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一百七十一章 招數   
  
第一百七十一章 招數

g,更新快,無彈窗,!

這回倒是沒走多遠的路就到了,一圈矮矮的竹籬,靠著河岸邊的一座小院子.雖然是是嚴寒風雪天氣,院子里栽的松樹卻依舊是濃綠蒼翠,上面蓋了一層雪,倒象披了一件雪白的鶴氅在身上.

莫辰抓著門上的銅環輕輕叩了兩下.

屋里人應了一聲:"來了."

有個弓腰縮背的人出來應門,雪落在他灰白的頭發上,一開門,就看見一張愁苦的,皺紋滿布的臉.

莫辰客氣的一揖:"打擾蘇老先生了."曉冬也跟著一揖.

師兄帶他出來辦正事,他就算幫不上大忙也不能給師兄拖後腿.再說對方是位長者,禮數周到是應該的.

蘇老先生呵呵一笑:"這麼大雪天你還來,倒來得巧了,我正悶著,你來了咱們正好說說話."

莫辰領著曉冬進了院門.風比剛才更緊了,松樹上的雪被風吹得撲簌簌往下落,灑了他們一頭一身.

從外頭看著屋子不起眼,可屋里卻很暖和,窗子又大又敞亮,雪光映著窗紙上一片明光,屋里家什陳設不多,牆也刷得粉白光潔.

"來來,坐下說話."

曉冬趕緊接過了端水倒茶的活計,反正在山上的時候他最小,在師父師兄跟前他也做慣了這些.

"這是你的師弟?"

莫辰頷首:"正是家師近來收的親傳弟子."

"好好,看著心性不錯."

曉冬從拜師之後,被人誇過不少回了,對這種客套話早就免疫了.要是把人家的客套照單全收全信,那他早不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重,尾巴都要翹到天上去了.這個人情往來嘛,講究的是你好我好一團和氣,提起徒弟,嘴上自然都說自家劣徒很不成器,令高足才是骨骼清奇前途遠大.

曉冬這年紀,別人贊個兩句也不會太誇張,說機靈,懂事,乖巧之類的居多.

"給先生帶了點兒茶葉來,是家師親手炮制的山上的野茶,還請先生別嫌棄."

"不嫌棄,不嫌棄,你們山上水土好,這茶也靈氣足.說來也怪,我這幾年身上時常犯瘡症,上回你給我捎了一回茶葉,我喝了,這兩年瘡症就沒怎麼犯,想來是這茶有清毒的效用."

莫辰說:"既然這樣,回頭我再給您送些來."

蘇老先生笑得眯起了眼:"好好,這我就不同你們客氣了.你師父這回也來了嗎?"

"來了,連日事多,不然師父一定要親來先生處拜會."

曉冬端了茶就老實待在一旁,聽著大師兄和這位蘇老先生說話.

莫辰話風一轉,說到了昨晚的事.

"……昨天小師弟險些為人所傷,幸而他運氣好才逃過一劫."

蘇老先生細細打量了曉冬一番,看得他有些不自在了,才說:"才這麼小年紀,怎麼就惹來了要命的糾葛?你可看清了傷你的人?他用的招數還記得不記得?"

曉冬一時不知道怎麼回話,轉頭去看莫辰.

莫辰輕聲說:"蘇老先生博聞廣記,你若是還能記得一鱗半爪,就比劃給先生看看."

曉冬這才明白師兄帶他過來的意思.

陳敬之用的招數……

曉冬當時雖然慌亂驚惶,應對抵擋根本毫無章法,簡直是連滾帶爬才逃出一命.

但是大師兄這麼一說,曉冬靜下心來回想,當時的情形曆曆在目,一點兒都沒有忘記,就連陳敬之臉上那陰鷙狠辣神情都分毫不差,全記得清清楚楚.

曉冬站起身來,先向蘇老先生告罪:"那晚輩就失禮了,當時心慌,可能記得不全."

他把劍拔出來,想了一想,說:"他的劍好象和尋常的劍也不大一樣."

蘇老先生一點兒也沒有不耐煩:"怎麼不一樣?"

曉冬年紀還小,他用的劍比尋常的劍要短,也要輕一些,師兄他們的劍都和他一不樣.但陳敬之昨天用的劍,卻也比尋常的劍要窄,看著也要短.

"約摸多長呢?"

曉冬用手比劃了一下:"嗯,比我的劍好象還短約摸寸許.也窄……大概窄兩分."

蘇老先生仰起頭來想了想,對曉冬說:"他的招式呢?"

"好象是這樣的."

曉冬抬起手來,照著陳敬之當時的動作,分毫不差的比劃出來.

"當時他從我後面進來,就這麼一刺,我躲到了桌案底下,他的劍把桌案一分為二……"曉冬一面說一面學著陳敬之的動作,蘇老先生的臉色也沒有剛才那樣輕松,變得越發鄭重.

