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十一章 去留   
  
第二十一章 去留

g,更新快,無彈窗,!

劉前輩一臉無奈:"好吧,不算就不算,還要再比嗎?"

師傅呵呵笑著說:"歇會兒,歇會兒再說.對了,你還沒跟我講上次你去上平山的事."

雖然師傅看起來很自然的就把話題轉開了,可曉冬不知怎麼就覺得,師傅就是怕比下去自己會再輸,怕丟人才不肯比的.

這一點不光曉冬看出來了,劉前輩想必也看出來了,連大師兄都把頭側到到一邊去,不知道是不是怕被師傅看見他在偷笑.

劉前輩沒有多說,一句話就帶過了:"沒能上得山去,那里的陣法雖然已經過了那麼多年,還是無人可破."

"下回我也跟著一塊兒去,沒准兒我就能上得去呢."

以前怎麼就沒發現師傅這麼愛吹牛呢?

不過,以前師傅什麼樣,曉冬也沒有留心就是了.那會兒他整天渾渾噩噩的,蹲在橋邊看溪流都能一看半日不帶動彈的,對回流山上的人和事都漠不關心.

"你那小徒弟……"

一聽提到了他,曉冬頓時打起了精神,有些忐忑的想聽劉前輩怎麼說.

他知道自己資質不佳,劉前輩又是那麼一個不懂得講情面的人,說的話可能不好聽.

"他是哪里人?"

呃?

曉冬愣了下,他正等著劉前輩說什麼褒貶的話,沒想到劉前輩只是問了這麼一句.

"是云聰的侄子,你也見過他.云家已經沒人了,他只能把孩子托付給我."

"云家的?不象啊."

曉冬很有些難過.

他確實不象叔叔.聽說叔叔年輕時也很有名氣,後來因為身受重傷,身有宿疾,才帶著他隱居起來.現在聽劉前輩這麼說,可見云家其他人當年一定也都很出色,唯獨他,卻只是個庸才.叔叔一向對他也沒有過高的期望,臨去之時也只希望他平平安安,長長久久的活下去.

其實叔叔心里,對他一定也很失望吧?

假如他能再出色一點兒就好了.不用多,比現在聰明一點兒就行.這樣叔叔離世時應該能更欣慰一些,師傅和師兄他們也能少被他拖累一些.

"這孩子不適合學劍,在你這兒只怕是白耽誤功夫.要不回頭給他找個別的去處?"

曉冬頓時大驚失色.

給他找個別的去處?

那,這意思是,要把他送走?他不能再待在回流山了嗎?

曉冬一陣茫然.

離開回流山,他還有什麼地方可去?就算師傅給了找了一個新的去處能收留他,他也不想走.

如果是一個月之前聽到這話,他可能會覺得無所謂,反正沒了叔叔,去哪兒對他來說都一樣.

可是現在不一樣了.

他不想走了.他舍不得師傅師兄,舍不得回流山,舍不得他那間已經住慣的屋子,還有師兄給他的那塊抱著取暖的木頭.

可師傅沒有說話,看樣子他好象是把劉前輩的話聽進去了.

這讓曉冬心里更慌了.

師傅不會真的想要送他走吧?

一直到醒來的時候,曉冬都是悶悶不樂的.

這一天傍晚時分,師傅和劉前輩就從論劍峰下來了.

兩個外門弟子一直守在路口看著,一見著人影,遠遠的就傳過信兒來,姜師兄帶著小冬他們,另一邊劉前輩帶來的三個師侄也都跟著一起迎了出來.

師傅笑著擺手,示意他們進屋.

"鬧這麼大陣仗,倒讓人不自在."

曉冬跟在師兄後頭,有點兒畏怯,不敢往前頭去.

他有點怕.

怕見著師傅和劉前輩的神情,怕再看到他們審視權衡的目光.

他怕從師傅口中真的聽到要送走他的消息.

曉冬的目光越過師傅和劉前輩兩人,落在大師兄的身上.

大師兄跟在兩位前輩後頭,默不作聲的走過來.神情看起來不顯得疲倦,也沒有什麼驕矜自得的意味.

曉冬看著他的時候,他也朝曉冬看了過來.

四目相對的那一刻,曉冬整個人都僵了,有種偷看被抓包的心虛.

大師兄知道不知道他可能會被送走的事?

可是他從大師兄臉上看不出什麼端倪,只能看出大師兄身上的青色斗篷皺了,也有些髒了.

大師兄朝他點了下頭,臉上露出一點讓他熟悉,又安心的笑意.

師傅他們洗浴過,換了衣裳出來同眾人說話.師傅問了一下他們這兩天都做了什麼,還有山上過年的事情預備得怎麼樣了.姜師兄答的有條有理.師傅他們本來也沒走遠,山上過年的事情則早就預備的差不離了.

