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一百六十九章   
  
第一百六十九章

g,更新快,無彈窗,!

范真人想不出招兒來,結果他們同來的人里又走了兩撥.

這兩撥人也都不是什麼有底蘊的宗門,起碼方予文之前就沒聽說過他們這宗門的名號.

想也知道,真是有底蘊的大宗門,一來對當年的舊事了解的清楚,壓根兒不會攪和進這灘混水里.二來,大宗門不缺那點好處,碧霞山莊也好,范真人也好,彭一惠也好,都不可能成為打動他們的原因.

來的時候覺得人多勢眾,覺得回流山是軟柿子,結果現在一看苗頭不對,好處是沒看見,先樹個強敵那就虧大了.

這兩家找了理由也一前一後的溜了.

李複林倒沒有露出什麼輕慢之態,也沒出口嘲諷,這讓最後走的范真人他們總算臉面上好看些.

方予文本來是想給他們幾句難聽話的,結果李複林這個事主不發話,他也不好越俎代庖了.可是等人走了,他回過頭來難免抱怨兩句:"就這麼讓他們走了?太便宜他們了.我說你這個人就是這樣,知道的人說你是大度,不斤斤計較.可是那些小人可不會往好處說,只會以為你這人是個軟柿子好欺負,以後要是還有得罪你的事兒他們還敢干."

"方前輩說的是."玲瓏憋了半天:"就該一次讓他們知道厲害,不然下回他們還會來找麻煩."

人走都走了,現在說這些也沒用.

方予文實在好奇的很,他本來今天也有安排,在這兒耗了半天,也得走了.

"不過有件事我一定要問個明白,不然我今天晚上睡不著覺!"

李複林也知道他是個肚里藏不住事的脾氣,要是有什麼事不弄個清楚,那就會一直一直惦記著,輾轉反側抓心撓肺,一定要個答案才能罷休.

"你是不是想問那盒子里裝的什麼?"

這事兒李複林事先也沒有同他說,一直沒顧上.再說事先李複林也不知道這一招是不是真的管用.

當然現在知道結果了,還挺有用的.

沒想到方予文忙著搖頭:"不是這個."

不是這個?

方予文咽了口唾沫,放低了聲音問:"你和紀箏,真的已經成道侶了?"

這聲音雖然低,可是離得近的弟子們全聽見了.

李複林:"……"

對著這一雙雙熱切的眼睛,讓他說什麼才好啊?

"滾."

方予文撓了撓頭.

看來今天是問不出個結果來了.

"那行吧,下次再說."

李複林差點兒一口血噴他臉上.什麼下次再說?還有下次?

方予文雖然沒問出個答案,可是他心里自有判斷.

今天這樁麻煩,說起來也是李複林惹的桃花劫.那個周品芝那天見了紀箏之後被掃了面子不甘心,糾結了一幫子人來同李複林和紀箏為難.她可能想的很美,覺得就算傷不了這兩人,也把他們的名聲搞臭了.

真是最毒婦人心啊.這事兒要傳出去,旁人說不定要以為是李複林對她始亂終棄了呢.

其實李複林從當年就對她不假辭色,兩人根本什麼關系也沒有啊.

至于他和紀箏……

方予文總覺得,這兩人之間大不簡單.

李複林什麼時候對旁的女子這麼上心?這麼周到細致?

當年初一見面,紀箏的出身有瑕,旁人對她盡是偏見,一口一個妖女的,而李複林又出身名門正派,他家那些長輩有門戶之見,說不定當年兩人就好上了.

現在隔了這麼多年,紀箏重新這麼一露面,誰也不找,只找了李複林.

要說兩人沒點兒什麼,方予文絕對不信.

不過男女間這點事吧,就是麻煩.說不清,道不明.還有人形容這是剪不斷,理還亂.

說得真是太有理了!

這種事兒他就不在中間摻和了,省得出力不討好.

"那我就先走了,有事兒你說話."

李複林點了點頭.

昨天夜里宗門出事,弟子被殺,李複林沒和方予文提一個字.

要換個心細點的人,多半就會發現破綻,猜到點兒什麼,方予文這人粗枝大葉,雖然今天看回流山上上下下從師父到徒弟都沒個笑容,也只當是因為有人找碴上門的緣故,壓根兒沒往旁處想.

這件事李複林沒打算同他說.

這是回流山的家丑,不管放在誰身上,都不會將這樣的事情四處張揚.

"師父,我們……"

姜樊的話說了一半就被打斷了.

紀箏邁步從外頭進來,看見還沒撤下去的那些座椅和茶盞:"人已經走了?"

聽她的語氣頗有些失望.

