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陰陽奇珠第三十二章 存在的價值   
  
第三十二章 存在的價值

幾人相談甚歡,連薛洪也逐漸融入其中,他怎麼也沒想過一名帝國太子會待人如此親和,當然他也知道如果不是因為韓軒的關系,就算齊天云性格再好也不會與他這個不相干的人說上這麼多的話.

一直到的傍晚用過了晚膳薛洪才離開了齊天云下榻的驛館,在這一天中有關薛家舉族遷移的事情也聊了不少,眼看煉金大賽就要開始,他要在僅剩的幾天內將族內一切事務安排妥當,不過在他離去的時候韓軒取出了不少的現在這個階段最適合他的煉器材料送給他.

薛洪看著這些材料有的連見也沒有見過,即便見過的幾種放在平時也只能看看卻買不起,可在他想來正所謂無功不受祿,但就在他打算推辭的時候,韓軒卻極為認真的說道:"暴哥,這些煉器材料送你也並未只因為你的關系,第一你肩負著薛家崛起的重任,這次煉金大賽是一個極好的機會,第二階段中需要展示自己的得意之作,以你家族此時的財力就算你身為煉器大宗師也拿不出像樣的材料,那又如何可以煉制出好的作品參賽,其次韓軒一直有事想求暴哥,卻又不好開口,所以接著煉金大賽的機會,既然你需要煉制你的得意之作,那麼何不用這些材料幫我重新煉制一柄寶劍,我的影殺劍在與王文宇的戰斗中被毀,你總不會想我還會用那半吊子的煉器術繼續煉制武器吧?"

韓軒的意思他當然明白,說一千道一萬不過是想給自己一個接受這些材料理由,于是也就不再多說,將這些材料收起,然後說道:"韓軒,暴哥別的本事沒有,但煉器卻從沒有服過別人,就算四大魂族我也從沒有覺得會比他們差上一分半分,既然你這麼信任于我,那我便收了這些材料,不過,你暴哥一定竭盡所能為你打造一柄好劍出來,可是現在我的煉器師等級還低,不能造出靈器,但你放心一個煉器師可以隨著等級的提升來隨時為自己的作品提升等級,早晚有一天暴哥給你將寶劍升級成靈器甚至神器,暴哥別的沒有,信心有的事,只要你信我,暴哥就為你打一輩子裝備."

韓軒哈哈大笑,拍了拍薛洪的雙臂,說道:"暴哥,你現在送我一柄靈器寶劍或者神器寶劍,恐怕我也無法駕馭,你就放心施為,我對你一百二十分的放心,以後韓軒這身行頭可都拜托你了."

薛洪用力的點了點頭後,沒有再說什麼,轉身離開驛館回家族老宅去了,同時還答應韓軒會順道去通知歐陽哲韓軒與上官凌雪留在這里過夜的消息,看著離開的薛洪,齊天云微笑說道:"兄弟,大哥真是服了你了,看來這次又讓你撿到寶了,一個有決心有毅力有信心的煉器師,還願意用一生追隨你,這可是找也找不到的啊."

韓軒呵呵一笑道:"大哥,我看重的就是他這種永不言敗的信心,三十七歲的煉器大宗師,天賦不可謂不高,但四大魂族中與暴哥同樣年齡同樣等級的煉金師雖然不多,但也不是沒有,可暴哥不同,他從小肩負的重擔讓他不斷的追求著巔峰,這才是最重要的,說不定他真的可以帶領薛家成為超越四大魂族的存在."

看著韓軒此時的樣子,齊天云很欣慰,他看得出韓軒在這幾年中真正的成長了起來,比起剛認識的時候成熟了太多簡直像變了一個人一樣,唯一讓齊天云感到沒變的就是韓軒對他的那股兄弟之情.

可能是兩兄弟分別太久的關系,齊天云拉著韓軒足足聊到天亮才各自回房休息,可韓軒回房後剛剛開始進入修煉狀態不久,就又一次被齊天云派人打斷了修煉,因為天剛一亮驛館中就又迎來了新的客人.

當得知來人不是別人正是自己的老師司馬圖和其兄司馬卓的時候,韓軒立刻返回了前廳之中,剛一進入前廳,韓軒便看到齊天云已經坐在主位上,而客位上坐著的可不正是司馬圖兄弟倆,同時還看到司馬圖的身後站著一個半大的孩子,大概又十一二歲的樣子,但身材卻已經長的比其他同齡孩子高大魁梧的多.

這個孩子見韓軒到來,雖然沒動,卻一臉的激動,韓軒只一見便將其認了出來,可不正是白虎村中被韓軒收為弟子,後來又托付冷劍帶往西金的鎖暖嗎?

韓軒幾步走到司馬圖面前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叫了一聲"老師",司馬圖哈哈一笑,起身將韓軒扶起,看著幾年不見的愛徒,司馬圖也顯得十分激動,只見他輕輕的在韓軒肩膀上拍了拍說道:"長大了,也長高了不少,離開的時候還是一個十五六的孩子,現在是個大人了,哈哈."

"老師,弟子時常掛念您,但因為這幾年為了修煉一直沒有閑暇來與您聯系,希望老師不要責怪弟子."

"師徒倆說什麼責怪不責怪的,你雖然不在,但這幾年有阿暖陪我,我過的很充實,他與你一樣十分聰明,無論是修煉還是陣法都十分上心,你也知道我一生不曾程家,如今我已經在得到他爺爺的首肯下正式收他當了干孫子."

