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一章 回流山   
  
第一章 回流山

g,更新快,無彈窗,!

金風一吹,滿山的葉子該黃的黃,該紅的紅,該落的落,一眼望去錯落疏朗,天顯得愈發的藍,越發的高,也越發的乾淨.

這是云曉冬在回流山的第一個秋天.他是春天時上山拜師的,春夏秋三季攢起來也有半年辰光了,可還時時覺得自己不是回流山的人,象是做客.

師傅李複林門下有不少弟子,正式拜師算是入室弟子的只有五個.大師兄姓莫,單名一個辰字,可云曉冬從上山到現在還沒有見過他,他上山的時候大師兄就被師傅差遣下山去辦事了,路途想必十分遙遠,到現在也沒有回來.行二的師姐姓王,因為師傅賜了一把玲瓏劍給她,所以本來的名字不用了,改名就叫玲瓏了.接下來是三師兄姜樊,師傅一喚他就是樊兒啊,不知是不是口音的事兒,聽著總象是在叫飯兒,所以三師兄的諢號就叫飯兒,從上到下大家都笑嘻嘻的這麼叫他,他樂呵呵的也不生氣.

他三個都是打小兒就在山上的,無父無母,繈褓中就被師傅收養了,師徒情分自然不一般.

相比之下,四師兄陳敬之和云曉冬兩個都算是半路出家了.四師兄家在一個叫道安的地方,離回流山千里迢迢,聽說陳家家大業大,人丁興旺,不知道四師兄為什麼到離家這樣遠到回流山來拜師學藝,也許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吧.

云曉冬原本是跟著叔叔生活的,叔叔與師傅是故交,他舊傷複發,忖度著自己撐不下去了,拖著一口氣上了回流山,把云曉冬托付給了老友就咽了氣.

師傅看在老友的面子上,收下了云曉冬這個天分不佳的弟子,云曉冬就在回流山住了下來,不知不覺就過了這麼半年.換上回流山弟子們穿的青白二色道袍,梳個道髻,看著和其他人都一樣.

可是云曉冬總是覺得自己和別人不一樣.

連睡覺時候說夢話的腔調都一點兒不一樣.

一套入門劍法練了幾個月了,招式算是練熟了,可是三師兄和他喂招的時候,總是隔個幾招就要提醒他一句:"師弟,你用的這是劍,可不是刀."

連最寬和的三師兄都這樣說,說明他大概天生就不是個學劍的料子,要在師傅面前施展的話更是丟人現眼.

他想叔叔,想家.他也知道,叔叔已經沒了,家也沒了.

可他又做不到把回流山當成家.

入門劍法當然不會由師傅親自傳授,玲瓏師姐脾氣急躁,一遍兩遍教不會,第三遍她就怒發沖冠了,這套劍法是三師兄教他的,也就三師兄有這個耐心,一遍又一遍的教他,也不嫌他蠢笨,還拿自己剛上山時候的糗事安慰他.

"師兄我啊,這套劍法也學了近一年呢,那時候是大師兄教的我,今天教了,我會了,第二天一醒就不記得了.後頭學了,前頭又忘記了.師弟你已經比我那時候強多了.你看我這樣的資質都能學到現在這個地步,你也必定能學會."

三師兄這樣說,云曉冬沒辦法,只好一招一式努力習練,把過去練刀法的架勢硬生生改掉,然而哪里是那麼容易改的呢?

一早起來練過功,三師兄又給他送來兩套換洗衣裳,厚厚的包了一個大包袱,說話間還很不好意思:"師弟,我尋了兩套衣裳給你,因為山上的衣裳都不太合身,這衣裳是新的,我尋了一位師妹替你改過尺寸,你且將就穿."

云曉冬連忙向三師兄道謝,三師兄送完了衣裳也沒立時就走,又跟他說了幾句劍法,講得興起還比劃一番.等三師兄走了,云曉冬把衣裳翻出來試了試,玲瓏師姐又來了.

她今年也不過才十六七歲,身形亭亭玉立,鵝蛋臉,一雙眉毛又黑又濃,眼睛格外有神彩.

"師弟師弟,我帶你去山下逛狂去."

云曉冬一句"不去"沒來及說出口,師姐不由分說拉著他就往外走:"山下今天逢集,可熱鬧啦,賣什麼的都有,吃的喝的玩的用的都有.我和你說,雙溝橋那一家丸子湯最地道,還有橋東面的那一家包子鋪,肉包子,素包子都特別香.我看你這半年長高了一截,原來的鞋襪子都不合腳了吧?趁便買兩雙回來好穿,眼看著天要冷了.我和你說,山上天冷的早,這幾天都落霜了."

玲瓏師姐說起話來象放鞭炮,一刻不停,云曉冬一個字都插不上,也不知道師姐力氣怎麼這麼大,抓著他的那只手跟鐵鉗子一樣,掙都掙不脫,說話功夫已經被她拉著出了門.

是學武的姑娘力氣都大,還是二師姐確實天生神力啊?

兩人在門前頭遇見了四師兄陳敬之,他看樣子又到山頂練劍去才回來,褲腿上還沾著泥,見兩人從門里出來愣了一下,迎上來問:"師姐這是要出去?"

玲瓏說:"下山逛逛,小四你也一道去啊?"

陳敬之搖了搖頭:"我就不去了,師姐和師弟也請早去早回,免得師傅回頭又掛念."

玲瓏擺了擺手:"師傅不在,昨兒夜里就下山了,今天是肯定不會查點你的功夫."

