的一擊,也許重傷是最好的收場,因為他真的怕了.

一直在震甲鍾籠罩下為杜斯雷療傷的上官凌雪,無法參與到這種級別的戰斗中,但一顆心始終沒有離開過韓軒,尤其是現在杜斯雷在她的幫助下已經好了很多,正在抓緊時間自行恢複,她的全部心神更是早已經集中在韓軒的身上.

當看到西門天風的舉動時,整個人都下意識的彈射而起向韓軒的方向沖去,可喜震甲鍾在齊天云的控制下,不但會組織敵人的攻擊,也同樣會阻止所保護之人擅自離開.

上官凌雪發瘋一般在內部發起了攻擊,但注定了這一切都是徒勞的,以她戰師級別的攻擊力又怎麼破的開齊天云布下的防禦,當她淚流滿面陷入絕望之時,她只能無助的扶著面前白色的光壁,最後閉上了那雙美麗的眼睛,她沒有勇氣再去看一眼自己心愛之人即將面臨的悲慘結局.

西門天風已經下了殺手便再沒有任何顧慮,看著不遠處已經被鎮壓任由自己宰割的韓軒,心中不禁想道:"除掉這個韓軒,一會再收拾掉齊天云,過後若有人問起,我只要一口咬定是一時失手錯手殺人,想來不會有人為了一個平民與我這個帝國皇族為難."

西門天風心中打著自己的算盤,但他不知道除了現場的幾人外還有一雙無形的眼睛早已將這里所發生的一切傳到了秘界之外的麒麟雕像空間之中.

空間之中一人怒吼出聲:"夏侯奕妄你自稱鬼謀,這就是你想到的比賽方式,讓我天金學院一眾精英陷入如此境地,我看你對我如何交代,如果他們有個三長兩短,我銘心拼了老命也要將你變成鬼魂,讓你萬劫不複,到時候你自己到地下去跟大哥交代你的所作所為."

說話之人正是銘心,此時看到鏡像中自己愛徒,孫女等人與人交戰的場景,一相的老成持重早已不複存在,雙手緊抓夏侯奕的胸襟,大聲質問,讓人一看他哪里還像個須發皆白的老者,就算是個壯漢與之相比恐怕也會有所不如.

連一旁的歐陽哲都仿佛看到了到年那個讓人聞風喪膽的笑面修羅-銘心,背後冒著絲絲涼氣,就連上前勸架都忘記了.

"老四,你輕點,剛還說老三莽撞,怎麼這會你就也變回原來了,這個比賽模式是我想出來的,自然不會讓殺人的事出現,你以為他們手中的玉簡都是普通的玉簡?每個玉簡中都有我親自注入的一道防禦戰技,像這麼強大的攻擊一旦臨身必然觸動玉簡,到時候玉簡雖然毀了,人卻不會有事的."

夏侯奕見到銘心這樣也是大感頭疼,要知道當年銘心可是四兄弟中實力僅次于已經去世的大哥的,所以連忙說道.

銘心聽到夏侯奕的話,雙手松了下來,也覺得夏侯奕說的有道理,可接著雙手又是一緊接著大聲說道:"好,就算你說的有道理,那你說說那西門劍是怎麼回事,你可不要說那是意外."

夏侯奕皺眉不語,不過很快便說道:"老四,相信我,那西門劍的事我一定會查出原因,而現在你弟子和雪兒的事,我保證不會出問題,你繼續看下去吧."

上篇:第二十四章 憤怒的齊天云    下篇:第二十六章 靈魂風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