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陰陽奇珠第四十章 驅魂奪舍   
  
第四十章 驅魂奪舍

就在韓軒學會了到達百米後的第一個禁制手法後,再次開始前進,然而此時的他卻更加的謹慎小心,生怕一個疏忽會讓自己闖入陌生的禁制區域,他還想在自己的能力范圍能盡量的去多學幾種禁制的手法.

可剛剛走出不到十米,韓軒去突然升出一種被人窺探的感覺,只見他果斷的停住了前進的步伐,同時收回了一直頂在前方的神識,隨著神識的回歸,那種感覺更加明顯,但為了不打草驚蛇,韓軒做出一副正在探索禁制的假象,而神識卻已經在身體周圍的禁制中的搜索了起來.

但禁止大廳中對神識的限制非常嚴重,尤其是隨著深入,即便有灰色能量加持的神識依然也只能覆蓋身體周圍不到二十米的地方,可依然還是讓韓軒找到了那種感覺的來源,那是一個讓韓軒並不感到陌生的神識,前不久韓軒才剛剛于這個神識打過交道,只是對方並不知道而已.

這道神識的主人正是那名來自程家的藍衣人所有,韓軒的神識因為有灰色能量的保護並沒有被其發現,只見那道神識此時正隱藏在一處距離韓軒有七八米遠的陣法之中觀察著自己肉身的方向,韓軒並沒有輕舉妄動,同時心中卻在想著:"看他神識所在的位置,他本人一定距離我不遠,既然他的神識在窺探我的行蹤,那麼說明他已經發現了我的所在,可我卻不知道他真身所在,這樣令我十分被動,一定要先找出他的所在才行."

想到便做,韓軒依然不動聲色的將身體向與那道神識相反的方向平移了過去,好在這里並沒有走出剛才所學禁制的范圍,三米,五米韓軒很小心的移動著,果然韓軒似乎是走出了那人神識覆蓋的范圍,所以使神識失去了韓軒的蹤影.

不過那道神識始終沒動,韓軒也同樣耐心的等待著,同時趁著對方找不到自己的時候,將隱身符用了出來,雖然以那人的靈魂修為隱身符並不一定能徹底的將韓軒隱藏起來,但在這個距離下,又是處于禁制之中,那人要想發現韓軒似乎也並不是十分容易.

果然過了沒多久,那道神識動了起來,向韓軒的方向移動了大概七八米後幾乎到達了剛才韓軒所在的那片禁制區域之中,而韓軒的神識也終于見到了那人的身影,只見那人此時正在一邊手上快速的結印,一邊將臨時布出的一個個陣法推入禁止之中.

韓軒見狀不禁心中輕"咦"一聲,暗道:"這難道是失傳已久的破禁之法?這程家之人從何處學來?看他結印的速度遠比一般的陣符宗師要強,甚至單以組建臨時陣法的速度就連陣符大宗師似乎也有所不如的樣子,可這樣的人怎麼會如此籍籍無名的來參加煉金大賽."

如果單以破禁的速度來看,那人並不比韓軒的慢,這無疑只有一種可能,就是那人在陣法上的修為比韓軒還要高,否則單以破禁之法若沒有對陣法熟識而產生的推演能力,斷不會如此輕松的破除這里的禁制.

看著那人越來越接近自己所在的位置,韓軒在隱身的狀態下再次在這片禁制中移動了起來,踩著陣法融合的盲區韓軒沒有引起禁制的一點波動,逐漸繞到了那人的身側十米左右的位置,也許是那人正在忙著破除禁制,又或者他的神識因為與韓軒有一段距離,所以真的對韓軒的行動一無所知.

但韓軒沒有因此就放松警惕,依然死死的盯著那人的一舉一動,只見他依然還在不斷的破開這里的禁制前行著,一直到達了這部分禁制的邊緣才停了下來,接著韓軒就看到他的神識就像剛才自己一樣搜索了起來.

很快他的神識便接近了韓軒所在的地方,可就在韓軒打算再離他遠一點的時候,突然感到身邊的禁制一下子的運轉了起來,同時一個拳頭大小的元力球向自己這里飛了過來,正是因為這個元力才使得禁制一下子受到了刺激.

隨著元力球的靠近,禁制中飛出一道有一道令韓軒感到窒息的攻擊,跟在元力球的後面同樣向自己這里撞了過來,韓軒只來得及將龍鱗戰甲放出體外,就感到元力球已經砸在了自己的身上,一股瘋狂撕扯的力量將韓軒在內府的疼痛中退出足有三十米遠.

不過幸運的是隨後而來的禁制攻擊卻隨著元力球的爆開而一起加入了進去,但最為令韓軒感到慶幸的是他此時所站的位置,背後正是之前韓軒過來的方向,元力球爆炸的推動力將韓軒直接推回到了來時的百米之內.

隱身符在爆炸中失效,韓軒的身體立刻暴露在禁止之中,引起了禁制的連鎖反應,一道道攻擊不分先後的砸在了韓軒的身上,使本就已經消耗巨大的龍鱗戰甲,立刻在表面裂出一道道細紋,韓軒來不及心疼,便硬頂著禁制的攻擊,憑借之前對這里禁制的了解,一步竄入了這片禁制的一個盲區之內.

到達盲區的韓軒沒有再次受到攻擊,暗松口氣的同時心中想道:"這個混蛋原來他早就發現了我的位置,一直是在騙我,他想將我推入禁制使我絞殺致死,好在是推在這個方向,若是將我推入了不熟悉的禁制之中,恐怕龍鱗戰甲破碎的時候就是身亡之時."

