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陰陽奇珠第三十八章 禁止大廳   
  
第三十八章 禁止大廳

禁制大廳存在于這片試煉場中一個類似宮殿一樣的建築之中,遠遠看去好像比之前比賽的那個場地還要大上不小,也許是因為比賽的關系,此時整個試煉場中除了這八名參賽選手和那名靈符師外再沒有其他人存在于此.

這是一處單獨開辟出來的空間,這里的一切現在都是為了煉金公會能夠培養出強大的陣符師,但從這古樸酷似宮殿一樣的禁止大廳讓人難以想象它已經存在了多久,禁制大廳中並不明亮,選手們剛一進入這里就有一種壓抑的感覺,仿佛除了現在幾人所站的地方以外,其他地方到處都充滿了壓迫感.

幾人紛紛開啟了引魂符,一個接一個的進入了前方的隨機傳送陣,很快便只剩下韓軒與蔣隆兩人,蔣隆頭也不回的對韓軒冷冷說道:"自大的家伙,我看煉金公會臨時改變比賽方法完全就是為了針對你的,像你這種沒有任何背景的家伙說不定剛一進去就要被送回賽場,哼."

說完後一步邁進了傳送陣內,韓軒笑著搖了搖頭,也跟著進入了傳送陣中,的確如蔣隆說的那樣,如果沒有背景的普通陣符師,恐怕根本沒有機會接觸什麼破除禁制之類的訓練,可韓軒是普通的陣符師嗎?

答案當然不是,韓軒有著一位同樣四大魂族出身的老師司馬圖,對于禁制早就有所耳聞,況且在數年的曆練之中,韓軒雖然沒有破除過真正的禁制,但隱隱間自己已經在向這個方向發展,尤其是在這些年里隨著韓軒對陣法認知程度的日益加深,再結合當年感知金舟山脈結界的經驗,讓韓軒已經可以做到將多種陣法相互融合在一起.

只是這種融合還達不到真正禁制的程度,畢竟禁制方面的典籍在如今的五行大陸上已經絕跡,無從考證,人們所知的也不過是一輩又一輩人憑借經驗積累下來,也因此才有了之前蔣隆的那一番話.

不過韓軒這幾年在不斷融合陣法的同時,讓他在反複推敲的同時想到了一個可以破解禁制的方法,這個方法說起來還要得益于當年穿越結界時出現的那個破界環,破界環憑借陰陽奇珠中灰色能量的關系可以將結界中陣法進行阻隔,從而使結界出現空白區域進行穿越.

而禁制與結界有著根本的不同,結界像一面盾牌只會將觸及它的任何東西阻擋在外,你用多大的力來破壞我便還給你多大的力,而禁制卻更像一把劍有著無往不利的攻擊性,所有觸動它的東西它都會將所有可以調動的力量發揮出來進行攻擊,直到將其毀滅,這樣一來破界環的阻隔自然無法在禁制中起到作用.

當年金甲暴龍用來封禁龍獅獸洞府的那個禁制現在韓軒看來不過是個笑話而已,那連陣法也算不上的封禁根本就是依靠金甲暴龍那可笑到極點的魂力臨時將元力聚在一起形成的一個頗具攻擊性的元力屏蔽層.

可真正的陣法禁制是將陣法一環套一環的融合在一起,更像是一個龐大到極點的陣法,只是這個陣法是由無數小型甚至微型到毫無攻擊性的陣法相互融合後形成,用韓軒自己的意思來理解破除禁制,就是破壞禁制中陣法的融合,將其分離到初始狀態,然後再逐一的進行破壞.

但是禁制可以覆蓋的范圍不是陣法可比,它擁有比陣法更加可怕的威力,所以也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布置完成的,往往需要很多陣符師一同布置還要很長時間才能完成,因此一枚禁制陣符的威力比一枚普通刻入陣法的陣法要強大的多,而且禁制還有一個最大的特點就是,融入其中的所有陣法都是彼此關聯的,這樣一來就造成了禁制的難以根除.

所謂的破禁不過是將禁制中的一部分陣法破壞,但當你離開這里的時候,經過一段時間後它還會在禁制中慢慢的恢複過來,除非你能快速的將禁制全部摧毀破壞他的原有結構,否則你永遠只是破解禁制而不是破除禁制,不過這一點上結界與禁制到是頗為相似,不然也無法長久的存在于世間了.

韓軒也正是因為想到了這些才有了那一個還從未實踐過的破解禁制的方法,那就是依靠灰色能量高于一切魂力的特性來切斷禁制中陣法融合陣法所用的魂力,不過這些只是韓軒理想化的一個方法,一直苦于無處使用,可萬沒想到這次煉金大賽居然可以給他提供這樣一個讓他來驗證這個方法的機會.

就在韓軒也走入隨機傳送陣的時候,禁止大廳外的靈符師身邊突然多出一道虛幻看不清面目的身影,幽幽的問道:"都進去了?"

靈符師點了點頭,有些疑惑的問道:"會長怎麼想的?為什麼會破例讓這些對煉金公會沒有歸屬感的小陣符師進入禁止大廳?總不會真的如大家猜測的那樣就是為了給那個叫韓軒的小子出點難題那麼簡單吧?"

"呵呵,馬川雖然這次鬧得有些尷尬,但會長大人有大量怎麼會跟個孩子一般計較,只是在他們第一輪測試的時候,那個陣法曾經兩度出現問題,若說第一次陣法出現逆轉屬于意外,可第二次呢,那可是差點使那個區域靈魂轉輪差點崩潰,所以會長才重視起來,一定要找出這兩個人來."

