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三十六章 出走   
  
第三十六章 出走

g,更新快,無彈窗,!

曉冬跟著大師兄一步一步走.大師兄身量高,腿也長,步幅可比他要大.但是今天這麼一步一步走的緩,曉冬跟在後頭一點也不吃力.

"你先好好歇著,現在不光山門外頭不太平,只怕山上還混著人,師父不讓人出入,一是怕門人再被暗算了,二是怕混進來人."

曉冬就愣愣的點頭,也不想想他走在師兄後面,他點頭師兄怎麼看得見.

師兄的院子確實是山上最寬敞的,只是東西少,看著就是主人不常在屋里待的樣子.莫辰從瓷瓶里倒了一丸藥給他,曉冬吃藥的時候只覺得有點辣辣的,吃下去就覺得有一團熱氣在肚子里慢慢的往外散,凍的發僵的手腳也慢慢覺得刺癢起來.

"你放心,那個墜子,師兄幫你一起找,早早晚晚總會找到的."

曉冬點點頭.

他在心里想,師兄會不會其實在心里覺得他不懂事?山上出了這麼大的亂子,死了人,他還只惦記著自己的墜子.

大概在脖子上戴久了,平時也不覺得什麼,現在一下子丟了,總覺得不止脖子上,連心里都有些空落落的.

"睡會兒吧,一夜沒睡了."

"師兄你不也沒睡嗎?"

莫辰摸摸他的腦袋:"別犟嘴了,快點兒躺下."

從小居無定所,曉冬什麼樣的地方都睡過,高床軟枕有過,荒山破廟里燒一堆火也能湊和.

不過他現在睡的是大師兄的床,枕著他的枕頭,蓋著他的被子.

大師兄的被褥枕頭和他身上的氣味是一樣的,很清淡乾淨,帶著皂角清香.

曉冬這才想起自己這一夜撲騰的多髒,雖然沾血的外袍脫掉了,里面也不乾淨.手腳也髒,臉和頭發也髒.

但是莫辰就站在床邊,替他把被子蓋好,輕聲說:"睡吧."

曉冬看著大師兄,不知道為什麼,他的聲音象是有一種力量,讓人沒有辦法不聽從.

曉冬乖乖的閉上了眼睛.

莫辰守了他一會兒,確定曉冬已經從閉眼睛躺著,漸漸真的陷入沉睡,才從屋里出來,反手輕輕關上了房門.

曉冬隱隱約約,象聽到有人在說話.

離得遠,那聲音模糊,聽不清他們在說什麼.

曉冬辨認出大師兄的聲音,頓時清醒了許多.

有的時候他分不清楚夢境與現實的區別,也不知道這一切是否真實.這個秘密一開始讓他覺得新奇,迷惘,後來漸漸還有些害怕.他不知道這件事情能同誰說.以前叔叔在的時候,他想說來著,但是叔叔的傷病頻頻發作,他不願意叔叔再為了他的事情傷神費心,就忍下了,一個人憋著.

後來叔叔沒有了,他和師父師兄們關系也不算親近,更沒有人可說了.

曉冬看見師父和大師兄還有姜師兄在一起,倒沒有看見玲瓏師姐和四師兄.

剛才大師兄來去匆匆,只換下了沾了血的外袍,但是鞋子頭巾都沒換,曉冬認得出來他穿的還是昨天晚上那雙靴子,背著他的時候穿的那雙,剛才送他回來歇息的時候也穿的這雙.

李複林臉上一慣是笑眯眯的十分和氣,曉冬從來沒見師父板起臉來是什麼樣子.

現在他知道了.

來回流山之前叔叔就說過,李真人是不一般人,雖然聲名不顯,但是有真本事,為人品性那是絕對沒得說.如果不是這樣,叔叔那時候就不會選了他來托孤.

之前曉冬從來沒注意過這些,一來師父一直憐惜他,對他和氣.二來他上山之後的大半日子過得不走心,什麼都沒注意.

師父坐在那里,明明椅子也不顯高,可就是讓人覺得必須抬起頭仰望,連口大氣都不敢喘.

這一次他清楚聽見了師傅說話的聲音:"這些年我收了徒弟,有了牽掛,不象年輕時候那樣,許多人大概打量著回流山好欺負.這件事情絕非偶然,那些人必定在背後謀劃了不是一天兩天,甚至不是一年兩年.昨晚的事只是個開始,他們既然打回流山的主意,後頭肯定還有後招."

大師兄示意姜師兄將一個盒子拿出來,打開來,里面是幾面外門弟子的腰牌.

"師父說的是,我和姜師弟連夜查了,這幾個人都有異心.有一個都入門超過十年了."

曉冬聽了都心驚.

入門都十來年的人居然是別人安插進來的?當然,也有可能是先入門,後被旁人拉攏了有的異心?不管是哪一樣,這事兒都讓師父一樣難受啊.縱然不是親傳弟子,也是回流山的人,也要喚一聲師父的,結果居然是這麼狼心狗肺吃里爬外的玩意兒,這不是拿刀子紮師父的心嗎?

曉冬也想過,外人沒有腰牌進不了山門,能進來就說明這事兒必定有內鬼.

