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一百三十章   
  
第一百三十章

g,更新快,無彈窗,!

"黃師姐,這個……"

曉冬追出兩步,可是黃宛真心想把東西撂下,哪會讓他追上.

這哪象是送禮?

這姑娘真是,真是,曉冬也不知道怎麼說了.

看著手里那個木盒,曉冬後悔剛才沒有把院門閂起來.

他沒想到自己不出門,是非也會自己找上門來.

這可真是個燙手山芋.

他該怎麼跟大師兄交待啊?

曉冬苦惱的撓撓頭,第一次感覺到被人喜歡也有不好的地方.大師兄太招人喜歡,可是招來的姑娘他又看不中,這喜歡就變成了一樁麻煩.

曉冬都能想到大師兄等下回來會有多為難了.要把東西還回去,肯定要傷了那個姑娘的顏面,說不定還會傷了與天機山的和氣.

外頭雨絲變得稀稀疏疏的,天上的云層眼見著也變薄了,云象是要散開了一樣.風吹來帶著一股花香,這山上花樹很多,多日陰雨也沒有把花全打落,那香氣顯得十分倔強,即使待在屋子里也能聞得清清楚楚.

莫辰跟在師父身邊,帶來的陣圖許多都是他親手整理出來的,一張一張標著日子時辰,連師父也不如他熟悉.

過去數年的陣圖一一按順序理出來,花了大半天功夫,莫辰低頭時辰長了,一直起身來眼前竟然一陣陣發黑.雖然他掩飾得象是若無其事,可是在李複林和胡真人這兩個老人精面前,這點掩飾實在不夠看.

胡真人說:"辛苦你了,都是你師父無用,倒讓你受累.你進內室去躺一會兒好好歇息."

莫辰還要分辯,李複林也說:"你還沒痊愈,別硬撐,去歇著吧.若是這里有事,我再喚你過來."

換成旁的時候莫辰不會如此不濟,但是整理陣圖太耗心力,他也只好依師父吩咐的,進了內室去歇息.胡真人這內室顯得格外雜亂,桌案上,床榻上,架子上……到處堆滿了亂糟糟的書冊,紙卷,還有不知道什麼時候隨手一團扔在那里的袍子,有一只布襪搭在凳子上,另一只卻不知去向.

莫辰猜,說不定另一只就在胡真人腳上.

他以前就干過這種事,只穿了一只襪子就出門了,自己渾然不覺.還有一次他倒是兩只襪子都穿齊了,可鞋子又穿了一只青布的,一只皂布的,旁人看著好笑,特意提醒他,他倒挺豁達:"身外之物隨它去,"也不回去把鞋換過來,就這麼一直穿著.還別說,因為他這份兒不羈,倒顯得別人不應該大驚小怪的.

胡真人的這兩間靜室一般不讓旁人進來,所以也沒有人來替他收拾.

能讓莫辰進來歇息,說明胡真人對他們師徒有多信任了,一點兒也不怕莫辰偷看,偷藏了他的什麼機密.

這份兒信任讓莫辰也動容.

可動容歸動容,眼下的情形是,這屋里就快連個能站的地方都沒有了,哪里還有讓他靠著,躺著歇息的地方?

能把好端端的一間屋子折騰成這樣胡真人也是位大才.

別看胡真人已經一把年紀,卻仍然象少年人一樣保持著旺盛的好奇心,總是往屋里搬各種他覺得新奇的東西.搬進來了又不會整理,就隨便往哪里一堆.所以這屋里東西又多又亂,要用的時候就在這堆雜物里翻尋,每次都得找半天,甚至還要掐算,卜卦來確定要找的東西在哪兒,這種日子也不知道他自己怎麼受得了.

莫辰只好將一張木椅上的東西暫時挪開,坐了下來閉目調息.

他迷迷糊糊間,恍惚能聽見師父和胡真人在外面說話的聲音,還有翻動紙頁的沙沙聲.

這聲音讓他覺得心里安定.

身體雖然歇下了,心神卻還牽掛在剛才那些陣圖上面.

不知為什麼他想起小時候師父從山下買來給他解悶的玩意兒,那是一個玉石做的九連環,看似環環緊扣毫無破綻,但是慢慢的耐心的去解,一定會找到正確的那個豁口.

那時候他不大明白,人們干什麼要花時間去制做出這麼一樣小東西來,為什麼不把它干脆設計的天衣無縫,費了那麼大功夫難為人,最後還要留下一道缺口好讓人破解.

面對他的問題,那時候師父摸摸他的頭,笑著沒說話.

後來莫辰就明白了.

天道之下,沒有什麼事物是完美無缺的.有白天就有黑夜,有火焰也有寒冰.無論多麼繁盛的人或事,一定有不能填補彌合的缺憾.再絕望的困局,也一定會有一條可以逃生的路徑.陣法也是一樣.

