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一百六十六章 問罪   
  
第一百六十六章 問罪

g,更新快,無彈窗,!

李家舊宅其實是座相當氣派的大宅,據說在鼎盛時期,光是在這里執役的下人就有百余個.可是對于回流山的人來說,這個院子實在太小,跟山上不能比,住得憋屈.

尤其昨晚出了那樣的事,今天還有人上門找碴,這擱在誰身上心氣兒都不平.

段平就覺得特別不順.

他也說不上來是哪兒不順,不管人是上門來做客還是上門來找碴的,廳堂總得收拾收拾,段平干了點兒打雜的活.

他說不上來哪里別扭,就是覺得看哪兒都不順眼,連走路都覺得石板路硌了腳.

等姜師兄在身後喚他,段平回頭的那會兒功夫,他忽然想起是哪兒別扭了.

平時總有一個人,嗓門挺大,腳步聲也挺沉,跟在人身前身後跑來跑去的.

于師弟.

盡管段平平時總覺得他有點兒笨,有點兒煩,話還多,雖然總搶著干活兒卻十回里有四五回都要出點岔子……

可是現在沒有那個人了.沒人在他搬凳子的時候搶著過來替他搬,說:"段師兄你歇歇."也沒有人在他回頭的時候急吼吼的大步往前走,喘氣呼哧呼哧的象在出力犁田的蠻牛.

姜樊見段平站那兒呆呆的不說話,眼圈都有點紅了.他先是有些疑惑,隨即就明白過來,自己心里也是一酸.

段平自己先回過神來,問:"姜師兄,還有什麼活兒要做?"

"沒什麼了,就是多燒點熱水,等來了客人,茶總是要給遞一杯的."

段平點點頭,可心里卻大不以為然.

他已經聽師兄們說,今天要上門的是一幫惡客,來找碴的.對這些人就不該給好臉,還給上茶?越是客氣只怕他們越是以為回流山好欺負.

結果不但打掃了廳堂,多擺了許多桌凳,他們甚至還得重換一身行頭.回流山弟子們的衣裳是白底藍邊,平時穿不穿的隨各人的意,但是有這種大事的時候大家就得穿得齊整些,連鞋靴和紮頭的發帶也得一個色.

下貼時寫的是未時,雖然今天風雪格外的猛烈,等到了未時正,大門外就來人了.

也不知道這些人是不是緊緊盯著銅漏,掐著時辰到的.一個個肅然冷臉,魚貫走入大門.

那陣勢,那齊整,跟預先演練過似的.

回流山眾人站在廳堂大門外相迎,曉冬站在眾師兄當中.從早上到現在他一句話也沒說過,莫辰站在師父身後,借著迎客的時候回頭看了他兩次.曉冬眼神兒看起來沒有平時那麼靈動,看著門口進來的那些人,但心思顯然沒在那些進來的人身上.

他這樣顯然不妥.

平時曉冬和于大洪不算交情太深的,可是比旁人還是要顯得親近一些.可能因為兩個人年紀相差不多,又都是胸無城府的那種性格.于大洪以前還把在山上采的野果給曉冬送了兩包,曉冬也把自己的糕點分給他吃.

知道于大洪被陳敬之所殺,莫辰本來以為按曉冬的性格一定難過非常.

可是曉冬卻好象陷入寒冬沉眠期的獸崽一樣,對身周的一切反應格外沉緩.

雖然他聽到了于大洪的死訊,可是卻象沒有明白過來這件事的真假,一直這麼呆呆的樣子.

這樣肯定是不妥的.

莫辰擔心,這會兒就算拿針刺他,他只怕都不知道叫疼.

對著這些心懷鬼胎上門找碴的人,還得客客氣氣的一一相迎,回流山一眾人心里都憋著一口氣.尤其是玲瓏,心里堵著火,看誰都象看仇人一樣,眼里的亮光顯得惡狠狠的,象狼一樣.

等莫辰隨李複林進了廳堂,姜樊就領著其他人也跟著進去侍立在側.

曉冬被姜樊安排了一個站在柱子後頭的位置,前面的人就算翻臉掀桌子,站在後頭也相對安全,殃及池魚的危險性要小得多.

李複林剛死了一個徒弟,平時十分和氣健談的一個人,今天也破天荒的沉郁肅然起來.來的這些客人本來就是為了興師問罪來的,臉上也沒笑容.整個廳堂里人雖然不少,氣氛卻出奇的凝重沉悶,憋得人大氣都不敢喘.

方予文左右看看,他是自己堅持要留下來的,為了給李複林壯壯聲勢.來的這些人,平時也都只能算是二流貨色.就算當年宗門顯赫過,也早就都敗落了.偏偏一個一個的放不下過去的體面和身架,甭管有沒有真本事,派頭一個個卻擺的十足十,動不動就"想當年",動不動就是"本尊"如何如何.