"恩?"看到韓軒居然可以這麼快速的在禁制中穿梭還不引起禁制的反應,那程家藍衣人似乎十分奇怪,接著沒有再次發動攻擊,而是說道:"韓軒果然名不虛傳,看來你也有對付禁制的方法,而且似乎比我的更加高明,但你今天難逃一死,可如果你將破禁的手法告訴我,那麼說不定我可以饒你一命."

韓軒好似沒聽見的,向後閃身又退出不遠的一段距離,幾乎到了已經看不到對方的程度才停了下來,然後說道:"你想殺我似乎沒那麼容易,大不了我立刻收起戰甲,讓禁制的力量啟動引魂符的傳送功能,但你卻不可能有好的下場,等你回到賽場之時,我早已將你的丑事告訴了其他人的,但時候你一定會面臨眾多高手的無情滅殺."

"哈哈,你在嚇唬我,你以為僅憑煉金公會那幾個老的掉渣的靈符師就能擋的住我,你太天真了,以你的實力就算引魂符啟動的瞬間也足夠我將你滅殺兩回的了."

"哦?你這麼自信,看來我真的沒有猜錯,你根本就不是什麼普通的陣符師,你到底是誰?混入煉金大賽到底有何目的,程家與魔族是什麼關系?"

"韓軒,事到如今我也不得不承認你是一個很聰明的人,難怪那麼多魔眾折在你的手中,不過你也並非全都猜對了,至少我不是在假扮別人,而是在將其靈魂逐出軀體後,用我魔族驅魂奪舍控制了他的軀體而已."

"驅魂奪舍?你難道是魔族的九大長老之一?"韓軒心下大驚,一邊思索著逃生的辦法,一邊說道.

"哈哈,你猜對了,本尊便是魔族第八長老殺無休,既然我會親自前來此地必然是有所目的,只不過如今看到你了,我想我的目的可以適當的改變一下,所以我想你還是不要做無謂的反抗跟我一同返回魔族,免得白白吃了苦頭,嘿嘿."

可就在韓軒為了殺無休的話而暗自警惕的時候,一個隱含怒氣的聲音突然說道:"大言不慚,今天有老夫呂千山在,你休想在此撒野!"

"哼,就憑你也敢在本尊面前自稱老夫,本尊成名之時,你小子還在自己門前和泥玩兒呢,也好,既然你來了,就留在此地好了,今日若能殺上一個靈符師,再將韓軒抓回魔族也不枉我堂堂魂師長老親來一回!"

呂千山一步邁出已經到了韓軒身前,頭也不回傳音說道:"韓軒你立刻捏碎引魂符,回到賽場,會長已經等在那里,你將這里事情告知于他,我不是此人對手,但卻可以將他拖住片刻."

"不行,這種人情韓軒誓死不受,今日要麼我兩人一起離開,要麼一同死在這萬千禁制之中便是,若是今日為了自己偷生而搭上別人性命,你讓韓軒以後如何自處,這是一輩子也無法撫平的裂痕."

韓軒的性格的確不允許他用別人的生命換取自己的生存,如果真的如此韓軒的心境也許會從此止步不前,要是那樣韓軒的修行也就再沒有任何意義可言.

呂千山大怒道:"你,唉,算了,現在想走也走不了了."

就在剛才這一眨眼功夫,殺無休已經強行將方圓數十米空間中的禁制盡數用強橫手段摧毀,同時領域之力將兩人罩在其中,呂千山本想再說什麼,但對方的領域之力太強,以至于他也僅能依靠領域勉強抵當,但呂千山的領域被殺無休的強橫領域壓迫的緊緊貼在身體之外.

只聽殺無休狂笑說道:"哈哈哈,想跑哪有那麼容易,在本尊的斷魂領域中,一切靈魂都會被強制下降一個大境界,作為陣符師的你們沒有了魂力,憑什麼跟我斗下去,今天就讓你們見識一下魔族魂師的厲害,讓你們知道知道陣符師與魂師的區別."

韓軒與呂千山的確在對方放出領域的時候就感到自己魂力受到了強烈的壓制,韓軒雖然感到自己的魂力下降沒有殺無休說的那麼嚴重,但也下降了差不多有一個小境界之多,但他卻並不認為自己與呂千山沒有與之一戰的可能.

的確,若是呂千山未來之前,韓軒是沒有任何勝算的,可現在有了呂千山,韓軒心中卻已經想到了可以與其周旋的方法,于是傳音對呂千山說道:"呂前輩,你可以拖住他多久?"

呂千山微微一愣,回道:"若是在平時我有把握拖住他一炷香的時間,可現在靈魂壓制的厲害,周圍可以借助的禁制之力也不複存在,我想我最多能拖住他三十息."

"三十息?這麼少."

呂千山露出一絲苦笑:"此人領域極為霸道,屬于靈魂領域,我作為陣符師本就不擅于單打獨斗,靈魂受到壓制與修為下降無異,能擋住三十息已經是極限了."

兩人傳音僅用瞬間,而這時殺無休已經發起了進攻,只見其手上迅速結出數百印訣,隨著印訣一個個出現,在其身邊出現一個個新的陣法禁制,而剛才摧毀禁制時游離在外的元力紛紛被卷入了其中,接著只見殺無休雙掌平推,一片半米左右屬于他的禁制被推向了韓軒與呂千山兩人的方向.

韓軒再不及多想,手上一閃多出數枚玉符塞進了呂千山的手中,然後匆匆傳音道:"擋住他百息,我自由對付他的辦法."

上篇:第三十九章 學習禁制    下篇:第四十一章 百息之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