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八章 大雪落   
  
第八章 大雪落

g,更新快,無彈窗,!

曉冬說的沒錯,姜樊就在他說的井台邊,沒費力氣就找著了那個掉在地下的裝脂油的盒子,他趕緊撿起來,用袖子擦擦上面沾的泥.

盒子掉地上的時候蓋子沒有合緊,露了條縫,靠邊緣的油都硬了.姜樊一邊有點兒心疼,一邊又忽然覺得有點兒奇怪.

這盒油找不見好幾天了,那會兒師弟身子還沒好利索呢.他怎麼知道自己把東西忘在這兒了?要是他看見了,怎麼不替自己撿起來?

想不通.

姜樊摸摸腦袋,把護手油往袖子里一掖.他這人就是有這麼點兒好,從來不鑽牛角尖.想不明白的事兒也不去細究,反正天長日久,好些事情自然而然就明白了.

曉冬抱著那塊暖木舍不得撒手,聽見敲門聲的時候才站起來,抱著木頭去開門.

"陳師兄?"

曉冬有點兒意外.

幾位師兄師姐里,數陳師兄話最少,他練功格外刻苦.一天里頭除了睡覺,吃喝這些事情,其他所有時間差不多都在練功.

這會兒主動過來,肯定是有事吧?

曉冬趕緊讓人進屋來,外頭風可大,看著天色陰沉,保不齊等不到天黑就會下雪.

陳敬之手里提著個暗色花布的小包袱,解開之後里面是一個兔毛做的護手:"這個是我以前用過的,師弟別嫌棄.我看你這幾天都不大出屋子了,是不是不習慣這里的天氣?"

曉冬有點兒不大好意思:"還好,還好……就是風大."

"我才來的時候也不大習慣,後來慢慢就好了.這個護手你先用著吧,等師傅回來了,替你運功調理一下,也就不會這麼畏寒了."

曉冬道過謝,把護手拿起來試了試.雖然是舊的,看得出來陳敬之用的很愛惜.手一伸進去就能感覺到毛毛厚厚的軟軟的,確實很暖和.

他抬起頭笑著說:"多謝師兄."

把護手放在一邊,曉冬去倒了茶過來,因為怕冷,所以屋里熱水倒是不缺.

陳敬之坐下來,雖然神情仍然談不上有多歡快和氣,起碼沒有那麼冷冰冰的.

"看你這幾天飯都用的不多,是不是飯菜不合口味?你別太靦腆了,要是吃不慣就同灶上的人說說,以後日子長著呢,你臉皮薄,不好意思,可是以後難道一直將就下去?"

說起這個,曉冬確實是有點兒吃不慣.回流山這邊做菜口味重,鹽大,還習慣往菜里擱醬,好象不這樣就不叫做菜一樣.記得前幾天有道菜,芋頭和醃肉做的餅子,吃一口就齁著了,舌頭連著好幾天都不對勁,喝再多水都覺得難受,也不知道里頭到底擱了多少鹽.

"別拿自己當客,你也是回流山的人,有不便就說出來."

曉冬覺得陳師兄這話一下子就說到他心里去了.

他心里,大概還有點兒拿自己當客的意思吧?

只有客居的人才會想著,省些事,別給主人家添麻煩.

可是陳師兄說得對,他不是客,在這里也不是住個一年半載的就要離開了.

他是回流山的弟子了,正式入門磕頭拜了祖師的弟子,不是客人.

"師兄說得是,我記下了."

"師弟你以前住在哪兒?看你吃飯口味偏淡,又怕冷,是住南邊吧?"

"還小的時候住的地方是很暖和的,四季如春,"曉冬回想著小時候的那些事.

記得不太清楚了.那時候太小了,印象中就記得門前是條青石路,路旁就是河,叔叔抱著在門口喚住搖過的船,買用大青葉子包著的毛桃兒,甜杏兒,也不用洗,把皮啃掉一點兒就讓他咬著吃.

就記得這麼點兒,大概是當時太小了,很多事情都很模糊,連住的是什麼地方,鎮名叫什麼,都全然記不起來了.後來就跟著叔叔四海為家,沒有在一個地方長住過.

陳師兄陪他說了一會兒話才走,這會兒天都黑了.曉冬送到門口,瞧外面風倒沒有白天那麼大,可是已經開始落雪了.

不知道雪下了多久,門前地下已經蒙蒙的一片白.

"師兄你多當心."

曉冬有些不放心,師兄回自己那屋也要過橋的,天又黑地又滑,可他屋里偏巧了沒有燈籠.

"不怕的,這路我早就走慣了.倒是師弟你快進屋去吧,穿的少別再凍著."

曉冬站在門前看著陳敬之慢慢走遠了,才搓著手回到屋里.

這屋里才住進來的時候東西很少,他就那麼薄薄的兩身兒換洗衣裳,別的什麼隨身之物也沒有.可是越住,東西就越多.

