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一百五十七章   
  
第一百五十七章

g,更新快,無彈窗,!

眼看這頓說教躲不了,玲瓏趕緊岔開話:"我在街上看見一人."

翟文暉知道她是有意,不過既然她這樣說了,他也就等著玲瓏的下文.

"我看見一個人,從後頭看很象陳敬之那個敗類."

翟文暉一怔:"沒看見正臉?"

"沒追上."玲瓏說:"腿太長了,真會跑,一轉眼兒就找不著人."她說著突然就頓在那兒了.

看她的樣子翟文暉有些不放心.

"怎麼了?"

"肯定是他."玲瓏瞪著眼:"那會兒我在街邊的店里,覺得有人在背後瞅我我才轉的頭,結果那三個人走得飛快.要是不認識我,他瞅我干什麼?要是心里沒鬼,我一回頭他們也不至于跑的就沒影兒了!准是他!除了他誰還會這麼做賊心虛?"

在街上的時候她只是心里疑惑,沒見著正臉兒也不能就一口咬定說就是陳敬之.當時跑得急,也沒多想.

可這會兒回來了一琢磨,玲瓏覺得就是他肯定沒錯!

當時要是再追緊一點兒就好了,沒准兒就能堵他個正著.

翟文暉的眉頭卻皺了起來.

如果真是陳敬之,那這件事肯定不那麼簡單.現在來北府城的人那麼多,如果說陳敬之也在此時來了並不奇怪.雖然不知道他離開回流山之後去投奔了誰,但是以陳敬之那個心性,比回流山差,或是和回流山差不多的地方他肯定不會去.能讓他去投奔的,必然是能有那個能力讓他報仇的地方.

陳敬之如果被一個有勢力的宗門收留,那回流山如果想要再追究處置這個叛門的弟子就不容易了.他另找了靠山,要找他麻煩就得與他現在的靠山對上.

回流山現在自己就有麻煩,人少了一多半,還是客居,即使想和人對上,勝算也太小.

這麼一想,翟文暉覺得玲瓏沒追上人反倒是件幸事.

她也說了,對方是三個人,她只有一個人.以玲瓏的脾氣,見著陳敬之那就不用說話了,肯定直接拔劍就上.一對三,對方的實力肯定也弱不了,她必定吃虧,說不定還會送命.

這樣一想翟文暉更是後怕.

"你不許再偷溜出門了."翟文暉沉著臉,一點兒沒有商量余地:"從今往後我會時時盯著你,如果你還再明知故犯,我一定稟告師父."

玲瓏心里正琢磨著明天繼續去街上守株待兔呢,既然今天能偶遇,說不定明天還能遇到.

一聽翟文暉這麼說,她頓時懵了.

"這件事是宗門大事,師父不發話,你自己擅自作主,你眼里還有師父,還有門規嗎?"翟文暉搖搖頭:"你既不是師父也不是大師兄,你有什麼資格就自己去處置叛門弟子?"

這一通大道理快把玲瓏說暈了.

說實在的,她什麼時候把門規放在眼里過啊.再說師父,師父從來對她就不威嚴.從小她就是師父撿來養大的,因為她是姑娘家,對她比對別的弟子又多有縱容,她犯什麼錯兒,要放在別人身上那肯定是要懲戒的,放在她身上,也就是被說幾句就輕輕放過了.

說實在的,玲瓏的脾氣變成這樣,跟她從小到大受的縱容分不開.也就是大師兄還能管得住她,別人根本不成.

"你……"玲瓏很想說一句"你不講道理",可是仔細一想,翟文暉句句都扣在理上,反倒是她不占理.

可就是偷偷翻牆出去逛了會兒,怎麼就扯到目無尊上觸犯門規這上頭去了?哪有那麼嚴重?

而且,要是他以後真的天天跟著她,那只怕除了半夜她再沒有機會偷溜了.不,就算是半夜也不保險,翟文暉太了解她,如果被他盯著,半夜都出不去.

再說,半夜出去找誰去?難道去街上嚇唬打更的嗎?

玲瓏拉著臉生了一會兒悶氣:"這事兒你要稟告師父嗎?"

翟文暉站起身:"你同我一起去,先把這事告訴大師兄吧."

宗門里的事,大師兄能做一半的主.師父現在天天不在,這件事先告訴大師兄,有了防備,想個對策.這事兒大師兄肯定會斟酌著跟師父說的.

"跟大師兄說?"

玲瓏格外懊惱,心里越發把陳敬之恨個死.

這事兒瞞著師父師兄當然是不行的,這可不是件小事,不能瞞.

可是一告訴師兄,她偷著出門的事就瞞不住了.

師兄肯定也不能輕輕放過她,至少一頓訓少不了,說不得還要把她關幾天讓她反省.

玲瓏黑著臉,拖著腳步,沒精打采跟著翟文暉到了莫辰處.