這孩子演示的慢騰騰的,想是為了讓他看清.

蘇老先生不但看到了他的劍招,也看出了曉冬遇襲當時有多凶險.對曉冬這麼一個半大孩子下這樣的狠手,而且是從背後偷襲,此人心計人品都當真令人不齒.

等曉冬比劃完了,莫辰也起身說:"這人我沒有截住,他還有個同伴,同我過了幾招,也想請蘇老先生幫忙看一看."

蘇老先生點頭說:"好,我也想看看."

曉冬收了劍站在一旁,看大師兄施展出他從來沒見過的一套功夫.

這肯定也是大師兄和那人交手的時候記下來的.

等莫辰也將記得的招數一一演示過,蘇老先生慢慢摩挲著手里的茶盞,對莫辰說:"和你動手這人功夫很雜,就這幾招里起碼有三四套不同路數,且都不是什麼大宗門的招式,這人應該是散修出身,心法也是平平,招數陰毒狡變,不過難成氣候.他應該不是你的對手,你為什麼沒有截下此人呢?"

別看蘇老長生一副老朽文弱的模樣,人家這眼力當真不凡.

莫辰點頭說:"這人被我制住了,但是他卻自盡了."

蘇老先生哼了一聲:"死不足惜."他想了想,對曉冬說:"你把剛才那兩招再比劃一下."

曉冬不象莫辰那麼見多識廣,更不可能與蘇老先生的閱曆相比.他只知道陳敬之對他動手時用的不是回流山招式,至于這是什麼招式,他一點兒也看不出來.

等他又演練了一遍,蘇老先生才說:"我記得……許多年前好象見過相似的劍法,隔得太久了,怕記不真切.唔,你們兩個在這兒等一等."

蘇老先生到了隔壁屋里去,磨了墨,鋪開紙寫了封短信,提起紙來吹了吹墨跡,裝進信封里頭.

"把這個給你師父吧,我也不能確定,讓你師父也再幫著參詳參詳."

莫辰細心的將信收好,又帶同師弟一起向蘇老先生道謝.

"不用同我客氣,我都這把年紀了,見了這一回面,說不定就沒下次了,能幫上點忙最好,只怕幫不上什麼."

從蘇老先生那里出來天已經要黑了.倒不是時間很晚,而是北府城的白天太短了,天亮的遲,天黑的早,一天里三分之二的時間都象是夜晚,再加上天寒地凍沒有人出來走動,他們回去的時候,空曠的街道上一個人也沒有,只有北風卷著雪片,狂亂的往人身上臉上亂撲.

"師兄,這位蘇老先生是什麼人?"

莫辰沒回答他的問題,卻反問他:"你覺得蘇老先生有多大了?"

"唔……"曉冬想了想他幾乎全白的頭發,還有那老邁的模樣:"得比師父年長得多……是不是百余歲了?"

"哪有."莫辰忽然停下來,一手攬過曉冬,示意他伏在自己背上.

曉冬有點兒不好意思,不過他也知道自己走反而沒有師兄背著他趕路快,乖乖的趴在莫辰背上,兩手摟住他的脖頸:"我猜錯了?"

"他和師父其實年歲差不多,比師父大不了幾歲."

曉冬很是意外.

"差不多?"

可師父那麼年輕,氣宇軒昂,發色濃黑,和大師兄站一起,人家也覺得這不象師徒,更象師兄弟.

這位蘇老先生看著已經是行將就木的人了……就算是比師父大幾歲,也不至老成這樣吧?

"他是普通人?"曉冬也只能想到這個解釋了.

"他也曾經是修道之人."莫辰的聲音在風里聽起來依然堅定而清晰:"我也是聽師父說的,這位蘇老先生當年也是被人交口稱贊的好苗子,但因為魔道中人暗算,一身根骨盡廢,現在身子連尋常人都不如.不過他雖然成了廢人,卻沒有象有些人似的破罐子破摔,就此沉淪放棄了這條路,反而因為博聞廣記,過目不忘,在誅魔之戰時也出了不少力,到現在也十分令人敬重."

"原來是這樣……那剛才蘇老先生說見完了這一次未必有下次,是他……"

莫辰沉默了片刻,輕聲說:"他壽數將盡了."

曉冬也跟著沉默了.

"大師兄,那……蘇老先生真能從我剛才學的那兩下子里看出什麼端倪來?"

"我想他是看出來了."那封信被莫辰鄭重的收好,帶回去給師父看.蘇老先生倘若沒有把握,壓根兒也不會只憑臆測就落筆寫信讓他帶給師父.

他至少也有七八成的把握.

之所以沒有當面說與他們兩人,不是因為他拿不准,應該是因為蘇老先生覺得事關重大吧?

上篇:第一百七十章 燒刀子    下篇:第一百七十二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