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章 大師兄   
  
第二章 大師兄

g,更新快,無彈窗,!

姜樊深以為然,點頭說:"很是,多虧你提醒我."

他是在山上長大的,大師兄和玲瓏師姐也是一樣,對于禮法,對男女之防就沒有山下頭的人想的多.

陳師弟才來了一年多,以前在他家里也是請過先生讀過詩書的人,想事情確實是比他要周全.

等玲瓏端了水來,姜樊找個理由打發她到隔壁去,自己挽起袖子,和陳敬之一起替已經燒的滿臉通紅神智不清的小師弟解開衣裳,擰了手巾替他擦拭降溫.

不擦不知道,這一沾上手,姜樊越來越是心驚.

小師弟渾身火燙,哪怕姜樊沒跟師傅學過號脈,也知道燒成這樣很不妥.

他可聽說過有人因為高燒不退,後來燒壞了腦袋變成白癡的.

師傅走時一切明明都好好的,師傅怕玲瓏師姐性子不穩重,還特意交待他,要好生看顧好師姐師弟.可是才不過半天功夫,師弟就病成了這樣.

姜樊急的不行,他本來就生得有些胖,明明是深秋天氣,他已經急出了一頭一身的汗.

陳敬之另外擰了一塊溫手巾,疊好了放在小師弟的額頭上.

他心里也十分憂慮.

師弟身上這麼燙都是干熱,平常人身上熱自然會出汗,可師弟這就是不出汗,燒自然降不下來.

他有點後悔.

要是白天師姐帶著小師弟下山時他勸住他們就好了,要不然,他要是跟著一起下山去了,說不定也多少能提醒一下.師姐性子大大咧咧的一向不會照顧人,小師弟卻因為他叔叔去世一直茶飯不思,身子本來就不算強健.

可他當時想的盡是自己的事,心里煩亂,竟然沒有考慮到這些.

他替云曉冬擦了一下脖頸,怕手巾沾濕了他的衣裳,就俯過身,將云曉冬的衣領往旁邊撥開了一些.

云曉冬脖子細細的,兩根鎖骨就更顯的往外凸起來.他脖子上貼身掛著一條紅繩,繩子上系著一顆蓮子般大小的墜子,看著就象是尋常人家孩子身上掛的辟邪的桃核一般.陳敬之站在那兒看著那個墜子,姜樊喊了他兩聲,他才回過神來,連忙應了一聲.

"師兄有什麼吩咐?"

姜樊覺得他多半是困了,所以精神不濟"你去師姐那里看看,再端一盞熱水來給師弟喂些水."

陳敬之應了一聲去了.

屋里就剩下姜樊和云曉冬兩個了,回流山夜里的風特別大,北風刮過,那聲間象虎嘯狼嚎一般,姜樊本來就心里焦急忐忑,聽著這風聲越發心慌.

小師弟可千萬不能有個好歹啊,否則別說他們師兄弟幾個,就算師傅只怕也要難受得的不行.師傅的好友知道自己命不長久,特意拖著病體上山來將侄子托付給了師傅,當時師傅也是一口應下了,姜樊在旁邊聽的清清楚楚的.可這才過了沒一年,小師弟卻……

姜樊坐不住,在云曉冬床前來回踱步轉圈兒,床榻上云曉冬燒得迷迷糊糊的,喉嚨里發出含糊不清的**聲.

姜樊聽著他又象是在哭,又象是在喊著什麼人似的,往前湊近了些,輕聲問:"小師弟?你能聽見我說話嗎?"

身後房門被推開了,姜樊沒顧上回頭,只伸手往後擺了擺:"師弟把水給我吧?"

身後的人問了聲:"什麼水?"

姜樊一聽這聲音又驚又喜,回頭的力氣太大扯得脖子筋都疼了.

"大師兄!"