莫辰讓他們倆坐下,囑咐曉冬說:"去東北邊那口井打水,燒了泡茶,不要用城的陳水,那泡茶味兒不好."

曉冬就傻乎乎的被支走了.現去打水,回來燒好再泡上茶,少說一刻鍾.

等曉冬走了,莫辰才問:"這會兒過來有什麼事?"

玲瓏看了翟文暉一眼.

翟文暉示意她自己說.

好吧,反正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

"我……我今天偷偷翻牆出去了."

莫辰一點兒都不意外.

玲瓏這個性子就是不安分,在回流山上就待不住,更不要說現在北府城住的地方就這麼大,跟山上不能比,天天悶在屋里她非得生點事兒不可.

但是只是出去,她肯定不會來主動認錯的,一定還有別的事.

"我在街上碰到一個人,很象陳敬之.不,就是陳敬之."

曉冬這會兒正提著桶去找井.這棟宅子很大,有好幾口井.可見師父以前家族也很有底蘊的.曉冬以前住過的好些地方,有的一個村子才一口井,住得近的還好,住得遠的挑水可費勁呢.能在家里打井的都有錢人.

東北邊那口井井口窄,但是這口井的水比較甜,曉冬把桶拴好放下去,裝了水再提上來,穩穩的提著往回走.

他找了口小茶爐把水倒進壺里燒上,水沸了再把茶泡上,端進屋.

他其實能猜出來幾分,師兄多半是有話要說才把他支出去的,不然的話,平時師兄可不會讓他特意去哪兒打水.

看玲瓏師姐臉有點紅,大師兄和翟師兄兩個倒還神情自若,曉冬也猜不出他們說什麼話題.

大師兄和翟師兄兩個都穩重的不象年輕人,玲瓏師姐就不一樣了,特別不老實,沒准兒是她闖什麼禍了?

不得不說,曉冬這麼瞎猜,其實也猜中了幾分.不過具體什麼事,他就猜不著了.

過了沒多會兒翟師兄他們兩人走了,走的時候玲瓏師姐耷拉著腦袋,看著象喪家之犬.不用問,一定是挨了大師兄的訓戒了.

曉冬探頭往屋里看看,大師兄也沒坐在剛才位置上,正站在窗邊.窗外頭夾道那那里栽的樹冬天葉子也是綠的,在一地霜雪中顯得格外精神抖擻.

曉冬湊上前去問:"大師兄,玲瓏師姐是不是闖什麼禍了?"

莫辰點點頭:"她偷偷翻牆出去,被翟文暉逮著了."

曉冬心想果然是這樣.

不過翟師兄真是……真是……

曉冬想了半天,找到一個比較相近的詞兒.

大義滅親啊這是.

他倆不是那個,相好的關系嗎?遇著這事兒翟師兄難道不應該替她瞞著嗎?這倒好,翟師兄對旁人挺寬厚,怎麼對師姐倒嚴苛起來了?

再說上個街也不是什麼大錯兒吧.

曉冬想,要是自己犯這個錯兒,大師兄肯定會替他兜著的.

再過一天就是宋城主貼子上說的正日了,城里的人也多起來.大師兄一早把眾人召集起來,又強調了一番不許出門,也安排了人晚上巡守.這個大家倒是都沒多想,以前在山上的時候他們也會定期輪著巡山.這宅子不大,巡守可比巡山輕松.可話又說回來,在回流山的時候巡山根本沒遇著過什麼事,山脈延綿荒無人煙,又有陣法,連個猛獸都沒有.可北府城就不一樣了,現在城里聚了許多修道的人,一多半是奔著城主之位來的,前幾天就有人在他們院外窺探.

在這兒不小心謹慎些可不行.

說起來這些天沒有什麼事,紀真人這幾天似乎都在閉關,面兒都沒露,一日三餐讓人送過去也都沒動.李複林只交待說別擾著她,其他的事就不用去管了.

要說還有什麼事,就是藥圃的事了.

前些天播下的種子,有不少已經發芽了,除了一些特殊的,那種發芽本來就慢,少說也要幾十天.曉冬那塊地上莫辰補種的止血草也發芽了.

至于那些移進暖房的苗苗,一直都是莫辰在親自照顧,連曉冬也沒見著那些藥草長成什麼樣了.

不過據師兄說,長得挺快,比外面的並不差.

這樣曉冬就放心了.

他沒想過自己頭一回種藥就能比別人種的好,但只要沒糟蹋了種子,回頭一樣有收成就行了.

正日那天李複林穿了一件九成親的袍子,系著翠玉冠,撿掇得煥然一新.平時他就有些不修邊幅,倒也顯得磊落不羈.這麼一正經起來,曉冬頓時發現師父原來如此道骨仙風,風姿出眾.

上篇:第一百五十六章 街市    下篇:第一百五十八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