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一百四十九章 誤會   
  
第一百四十九章 誤會

g,更新快,無彈窗,!

"大師兄."

"大師兄,你看這個種這兒行嗎?"

"大師兄……"

曉冬抬起頭來,彎腰低頭半天有點兒暈.

大師兄那邊兒忙得很,都叫一眾弟子們圍住了.

師父一走,大師兄就把人都拉到藥圃這里來干活了.雖然已經是天寒地凍,一進藥圃就能感到暖暖的微潮的風拂在臉上.

這里頭的緣故曉冬不明白,反正大師兄吩咐什麼他埋頭干活就是了.

他們至少要在北府城住上一年,也可能更久.這段時日總不能除了練功之外就荒著閑著.人就不能閑,一閑就容易想多,想多了事情也多.

回流山上數十弟子到現在只剩下了十來個人.

人少有人少的好處.

不過一旦干起活兒,就顯得有人些人手不夠了.

這片藥圃荒了太久了,里面亂糟糟的什麼都有,在那些瘋長的野草中間還能找著那麼稀稀落落的幾棵藥草.

頭一步就先把沒用的野草什麼的鏟了,單鏟草不難,關鍵不能用真元,一人發一把木柄的小藥鏟,一點兒一點兒用手刨吧.

大部分草藥大家認得,不致于鏟草的時候連草藥一起鏟下來.不過一味的埋頭干活鏟鏟鏟的,有誤傷也是難免的.

反正這里荒太久了,有點兒草藥也不是什麼稀罕的異種,很多就是最普通的靈草,沾個靈字,其實比野草強不了多少,這個平時燒飯就可以隨便剁點放里頭,燒菜也可以放里頭,靈氣是不多,但總好過單吃普通的五谷雜糧.

不少靈草就夾在野草里被手快的給鏟了.鏟了之後才發現誤傷怎麼辦?根沒壞的換個地方再埋下去,根鏟斷了的就……晚上煮菜粥吧.曉冬干活奇慢.他對藥草和野草不熟,每次下手前都要認真分辨一下,想一想這一棵草在他看過的藥草圖鑒上有沒有出現過.所以他誤刨得倒是不多,但問題是,藥圃那麼大片地方,每人分了一片地方干活兒.別人分著的地方都快清光了,他這里……才剛整了個開頭.

姜樊干這活兒很熟,過去在山上就沒少練,自己那片清完了就過來幫曉冬這邊.玲瓏平時做別的都拿手,但這種費功夫費眼睛的細活兒她格外不耐煩,她那邊幾乎成片成片被鏟乾淨了,是藥是草根本不去分.

草根也要清理乾淨,還要翻土,灑上一遍藥,清掉土里可能藏著的會咬根的蟲卵之類,最後才是刨坑下種.

藥草怎麼種也很有些講究,有些喜歡太陽,恨不得一天十二個時辰全曬著才好,就要給它栽個向陽的地兒.有的則不愛曬,曬多了反而要死,這個種的地方也要細挑.

有的喜歡水,有的不喜歡潮,講究很多.

折騰了整整一天,也沒種下多少.莫辰帶的種子雖然多,但論種類並不多.一些稀罕藥草這兒種不了,水土還在其次,北府城這里的靈脈和回流山不同.

不過今天他揪著一幫子師弟來干活兒主要是為了讓他們有點事兒干,別找麻煩.

今天師父一走,其他人也有點坐不住.莫辰能信得過的也就是姜樊,曉冬,翟文暉和一個平時格外老實敦厚的外門弟子,至于其他人,八成都會往外偷跑.想湊熱鬧的,比如玲瓏那樣的.放心不下師父的,肯定也有.

現在北府城里頭什麼人都有,莫辰敢說魔道肯定也有人會來.不管是想打探消息還是為了破壞這一次城主更迭的大事,魔道反正不會一點兒動靜都沒有.

回流山早就被魔道中人盯上了,師弟們跑出去萬一落單……到時候再怎麼後悔可也晚了.

一群楞小子,正是動不動熱血往頭上沖的歲數,外面有那樣百年難遇的精彩的大事,他們關在屋里確實待不住.

莫辰打算這幾天就用藥圃把他們耗著了.藥圃料理好了要是這事兒還沒了,就再找點別的活計給他們干,反正這麼多年沒住過的人的宅子,要找活兒還不容易?哪哪兒都是活,正缺人手呢.

天黑之後李複林和紀箏二人還未回來,莫辰鎮定自若,只差姜樊和翟文暉兩人去買了些饅頭菜蔬回來,再熬一大鍋菜粥就打發了所有人的肚子.

不過用飯時莫辰也注意到,曉冬今天肯定是累著了.

不能用真元,他又做不慣這種活兒,端碗的手直抖,雖然他馬上把碗放下埋頭喝粥,也沒有瞞過莫辰.

不僅是累狠了,手上還傷了.

