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一百四十八章 道袍   
  
第一百四十八章 道袍

g,更新快,無彈窗,!

隔了一日有人來叩響了大門,送了張貼子過來.

貼子是邀李真人前往一個叫若水台的地方.

玲瓏性子最急,看李複林握著貼子沒說話,搶著問:"師父,若水台是做什麼的?"

李複林只問:"今天是初幾了?"

玲瓏愣了下,一時真沒想起來.還是莫辰說:"師父,今天是廿五了."

"哦,"李複林說:"日子過得倒快."

莫辰比玲瓏知道的多,跟師弟師妹們解釋了一句:"貼子是宋城主送來的,城里現在來了不少人,許多名門大派都有人來,想必都是為了逐選下任城主之位來的.宋城主邀人赴會的貼子也不是人人都能接著的,那些立身不正素有劣跡的,縱然有能為,也接不著這張貼子."

玲瓏頓時眼前一亮:"這是邀師父也去競當城主嗎?這城主怎麼爭?是比武嗎?"

姜樊想的和她完全相反:"那會不會有風險?"

李複林搖頭說:"你們都想多了,為師可不想做這個城主.現在來北府城的人里頭,有不少成名已久的前輩,這些人都是有身份的人,是為了這回的事情來做見證的."

姜樊就明白了:"那師父也是去做見證的吧?"

在姜樊眼里,自家師父哪哪兒都好,德行好,劍法好,也是回流山的一派掌門,完全有資格被稱為"有身份的前輩高人."

再說師父是他們的師父,是回流山的掌門,哪會去做北府城的城主啊.

玲瓏的關注點還是有點偏:"那還是會打吧?是不是比比誰的功夫高誰就能做城主?"

李複林一笑:"今天想必不會動手的,去坐一坐,應該能見著一些故人."

莫辰也是有些隱憂的.

雖然師父說的無驚無險,好象這一場會面就是去走個過場波瀾不驚似的.

但莫辰知道沒那麼簡單.

否則的話這幾天在他們院子外探頭探腦的人都是為什麼來的?

師父不屑于去爭的東西,旁人看得可能比天還大,以己度人,也肯定以為回流山一行人是為此事來的,要不然至于整個門派傾巢出動嗎?

這也真是不巧了.

他們全都下山是因為本宗門的陣法有變故,而正好師父的老家是北府城的,這才在這時候來到這地方.可這理由說給那些人聽,他們肯定也不信.

爭奪城主之位,明面上的樣子要做,可是私底下的手段只會更多.

莫辰有些擔心師父,畢竟有些鬼域伎倆防不勝防.

他說:"我服侍師父一起去吧."

以李複林的身份,帶個隨侍弟子是很正常的事.

李複林搖頭:"不用,你功力未複,還是留下來吧."

玲瓏和姜樊兩人明白了大師兄的意思,也爭著說要跟去.

可是這兩個李複林更不會帶了.玲瓏這個直筒子就不說了,姜樊的本領,機變都差莫辰很遠,李複林真帶他們去,不說幫上忙,真有事得倒過來照應他們.

"我同你去."

屋里人都愣了下,看見穿著一身暗紅衣裳的紀真人邁步進來,回過神來趕緊一起行禮.

紀箏來時穿的一身沉暗,依然難掩麗色.現在梳洗休整過,換了一件衣裳,那暗紅色也不算豔,卻襯得她膚色如外面的冰雪般瑩白,唇上擦的也是深海棠紅色的顏色.可這種平時看著象是能燒起來的顏色讓紀箏看起來反而更加冷豔.

紀箏重複了一次:"我同你一起去."

李複林吃了一驚,站起身來說:"今天這場面,你露面不大合適."

"怎麼不合適?"

李複林頓了一下,莫辰很識趣帶著一眾同門退到門外頭.

李複林輕聲說:"今天來的人多,只怕就有認識你的.到時候麻煩找上門來,縱然不怕他們,總歸煩心."

紀箏來的那天還曾經給了他一包東西.

被困死在迷城里的那些人,紀箏出來時見著他們的遺骨.她可沒那麼大閑心把這些人的遺骨一一收殮帶回中原,就只帶了那些人隨身的可做信物的東西回來.

因為當時被困的人里,十有八九都還算是正道中人,與她是不打交道的,而李複林出身仙陽劍門,和那些人的宗門多少都有幾分舊交情在,論情論理由他來轉交也合適.

可紀箏今天要是露面,只怕會有人認出她來,再牽扯到一些舊怨……

但紀箏只看了他一眼,根本不同他商量:"你要不願和我同行,我就自己去,想來若水台也不是什麼龍潭虎穴,我想進難道還能進不去?"

李複林實在沒辦法.