云曉冬後來想起生病的這一夜,高燒病中當然是不知道身外的事,就是覺得熱,又熱又干渴.他恍惚聽著身邊有人在走動,在說話,也能感覺到手腳,額頸處都有人在替他擦拭,就是睜不開眼睛,也說不了話,神智昏昏沉沉的.

他知道姜師兄,玲瓏師姐和陳師兄都在屋里,在他的床前,他們面色焦急,圍著他團團亂轉.

他還記得自己仿佛嘔吐過,還不止一回.

有那麼一段時間曉冬總覺得他不應該記得那天晚上的事,後來回憶中的種種,可能都是他自己後來的想象.

他記得最清楚的,是早上睜開眼睛之後的事.

不知道外頭是什麼時辰,不過天已經亮了,映得窗子上一片明晃晃的,他的眼睛睜開一條縫,又因為畏光而眯了起來.

他聽見身邊很近的地方有人說了句:"啊,你醒了."

那聲音十分清朗溫和,說不出的悅耳.

曉冬費力的睜開眼,微微側轉頭去看.

有個人站在床前,伸手到他額頭上來試了一下,微微笑著說:"已經不燒了.小師弟身上覺得怎麼樣?還有哪里不舒坦?"

曉冬從來沒有見過這個人,但是從他的衣著話語里頭,就猜到了他的身份.

"大師兄?"

床前的人朝他點頭:"是我,小師弟真是聰明.咱們是頭回見,你病著也把我認出來了."

因為過去的幾個月里,關于大師兄的種種他聽的太多了.

每個人都在誇他,他是師傅的大弟子,在回流山是舉足輕重的人物.玲瓏師姐說他天分高,自己和姜樊的劍法都是他教的.姜師兄說他性子好,從來也沒有對誰高聲講過話,更不要說與人口角或是對底下人斥責打罵.就連一向話不多的四師兄,也說大師兄極好.

山上的其他人提起他來也都說他的手,尤其是幾個年輕姑娘,一說起大師兄來就要紅了臉.

那會兒曉冬不明白她們為什麼要臉紅,後來他才知道.

但是在這個高燒初退,人虛弱無力的早晨,他想不了那麼多那麼遠.

他心里頭就有一個念頭.

原來這就是大師兄啊……

原來大師兄生的這般俊美,曉冬也曾經跟著叔叔南來北往,可是從來沒有見過這樣俊朗不凡的人物.

回流山弟子們穿的藍白二色衣裳,別人穿著顯得太素淨,軟塌塌的沒精神.可是大師兄穿著這麼一身兒衣裳,看起來如同玉樹臨風,挺拔不俗.

這衣裳真襯他.

不不,或者應該說,他這樣的人品,穿什麼樣的衣裳都一樣卓爾不凡,哪怕是乞丐的衣裳披在他身上,也絕不會讓人感到鄙俗丑惡.

姜樊進來端了水給曉冬漱洗擦臉,熬了一夜他也沒有什麼精神,一會兒功夫打了好幾個呵欠,擦臉的時候還跟曉冬說:"你見著了吧?這就是咱大師兄.大師兄是昨天晚上回來的,唉,師兄牽掛著山上的事,沒在山下過夜連夜就上山了,這一路可真不好走.幸好大師兄回來了,給你喂了藥又運功替你調理了一番,你的病才好的這樣快呢."

曉冬就轉頭去看莫辰.

回流山山勢很陡,上山的路有好幾處都十分險要.魚背坡就不用說了,魚在水里是怎麼游的人們都見過,它是豎在水中的,背脊朝上,背脊當然只有窄窄的一條,魚背坡就是那樣子的,兩邊都是深谷,只有中間那麼窄的一條道可以行走,稍有不慎踩滑了,不管往哪邊滑估計都要送命,白天走都要小心,夜里就更不用說了.

姜樊說,也就是大師兄藝高人膽大,才敢趁夜上山,換個人就算有這麼大膽,也沒有那個本事.

