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陰陽奇珠第一一一章 戰七殺   
  
第一一一章 戰七殺

韓軒口中"未必"二字剛一出口,指尖便"嗖嗖嗖"連出數十道劍氣向那亂石飛射而去.

"哈哈,雕蟲小計,黃口小兒妄出狂言,今天我就把你撥皮拆骨,再將你靈魂煉化,讓你連鬼也做不成."

劍氣所指亂石紛飛,一條黑影竄出落在韓軒的身後,手中火紅色的開山刀一刀劈下,韓軒身如幻影在刀光劃過之時消失不見.

七殺魔君見韓軒竟然在自己眼前消失,雖感意外,卻也並不慌亂,回刀便是一計七殺回旋斬,頓時無數刀光向外飛出,方圓千丈都被刀光所覆蓋,山石樹木無一幸免全部化為飛灰.

七殺魔君手握赤炎開山刀,黑衣之下一雙冰冷的雙眼死死盯著此時正站在百丈外向他微笑的韓軒,口中陰冷的說道:"一年不見你修為強了很多,看來龍族的龍躍洞果然不同凡響,可惜那條老泥鰍沒有教會你什麼叫做量力而為!"

"韓軒一向喜歡逆水行舟,從來都不知道什麼叫做量力而為,廢話少說,自古成王敗寇,有本事贏了我任你處置,若是輸了就真要借你的東西來用一用了."

"癡心妄想,就憑你?"七殺魔君將刀一橫,口中暴喝:"納命來!"

七殺魔君一刀簡單的劈出,韓軒卻感到周圍的時間和空間都好似被緊緊的鎖定了一般,自己根本無法破開,暗道一聲不妙,心想:"這七殺魔君之名果然非虛,看似簡單的一刀,竟然已經將法則之力掌控到如此程度."

可惜韓軒不知,這一刀雖然看似尋常,其實是七殺魔君的成名絕技之一叫做七破斬,可以在鎖定目標的同時,將同一處空間的七個不同時序粉碎,也就是一旦中刀,就會將此人所在時空的前後七秒同時粉碎,此招最厲害的地方就是不同時序的空間之力會在同一時間產生空間亂流,任你修為高絕也難逃一死.

七殺魔君的這招是他早年剛剛成就神級時自創的戰技,原本只能達到三破而已,由于修為的提升如今已經可以長達七秒,雖然聽起來並不太長,但強如龍皇要想在短時間內利用時間法則改變空間時序也最多不會超過十秒.

韓軒不知厲害自然難逃算計,七殺魔君看似暴怒,實則是在迷惑韓軒,可惜他並不了解韓軒,韓軒一向扮豬吃虎示敵以弱,又怎麼可能輕視他人,何況七殺魔君可不是易與之輩,不要說輕敵就算是一拳一腳韓軒也會嚴陣以待.

這七破斬雖然高明,可能龍皇一個不小心也會著道,但韓軒不同,他在那數年領略生死的痛苦之中並非一無是處虛度光陰,一次又一次的領略創世的過程,從中領悟到的不是常人可以理解的,盡管混沌之力不能用于這個世間,但從創世之中領悟到的法則之力卻是屬于這個世界之中.

韓軒今時今日的實力的確可以改變時序避過攻擊,但要擊潰七殺魔君,必須從心理和實力上全面的壓倒,才能盡展韓軒今日之功.

只見就在七破斬臨身的一刻韓軒身旁的空間猛地一震,無數的空間裂縫密密麻麻的出現,韓軒已經被淹沒在空間碎片之中,七殺魔君口中桀桀怪笑:"便宜了你,讓你永遠在空間亂流之中飄蕩."

接著七殺魔君五指成爪身上魂力一動向那空間破碎之處抓去,他要實現將韓軒靈魂煉化的諾言,然而當他魂力破入空間亂流之中想要攝取韓軒靈魂的時候,七殺魔君卻突然一愣,他發現自己的魂力竟然落空.

只聽七殺魔君低哼一聲,口中發出一聲慘叫,他感到靈魂一陣刺痛,心中大驚之下急忙後撤,可就在這時破碎的空間之中突然飛出數百道劍氣,那劍氣之上所帶的氣勢令七殺魔君也感到到暗暗吃驚.

原因很簡單,這些劍氣並非尋常劍氣可比,每一道都是一道完整的萬劍乾坤劍氣,不過這種劍氣即使再多也無法傷害七殺魔君,只見其手舞開山刀,瘋狂的元力在身體周圍形成一個龐大的元力漩渦.

萬劍乾坤的劍氣雖然氣勢驚人,又是本源凝聚而成,但在撞到元力漩渦的時候卻無一不是粉碎收場,然而這樣並未結束,所有粉碎的劍氣元力都被化為普通元力吸入漩渦之中,致使七殺魔君周圍的元力越來越龐大.

七殺魔君放聲大笑:"韓軒你不要白費心機,今天你難逃一死,無論你用多麼強大的戰技也無補于事,只會讓我的攻擊更強."

"哈哈,七殺魔君縱橫正魔之爭上萬年原來也不過莽夫一個,真是萬載修為一朝毀!"

"你說什麼?"七殺魔君聽出韓軒話中有弦外之音,不禁脫口詢問.

可他話還沒有說完就突然再次慘叫一聲,接著便無聲無息,手上的開山刀也停止了下來,身體周圍的元力漩渦突然散亂了起來,剛才所吸來的屬于韓軒的元力此時竟然陰陽相斥的爆炸了起來,七殺魔君很快被爆炸的元力所包圍.

