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一百七十七章   
  
第一百七十七章

g,更新快,無彈窗,!

其實她心里有數.

李複林看著自己這個唯一的女徒.

這孩子是莽撞,但她也很聰慧.翟文暉傷的怎麼樣,她很清楚.她也肯定知道,在那樣的傷勢之下,翟文暉想活命是很難的一件事.

不讓她見,她大概以為翟文暉已經死了,而師父,師兄都在騙她.

"行,那就見見."

李複林的話莫辰不意外,姜樊卻想,這能見嗎?剛才她自己就折騰的從床上掉下來,這事兒姜樊還沒來得及告訴師父和大師兄呢.真見了面,看到翟文暉現在十條命里去了九條半,她萬一再折騰怎麼辦?

不過姜樊最大的特點就是聽話.

師父既然這麼吩咐了,那他就老實聽話.

師父養徒弟圖什麼?不就是有事弟子服其勞嗎?

姜樊任勞任怨玲瓏背到隔壁屋里,見到躺在那里一動不動面色如紙的翟文暉.

老實說姜樊有點擔心.

翟師弟現在看起來跟死人一樣,連氣都不喘.雖然還保留著一線生機,但是任人怎麼看,這人……這人日後也談不上有什麼前途了.

姜樊小心翼翼把玲瓏放下來.

看著這重傷的一對情侶,他心里說不上來是什麼滋味兒.

就在幾天前,師父還曾經笑著說,過了年挑個好日子,就在這邊祠堂將翟文暉正式收為親傳弟子.要是玲瓏他們兩個人樂意,說不定就可以就趁著把結道侶的儀式也辦了,省得還要費兩次事.

可是不過短短幾日間就風云突變,于師弟死了,翟師弟已成廢人,玲瓏師姐將來也……

姜樊轉頭看了師父一眼.

也許師父心里是最難受的.

玲瓏目不轉睛的盯著翟文暉,象是要把他這個人樣子用刀刻住,牢牢留在記憶里一樣.

"他情形不大好,但是為師一定會盡全力保住他的性命的."

玲瓏用嘶啞的氣聲說:"多謝師父……這都是徒兒任性妄為惹出來的禍事."

李複林吩咐姜樊再把玲瓏背回去,照料她躺好,這才輕聲問:"昨天傷你們是什麼人,你可看清了?"

"是……魔道中人."玲瓏只說了這麼幾個字就急喘起來,喘得那麼急,臉也漲得發紫,莫辰趕緊上前替她喂了一粒丹藥,李複林以真元助她消化藥力.

等玲瓏的情形平複下來,她人也又陷入了昏睡之中.

這下想問當時的詳情也問不成,要找到打傷他倆的人也就更難了.

李複林第一想的不是抓到那人替徒弟報仇出氣,而是要解翟文暉身上的蠱毒,總得先知道下手的人的來曆,才好按著這個方向去查找.

現在……

"師父,紀真人回來了."

李複林點了下頭:"我知道了."

莫辰繼續按著蠱毒這個方向去查找,姜樊領著小師弟去一旁配檢藥材.

邵進明他們幾人是一早知道昨晚出了事.

昨天夜里莫辰他們沒折騰出多大動靜,段平他們昨晚巡值,也只知道有事,卻不知道是出了這麼大的事.

玲瓏師姐和翟文暉雙雙身負重傷,這消息讓幾個人面面相覷.

段平第一個忍不住,急切的問姜樊:"姜師兄,二師姐和翟師兄他們……是被何人所傷?是陳敬之嗎?"

姜樊搖頭:"不是他.再說他的功夫也不是師姐的對手."

段平心說這可不一定.陳敬之是沒有這個本事,但是他不是還有幫手嗎?要不然他前番來的時候,怎麼可能在大師兄和師姐的手下全身而退?不見得是他親自下手,但這事說不定就是他主使啊.

姜樊輕聲說:"是魔道中人下的毒手,現在北府城里很不太平."頓了一下,姜樊還是沒有瞞著這些師弟們.雖然有親傳和外門之分,但在回流山,並沒有把外門弟子不當人看的陋習.

"宋城主昨晚被殺了,因此師父才遲遲未歸."

這下聽到消息的幾個人更傻了眼.

"宋城主?"

"被殺了?"

"誰干的?"

