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一百五十三章 出丑   
  
第一百五十三章 出丑

g,更新快,無彈窗,!

屋里頭方予文大氣都不敢喘.

要是早知道這位"李夫人"居然是紀箏這個女煞星,揍他個半死他也不來.

現在可好,他聽了一些只字片語,竟然傻乎乎的跑來李複林這里自投羅網了!

都怪他魯!方予文長得粗豪,可是他一向自我感覺自己腦袋好使.要不然同輩人里十去七八,他不但活到了現在,還活得倍兒滋潤,有名氣有家底,這可不是單靠拳頭或是他那把大刀就能辦到的.當年誅魔大戰之前,同輩的年青才俊有多少?幾千?上萬?不止吧.可現在呢?這一次在北府城的若水台上,還有幾張熟面孔?幾十?

宋城主下貼邀的人已經來的七七八八了,這里面有比他們還年長的,看著就已經老朽.更多是後輩,誅魔之戰之後出生,入道的占多半.他們這一批卻……雖然人少,但能活下來的有一個算一個,絕沒有濫竽充數的,不管是腦袋還是身手都絕對超出同輩.

他早該仔細想想的!

李複林這個人從年輕時起就特別招桃花!可以理解嘛.他出身世家,又拜入了當時隱然第一宗門的丹陽仙門,論長相,論天賦,論舉止氣度都是頭挑.當時同輩的年青人中,比他英俊的沒他天資根骨好,根骨天資能與他一較的那麼寥寥幾個人里,長相氣度又比他差遠了.更不要說那其中有兩個簡直除了修道,旁的事情都和傻子一樣一竅不通通,甚至有個見了人連個囫圇話都說不出來.

這樣一比,李複林簡直有如黑夜中高懸天際的明月,年輕姑娘們心里不小鹿亂跳才對呢.

可李複林對旁人從來不假辭色,哪怕是剛才那個碧霞山莊的周品芝,她也只是靠著師父和李複林的師叔伯有交情,就處處以准未婚妻自居.

可方予文記得很清楚,能讓李複林主動殷勤起來的女子,只有紀箏一個.

這個殷勤不是說那種殷勤,而是說李複林對這姑娘放心不下,跟個保姆似的,怕她傷了人,怕人傷了她,跟前跟後,幫忙圓場解釋說好話什麼的.

方予文恨不得給自己腦門上來兩拳,把自己捶清醒一點.

他怎麼就沒稍微想一想這個李夫人可能是紀箏呢?

早知道他怎麼會過來受這個罪?

可話又說回來,紀箏不是早就葬身在西域那座大迷城里了?

當時從那里僥幸逃出來的只有寥寥幾人.或者不能說是從里面逃出來,這些人本來就是在外頭接應的,根本就不算進了迷城.用他們的話說,那座迷城據說完全不止地面上那方圓百里大小,連地底都算上,方圓數百里甚至上千里可能都不止.整個迷城就是一個大陣,當它運轉起來的時候,據逃脫的人說,絕不可能有人從里面能生還.大陣就是一個真正的無底洞,不但吞噬了死物,吞噬了生靈,甚至連風,連聲音,連光都能一並吞進去.

這話一點沒有誇張,方予文後來細細打聽過,迷城幾百里外的鎮上還有人記得那天的事,大白天,太陽明明好端端的在天上掛著,可是不知怎麼天突然就黑下來了,睜著眼也如同置身深夜,伸手不見五指,他們還以為是天狗食日.大概過了約摸一個時辰天才漸漸亮起來.因為事情很蹊蹺,當時很多人跪在外面哭喊拜求,所以即使過了些年,方予文也打聽到了這件事.

他怎麼能想到紀箏還沒死呢!

周品芝沒見過紀箏,她也是聽說昨天李複林帶了一位美貌女子同行,還有人說那是他的道侶,因此才過來的.在她想來,李複林確實曾經眼界高,但丹陽仙門已經不複存在了,他現在也就是一個小芝麻宗門的掌門,跟一個普通的散修沒多大分別.當初她或許高攀李複林,可是風水輪流轉,現在李複林配她已經是她屈就了.

她不信李複林還能找著什麼比她更相稱的道侶了.

結果……臉被打的啪啪作響.

修道的世界說複雜很複雜,說簡單也很簡單.一個照面,修為高下立分,高手就是高手,庸才就是庸才.

紀箏一進門周品芝就面色大變.

她還沒看清楚進來的這個女子的面貌,就已經感到了一股凜然的威壓.

這氣勢……進來的人修為只怕比她師父還高!

等再看到紀箏的相貌,周品芝更是有一種惱羞自慚的感覺.

這女子怎麼會如此貌美,又有這樣高的修為?如果有這麼一個人物,她怎麼會從來沒聽說過,沒有見過呢?

