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四十章 仇恨   
  
第四十章 仇恨

g,更新快,無彈窗,!

回來之後曉冬人躺下了還是睡不著,莫辰盤膝在對面榻上打坐.修為到了他這境地,睡不睡已經不打緊.怕曉冬換了地方心里慌,屋里還留了一盞燈.

曉冬躺在那兒翻一次身,再翻一次身,莫辰聽著那悉悉簌簌的聲音,活象小老鼠在覓食兒,偷偷摸摸,瞻前顧後的.

可是一點兒也不讓人生厭.

"還不睡?"

曉冬停下了動作,小聲說:"睡不著."

一閉上眼還能看到剛才那番景象,那滿天閃爍的星辰似的光亮,交錯編連成就一張陣圖,向著大地傾覆下來.那情形怎麼也忘不掉.

"其實我第一次看到陣形的時候,和你也差不多,回來以後一宿都沒睡著.後來師父不在時,只要陣眼變動,我就親去查勘,雖然看得多了,還是覺得這陣法奧妙無窮,更象是奪天地造化,而非人力所為."

"對對,就是這樣.不知道是哪一位前輩有這樣的能為布下了這樣的陣法,這得花多少心思多少氣力才辦得成啊."

曉冬也是這麼想的,只是他說不出來,大師兄說的話,就象從他心里掏出來的,一模一樣.

"師兄,這是當年為了誅魔布下的大陣嗎?"

"不是的."頓了一下,莫辰說:"這陣法更早以前就有了."

奇怪,既然不是為了誅魔,誰在這山上布了陣呢?

又翻了兩次身,曉冬還是沒有睡意.

"大師兄,你說……四師兄他為什麼要走?他會去哪兒了呢?"

這句話他說的聲音很低,象是自言自語一樣.屋里靜,莫辰修為精深,當然不會聽不到.

"你是不是一天都在琢磨這件事?我還沒有問你,是誰告訴你陳敬之走了的消息?"

曉冬一緊張,結巴了一下:"沒,沒有誰."

這話里的心虛簡直明晃晃的此地無銀三百兩.

莫辰沒在此時追問他:"你心里不好受?"

"嗯,不好受."曉冬悄悄松了一口氣,要是大師兄繼續問下去,他八成就會把實話合盤托出了.

結果大師兄沒有再問,曉冬也說不上來是如釋重負,還是有點兒失望.

他一個人揣著這個秘密好久了,對這個秘密他有期待,有害怕,更多的是迷惘.

要是大師兄的話,好象說出來也沒有什麼危險.大師兄見多識廣,好象就沒有什麼事情難得住他,也許大師兄會知道他這奇怪的夢是從何而來,又究竟是為什麼會這樣.

這世上,是不是還有人和他一樣呢?

以往心里不踏實,睡不著覺的時候,他都習慣性的摩挲頸上的墜子.現在抬手卻只摸了一個空,心里越發覺得難過.

"本來不想現在同你說,不過既然你始終放不下這件事,不說明白只怕你晚上都睡不著覺了."莫辰起身下地,走到曉冬身邊坐下來:"你覺得你四師兄做的對不對呢?"

曉冬可不能躺著跟大師兄說話,那也太不恭了.他擁著被子坐起來,答說:"當然不對了."

"哪里不對呢?"

哪里不對?哪里都不對啊.

師父待他們有多好?稱得上是恩重如山了.這句話雖然被人說俗了用濫了,曉冬還覺得這話不足以形容師恩深重.可是四師兄他居然拋下師門走了,辜負了師父恩情.而且他走的太不磊落,留了一封信就悄悄走了,他是怕別人會攔阻他?還是根本沒將這些日夜相處的人放在心里過?

更讓人難受的是,他還挑了這麼個時候走,回流山遇到了變故,難道不該齊心合力度過難關嗎?他在此時一走了之,也太絕情無義了.

曉冬的話有些斷斷續續的,說的有些前言不搭後語,但是莫辰都聽得明白.

"你知道不知道,師父一點兒也沒有生氣,甚至都沒有多意外?"

是啊,師父確實沒有怎麼生氣.

"陳師弟母親被害,所有姓陳的人他都恨上了,心心念念想的就是報仇.那股戾氣非得用血來沖刷才能消減.從師父留下他的第一天,就想讓他走到一條更平穩的路上來,不是讓他忘記這股恨,而是想讓他別被仇恨操縱左右了一生.逝者已矣,活著的人卻還得活下去,他若只為仇恨活著,那把仇恨的火遲早會將他自己也焚毀……"

"但師父的一片良苦用心,陳師弟最後只明白了一點,那就是師父不會助他報仇,回流山也不會助他報仇.大概從那時起,他就想著離開這里,去尋一條能讓他得償心願的路."

"也許我自幼被師父收養,沒有父母親人,不能體會他心中的忿恨有多深.我只知道,師父對他的安排是一條更穩妥的正道,他離開了回流山,走的必然是邪道,這一點,師父心里更清楚."

隔了一會兒曉冬才小聲問:"那……師父還會把他找回來嗎?"

"找是要找的,但他應該不會回頭了."

莫辰沒有對小師弟說的是,陳敬之想走不是一天兩天了,既然現在打定主意走了,心里肯定早就有了盤算.

已經邁出了這一步,只怕想回也回不了頭了.

曉冬裹在溫暖柔軟的被子里,心里不知道為什麼,卻一陣一陣的發涼,就象坐在冰天雪地里,一點兒暖意都摸不到.

莫辰握住他一只手:"別害怕."

"沒有,我不是害怕."

真的不是害怕.

他也說不清楚,只是覺得心里悶得很,悶得喘不過氣來.

過了好一會兒曉冬才悶悶的問:"師兄被師父撫養的時候是幾歲啊?"

"據師父說,應該是出生未滿百天的樣子,包著一個綢子繈褓,放在木索橋邊上.當時已經是深秋天氣,繈褓不知道在那里扔多久了,上面都結了霜,師父說本以為可能已經凍壞了活不了,沒想到抱起來還有氣息,就將我帶回來了."

師兄是被遺棄的?把不足百日的孩子扔在這樣的地方,又是那樣的天氣,是什麼人這樣狠心?要是師父沒發現,豈不活活凍餓而死?

叔叔病逝後,曉冬頓失依恃,可是現在和大師兄,陳師兄他們比,曉冬卻又比他們要強許多了.

他反握著莫辰的手,很想說句什麼,還是莫辰先對他說:"行了,別胡思亂想了,要是睡不著,把劍訣再背一遍我聽."

曉冬趕緊打起精神回想劍訣初篇,順暢流利的背誦出來.

上篇:第三十九章 陣眼    下篇:第四十一章 來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