"只有一事,"姜師兄說完了前頭的話,猶豫了一下,還是同師傅如實以告:"有個外門弟子不知去向,已經好幾天了,人人都說沒有見到他.徒兒讓人找了,也沒找見."

師傅問:"是哪個?"

"是禇二."

師傅沒有多問,只說:"這個回頭再說."

曉冬對外門弟子們都不太相熟,一來他們的住處不在這里,離得有點遠,平時也不在一處練功.二來這些外門弟子不清閑,許多活計也要由他們做.

可大師兄眉頭微微一動,他抬起頭來看了姜樊一眼,又不著痕跡的看了陳敬之一眼.

若是旁人莫辰還不會這樣關切,偏偏是那個褚二.

從陳師弟受傷之後,莫辰就覺得這事兒只怕和褚二脫不了干系,想把人叫了來問個究竟,但那時就找不到了人.本以為他確實心中有鬼躲起來了,可是這麼多天都找不見人,這人怕是早已經不在山上了.

他至于為此離開回流山嗎?

究竟禇二是犯了什麼事兒?陳師弟知道嗎?

陳敬之還是低著頭,垂著眼簾,聽到褚二這名字的時候也沒有什麼動靜,就象對此人全不關切一樣.

這就不對了.

禇二那天明明是從陳師弟屋里頭出來的,兩人即便沒有什麼要緊的干系,也是認識的.聽到認識的人下落不明,陳師弟卻毫無動靜,這顯然不對,陳師弟的表現太不自然了.

等師傅屋里出來,莫辰找了姜樊細問此事.

"褚二同屋的人是誰?說過什麼嗎?"

"他同屋是**林,我已經問過了.褚二的東西還都在,連他存的起來的銀兩都沒有帶走,看樣子不象是私逃下山的樣子.但他確實有好幾日都沒露面了.**林他們也擔心,怕他是不是因為雪大,在哪兒失足跌下山崖了,要不然憑他的功夫,外頭冰天雪地的,他在外頭根本也待不下去."

"他那些物件有沒有多出什麼,又或少了什麼?"

姜樊搖了搖頭.

他心里其實也贊同**林他們的猜測.

褚二很有可能是因為那天突如其來的大風雪而出了什麼意外.回流山地形險要,旁的不說,山澗陡崖很有幾處,一腳踩滑摔了下去,那可真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這樣的山勢,這樣的季節,上哪兒能尋著人去?連尸骨都沒處找去.要等春暖花開冰雪消融的時候還有可能,可那時候再尋著了也沒意義了.

"讓人繼續留心,別大意了."

這話本來沒錯,山上以前確實也有過這樣的事.倒不是他們門派的,是山上的獵戶,家里沒了吃食,冒雪出來想打點兒野味回去,就失足跌到崖下死了,一直等到來年雪化時才尋著人.

可莫辰總覺得這里頭的事情不那麼單純.

陳師弟平時素不與人來往,那天褚二究竟找他去做什麼?而莫辰想找禇二來問話,他就從此不見蹤影了,這一件件的事,難道純是巧合?

說完了這事兒,姜樊笑著說:"大師兄也去看看小師弟吧,你不在這兩天,他是茶飯不思,一天到晚淨往論劍峰那兒瞅,真個是望眼欲穿了,又怕你和師傅凍著,又怕你們餓著.不過你這一回來,他也不知怎麼,竟然沒往你這兒奔來,這倒也奇怪了."

莫辰也惦記小師弟.門里其他人都不用擔心,唯獨小師弟,年紀又小,身子還弱,由不得人不擔心.

"那我去看看他."

曉冬其實有一肚子的話想同大師兄說.

他不知道自己在夢中看到的那些情景是否全都是真實的,他想誇大師兄劍法好,想問他師傅是不是真的同劉前輩比輸了劍耍無賴不認.

他還想問……大師兄知道不知道師傅有送他走的打算.

可是心里越是想知道,就越是有些膽怯,怕得到的答案就是最差的那個.

莫辰遠遠就看見小師弟站在橋邊,一地的雪,他穿著厚厚的襖子,從頭一直裹到腳,看上去是個胖胖的棉團兒.

腳踩在積雪上,每走一步都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曉冬遠遠就聽見有人來了,這腳步聲起落的輕重快慢,他一下子就能聽出來的是誰.

"大師兄."

"天這麼冷,怎麼在這兒發呆呢?進屋去說話."

進屋之後還不等曉冬說話,大師兄從袖子里摸出個東西來:"這個給你的."

"這個是……給我的?"曉冬有些吃驚的抬起頭來.

莫辰把那個半透明的石英石雕的小猴子放進他手里:"論劍峰上除了冰雪就只有石頭,這個是我用小刀刻的,刻的不好,你拿著玩兒吧."

上篇:第二十章 有所圖    下篇:第二十二章 猴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