包括李複林在內的回流山眾人都不約而同的想,那些人提前走了那是他們走運,否則真和紀真人照了面,只怕他們想走也走不了了.

紀箏的身手回流山這些弟子們沒見過,但是從一些小事細節上也能看出端倪.就拿那天她和李複林同赴若水台時的情形來看吧,那身法,那修為,絕不在師父之下.

且紀真人的脾氣是出奇的不好,絕不象自家師父這麼能忍讓肯周全.

但紀真人接下來說的話讓所有人都留了神.

她說:"我去打聽過了,從昨晚到今天離城的一共有五撥人."

啊,是了.

他們現在的當務之急是把那個叛門的陳敬之找出來,給于師弟報仇,為回流山清理門戶.

這件事簡直就象把利刃一樣懸在他們頭頂.一天不解決這件事,一天他們就不可能心安.于師弟那青灰色的面容象團陰影盤桓在所有人心頭,簡直要成為所有人的心魔.

對修道的人來說,心魔比什麼都可怕.

有多少人都栽在心魔這一關.喜怒哀樂貪怨嗔癡,每個人的心魔都不相同,但同樣可怕.于大洪的死,陳敬之悖逆凶殘,說不定真能成為他們的心魔,忘不了,勘不破.

"走的都有什麼人?"

紀箏拿出一張紙來,上面是她逼著人寫下來的人名.

曉冬的目光也漸漸清明起來,和其他人一樣,集中到了那張紙上.

陳敬之趁師父不在的時候來殺了人,若是怕師父找上他,很可能會連夜逃走.

但是也說不好,他昨天夜里好象被大師兄傷了,可能現在還在北府城里.

這種猜測讓玲瓏坐立不安,一想到陳敬之現在還可能在城里某個地方舒舒服服若無其事的養傷,她就覺得胸口憋的象要炸開了一樣.

而對李複林來說,現在要做出判斷.

如果他已經出城,那就要找出他是往哪兒.而如果他還在城里,查的方向就全然不同.

北府城這麼大,要藏一兩個人不被發現很容易,要把人找出來就困難了.

如果往外追,天地之大,更不容易找到.

那陳敬之是逃了,還是沒逃?

從紀真人帶回來的消息上當然不可能看到陳敬之這三個字,他離開回流山很可能就更名改姓了.

和其他人不一樣,莫辰只看了一眼那張紙,一眼掃過,上面的所有的名字他已經全記下來了.

他轉過頭去時刻注意著曉冬.

曉冬看著眼睛發亮,象是有兩團火苗在眼睛里燃燒.

他現在想什麼莫辰根本不用猜.

他一定是想把陳敬之找到.

這讓莫辰一方面既放下心,可另一方面又擔心.

他一直怕曉冬為這事傷了心緒,甚至修為都大受影響.若是他為了于師弟的事情哭了,或是說了什麼,莫辰還會覺得放心些,就怕他憋著.

現在看來,小師弟心智清明,這是讓他放心的地方.

可是不放心的事情卻還在.

曉冬和別人不一樣,他那種奇異的天賦始終讓莫辰暗暗擔憂.

上一次他在葬劍谷出事,小師弟就一頭撞了進來,這事兒顯然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圍,莫辰一直擔心會給他的將來埋下隱患.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于師弟這件事給曉冬的打擊很大,莫辰真怕他一時激憤控制不住自己.

莫辰往後退了一步,輕輕握住了曉冬的手.

曉冬的手指涼冰冰的,象冰塊一樣.平時挺機敏的人,手指都快讓莫辰暖熱了,好象才剛才發現這件事.

他轉頭看了莫辰一眼.

曉冬臉色蒼白,一點兒血色也沒有,更顯得兩只眼睛又大又黑,呆呆的樣子,看得人心里發緊.

"傷勢怎麼樣?"

曉冬搖了搖頭.

莫辰轉過頭去同師父說話的時候,也沒有松開他的手.

陳敬之並沒有那麼難找.

讓玲瓏那個腦袋來想,她是想不出來什麼捷徑的.

但是莫辰對陳敬之的了解總比其他人要多一些.

因為從陳敬之上山之後,莫辰指點過他武藝,也試著開解過他的心結.陳敬之心防很重,哪怕莫辰這個人人敬仰的大師兄也不能令他多幾分信任.他心中的最大執念就是要向陳家複仇.莫辰覺得,他自始至終就沒有真正把自己當成回流山的人,只是沒有別處可去,只能暫時在回流山棲身.

能讓他離開回流山去投奔的地方,一定得比他出身的陳家要有勢力.要是不如陳家,那他又何必舍了回流山另投他處?

這一下就可以刷掉現在北府城里一半的外來者.

上篇:第一百六十八章    下篇:第一百七十章 燒刀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