手心是磨著了,左手上那一道應該是被藥鏟鏟著了.幸好鏟子不很鋒利,只是劃了一道.

莫辰端了水來給他把手洗淨,然後上了點藥.

曉冬很難為情.

別人活兒干的又快又好,他是活兒沒干多少,還把自己整傷了.

不過師兄給他用的藥很好,手心原本火辣辣的,疼的好象里面的筋一跳一跳的,藥一抹上,就覺得涼涼的,疼痛一下子就消了許多.

"我……"曉冬覺得他這點事連傷都算不上,不該浪費這麼好的藥.

"我該給你准備一副護手的."莫辰有些懊惱.

曉冬沒干過活,莫辰則是早就不記得自己當初干活兒時的情狀了.頭次干活兒拿麻布什麼的把手掌纏上一圈兒就好了,這樣雖然還是免不了被草刺紮著劃著,但是磨傷,還有曉冬這樣自己割了自己手的誤傷都可以護著.

"不要緊."曉冬忙說:"我聽翟師兄說,頭一天難一點後面就好了,主要是我不熟,今天一天也沒干多少."

頓了一頓,曉冬輕聲問:"師父早上走時也沒有說,晚上還回不回來啊……"

照曉冬的理解,沒說要在外頭過夜應該是要回來吧?

可這會兒時辰不早了,師父和紀真人還沒有回來,不會是……有什麼事吧?

"放心吧,師父不會有事,再說還有紀真人呢."

這倒是.

紀真人一看就很厲害,真要和人打起來肯定是個硬角色.

莫辰給曉冬手上又纏了一層白布:"小心些,手上的藥別蹭掉了,明天就應該就好了."

曉冬豎著耳朵聽外面的動靜,那副模樣活象一只戰戰兢兢的兔子,仿佛有點風吹草動他就會立馬跳起來.

莫辰看了他一眼,又輕輕闔上了眼.

曉冬有點兒不好意思,盤起腿認真開始打坐運功.起先還有些心浮氣躁,後來就漸漸忘了身外之事.

莫辰披衣出屋的時候,曉冬一點兒動靜都沒聽到.

李複林已經回來了,紀箏也跟著邁進了門,她的臉還是能把人凍傷的冷,朝李複林微微點了下頭就轉身回屋去了.

她一走,李複林的臉就垮下來了.

莫辰給李複林斟了一杯熱茶:"師父今天一定勞累了吧?"

"心累."李複林接過茶抿了一口.他們喝的茶還是從回流山帶出來的野茶,雖然又累又煩,可是喝著這茶,李複林原本皺著的眉頭就慢慢舒展開了.

他朝其他幾個迎出來的弟子揮了揮手:"不早了,都去歇了吧."

轉過頭來他問莫辰:"你們今天都做什麼了?沒有人闖禍吧?"

莫辰把自己今天怎麼操練師弟們的如實彙報了,又問:"師父今天有沒有遇著麻煩?"

這話其實他已經有答案了.

要是沒遇著麻煩,師父何至于這麼一臉苦惱.

麻煩很多.

相當多.

平時李複林有什麼事會習慣的跟大徒弟商量,畢竟莫辰老成沉穩,凡事想的周到.

可今天遇著的這些事兒,李複林覺得對徒弟實在說不出口啊.

第一件意外的事兒就發生在他們剛到若水台的時候.

若水台建在山巔高處,有一道在山間盤旋往複的階梯從山底直通上去.有兩個穿一身勁裝的北府城衛在山門邊候著,李複林將那張請貼遞上,城衛看了貼子,恭敬有禮的說:"李真人,李夫人,請上山吧."

李夫人?

李複林覺得自己一定聽錯了吧.

李夫人是個什麼鬼?

這守門的小子什麼眼神兒?他和紀箏象是一對道侶嗎?

不不,李複林並不是因為他這錯認生氣,正相反,李複林是替眼前這小子擔心啊.

紀箏可是一言不合就動手的……人家就算已經活得太久,到底也是云英未嫁,突然就成了夫人了,不得氣瘋啊?

他擔憂的轉頭看,要是紀箏動手,他當然要勸的……

勸……

已經走出好幾步的紀箏轉頭看他:"你還不走?"

"哦,走,走."

李複林趕緊追上去.

紀箏這是沒聽見剛才那人說什麼?

還是她這麼多年過去,修為涵養一起漲,心胸變豁達了?

可李複林這會兒沒想到,這事只是個開頭而已.

這事兒他和徒弟怎麼說呢?

到了若水台上,有認識的人招呼一聲,目光在他和紀箏身上來回游移不定,那眼神那表情都格外豐富.有不認識的的互通名姓,他自報家門之後,好幾回不等他再開口,那些人就自作聰明的笑著說:"這位想必是李夫人了……"

要只是這樣也就算了,別人不知道他,可是作為多年老友,宋城主竟然也給他拆台.

上篇:第一百四十八章 道袍    下篇:第一百五十章 縫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