"干孫子?怎麼老師沒有收鎖暖為徒嗎?"

"徒弟是你收的,當然要你教導,至于陣法一道上,老師知道恐怕已經比不過你,而阿暖我又極為喜歡,所以就收為了干孫子."

"老師哪里的話,弟子對陣法所知不及老師萬一,到如今還有很多需要請教老師的地方."

"呵呵,軒兒啊,老師有幾斤幾兩自己清楚的很,比不過就是比不過,連那穆加穆科都敗在你的手中,我比他倆還有所不及,但畢竟我們師徒一場,你強了我也會感到驕傲的."

"老師對陣法的理解比弟子要深的多,如今已經沁入大宗師的境界,再說一日為師終生為父的道理弟子不敢忘記,就算弟子再強也是您司馬圖的弟子,陣法也是跟你所學,這是不爭的事實."

可沒等司馬圖再說,司馬卓在一旁卻好似不滿的說道:"喂喂喂,好了啊,你們師徒倆一唱一和的說夠了沒有,知道你韓軒有個好師傅,我也知道阿圖你收了個好徒弟,你夠驕傲夠威風行了吧."

眾人一聽盡皆大笑起來,就在這時馨彤和上官凌雪也紛紛出來與兩位長者各自見禮,而後司馬卓便有些嚴肅的開口道:"韓軒,稍後我便會以推薦長老的身份向大賽組委會遞交你的舉薦申請,這次大賽大陸上所有三十歲以下陣法一脈的精英都將彙聚于此,陣符師的年齡界限比其他煉金職業足足低了十歲,你知道為什麼嗎?"

"為什麼?"連上官凌雪也不知道為什麼如此,在韓軒能問出後,認真的看向司馬卓.

"呵呵這很簡單,因為陣符師不是一個只靠毅力就可以成為的職業,想成為陣符師的先決條件就是在靈魂上有著異于常人的天賦,陣符師本身對靈魂強度上的要求比煉器師煉丹師要高出很多,因此如果你不能在三十歲前就展現出你的天賦,那麼三十歲以後也注定你無法強大起來,陣符師對于魂力的要求和煉丹煉器師不同,陣符師的魂力是一種掌控元力的職業,而煉器師和煉丹師是利用魂力來輔助控制火元力,魂力在其中的地位顯而易見,所以陣符師的靈魂比兩外兩個煉金職業要強大的多,越到高級這種區別也就越加明顯."

"謝謝司馬卓長老,我明白了."

"你今年只有二十歲而已,像你這種年紀能有你這般成就的雖然不見得沒有,但卻定然極少,至少我沒有聽說過,不過四大魂族中三十歲以下可以與你比肩的恐怕也有那麼幾個,就像蔣家的蔣隆,莫家的莫昕瑩,陸家的陸博鳴,司馬家的司馬威林都將成為你絕強的對手,尤其是莫家和司馬家的兩人,莫昕瑩今年二十七歲,在她二十五歲時成就陣符宗師,而我聽說她剛剛突破了戰聖境界,現在具體達到什麼地步無人得知,而司馬家的司馬威林是當今司馬家主司馬天一的最小的兒子,也是其三個兒子中天賦最高的,二十三歲成為陣符宗師,二十六歲成為陣符大宗師,現在二十九歲的他已經達到深不可測的地步,在四大魂族中被稱之為陣法一脈靈符師下第一人,我想他一定是你最強的敵人."

聽過司馬卓的話後,所有人都感到暗暗乍舌,只有韓軒面不改色的說道:"聽起來倒是蠻嚇人的,不過我想他們天賦不過與老師不相上下而已."

眾人對韓軒所言均感不解,司馬圖苦笑搖頭,司馬卓一臉失落,而韓軒見狀卻解釋著說道:"老師戰王境界時也已經成就陣符宗師,但因為煉制陣符的材料需要通過自己的努力進行積累,所以浪費了很多時間,這才被耽誤了如此之久才晉升大宗師,而他們呢,可以完全沒有任何後顧之憂的煉制陣符,能有如今的成就並不算多麼奇怪,如果讓他們像老師一樣離開庇護他們的羽翼,恐怕他們連生存的勇氣也將失去,這樣的人我怕他們什麼?"

"唉,你提這些干什麼?"司馬圖無奈道.

"老師我就是看不慣,你明明這麼好的天賦卻被司馬天一害的逐出家門,我韓軒很少與人爭什麼勝負,但這次煉金大賽我說什麼也要讓他們見識一下什麼叫做真正的天賦,我要讓司馬家族知道趕你離開是他們最大的錯,因為我韓軒就是你司馬圖的弟子."

"好,師父陪你瘋一把,這麼多年的努力為的就是證明我的價值,現在年紀大了,雖然已經失去了與他們爭斗的資本,但我也要讓他們知道我的弟子一樣比他們那些從小有著優越條件的魂族子弟強,去吧,盡量的展現自己,讓大陸所有的人看到你存在的價值."

司馬圖的強大魂力湧動著,連帶著韓軒也在他的一番話後爆發了出來,兩股雄渾的強大魂力在這驛館中沖天而起,使包括司馬卓在內的所有人都感到一陣來自靈魂的驚怵.

上篇:第三十一章 兄弟見面    下篇:第三十三章 一切就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