下山的時候玲瓏同他說:"小四太拘泥古板啦,就算硬拉他來玩,他也悶悶不樂的,平白讓人掃興.我跟你講你可不要學他那樣子,小小年紀跟個老頭子一樣."

這話讓他怎麼應呢?

云曉冬只好含含糊糊嗯了一聲,既應付了師姐,又沒有明確的贊同說四師兄就是象個老頭子.

回流山下頭就是個鎮子,隔個十天八天的就逢一次集,四里八鄉的人都來趕集,就顯得格外熱鬧.玲瓏帶他去吃了那個地道的丸子湯,還從外面買一個大蹄髈,鹵的紅通通的,用油紙包著塞給他.那個蹄髈比曉冬的臉還要大,他橫看豎看都沒找著好下嘴的地方,只好裝在布兜里帶著.

師姐多半是常來,賣丸子湯的老板都熟悉她了,多送了一張餅,還對曉冬說:"客人聽著不是本地人啊?"

瞧,隨便一個什麼人都能看出他是個外來的.

這個一言難盡的蹄髈就不說了,玲瓏師姐還樂滋滋的帶他去聽戲,就在鎮東頭有個戲台子,逢著趕集的日子就有戲聽,唱的是什麼他一句也沒聽懂,就一個老生,一個老旦,在上面哭哭啼啼的,站到腿都有些酸了,他才恍惚聽懂一點.原來台上這兩個人不是老兩口,是母子關系,為著兒子媳婦孝順不孝順掰扯了這麼半天.

戲台子下頭有人賣吃食,玲瓏給他買了兩塊煎豆腐,一個勁兒勸他:"吃嘛,這個很好吃."一邊說一邊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大塊,另一塊就往他嘴里填,眼看他再不吃豆腐就能塞到鼻子里去了,他只好張嘴.

可是……可是這味兒怎麼這麼怪?

"臭嗎?"玲瓏理所當然的說:"臭豆腐當然臭了."

已經吃到嘴里了他也不能給吐出來,都不知道這塊豆腐是怎麼咽下去的.那個大蹄髈他最後也沒吃,沉甸甸的又帶回山上去了.

上山的時候他覺得有點頭疼,覺得可能是今天在外頭吹了風了,結果一回去就躺下了,晚飯也沒吃,渾身火燙,又吐又泄的折騰起來.

他病的迷迷糊糊的,感覺有人給他喂水,剛一咽下去就又全都吐出來了,身上火燙火燙的,臉直往上牆上貼,就圖牆上那點兒涼.有人把他拽回去,他哼哼著帶著哭腔,還要掙開了再去找牆.

身旁圍著的幾個人本來為著他生病著急上火的,看他這麼樣撒嬌,一時都說不出話來了.還是三師兄說:"到底還小呢."

一想著他唯一的親人才過世不多久,他一個人孤零零在回流山上,跟誰都說不來話,三師兄就覺得這個小師弟挺可憐的.

今天玲瓏特意帶他一塊兒下山,也是想讓他玩一玩高興高興,總待在山上悶悶不樂的,下山起碼能散一散心.可是沒想到好心把事情辦壞了,他們幾個都不通醫術,師傅和大師兄又都不在,這會兒天晚了也沒處去請人來給他瞧病,不知道他究竟是著了涼還是吃壞了東西,可是人燒的這樣厲害肯定是病的不輕.

"我從丹房里找了幾樣藥,可是不知道哪樣對症……"陳敬之掏出好幾個瓶瓶罐罐.

姜樊搖了搖頭:"不成,不號脈藥可不能亂吃."回流山上也有山民獵戶,他們有傷病也曾經過來求過藥,但這藥師傅從來不會輕易給.外用的還好,內服的一定要確定是什麼病況才會對症下藥.

小師弟現在病因到底是吃壞了東西還是受涼他們都不知道,怎麼能胡亂給他藥吃?

玲瓏最是著急:"要不,我帶師弟下山去吧,去鎮上找郎中看?"

由不得她不急,本來她帶師弟下山是想叫他高興高興,可沒想到好心辦了錯事,現在師弟病的厲害,她心里著實過意不去.

姜樊搖頭:"不成,今晚連月亮都沒有,風又大,魚背坡和木索橋那里都太危險了不能過."

要是能行,他就帶師弟下山去了.

不說夜間山路難行,就算到了山下,回流山山腳下這個小鎮上也根本沒有什麼正經郎中,就一個能治一治跌打損傷,這麼小的鎮子,百余戶人家,哪里會有什麼高明的郎中?要是有,鎮上的人生了重病也不會到山上來向師傅求藥了.

"可是師弟這樣可怎麼辦?"玲瓏都要急哭了.

姜樊想了想:"我去打盆溫水來,給他擦一擦手和腳."

這樣好歹也能讓熱度降一降,不至于象現在燒的這麼厲害.

玲瓏搶著起身:"我去,我去端水."

姜樊看她搶著去了,對陳敬之說:"陳師弟,你先回去歇著吧,時辰也不早了."

陳敬之搖頭:"師兄,我在這兒還能給你搭手幫點忙,師姐畢竟沒有我方便."

他不說,姜樊還沒有想到.

可不是,師弟雖然小,可也是男女有別,讓師姐在這兒才是多有不便,等下脫了衣裳給小師弟擦身,這活兒也不能讓師姐來干啊.

上篇:楔子    下篇:第二章 大師兄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