方予文總不能看著李複林就這麼先在聲勢上弱人一截吧?看看人家這來的,八個宗門的頭頭腦腦,還都帶著弟子隨侍,不說本事,聲勢是撐起來了,人多勢眾的.反觀回流山這邊呢,李複林就這麼幾個弟子,坐在他這邊的也就一個方予文了.

早知道要拼人數,方予文借也要多借幾個人來撐撐場面.

不過他也有些奇怪.

這些人多半是受了周品芝挑撥而來,是沖著紀箏來的,當然了,要是能一並掃了李複林的面子,這些人更是樂見其成.

誰讓李複林當年太招人恨呢?宗門強勢,自己天賦又壓過同輩太多,還有好幾個年輕貌美的姑娘對他有意思.當年這些人大多都是不入流的,連丹陽仙門的門坎只怕都邁不進.可是現在他們樂呵了.丹陽仙門早就不複在,李複林也落魄了,在他們看來,這就是脫毛鳳凰不如雞啊.年輕時候那一時風光算得了什麼?少時得意老來潦倒才更諷刺.

方予文見不得這種小人得志的嘴臉,清了清嗓子,先開口說:"說起來倒是巧了,各位都散居天南海北的,這回北府城的大事,人倒是來的齊."

方予文的資曆,修為,也是響當當的一號人物.其他人也都同他客氣幾句.

不想方予文話風一轉:"今天倒是巧,我來李兄這兒拜會,倒趕上他請客.最近頗多後起之秀,看著都挺眼生的,名號也沒聽說過啊."

這話說得就有些得罪人了,可方予文還真不是信口開河.

論輩份論年紀,他和李複林確實不比今天來的這些人差.認真說起來人,今天來的這些人里資格最老一個,當年也只是師長身後的跟屁蟲,不夠資格與李複林搭話的,叫一聲師弟都算是給他面子.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

來人臉上都不大好看,有一個瘦巴巴披著石黃色大氅的男子站起來,臉上的笑容倒還顯得和氣.

"方真人,李真人,二位真人論武德論修為,自然是我等所不及.今天我們幾家相約而來,也確實冒昧了."他口舌靈便,就先從那個資曆最老的人逐一往下介紹.

"這是大翠山范真人……"

"這位是康家堡康堡主……"

"這位是永川門田門主……"

最後他才說到自己:"在下是千云江彭一惠."

方予文對其他人都無動于衷,對這個彭一惠倒是還客了了一句:"原來是彭真人,久仰."

久仰這詞兒就是個固定的客套話.

不過方予文這人嘛,讓他說句客套話很不容易.起碼對前頭那些人他就說不出什麼久仰久仰之類話來.有的名字根本沒聽過,仰從何來?久就更不必提起來了.

但這個彭一惠,方予文確實是聽說過的.倒不是說這個人修為高深,而是他人緣好,確實有名氣.就象今天,他也跟著一同來了,不過他應該不是跟著一起來找麻煩的,而是他認識的人多,旁人邀他來,做見證也好,幫著出頭說話也好,他只怕是卻不過面子情,就跟著一起來了.但是這人處事圓滑,輕易不肯得罪人,雖然同這些人一起來了,對李複林和方予文說話卻十分客氣有禮.

那位為首的范真人,年紀比李複林和方予文還小,可是一張臉卻十分顯老,看著簡直象是比李,方二人還長一輩似的.

彭一惠的介紹,把他排在頭一個,他自覺今天來人是以他為首,臉上頗有光彩,說話的時候有些拿腔捏調,且當仁不讓頭一個就開口了.

"李真人,按說咱們頭回見面,我們這樣過來是有些不客氣.可是這幾天在若水台,我們聽說了一個消息.事關重大,也就顧不上客氣了."

這人擺出一副占理的架勢,李複林壓根兒懶得同他做口舌之爭:"范真人有話就說."

他這話讓范真人臉色一沉:"既然李真人這麼直爽,那我也就直說了.當年魔道為禍,我宗門王真人帶領十余名同門前往西域烏石城,可是這一去就再也沒有回來.後來有同道中人帶回消息,說王真人他們被人誘騙身陷迷城."

其他人也紛紛幫腔:"我宗門前掌門也是……"

"我宗門有三位師叔直到今日也下落不明……"

范真人一雙眼死沉沉的盯著李複林:"聽說當年以救人為名,把眾人騙進迷城的妖女,與李真人交情甚好?若水台之會還有人親眼見她現身,更與李真人以道侶相稱?"

上篇:第一百六十五章    下篇:第一百六十七章 送禮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