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十章 有所圖   
  
第二十章 有所圖

g,更新快,無彈窗,!

林雁的語氣很自然,就象任何一個初來乍到,對如畫風景感到好奇的客人一樣.

可問題是姜樊現在對她嚴防死守,曉冬更怕自己說錯話,無意中把什麼不該說的消息透露出來,嘴巴閉的比蚌殼還緊.

"哦,前面那是沉云澗,現在瀑布都上凍了,夏天的時候這兒景色不錯."

這沉云澗有什麼值得一問的?姜樊想了又想也想不出來.他本來以為林雁是為了打聽大師兄的事情才這麼熱絡,可是這麼大冷天兒在外頭兜了半天,林雁一句也沒問莫辰的事,倒象真是純為了游覽風景才來的一樣.

這麼大冷天,到處光禿禿的有什麼好看的?越是猜不出她的目的,姜樊心里就更戒備.反正他是出名的能說會說,現在對著林雁更是打起精神拿出了全副本事,吹牛吹的沒邊沒沿的,其實一句實在話都沒有,連曉冬在一旁都覺得師兄說的有點過分,難得林雁居然從頭到尾都聽得很入神,一點兒沒有不耐煩的表示.

她越這麼好脾氣好耐性,就越發讓人覺得她的目的不單純.

一直到天色漸晚時師兄弟兩人才擺脫了這個麻煩,曉冬憋了一下午,這會兒終于敢開口說話了:"師兄,林雁師姐都把咱們山頭轉了一整圈兒了,問的都是地勢……她這是想做什麼啊?"

姜樊也沒頭緒:"我也不清楚."

礙著她是客人,又不能不搭理她.

"會不會是……"曉冬說了個話頭又停下了.

話這麼說一半聽的人最郁悶了,會不會什麼啊?你倒是把話說全了啊.

"沒事兒,你只管說."

曉冬湊近一點兒小聲說:"林師姐會不會是為了打探咱們山上的陣法啊?"

姜樊愣了一下:"陣法?"

他倒真沒往那上頭去想過.

這也是因為姜樊從小就在山上長大,陣法他從小就聽師傅師兄和其他人時常提起,早就不當一回事了.反而小師弟才上山不久,正是對什麼事都一知半解,都加倍好奇的時候.

對曉冬來說,五行卦爻,奇門陣法這種東西根本就只存在于傳說之中,若不是他自己親身體會過山上陣法的好奇之處,他也很難相信自己現在生活的地方竟然還有陣法這麼玄奇的東西.別看他們山上的人進進出出的沒什麼感覺,可是外頭的人若沒有人領路,根本進不來.這陣法十分玄異,虎狼禽獸,蛇蟲鼠蟻都被隔絕在外,別說旁人了,就連曉冬也很想搞清楚其中的端倪.

今天陪著那位林師姐轉悠了好半天,師兄說話的時候曉冬閑著沒事,就不著痕跡的在注意林師姐的言行.林師姐打聽的都是山頭四周的地勢和風景,一面認真的聽著姜師兄說的話,一面仔細觀察周遭的一切.曉冬自己就對陣法念念不忘,自然而然就把林師姐的行徑往這上頭去聯想了.

姜樊卻搖頭:"應該不是的."

"為什麼?"

"陣法這些,其實早就失傳了.連師傅都不會,要是她這麼看一看問一問就能學了去,那這陣法之學當年就不會和鍛造之術,煉丹之術等等並稱五大奇術了."

這說得也是,要是看看就能學會已經失傳的絕學,那也太不可思議了.

曉冬的思路又被帶的跑偏了:"師兄,為什麼陣法會失傳呢?"

其它幾門絕學功法,比如鍛造,煉丹這些,現在還是有人會的,不過陣法之學卻已經沒有什麼傳人了.是這門學問特別艱深?還是有什麼旁的緣故?

"哦,這個啊……"姜樊說:"因為世道不太平,會這門奇術的人都死了唄."

都死了……

姜師兄說的好輕松.

能掌握這麼一門奇術,保命的法子該比平常人多才對.是出了什麼樣變故才能讓這些人一起死了個乾淨?想想都叫人心驚.

"行啦,晚上你多喝點熱湯暖一暖,早點兒回去歇息,在外面溜達了半天你可凍壞了吧?"姜樊想一想,還是有些不放心:"要不晚上你到我屋里來擠一擠?兩個人可比你一個人暖和."

"沒事兒的師兄,我現在也不怎麼怕冷了."

曉冬說的是實話,可是配著他現在被風吹得通紅的小鼻子和紅通通臉蛋兒,這句話一點兒說服力也沒有.

姜樊不放心他一個人,一是怕小師弟再象上回一樣發起燒來,二是現在山上來了外人,小師弟一個人住著只怕不太妥當.他堅持要讓曉冬換地方,曉冬也只好聽師兄的吩咐了.

可他心里其實不想換的.