沒見著真人之前,曉冬已經聽人說了許多大師兄的事.在他心里不知學覺就替大師兄勾勒出來一副小像.既然是大師兄,那一定是個非常穩重,不苟言笑的人.

他可能是長著一張國字臉,濃眉,說話聲音宏亮,身板也很寬.

還聽說師傅近年來歲數大了,山上的事情都是大師兄在打理處置,那這人肯定頗為威嚴,行事說話一板一眼的.

可是見著真人之後,曉冬才發覺自己事先想的那些大半都不對.大師兄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樣.

可能是因為聽別人說了太多,所以曉冬一點兒也不覺得他陌生.正相反,第一眼看到他,曉冬就打從心底里有一種親切的感覺.仿佛……和這個人已經認識了許久一樣.今天不是初次相遇,而是遠別重逢.

大師兄……他就象其他人說的那樣好.

比他們說的還要好.

他那麼和和氣氣的同曉冬說話,端藥喂他喝下去,同他說話的時候聲音一直很溫和,就象怕口氣重了會驚著他一樣.

姜樊昨夜里也沒顧上問別的,這會兒見小冬燒退了人也醒了,終于松了口氣,這才想起來問莫辰路上的事.

"大師兄怎麼去了這麼久?不是說兩個月就能回來嗎?一直這麼遲遲不歸,我們都擔心你出了什麼事."

"事趕事的就耽誤了,我也心急想回來,可是事情一時不了,只能先托人送了信回來.從益州出來之後還轉去了南廣,在那兒又待了大半個月,所以回來遲了."

曉冬才退燒,沒有胃口吃東西,姜樊給他端了一碗粥來,還切了半個咸蛋.咸蛋醃得正是火候,一切開蛋黃油汪汪黃澄澄的.曉冬把那半個蛋黃夾起來看了看.

莫辰看著他的動作不象是要吃:"怎麼?吃不下?"

曉冬輕聲說:"我喜歡吃咸蛋白."

尤其是配稀飯的時候,把咸蛋白拌在稀飯里吃.

姜樊在一旁笑了:"你這個吃口倒是挺特別的,旁人愛吃蛋黃的多,醃得蛋黃多香啊.你倒反過來了,居然喜歡吃蛋白.正好,你和大師兄一塊兒吃倒是正碰上了,大師兄他就愛吃蛋黃."

曉冬有點兒意外.

大師兄居然也會挑嘴?

這可真看不出來.

主要是大師兄他怎麼看都那麼大方,又那麼斯斯文文,那麼……反正怎麼看也不象會和挑嘴二字扯上干系的樣子.

被姜樊揭了短,莫辰也沒有不自在,笑著說:"你倒是不挑嘴,可要是再這麼吃下去,回頭身法還怎麼練?要不了兩年小師弟都要追上你了."

說起這個來姜樊也很苦惱:"我吃的也不算多啊,玲瓏師姐也不比我少吃."

這一點云曉冬可以做證,師姐飯量真是挺大的.就拿昨天來說吧,中午他們是吃過飯的,可是下山之後師姐又吃了不少零嘴,那麼大碗的丸子湯泡的烙餅,鹵肉,那個臭烘烘的豆腐,還有炒瓜子什麼的,晚上回來的時候云曉冬已經話都說不出來了,可師姐晚飯也沒耽誤吃.

就這麼個吃法,她人卻長得很纖瘦,和姜師兄站一起,姜師兄簡直能劈成兩個她還有余.

這間平時顯得空曠安靜的屋子,在這一天的晨光之中,顯得格外溫馨熱鬧,云曉冬擁著被子靠在床頭,看看大師兄,又看看三師兄,還顯得蒼白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大師兄也端著碗粥,坐在床邊對他笑.陽光透過窗縫照進屋里來,他的眼珠被陽光一映,就象一顆剔透的琥珀,光澤宛轉,又顯得那樣清澈.

上篇:第一章 回流山    下篇:第三章 刀和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