紀箏這個脾氣,從來只有別人聽她的,她從來不聽別人的.

話都說到這里了,他還不如答應讓她同去.

要讓她自己去,那說不得就要踢門打進去,妥妥的是找麻煩的架勢.

還是把她放在身邊看著放心些.

起碼如果有什麼誤會,他能從旁勸一勸解釋一二.

從很久以前,似乎是從剛認識她的時候起,李複林就總跟在她後頭收拾爛攤子.紀箏這個人不是不明白,正相反,她太明白了,性情也太孤傲了.很多事情她不是壞心,可就是因為不屑于解釋,讓許多人都對她誤會.就象剛見面的時候,她明明是受人之托來救他們,是不得已才領著人遁入迷城以避追兵.可是被她救下的人卻反咬一口,說她一開始就不安好心,把他們引入死地是想要他們的命.

別說顧念救命之恩了,進了迷城之後那些人一翻臉就要恩將仇報了.

這種情形下紀箏都不肯解釋,她的性情也就可見一斑了.

當時李複林和胡真人就站出來攔阻,費了好大功夫,才沒有讓這些人先自相殘殺起來.

從那以後他就自願自覺的主動把紀箏這個麻煩攬到了身上,她到哪兒都會惹事,李複林歸跟著描補圓場都忙不過來.

後來從誅魔之戰後,許多故人都不在了,他以為紀箏也……結果隔了幾十年,他又要把老本行撿起來了.

李複林心里有些無奈.

有時候他也想,紀箏什麼都好,要是能改一改脾氣就好了.

可他也知道這是癡心妄想.

有句俗話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何況紀箏這性情簡直是又臭又硬,殺了她她都不會改的.

"那好吧……"

莫辰回房去換了一件道袍,這是他前年過壽的時候莫辰叫人給他做的,不是普通衣裳,是件法袍,質料用的冰蠶絲和地坑麻,不沾塵,不懼水火,一般的毒物也不敢近身.他就穿過一回.平時穿的隨便些沒關系,今天的場面不一樣,不能失了體面.好歹他也是掌門,得為徒弟們著想.

說來也巧,因為這是為了賀壽做的,所以顏色和平時常穿的青,灰,藍,白不一樣,是件絳檀色的,比較喜慶.這顏色當時看沒什麼,可現在看,好象與暗紅很相近.

李複林扯了扯袖子,猶豫了一下要不要換了.

不過時辰也不早了……

李複林拿定了主意不換,就這麼出了門.

一眾弟子有些擔憂的送到門外,李複林和紀箏的身法功力不是他們能想象的,只見兩人也沒怎麼動,只那麼輕輕邁腿,身形已經快到這條街盡頭了.

曉冬嘴巴張大了都忘了閉上,更舍不得眨眼.

可就算不眨眼,下一刻師父他們兩人的身形也已經消失不見了.

姜樊有些怏怏的說:"師父和紀真人一起去,倒有個照應……幸好沒帶咱們."

就算帶了,他們這三腳貓的功夫也只能拖後腿.

莫辰明白他的心情.

因為這種心情他也有過.

"好了,都進去吧."

這會兒雪又飄起來了,雖然不算緊,但是愁云寒霧籠罩著整座北府城,觸目所及之處都是一片淒冷.

關上大門之後姜樊落在了後面,瞅著旁人沒注意同莫辰小聲說:"大師兄,你近來身子可還好?"

莫辰渾若無事的說:"我挺好的.你怎麼想起來問這個?"

姜樊並沒有馬上就信了他的話.

"大師兄,要是你身子有什麼不妥,你可千萬別瞞著.縱然我幫不上忙,可師父那里你總得……"

莫辰搖搖頭,輕笑著問:"你怎麼就認定我不好了?我這些天恢複的不錯."

"可是這些日子,早上練功大師兄你一次也沒有來."

換在以前這是不可想象的.大師兄是眾弟子的表率,總是起的最早,練功最勤勉的.而且早上眾弟子都練功,常有人趁這個機會找大師兄請教疑難,大師兄也從來都不吝指點.

在路上的時候不說了,他們在北府城也安頓下來了,李家宅子里也練武場,可是大師兄一次也沒有去過.

姜樊不免就擔心起來了.

大師兄是不是功力未複?還是有什麼旁的不適?

要是沒有什麼原因,大師兄怎麼會不練功呢?

"我是有些旁的事掛著,加上曉冬功力尚淺,受不了凍,所以就沒出去."莫辰說:"想不到倒讓你擔心了.你不必這樣杞人憂天,倘若我有什麼不妥,小師弟和我住在一塊兒,他難道也不知道?"

上篇:第一百四十七章    下篇:第一百四十九章 誤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