他還想著今天晚上能不能再夢見論劍峰呢,萬一換了地方,睡的不象在自己屋里踏實,夢不到了怎麼辦?

咦?

這麼想著,曉冬忽然一怔.

自己屋里……

剛才那麼自然的就這樣想了.

明明以前他都沒把那當成自己的屋子,總覺得是住在旁人的地方,總是不安心.可是現在他竟然這麼自然的就覺得那是自己的屋子了.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好象,就是從上次發過燒之後開始的.那時候師兄師姐們輪流來看護他,屋子里一直沒有斷人.雖然曉冬眼睛沒睜開,可是心里頭都明白.尤其是大師兄,照顧他那麼精心,還勸他那麼多話.

從那以後,他就沒再見外的拿自己當客了.

姜師兄不怎麼愛收拾,里間顯得有些凌亂.幾雙穿髒的鞋子胡亂扔在屋角,大概是天冷,雜役們也偷懶,沒有及時拿去刷洗晾曬.

姜樊一點兒也沒有不好意思,他自己晚上睡覺隨便怎麼都成,不睡的話打坐也是一夜.但小師弟可不能這麼將就.姜樊把最厚的一床被子從櫃子里找出來給他蓋.曉冬規規矩矩的把脫下來的衣裳疊好了放在一邊,然後掀開被子趕緊鑽進去,動作靈活的象只猴子似的,姜樊看著他直想笑.

不過小師弟睡覺倒是挺老實的,躺好了閉上眼就不動彈了.

姜樊哪里知道曉冬這是爭分奪秒的想早點睡著,那麼如願夢到論劍峰的可能性就又增多了一分.

姜樊熄了燈在一旁也睡下了,他平時睡的實,但現在有心事,翻了幾次身還沒睡著,心里惦記著白天的事.

劉前輩這個人的人品德行是令人信服的,可是這硬黏著來的三個師侄就不好說了.他們肯定有所圖,姜樊這會兒就恨自己腦袋笨,心眼兒不夠多.要是大師兄在就好了,大師兄一定能看出什麼來,又掌得住大局,只要他在,下頭的師弟師妹們就有了主心骨.

曉冬已經睡熟了,姜樊特意又看了他一回,給他掖了掖被子,自己才重新躺下.

大概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也可能曉冬今天的運氣好,真讓他心想事成了,他在夢里又一次來了到了論劍峰上.

師傅和劉前輩兩人在遠處說話,大師兄一個人站在峭壁之旁,正低著頭不知道在看什麼.

曉冬好奇的探頭看,大師兄面前有一塊石頭.可若是不仔細看,只怕還會以為這是一塊堅冰.曉冬以前見過這種半透明的石頭,也不值錢,人們常管這個叫石英.

大師兄不去看師傅他們論劍,在這兒琢磨石頭做什麼?

大師兄看石頭,曉冬就看他.

大師兄在論劍峰過了夜,看起來並沒有憔悴的樣子,這讓曉冬放心不少.大概有本事的人不管在哪兒都能過得好,曉冬以己度人,總是怕師傅和大師兄吃苦受罪.

大師兄將那塊石頭削了下來,那一大塊石頭並非全都是透明的,只有中間一個巴掌見方左右大小才是.大師兄把這一部分單削出來,捧在手上又仔細端詳了一會兒,才又放在一旁.

曉冬好奇的要命,不知道大師兄弄這麼塊石頭干什麼,又冷又重,挺礙事的,看不出有什麼用.

師傅和劉前輩兩人正在比劍.

說是比劍,可是看著一點也不象正經比試的樣子.

師傅手里拿著大師兄佩劍的劍鞘,劉前輩干脆就並起五指以掌代劍,兩人過兩招,就停下來說一會兒話,也不象是認真比斗的樣子.

師傅聲音提高了一些,喚大師兄:"辰兒過來."

大師兄走了過去,師傅說:"來,你用我剛才那一招."

師傅用的是劉前輩那一招,而大師兄則挽了個劍訣,使的是師傅剛才與劉前輩應對的招式.

師傅的劍鞘斜著一旋,以一個曉冬完全看不清的動作,就抵在了大師兄的脖頸處.

看得曉冬差點兒失聲叫出來.

不過師傅手里拿只是劍鞘,他當然也不會真的要傷大師兄.

"不對不對,不是這樣的.再來."

師傅一徑搖頭,和大師兄兩人不斷重複這一式.師傅不斷的使出這一招,大師兄則一直重複著招架的過程.

大師兄的應變一次和一次不相同了.等試到第四,五回的時候,大師兄斜肩回擋,劍刃將劍鞘革開了,金屬交擊,發出鏘然一聲脆響.

師傅樂了:"哈哈,這就對了,能擋住的."

劉前輩只是搖頭:"可是剛才你已經輸了這一招了."

師傅竟然耍起賴:"那不算,我剛才是沒認真和你打."

上篇:第十九章 來者不善    下篇:第二十一章 去留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