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一百七十四章   
  
第一百七十四章

g,更新快,無彈窗,!

那淺灰的藥末灑在傷口上,很快變了顏色.

曉冬想問又不敢現在吵擾大師兄.

姜樊輕聲說:"大師兄配的這藥比天機山贈的強,你看,毒就給拔出來了."

等藥末變得黏糊,顏色也變成了深黑如墨的時候,姜樊就和曉冬一起動手把這帶毒的藥渣子刮下來.

莫辰一邊把新的藥末敷上去,一邊囑咐他們:"小心別沾在你們身上."還有:"藥渣子別扔了."

姜樊認真的應下了.

藥渣他都倒進一只罐子里,回頭還得靠這個辨出是什麼毒.

如是再三,最後敷上的藥末已經拔不出毒來,可是翟文暉的情形並沒有好轉,莫辰過一個時辰就替他運功一次,但這也只是勉強維持.連曉冬都看得出來,如果大師兄不再替他運功,翟師兄只怕活不到天亮.

傷勢這樣沉重,他們能做的都做了,能不能保住翟師兄的性命,還得等師父回來.

一室之隔,玲瓏也昏沉沉的,她一直沒有醒來,可是在昏迷中也一直都不踏實,眉頭緊皺,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傷處疼痛難忍.

雖然傷處都敷了藥,給她服下的丹藥也有療傷止痛的藥效.

姜樊在榻邊坐下來,變故來得太快,讓人措手不及.

聽見腳步聲響,姜樊回頭看見是曉冬.

"這兒也沒什麼事了."姜樊握了一下曉冬的手,發現他手冷的象冰砣一樣,把一旁的厚氅取了給他披上:"你要是困了就先歇一會兒."

曉冬小聲問:"師姐她……會不會死?"

"性命應該無礙."

聽到這句話,曉冬才慢慢把身上的氅衣攏緊,在姜樊身邊坐了下來.

"那,翟師兄呢?"

這一回姜樊不說話了.

曉冬也就不問了.

他以前常聽師父說,外面風波險惡,可是現在才明白險惡二字的意思.

從他們離了回流山,好象就沒有遇見過一件好事.先是那麼多熟識的面孔一個個撇下他們另尋出路,在天機山時大師兄被人栽贓陷害,還有,自從到了北府城,天似乎就沒有放過晴,壞事一件接著一件.

可前幾回,至少知道了下手的人是誰.

今天的事卻叫人茫然一頭霧水.

師姐和翟師兄是被誰所傷?是陳敬之嗎?還是……

姜樊半晌沒有聽見曉冬的聲音,轉過頭看,曉冬縮成一團,雙目緊閉靠在椅子里一動不動.

姜樊這兩天已經受了太多驚嚇,本能的伸手就去探曉冬的鼻息.

還好還好,手指上能感覺到暖暖的鼻息.

姜樊慢慢縮回手,也覺得自己是有些象驚弓之鳥.

莫辰正站在門口,也看見了他的動作.

姜樊連忙解釋:"小師弟睡著了."可別嚇著大師兄,真以為小師弟怎麼了.

莫辰的臉色絲毫沒有放松,走過來仔細打量著曉冬的樣子,卻一時也無法確定曉冬是不是真的睡著了.

"讓他歇一會兒吧."姜樊這會兒也困倦不堪,可是雖然煎熬,卻沒有睡意.他也知道大師兄肯定也不好過,這樣持續的將真元輸給旁人,自身虛耗太大.

可莫辰沒法兒同他講.

曉冬醒著倒不用擔心,他一閉上眼,莫辰反而要擔心了.

北府城里現在表面看上去波瀾不驚,可是私底下卻已經是暗潮紛湧,這幾天出的人命絕對不少,只是出于一些緣故,這些事都被人遮掩住了.

這個時候倘若小師弟魂魄離體,凶險難以預測.

他是真的睡著了?還是他因為看到玲瓏和翟文暉兩人重傷,一時激憤而去探尋什麼了?

莫辰給曉冬換了個地方,把他放到榻上的時候,可能因為冷,曉冬還縮成一團.

莫辰在他耳邊輕聲喚了兩聲,曉冬沒有醒,只是喉嚨里含糊的嗯了一聲.

能應聲,那應該不是神魂離體了吧?

莫辰在他身側坐下來,一雙眼仍時時注視著安置在另一邊的翟文暉.

玲瓏性命應該無礙,可是經脈受損太嚴重,縱然傷好,修為只怕不能恢複到從前一樣了.這對她來說,可能比死了還難受.

而翟文暉……莫辰已經不去多想以後了.

因為眼下這一關,翟文暉可能就邁不過去了.

莫辰不是沒有見過生死,可是有如手足的同門師弟一個接一個的要在眼前死去,除非鐵石心腸,誰能夠無動于衷?

他看了一眼臉色青白的翟文暉,心里只盼著師父能早些回來.

