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十六章 舊時人   
  
第十六章 舊時人

g,更新快,無彈窗,!

雖然雪停了,可是山間嵐藹重重,回流山被包裹在云霧之中.曉冬扒著窗戶往論劍峰那方向張望,自然是什麼也看不見的.

說了會兒話,姜師兄站起身來:"大師兄這幾日不在,把給陳師弟換藥的事兒托付給我了,我這會兒往他那兒去,你去不?"

"一塊兒去."曉冬趕緊起身:"我同師兄一塊兒去,說起來,陳師兄的腿到底怎麼傷的啊?"

"他說是天黑路滑,不小心."姜樊把藥帶上,帶著小師弟出了門.

曉生算一算日子,陳師兄受傷應該就是去看他給他送護手的那天,他走時天都要黑了,風那麼大,還下著雪.

姜樊一轉頭,就見曉冬的腦袋已經耷拉下去了,垂頭喪氣象顆遭霜打的小白菜.

"小師弟?你這是怎麼了?"

曉冬心里頭不好受:"陳師兄那天要是不去看我,說不定就不會受傷了……"

姜樊還以為是什麼事兒呢,一聽他是鑽了這個牛角尖,又是好氣又是好笑.

"你可別胡思亂想了.陳師弟又不是你,以他的功夫,這點兒風雪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事兒.他也說了,他傷著是因為自己不留心,同你可沒有關系."

雖然姜師兄這麼說,曉冬還是無法釋懷.

到了門前就聽見屋里有人說話,姜師兄有些意外,在外頭問了一聲:"陳師弟可在?"

陳敬之拖著傷腿出來相迎,他身後跟著出來的人倒也不是旁人,正是隨劉前輩上山來的那位林雁師姐.

那天敘年紀,林雁比姜樊還大一歲,同她一比,玲瓏師姐簡直粗糙得都不象個姑娘.倒不是說長相,單論長相的話,玲瓏師姐也生得不算丑,可是整天粗布衣衫,頭發紮的還不如曉冬整齊呢.再看林雁,人家的眉毛看得出來是描過的,臉上薄施脂粉,衣著打扮考究,說話也柔聲細氣的.要讓姜樊說,這才是個姑娘家的樣子嘛,象玲瓏那樣一言不合就拍桌子砸板凳的性情,說是個姑娘,哪里象啊?就是個小子投錯胎了.

曉冬卻不太喜歡這位林師姐.要說緣由,他也說不上來,或許是因為林師姐身上熏的香氣太濃太怪,站在她旁邊曉冬嗆得都喘不過氣,人家遠來是客,他總不能用手把鼻子給捂住吧?

林雁笑著同他們師兄弟打過招呼就說:"那陳師弟好好養傷吧,我也就先回去了."

幸好幸好,她要是不走,曉冬的鼻子又要受罪了.林雁打身邊一過,又帶起一股香風,曉冬悄悄屏住呼吸,直到她走遠了才重重的吐出口氣來,同姜師兄一道扶著陳敬之進了屋.

"你腿還有傷人,這些送往迎來的虛禮就別講究了."姜師兄扶他坐下,將帶的藥瓶掏出來:"來,褲腿卷起來讓我看看傷勢怎麼樣了."

陳敬之輕聲說:"我的傷已經好多了,師兄就別特意往這里跑了,藥膏我這里也有,換藥我自己來就行."

姜樊心說陳師弟就這點兒不好,小師弟剛來時也這樣,客氣的太過了.有事兒就放自己心里不愛跟人說,平時師兄弟相處何必這樣見外?又何須這麼多禮數講究?當然禮數是該有的,可是過了頭就成了拒人于千里之外.就象這回他受傷,師兄們來照料他原是應該的,他只想著不麻煩人,卻沒想著師兄弟間理應情手足,相互照應原是理所應當的事.

小師弟上回病過一場,師兄弟幾人輪番照料,之後他就漸漸開朗起來,同人也親近了,有說有笑的很討人喜歡.

可陳師弟就難辦了,他這人性子拗,心思又重,勸他什麼他都聽不進去.

陳敬之用了莫辰給的藥之後好得很快,這會看著傷口已經算是愈合了.姜樊將來帶的藥膏替敷上,再重新包紮好:"你這腿再換兩次藥多半就好了.可惜了,這幾天難得有客人,好飯好菜你又都得忌口不能吃,酒也不能喝了."

曉冬剛才一直不吭聲在旁邊看著,這會兒才得空問上一句:"陳師兄,腿疼的厲害嗎?"

"已經不疼了."陳敬之說完了,看見小師弟臉上露出有些難過的神情,想一想覺得他大概不會相信,又改口說:"不動彈就不怎麼疼,走動的時候就有一點兒."

姜樊說他:"所以說讓你少動彈.對了,那位林師姐剛才怎麼在這兒?"

陳敬之頓了一下,才說:"我同她以前見過面,她知道我腿有傷,就送了些傷藥過來."

"你們以前認識?怎麼認識的?關系要好嗎?"別說姜樊,這下連曉冬都好奇的看著他.

"那還是我來回流山之前的事了,也就是泛泛之交.隔了那麼長時間,我都已經認不出她來了,倒是她還記得我."

姜樊一聽是拜師之前的事情,就不多問了.陳師弟幾乎從不說起拜師之前的事,對陳家的人更是只字不提.他的苦衷姜樊也明白,俗話說,家丑不可外揚,這些事是陳家的陰私.陳師弟沒了親娘,在繼母手里肯定受了大罪,這些事兒能不想最好,何必去尋根究底.

姜樊本想打趣陳敬之幾句的,一看他那過于正經的臉色,還有那一副總是心事重重的神情,就什麼興致都沒有了.記得有一回他和大師兄,四師弟練功累了坐一塊兒說話,那會兒小師弟還沒上山呢,應該是去年春天的事了.姜樊愛說笑,講了一個新鮮笑話,結果聽的兩個人都不捧場,大師兄面無表情望天,陳師弟苦大仇深緊緊攥著劍,姜樊的新鮮笑話無人捧場,自己干笑了兩聲就笑不出來了.

轉頭看看,還是小師弟好.有什麼都擺臉上了,有話就說,直來直去的多痛快.

陳師弟和他們不一樣.他們幾個,連同小師弟在內,都已經無親無故了.陳師弟不一樣,他人在這兒,可是心卻不在這兒.縱然沒有明說,姜樊也隱約能猜到,陳師弟大概總有一天會走的.陳家人是他的親人,也是他的仇人,他一定還會再回去.

上篇:第十五章 論劍峰    下篇:第十七章 不般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