這世上的高手是有數的,當然隱世不為人知的高手也有,可是能和李複林同進同出被認為是道侶的,當然不可能是那些老怪物中的一個了.那樣的人也不可能找什麼年輕道侶,找爐鼎還差不多.

結果她的疑問被方予文脫口而出的兩個字就解開了.

"紀箏!"

方予文手里的茶盞跌在地上打了個粉碎.

紀箏!

周品芝沒見過她本人,可是她的名字卻是如雷貫耳.對她,許多人的評價都不同,但總體來說毀大于譽,總結二字就是:妖女.

但不管他們怎麼詆毀,有兩件事不能否認.

第一,紀箏手辣,很多人被她打過,她很厲害.那些人之所以提起她就沒好話,跟她一言不合就動手有很大關系.

第二,紀箏漂亮.

即使是那些恨她的人也不能否認這一點,紀箏的漂亮是一種與中原不同的,非常有侵略性的美.其他被公認的美女和她站一起,就顯得黯然無光,就好象星子,亮也是亮的,但是和月亮不能比.

"你……"周品芝坐在那兒硬是站不起來.

不是她想站起來.她本來就不想起身,好好的擺一擺身架.但是不想站起來和站不起來是兩回事.

紀箏手不抬,更沒有亮兵器,只憑一個眼神就讓她冷汗都下來了.她那雙眼睛就象利刃直刺進人心底,仿佛五髒六腑都被穿透了一樣,從頭到腳透心涼.

修士之間就是這麼回事兒.你講再多,我就憑實力壓服你.

紀箏也只說了一句話.

她象主人一樣,冷漠的問李複林:"來了客人?是你介紹還是讓他們自報家門?"

不管是李複林介紹,還是讓她屈辱的自報家門,這都是周品芝無法忍耐的.

她在這里多待一刻都是自取其辱.

周品芝提氣運功,全力站起身來.

可剛才身上如有千斤重壓,壓得她氣都透不過來,更不要說起身了.現在她用盡全力,身上那股重壓卻一下子就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她全身力氣砸了個空,倒是從椅子里起來了,可是因為用力過猛卻一頭向前栽去.

要不是她多年苦練沒白費終于在最後一刻刹住了身形,她就要跌一個狗啃泥了.

可就算沒真跌倒,她往前栽了一個趔趄其他人也都看在眼中了.

周品芝一句告辭說得又快又含糊,拔腳就往外疾走,象是生怕有人攔阻她一樣.

其實誰也沒去攔她.

李複林不會攔,方予文才顧不上呢.他這會兒也是手腳冰涼,腦子里一片空白.

他膽子不小,但是膽大的人也不能說不怕紀箏.

這個女人……怎麼說呢?

簡直象個瘋子一樣.

正常人誰會動不動一言不合就要命?不但要別人的命,連自己的命都不吝惜,仿佛愛死就死反正早不想活了那架勢.

這樣的瘋子誰不怕啊!

周品芝跑了,方予文卻不敢跑,臉上露出的笑容比哭還丑:"紀,紀真人,真是好久不見啊."

"你是誰?"

方予文肚里一把辛酸淚.

趕情他當年被整治的那麼慘,紀箏連他是誰都沒記住.

當然了,沒被記住應該是件好事,真讓這女人惦記上那才是大大的不幸.

"剛才那四樣見面禮,是你給那幾個孩子的?"

方予文心里叫苦,可是這事兒也不能抵賴:"誒,是我給的.來北府的路上無意中得來的,覺得還挺新奇有趣,就給他們玩了."

"確實有趣,鐵拐里頭藏了毒針,險些把那個姓云的孩子射成刺猬."方予文和李複林都吃了一驚.

李複林連忙問:"怎麼回事?曉冬沒傷著吧?"

"你大徒弟倒還算機警,沒傷著人."

李複林這才稍稍放心,怒氣沖著方予文就去了.

"你怎麼送這東西給我家徒弟?"

方予文苦著臉連聲致歉:"對不住對不住,我是真不知道.誰想到那麼一個粗頭粗腦的兵器里會藏毒針啊.幸好沒傷著人,孩子受驚嚇了吧?回頭我一定好好補送他……"

"你還想再送什麼?"李複林真是氣壞了.

方予文不靠譜他是知道的,但多年沒見他也粗忽大意了.他是不怕方予文時不時的出點兒小紕漏的,他擔得住啊,又不會傷著碰著.可是徒弟們就不一樣了,尤其曉冬年紀小,更經不住.

剛才那見面禮他就應該攔下來的.

方予文不敢再說送東西了,肚里直叫苦.

每次遇見紀箏他都要倒黴,細想想真是無一例外.

上篇:第一百五十二章    下篇:第一百五十四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