曉冬都能想到的,李複林能想不到嗎?看到那幾塊腰牌他臉色都沒變.

門外頭玲瓏師姐喚了一聲:"師父."

李複林說:"進來吧."

玲瓏師姐一向冒失,這會兒進門的時候更是急切,差點兒在門坎上絆著.

"師父,四師弟他不在屋里,別人都說沒見著,我就找著了這個."

玲瓏師姐手里攥著一封信.急著來跟師父回話,而且信上寫的是師父親啟,她也就沒敢拆.

沒拆歸沒拆,但這事兒肯定不是小事兒,玲瓏來的這一路上別看時間不長,可是什麼亂七八糟的想法都在心里滾過一遍了.

玲瓏一直不是特別喜歡陳敬之.

陳敬之的身世她聽說過,對這個師弟也很同情.雖然說玲瓏自己連父母是誰都不知道,打小就是師父撫養長大的,可是師父待他們幾個弟子有如親生,旁人家的親生父母也就不過如此了.這個陳師弟卻遭遇了那麼多坎坷,生母被逼死,自己也險些被後進門的繼母弄死,幾次三番死里逃生,來回流山是不得已,因為陳家已經沒有他的容身之地了.

可是陳師弟心思重,話少,怎麼看都讓人覺得陰郁,哪怕玲瓏想做個象模象樣的師姐,硬是和他也親近不起來.那雙眼睛黑黑的總是藏著數不清的心思,漸漸的玲瓏也就不上趕著給自己找不自在了.

後來又來了個云師弟,人更稚弱,從叔叔死了之後人就顯得傻傻呆呆的,給什麼吃什麼,沒人同他說話,他一個人能傻坐在屋里一天都不動.玲瓏看著他就覺得心疼,要不然那回也不會拉他下山去散心了.沒想到好心辦了壞事,還害得他大病一場.還好大師兄及時回來,小師弟才能轉危為安.

人和人就怕比,放一起一比,她待云師弟自然覺得更親近.

可她怎麼也想不到,陳師弟會選擇留書出走.

回流山有什麼對不住他的地方?他是不是同昨天晚上那些人有勾連?就算沒有,山上正是多事之秋,門人子弟正該齊心出力的時候,他竟然一聲不吭的走了?師父在他走投無路時收下他,這恩情不說如同再造,也絕沒有對不住他的地方,他就這麼走了?

信遞到了李複林手上,曉冬被四師兄竟然留書出走的事情震住了,竟然沒想著湊上前去偷看一眼.

李複林接過那信抽出信紙來抖開,一目十行的看過了,對信上寫的什麼看來也不甚在意,就將信放在了一旁:"知道了,不用管他."

師父這反應,讓其他人心里都沒底.

陳敬之竟然留書出走,這事兒出在這個節骨眼上,說是叛出師門也不差了,這樣的大罪,怎麼能就不管他?就算不將人尋回來問責懲戒,也總得查清楚他與昨晚的事情有沒有關系吧?修道之人,師恩大過于天,叛師這樣的行徑世所難容,哪怕殺了他都不算冤枉.

大師兄問了一句:"師父,可要遣人尋找?"

"他的事以後再說."李複林看來對這事並不意外,也沒有動怒,仿佛對這事早就有所察覺了:"心在不這兒,還留著人也沒有意思.欺師滅祖他還沒有那個膽量."

李複林看了看眼前的三個弟子.這三個孩子是從小撫養長大的,不僅僅是傳道授業的情分.以前只當他們小,很多事情李複林只能自己盤算著.但是這幾年就不一樣了,幾個徒弟都能擔得起事了,尤其是大弟子,穩重謹慎,心志堅毅,天賦資質就更不用說了.說句難聽的,就算李複林沒了,莫辰這個弟子也足以挑得起回流山掌門的重任.

"有些事情,為師以前沒和你們提起過,不過時至今日旁人還百般算計,這些事也該說與你們知道."

這話一說,不光莫辰他們動容,連曉冬也支起了耳朵,跟著認真的傾聽.

"回流山聲名不顯,這些年來也沒人提起.你們自小在山上長大,肯定有很多事情心里不明白.為師記得,玲瓏小時候在山門外迷陣里困了一天沒繞出來,回來就發脾氣抱怨說這迷陣怎麼會設得這樣繞人."

姜樊與玲瓏相互看了一眼,其實這個念頭他們幾人都有過.小時候不懂,長大了,出過門,知道自家護山大陣這天下大概找不出第二處來,自豪之余,也難免有些納悶.回流山的哪一位先輩有這樣的本事布下了這樣的護山大陣?有這樣本事的人,不可能在修者之中藉藉無名,為什麼從來不曾聽人說過?既然先輩有這樣的驚人技業,重重山門鎖迷陣,回流山又怎麼會人才凋零至此呢?

後山那些無主荒墳埋的是什麼人,他們也一直想不通.

從昨晚到現在,出的事情一樁樁一件件令人心驚.後山那些荒墳怎麼會引來別人的算計?為什麼還有人假扮林雁來劫殺小師弟?著實是迷團重重.

上篇:第三十五章 血漬    下篇:第三十七章 誅魔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