就在這時,對面的空間裂縫也緩緩平複露出了韓軒的身影,只是此時手中已經多出了一柄漆黑的長弓,正是冥府得來的神器震天弓.

爆炸的沖擊緩緩散去,七殺魔君衣衫襤褸狼狽不堪,雙眼無神依舊還在死死的盯著韓軒的方向,韓軒將長弓挎在背上走到七殺魔君面前,微微一笑說道:"你一直說要將我撥皮拆骨煉化靈魂,可沒想到你最後卻落得個靈魂隕滅的下場."

韓軒話音剛落,七殺魔君毅力萬年的一代魔神轟然倒地,韓軒久久不語,不過他心中明白七殺魔君終究還是輕視了自己,在數百乾坤劍氣之下卻不知道韓軒的真正殺招是手中的震天弓.

……

七殺魔君的死真可謂無聲無息,原本只為了給巫途報仇,所以對此事並未聲張,終究對付一個小輩他還不想鬧得滿城風雨,再說七殺魔君想來就是一個殺戮滿身之人,殺一個人對他來說簡直像捏死一只螞蟻一樣簡單.

韓軒對七殺魔君來說也不過是一只比別人強大了一些的螞蟻而已,他根本沒有就愛那個韓軒放在眼里,只是因為要親手為巫途報仇才會親自出手,卻不料此次殺人不成反被韓軒所殺.

而飛魔崖上顯得也較為平靜,所有人都在等待著五老閣的選拔開始,這對所有的魔族之人來說是一場盛世,足以改變很多人的命運.

就在七殺魔君死去的第十天,五老閣的選拔也如期的舉行,飛魔崖下聚集了數千萬從魔族各地湧來的魔眾,因為人數太多並未允許登上飛魔崖,只有被推薦進入選拔的人才有資格進去.

而此時等在飛魔崖五老閣外候選的人內,四大龍將也在其中,好似無意的走在一處,龍云小聲說道:"那小子一連幾天也聯系不上,不會是怕了不敢來吧?"

龍風輕輕哼了一聲:"做好自己的事,他來不來都不會影響我們的計劃."

最看不上韓軒的龍輕則嘿嘿輕笑:"就是,難不成還真指望他?恐怕等事成之後,他才會站出來邀功吧?"

龍淡只是認同的點了點頭並未說話,而在這時,只見五老閣的上空突然烏云密布,從云間走出五個人來,所有在場魔眾見狀紛紛下跪口中說道:"恭迎五位聖主祭祀大人!"

只見站在中間的那位綠發老者揮手說道:"眾位免禮,今天是我族的大日子,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得到聖魔之主的認可進入五老閣,所以我希望你們可以竭盡所能,不過刀劍無眼,我族之人必須不畏生死捍衛聖主之威,所以生死各安天命不許事後尋仇,都聽明白了?"

那綠發老者正是魔族現任的大祭司也就是五大魔神之首的翁仇,此時一番原本鼓舞士氣的言詞說的卻是殺機重重,不禁令眾多魔族之人個個面容嚴肅,聞言之下再次下拜口中稱是.

翁仇眼中寒芒閃閃看到下方魔眾反應似乎也算滿意,微微點頭,然後對下方眾人說道:"如果沒有異議,選拔開始!"

說罷轉身對身旁四人做了個請的收拾,然後率先向一座高台之上飛去,那四人緊隨其後,在高台上的五把金椅上坐了下去.

見到五位聖主祭祀落座,立刻有人走到魔族眾人面前主持選拔之事,五老閣的選拔也就此在血光之中展開.

而坐在金椅上的翁仇喝了一口身旁侍從送上的茶水後說道:"天魁,前日我感到聖主召喚,似乎是預示他用不了多久機會脫困,不知我族部眾如今部署可已經安排妥當?"

翁仇右手之人呵呵一笑:"大哥放心就是,我族十八路大軍早已安排妥當,只要聖主脫困破開神禁,立刻就會覆滅那些人類和獸族."

"恩"翁仇臉上總算露出一絲笑容,接著說道:"那星外隕鐵的事情怎麼樣了?可有進展?"

左手的一個臉上有著刀疤的人點了點頭道:"今日獸族啟用了不少潛伏我族的眼線,雖然不知道他們意欲何為,但從種種跡象上不難看出好似已經知道了星外隕鐵的事情."

翁仇聞言眉頭一皺,手捧茶杯沉思了片刻之後道:"他們怎麼會知道星外隕鐵的事情?此事除了我們五個應該沒人知道才是."

翁仇右手第二個坐著的一名白須白發的老者卻在這時呵呵一笑:"我們五個自然不會外泄消息,但不要忘了老九一直在五行大陸,如今生死不明,說不定消息是他泄露的."

"恩,弑虛說的也不無道理,老九的確已經很久沒有聯系到了,只是在那里還有人能夠對付的了他嗎?再說事關聖主老九應該不至于如此糊塗才是,我只是感到奇怪他們呢即便得到了消息,又怎麼可能通過神禁將消息送來這里的?"

五人一時無語,翁仇又喝了一口茶後說道:"七殺,你都一把年紀了,沒事也想一想族內的大事,幫我們分擔一些,不要總是想著打打殺殺的."

上篇:第一一零章 風輕云淡    下篇:第一一二章 五老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