身邊曉冬可能是做夢了,手腳掙動,頭左右轉了一下,然後象是又睡著了.

莫辰把他的手放回被衾里,聽著外面風聲象是有人在哭,越來越淒涼.

曉冬迷迷糊糊的喚了一聲師兄.他聲音很含糊,而且他的師兄也不止莫辰一個,可莫辰就覺得他是在喚在自己,于是低聲應了一聲.

曉冬在夢中又喚了一聲.

"大師兄?"

仿佛很遠的地方有人應答,曉冬聽出了那是莫辰的聲音.

這讓他心里變得踏實許多.

曉冬現在已經可以分辨,什麼是夢境,什麼是神魂游離在外的感覺了.

他只是奇怪,他現在在什麼地方?

這里一片幽暗,一片死寂,空曠的驚人.

他這里北府城里,還是在別的地方?

除了葬劍谷那一次,曉冬每次神游都不會離開自己原本所在的地方太遠.最近的一次,就是在天機山的時候看到垂死的黃宛.

到了北府城之後,這是第一次.

他會不會還在宅子里頭?

可是不象……師父家這座舊宅里大部分地方曉冬都去過了,沒有這麼一處地方.

而且,曉冬本能的覺得,不是的.

不是在李家宅院里.

甚至不是在北府城里.

北府城實在是太冷了,冷的出奇,真正是滴水成冰,呵口氣就要變白霜了.因為風雪連綿不停,連磚石都透出一股寒意.

可是地下所踩的地方不象很冷的地方,看著很干爽.他彎下腰去細看,腳下所踩的地方也不象磚石.

這兒要不是北府城,那他是來到了哪里?

曉冬回想著自己在入夢之前最後所想所念的事,然後沒有在原地停留,而是朝著他覺得地勢較高的方向走去.

既然難辨方向,那就按常言說的,人最好是往高處走.

在入夢之前,他想的是……陳敬之.

他在想,會不會是陳敬之傷了師姐和翟師兄.

難道是這地方和陳敬之有關?

可是這里什麼也沒有,沒有人,沒有光,沒有聲音,什麼也看不出來.在這里曉冬心里覺得很古怪.

既覺得這里一片死寂讓人難受,又覺得……很安心.

仿佛有誰告訴他,這里沒有危險,不會有人能夠傷他.而不象上次在葬劍谷,處處都是危機,甚至最後石門的陣法他還差點受傷.

可是他不想待在這里……在這里讓人連時間的流逝都感覺不到了.或者說,一切在這里都凝固了一樣,死氣沉沉,沒有一點兒鮮活氣.

他不喜歡這兒,也不想待在這兒.

更何況這里又沒人,更與他心里急待打探的事情看不出什麼聯系.

可是,他一時又醒不過來.

腳下的路變成了一級一級的階梯,前方似乎隱隱有光亮了.

曉冬精神一振.

有光亮就好,總比剛才要強,剛才走了好久,可身周卻一點變化都沒有,感覺這一片空曠之地無窮無盡,而他好象一直在原地踏步一樣.

階梯一直向上延伸,好象永遠都走不到頭.

曉冬恍惚間又聽到師兄喚了他一聲,他有些猶豫的停下了腳步.

還繼續往前嗎?還是想辦法讓自己清醒過來?

他聽到了一聲清晰的呼喚.

"師弟?"

眼前的一切忽然間現出一道裂痕,就象被什麼刺破了一樣,有耀眼光亮從裂縫中乍然迸裂,曉冬終于睜開了眼.

莫辰低聲問:"醒了?"

曉冬有點兒迷糊的點了點頭.

這是他第一次這麼清醒的從夢境脫離.

他清楚的知道是大師兄把喚回來的.

"夢到什麼了?"

曉冬搖了搖頭.

這不是騙大師兄,而是他真的什麼也沒夢見.沒人,沒出事,連聲音和光亮都沒有.

"師父回來了嗎?我睡了多久?"

"沒有多久."莫辰說.

師父還是沒回來?

曉冬擔心的抓住莫辰的袖子:"師父不會出事吧?"

曉冬不是對師父沒有信心,在他眼中師父修為精深,又豁達從容,他還沒遇見過比師父厲害得多的人物呢.

可是再多的信心也抵不過這兩日里接連不斷的出事.

若是沒事的話,師父早就該回來了啊.

"別擔心,師父應該是有事耽誤了,會回來的."

莫辰說的話曉冬可不敢質疑.

他掀了被子起來,先去看翟師兄.

……還是沒有什麼起色,看起來就如同一具尸首.

"有什麼活兒我能干嗎?"

"幫我一起翻書吧,找找看這毒可能是哪里來的."莫辰已經把包囊里的幾本藥書全翻過了,沒有哪種毒物象翟文暉身上所中之毒.

他也知道天下毒物太多,藥書上有記載的可能千分之一都不到,可總要試一試,也許有相近的例子,那說不定就能找到解毒的方子.

上篇:第一百七十三章    下篇:第一百七十五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