"進入禁止大廳就能找出是誰了?"

"那倒不一定,只是會長推測要麼就是真的在陣法上有獨特造詣的人所謂,要麼就是有高手混入了這群人之中."

"高手混進來?這不可能,這麼多靈符師看著他們,什麼樣的高手能夠混到這里還不被發現?就算樣子可以瞞過我們,可靈魂的年齡卻絕對做不得假,我不相信!"

"這世上沒什麼不可能的,那韓軒不一樣煉制出了可以使用十次的萬里傳音符,我看他就極有可能是那兩人中的一個,但另一個是誰呢?如果像韓軒一樣高調還不可怕,就怕他明明有實力卻不顯露出來,這可就危險了."

"好,就算你說的對,四大魂族的那幾個小子應該時可以排除在外的,他們有幾斤幾兩咱們都清除,看來真有問題也是在那幾個大族子弟之中."

"管他呢,總之一旦發現這里誰有陰謀的話,一定無法離開煉金公會,就算兩個都沒有問題,那麼我想會長也一定會將他們吸收進來的,畢竟陣符師中已經好久沒有超級的天才出現了."

"那就等著看好了,以他們的實力,就算四大魂族在禁止方面有些了解,我想憑那些小子也最多不會走出超過一百米."

"哦?那我跟你賭一把怎麼樣?我賭這次有人可以超過一百米,如果我輸了就將我最好的那套靈級的全身戰甲送給你,如果你輸了,我也不多要,只要你將那枚火系的妖核晶玉送我如何?"

"賭就賭,還怕你不成?"

就在禁止大廳外的兩名強者將這次的比賽當作一場賭注的時候,韓軒已經被隨機傳送陣送到了禁止大廳的一個角落之中,在這里韓軒根本分辨不出東西南北,只知道現在自己已經被危險所包圍,只有腳下的這半米左右的空間是相對安全的,只要走出這里就會迎來無窮無盡的來自禁制的攻擊.

看著四周黑暗中閃爍的點點彩光,韓軒心中有些緊張還有些激動,突然有種無從下手的感覺,過了好久韓軒才將心神平靜下來,用灰色能量將神識包裹了起來,慢慢的融入了四周的禁制之內,就像他當初面對結界時那樣,他需要進入禁制內部將一個個陣法剝離出來,這樣才能利用灰色能量將陣法的融合點分離開來.

可當他的神識進入緊緊一米的時候,韓軒就發現自己對于禁制的了解實在太少太少了,此時他所面對的這一米方圓的禁制就已經讓他有種難以應付的感覺,如果將當初面對結界時所比作在看一張陣法的平面圖的話,那麼現在他所面對的禁制,就猶如一個立體圓球空間一樣,到處都是禁制陣法,大大小小琳琅滿目.

如果再像分析結界時那樣一個個的去推演這些陣法,恐怕此時他要想將這一米之內的所有陣法融合全部弄清,就夠他韓軒推演上一個月的,顯然煉金大賽不會給他這麼多時間讓他待在這里,估計如果三天不見他人,就會有人將他強行從這里弄出去也說不定.

不過好在現在不是讓韓軒分析這里的禁制,只是破解而已,如果只是破解的話,韓軒現在可以確定最初的那個方法應該還是行得通的,至少以他現在的實力想將這些禁制弄得一時癱瘓還可以做到.

于是只見韓軒的神識將更多的灰色能量帶入了禁制之中,然後開始逐漸將這一米內的禁制從禁止大廳的這個整體中開始一點點分離了出來,灰色能量再一次沒有讓韓軒失望,果然沒有引起一點禁制的排斥,就將這一米內的數千個大大小小陣法組成的禁制劃成了獨立的一塊.

然後再用灰色能量在這一米之內的禁制中進行了更為細致的劃分,灰色能量沿著陣法的邊緣開始切分了起來,很快一片大概由數十個小陣法組成的禁制被再次剝離出來,本來接下來還可以進行更為細致劃分的韓軒卻沒有再繼續下去,而是咬牙一拳攜帶著瘋狂的本源之力重重的撞在這片禁制之上.

只聽轟的一聲,韓軒的身體微微了晃了一晃,直到身體穩下之後才輕輕的自語說道:"這麼一小片禁制聯合起來的威力就可以讓我有腳下不穩的感覺,難怪煉金公會對于禁制如此重視,還專門開辟這樣一處空間讓後輩們學習禁制."

可不管怎麼說,韓軒用灰色能量分離禁制陣法的方案是行的通的,當韓軒將所有圈離出來的禁制一一用重手法使之癱瘓後,便將灰色能量收了回來,細細的體悟之後,韓軒發現灰色能量在剛才也出現了一絲並不是很明顯的消耗,暗暗心驚之下韓軒終于明白為什麼沒人用他這種方法去破解禁制,如果相憑借普通的魂力來完成這些,那麼所需要的消耗絕對是一個天文數字,就算時神符師也一樣消耗不起.

接下來韓軒並沒有急于去繼續破禁,而是對這部份已經殘破的禁制觀察了起來,他之所以這麼做本來的打算是想知道這片禁制重新恢複過來所需的時間,這樣才能讓韓軒更好的掌握時間,不至于在深入之後措手不及.

然而當他觀察禁制的時候,讓韓軒發現了另一個使其感興趣的事情.

上篇:第三十七章 煉金大賽(四)    下篇:第三十九章 學習禁制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