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五章 同榻眠   
  
第五章 同榻眠

g,更新快,無彈窗,!

雖然很掛念師傅,但是大師兄他們卻並不擔憂,玲瓏師姐還笑著說:"興許師傅又在哪里尋著好酒,一醉解千愁,把咱們都忘得干乾淨淨了."

這話其他人都明白,就是曉冬聽不太懂.

姜樊剝好了一小盤瓜子仁兒遞給曉冬,笑著說:"師傅這輩子沒有旁的嗜好,就愛這杯中物.有一年他下山去,因為偶遇著有戶人家有好酒,師傅就軟磨硬纏的要買人家的酒,偏生人家不賣,師傅想了許多辦法,後來就跟人下棋賭酒喝,一連兩三個月天天都去,直到把人家家中藏酒喝得一干二淨了才回來的."

說起這個玲瓏也笑:"師傅是最不愛下棋的人,說是太費腦子.往常有好友至交請他下棋,他從來不答應.可那回為了喝酒跟人下棋賭輸贏,下的功夫可不是一般的大啊.酒究竟有多好喝咱們不得而知,從那以後師傅的棋藝倒是突飛猛漲,簡直是一日千里.

"說起酒我倒有點饞了,眼下這有肉有菜,可惜卻沒酒.大師兄,咱們開一壇酒吃吧?"

大師兄略微沉吟,還算痛快的應下了:"可以,今天是三師弟生日,那就破例取些酒來.不過小師弟年紀還小,山上的酒又太烈,就不要給他了."

曉冬頭搖的象波浪鼓:"大師兄別看不起人啊.憑什麼別人都有就不給我?我不服.再說我年紀也不小了,過去在家里我也吃過酒的."

姜樊是最心軟的一個,曉立這麼一說,他就跟著幫腔:"是啊師兄,今天正趕著我生辰,大家都高興,讓小師弟也跟著喝一杯吧,只要不喝多就行了."

玲瓏和陳敬之也幫著說情,大師兄笑著說:"行了行了,瞧你們這一個個多會護短,那就准他吃一杯,再多可就不行了."

剛才曉冬提起過去,大師兄有些擔心他想起過世的叔叔心情不好,不過看他臉上還盡是笑意,這才放下心事來.

姜師弟說的也有道理,今天難得大家高興,師兄弟都聚在一塊兒,讓小師弟他們盡興喝一點兒酒也無妨.

"那我去取酒,你們且等著."

師傅的酒放的可嚴實,也就是莫辰,換了其他人不一定就能順順當當給偷出來.

酒一開壇,濃濃的酒香味兒就飄出來.要是那酒量淺的,別說喝了,光是聞一聞說不定就能醉過去.

按說這倒酒的活兒應該是年紀最小的這個來干,可玲瓏師姐搶著把壇子抱起來,笑著說:"我來斟吧,你們只管坐著就行."

她抱著壇子依序給眾人斟酒,曉冬嘗了一口,一點兒也沒覺得這酒難喝,大概是因為這是師傅師藏的好酒吧?曉冬以前嘗過的那酒又苦又辣,抿上一口,那股辣味兒直沖鼻子,眼淚一下子就給激出來了.

可這酒不一樣,香的很,喝下去只覺得從舌頭到喉嚨都熱呼呼的很是舒服,不但不苦,曉冬甚至還覺得酒里有一股甘甜味.

"真好喝,怪不得師傅這麼愛酒呢."玲瓏豪爽的一仰頭就喝下去大半杯.

各人喝過了酒樣子都不一樣,大師兄眼睛顯得更亮了,玲瓏師姐嗓門兒比剛才又高了許多,姜師兄臉都紅了,象搽了厚厚的胭脂一樣.

至于曉冬自己?這兒沒鏡子他也看不見自己的模樣,就是覺得全身輕飄飄的,心情也輕飄飄的,止不住的一直咯咯的傻笑個不停.

姜樊還笑話玲瓏:"你可別一喝上了癮,再到師傅的屋里去偷酒喝.師傅的酒可都是有數的,別說咱們今天偷偷喝了一壇子,就算只少那麼小小的一瓶,師傅也肯定會發覺的."

"發覺就發覺,師傅的劍法不用說,肯定是要傾囊傳授給大師兄的,這個我們肯定不會跟你搶,就算想搶也是搶不到的.這酒嘛,就由我來好了.將來大師兄是咱們山上劍法最好的,那我呢,就是山上酒量最大的了!"

師姐酒量大不大曉冬不知道,反正從今天起大家就都知道了,曉冬的酒量那是真可怕.剛才酒倒好了,一人面前一杯,因為大師兄在一旁看著,曉冬那一杯只嘗了一口.等玲瓏師姐找姜樊劃拳行酒令,玩的正高興的時候,卻忽然發現桌上少了一個人.

大家一慌,左右都看過,卻原來曉冬剛才從椅子上滑了下來,已經滑到桌子底下去了,眼睛緊閉喚也喚不醒,可還時不時傻呆呆的笑一聲.