前些天大師兄回來,給了他這塊暖木,晚上抱著睡,被窩再不會冷的象冰窖一樣,今天陳師兄又送了個護手套給他,原本空蕩蕩的屋子,就這麼一天一點兒的,東西都滿得有些放不下了.

用過晚飯大師兄過來了,指點他打坐習練呼吸吐納,這幾天天都是如此.

今天下雪,曉冬原來還以為大師兄不過來了呢.

說實在的,他心里有點兒發虛.大師兄待人是真沒得說,怪不得姜師兄一直誇他,有擔當,不愧是大師兄.

大師兄教他是一點兒不藏私,道理講的再透也沒有了,還運功助他調理.可是曉冬覺得自己也許就象師傅說的那樣,不是個學武的胚子,師兄教的用心,他自己也沒有偷懶,可是進境卻慢的讓人灰心.

"不要心急."師兄一點兒沒有慍色,握著他一只手,指尖輕輕搭在脈門上:"萬事開頭難.俗話不是說了麼,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你這是因為還沒摸著門道,沒開竅,邁過這一道坎就好了,前面就是坦途了."

師兄這是怕他灰心喪氣,說好聽的安慰他呢.

曉冬也知道,他確實好象還沒有開竅,心里光是干急,可是越急越焦躁,對正事兒一點兒幫助也沒有.

大師兄拿起曉冬放在床頭櫃子上的那個兔毛護手看了一眼:"這個東西我記得四師弟好象有一個."

"這就是四師兄給我的,說是讓我留著擋風暖手用.下午他特意送來的,還陪我說了半天話."

"是嗎?他倒是有心.我聽說你想這幾天去云叔叔墳上祭拜?"

"姜師兄說這幾天天氣不好,讓我等天晴了再去."

大師兄點了點頭:"到時候我陪你一道,也去給云叔叔行個禮.他上山時我不在,也沒能說上話."

曉冬說好.

其實就算那會兒大師兄在,也沒什麼能說的,叔叔硬撐著上了山,到山上之後就病的起不來了,把曉冬一托付出去,最後的牽掛也沒了,人也就咽了氣.

莫辰看他說了一聲好,就垂下頭去不吱聲,心想小師弟八成是想起去世的親人又難過了.

外頭風聲又緊了起來,雪片被卷得打在窗紙上簌簌直響.屋里燈影昏黃,曉冬本來就生得瘦小,這麼一低頭,看著肩膀也有些瑟縮,小小的一團好不可憐.

莫辰沒來由的,就覺得心里發緊.

安慰勸解的話,他不是不會說.

只是他也明白,有些話,說了也不過就是走個過場,總不能一言不發干坐著.但是那些話,說與不說都是一個樣.人心里的難受,不會因為聽了幾句就會輕易消散.

也許日子久了,一天一天的過著,才能慢慢平複失去親人的傷痛.

他伸出手,試探著,在小師弟頭上又揉了一把.看他抬起頭來,沖自己皺了一下鼻子.

他不喜歡別人總揉搓他的腦袋.

這當然哪,誰能喜歡別人沒事兒老把自己當個不懂事的娃娃一樣搓來揉去的?

莫辰並沒有再多勸多說什麼,看他又打起精神來了,就開始指導他繼續修練功法.看他很快就專注起來,閉上了眼睛專心練功,莫辰這才悄悄的松一口氣.

等到曉冬這一遍心法練完,已經近二更天了.一推門曉冬嚇了一跳,光在屋里聽著雪下的大,沒想到外頭已經積了那麼深的一層,眼能看到的地方全被雪蓋住了,風也更緊了,刮的人都要睜不開眼.

大師兄住的可比四師兄還要遠一些,他住得離師傅近.

這樣的大雪讓曉冬傻了眼.

他以前跟叔叔去過的地方不算少,可是這樣的大雪還是頭一次見.

夜黑風高,雪又這麼大,路也太難走了.

曉冬回過頭來說:"大師兄,要不晚上你在我這兒湊和一晚上得了,雪太大了,路難走,明天天亮了你再回去吧?"

這點風雪對莫辰來說不算什麼.小師弟才入門,功夫一點兒沒上手,看事情還是普通人的眼光和想法.

莫辰本來想說沒事,可是話到了嘴邊又改了主意.

風雪這麼大,小師弟一個人住著,不怕冷說不定也怕黑.

他利索的答應下來:"行,那我就在師弟這兒打擾一晚."

這話一說,他就見著曉冬的眼睛一下子就亮起來了,忙著張羅從櫃子里取被褥枕頭出來,忙里忙外,象只快快活活在銜泥築巢的小鳥.

看來他還真沒猜錯,就是不知道小師弟究竟是怕冷還是怕黑了.

上篇:第七章 備祭品    下篇:第九章 並頭臥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