回流山的陣法威力無窮,過去了這麼多年月,陣法一直嚴密的運轉著.可是現在陣法到了一個要緊的關竅處.師父沒有細說,但莫辰明白.

就象拆解九連環一樣,哪怕一時試不出來,耐心的一天天試下去,一定能試到可以解開的那一環.

然後會怎麼樣?莫辰也不知道.

他聽到師父和胡真人在低聲說話.

"一轉眼就是六十八年,我記得家師當時說過,六十八年是個要緊的坎兒,所以寫信去提醒你……回流山上已經有異變了嗎?"

"不止回流山.你還記得當年西域一行,回來的人十不足一,都在那片迷城里葬送了性命,一大半人都是活不見人,死不見尸."

"是啊."胡真人想起當時的情形仍然後怕,長長的籲了口氣:"說起這個你不該謝謝我嗎?要不是我拖著你逃得快,你這小命兒也葬送了."

"我見著紀箏了."

這個名字讓莫辰眼角一動.

這個名字有些莫名的熟悉.

仿佛在久遠的記憶中曾經出現過,因為過去太久,他雖然曾經盡力回想,卻仍然想不起來.

現在突然聽到有人再次提起,他心中才象是有一道閃電劃過.

不錯,就是這兩個字.

他以前就聽到師父和胡真人提起過這個名字.

胡真人似乎怔了一下,問:"誰?你說誰"

"紀箏.她來了回流山,我見著她了."

胡真人聲音拔高了:"不可能.她不是死在魔都那里了嗎?這都多少年了……當時黑沙把一大片迷城全蓋住了,我們後來找了許久也沒有找著人.要是她活著,要是人還活著怎麼可能這麼多年都沒有音訊?"

"我又何必拿這個騙你,就是她.她沒有死,甚至……還和當年分別的時候一模一樣.她說,迷城的陣法與回流山的陣法有共通之處,她這些年一直困在魔都的迷陣之中,因為陣法有了變動才脫困而出."

"她人呢?她現在在哪里?她還說了什麼?只有她一個人活著回來了?還有沒有別人?"

這麼些年來,胡真人都沒有如此失態過.

李複林說:"沒有."頓了一下他才解釋說:"我是說,她沒有說.當時我都快傻了,她要走我也沒想攔住她."

"誒,你啊,"胡真人聲音里全是懊惱:"一見著她你就不是你了.當年人人都說她是妖女,對她防備避忌,就你,象被那個妖女攝了魂兒一樣,她說什麼你就應什麼,你上輩子欠了她的不成?"

"可是最要緊的時候,我卻沒有信她."

師父這句話里帶著無盡沉痛,聽得人心里發緊,發沉.

胡真人也沉默了,過了好一會兒才說:"那也不能怪你."

這中間肯定有許多曲折慘痛的往事.

怪不得師父從來不提.

怪不得那個紀真人上山的時候,師父那麼失態.

胡真人強打精神說:"放寬心,既然她又現身了,那說不定當年還有旁人也活下來了,這……也總算是一件好事了.至于陣法,咱們且摸索著試試,要是修補不成,他們師徒就在我這兒住下也是一樣的."

"怎麼能置之不理?魔道中人必不會放過這個大好機會的."

莫辰能感覺到從窗縫中吹進來的微風,里面帶著濃重的水氣.

這雨只怕還要接著下.

莫辰也說不清楚他為什麼能下這個判斷,毫不遲疑,甚至可以說是十拿九穩.

這就象是……一種本能.

人們肚子餓了就會想進食,感到疼痛說明受傷了,這都是本能.

莫辰也說不清楚他哪來現在這種感應.

就象他不知道小師弟見到的那塊鱗片的來曆.

是的,鱗片.

這事甚至小師弟也不清楚.

莫辰身上的鱗片又出現了.

他捋起袖子,看著手腕上頭的那片皮膚.

一塊青黑的,半圓形的鱗片漸漸浮現,接著在它旁邊又出現了另一塊.

半截小臂上都布滿了這怪異的鱗片,它們冷硬,冰涼,摸起來邊緣極其鋒利.

隨即,它們又在莫辰的注視下緩緩隱沒.

小師弟還以為他的身體這些天沒有異狀.

莫辰知道小師弟在夜里悄悄掀起他的袖子看他的胳膊,發現一無異狀,又松一口氣繼續躺下.

莫辰不想讓他看到,這些鱗片仿佛可以隨他的心意控制,一直都沒有顯現.

長出鱗片的地方沒有疼痛,只是會偶爾感到刺癢.

莫辰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他只是本能的隱藏了這個秘密.

上篇:第一百零九章    下篇:第一百四十六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