這天晚上喝醉的可不止曉冬一個,玲瓏也喝醉了.那壇酒饞得她忍不住,剩下的小半壇都讓她左一口右一口的喝了個精光.

還有一個喝醉的卻是陳敬之.

他心里本就存著事,整日郁郁不樂.再被酒一引,整個人就繃不住了,不象平時那樣規規矩矩一板一眼的.這酒又不辣,一口又一口的,不知不覺也喝了許多.人要是有心事,就醉的遠比一般人要快.陳敬之喝醉了頭就往前面桌上一擱,沒片刻功夫就睡著了.

這下可好,五個人吃飯倒有三個人都喝醉了.夜已經深了,外頭風又大,也犯不著將他們再搬來搬去的.大師兄叫來在山上干雜活的婦人,讓她幫著把玲瓏送回她屋里去,至于兩個師弟,干脆也別挪動了,反正炕也寬睡得下,一人再添一床鋪蓋,讓他們在這兒窩一晚就行了.

姜師兄也有幾分酒意,等把被褥鋪好了,再把兩個醉鬼搬過去讓安頓下,他自己也熱的一身是汗.

"師兄,要不你也在這兒將就一下吧,時辰不早了,外頭風又這麼大."

今天夜里外頭風特別大,還好他們的房子蓋的時候就考慮到了山風這一點,雖然已經是有幾十年的老房子了,可是門窗,梁瓦都特別結實,風比現在再大一些也扛得住.

"也好."莫辰一口就應了.他想的倒不是為了省這幾步路,而是怕這兩個小醉鬼晚上要是鬧騰起來,怕姜樊一個人照顧不過來.

幸好這兩個人都沒怎麼鬧,酒多了就是睡.莫辰把曉冬抱起來放到炕上去的時候,聽見他還含含糊糊的喊了一聲什麼.

聽著象是在喊叔叔,不過很含糊,聲音又小,聽的不清楚.

如果不留意,可能還會以為是小奶貓在身邊叫了一聲.

莫辰低下頭仔細端詳了他一眼,還好,曉冬臉上並沒有難過的神情,倒可能是想起了什麼過去的好事,眉眼都舒展開了,嘴角微微往上彎著,那淡淡的笑容顯得是那樣可愛,那麼……心滿意足的樣子.

八成是做了什麼好夢.

興許夢見了他的叔叔吧.

莫辰沒有見過那位謝叔,只知道是師傅早年間結識的好友,只是有些年頭不來往.這次那人重病上山就是為了托孤,而師傅也一口應下來,看來兩人的關系應該是十分要好.

不知道那是個什麼樣的人,但他一定是個好叔叔,所以才會令人這般惦記.

莫辰也是自幼被師傅收養的,無親無故,他從來沒有象曉冬這樣去惦記,去懷念一個什麼人.

也許是喝了酒的緣故,他也難得的有些軟弱起來,想的也有些多.

如果有一天……他也不在這個世上了,會不會有人,會有誰,這樣的想念他?

也許師傅會想念徒兒,也可能師弟師們也會想念他這個師兄,還有他在外頭結識的朋友,可能會也惦記他一下.

但是不會這樣經常,這樣深切的感懷他.他們可能會偶爾有觸情生情的時候,但是很快就會將他遺忘.

大概只有親人之間才會有這樣的深情厚意.

然而他沒有親人.

他在這世上,也是孑然一身.

給曉冬蓋好被子,姜樊已經替他把被褥也鋪好了,拿出一個新的枕頭來說:"師兄枕這個吧."

他給鋪的位置就挨著曉冬.

莫辰臥下來的時候,心里居然還有幾分新奇.

有多少年他沒有和人離得這麼近睡過了,打記事時起就一直是一個人住的.

師傅對下頭的師弟師妹們更寵溺一些,對他卻很冷漠,打小就告誡他要克己,穩重,要有回流山首徒的樣子,要為下面的師弟師妹們做出表率.

姜樊今天太高興了,和一幫同門一起過了一個這麼盡興的生辰,吃了長壽面,還喝了酒.可惜的是師傅沒在,他自幼被師傅收養,又傳他本事,在他心中,師傅實在與親生父親無異.不,就算一般人家的親生父親對兒子也沒有這麼重的恩情.

他這麼又說又笑又張羅了半夜,早就已經倦得不行了,給莫辰鋪好被褥之後,他的意識也已經不清醒了,勉強脫了外衫爬進自己的被窩,一閉眼就開始打呼嚕了.

莫辰也很快睡著了.

睡著之前他還琢磨過,頭一回睡在師弟屋里,身邊又這麼些人,往左看是小師弟的腦袋,往右看是姜師弟的圓臉,呼吸聲聽得清清楚楚,動靜這麼大這麼亂,他能睡得著嗎?

結果他居然很快就睡著了.

上篇:第四章 過生辰    下篇:第六章 夢中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