"師父沒受傷吧?"

大家情急之下七嘴八舌,問得姜樊都要眼花了.

他只有一個人,一張嘴,實在無法同時應付這麼多個問題.

"師父沒事,只是因為城主府出了事,不方便進出,現在北府城聽說也已經封城了."這樣說的時候,姜樊想到,既然封了城,那傷了玲瓏和翟文暉的人可能也沒有離城,現在還在北府城里.

這仇非報不可!還得找出那人用的蠱毒究竟是哪一種,好救治翟師弟.

"還不知道是什麼人殺了宋城主……"姜樊知道的也不多,他也就聽師父和大師兄說了那麼兩句,所以能告訴師弟們的也就這麼幾句話.

城主被殺此事非同小可,就算姜樊不說,其他弟子也早晚會知道的.再說現在北府城中很不太平,城主被殺,同門也受了重傷,姜樊也希望師弟們能各自警惕小心,別有誰再出事.

唉,可是說起來,如果遇上能殺了宋城主那種高手,又或是詭異莫測的用蠱毒的魔道中人,他們再小心只怕也白搭.

要知道本門除了大師兄,也就是玲瓏師姐功夫最好了,其他人都不如她,包括姜樊在內.

連玲瓏師姐都尚且重傷如此,他們其他人還用說嗎?

這下是人人自危了.

待在自己屋子里也有本門叛徒找上門來殺人,出了門更會遇到魔道中人突施毒手.

這怎麼能讓人不擔憂禍從天降?說這些弟子現在惶惶不可終日更形象.

去探望過玲瓏和翟文暉之後,這兩人的慘狀更讓人心里不安.

邵進明自告奮勇要一起幫忙照看,其他人也都是這個意思.

姜樊心說這里也沒什麼需要照看的.

玲瓏畢竟是女子……他們這一群男弟子照料她多有不便,就算是姜樊也覺得自己挺不便的,可是他和玲瓏畢竟是打小一起穿開檔褲的交情,小時候據說還一床上睡,一個碗里吃飯呢,玲瓏平時也不跟他見外,所以他照料起來也還算比其他人強些.畢竟在北府城這地方他們人生地不熟,現在也不方便找個外人來照顧.

而翟文暉那里,他現在連氣息都沒有,不用動彈,不喂藥,說實在話,就象是在床上擺了一截木頭,這又有什麼好照料的呢?

姜樊不笨,他看得出來,邵進明他們不是真的想留在這里照料傷者,而是他們現在都在害怕,怕一落單,就會有什麼不可測的危險找上他們.

姜樊也理解.

連他現在也覺得……這北府城不是能安居之地,不知道明天還會再發生什麼事.

所以也不能怪邵進明他們了.

可是這麼多人在這兒,不說能不能照顧傷者了,只怕反而會妨礙人家養傷.

"咱們到前面丹房去吧."

說是丹房,其實現在只是個藥室,里面也放了不少書冊,既然大家想待在一起,那一起撿藥,看書總比待在傷者屋子里要強.

邵進明也有點尷尬,他說:"我們就過前頭去吧,不在這兒擾著姜師兄了."

姜樊忙說:"沒事沒事."

不過好在大家湊在一起還是有事做的,並不會眼睜睜的尷尬下去.

難得遇到一個沒風的晴天,還出了太陽,撿藥不是隨口說說,確實有有些藥材需要曬一曬.就在院子里掃開一塊雪,露出下面的方磚地,把藥草攤放在架子上晾曬.

童浩有些心不在焉,撿藥的時候把藥材扔到了一邊,倒把干草放在了架子上.

段平在旁邊看得一清二楚,用手肘搗了他一下.

童浩一愣,又發現自己犯的錯兒,趕緊把藥材撿了起來.

段平說他:"你這是想什麼呢?"

"沒,沒什麼……"童浩本來就不愛說話,以前和其他人就不算多和睦,于大洪被殺,他又犯了錯處之後,雖然師父一時沒說如何處置他,可是其他人對他的態度可以說是敬而遠之,生怕和他靠近就沾了晦氣了,段平對他還算客氣的.

"我就是想到翟師兄……他要是不跟著師姐出門,也不會遭此無妄之災了."

段平趕緊轉頭,看別人都在忙著,並沒注意他們這邊,這才松口氣:"你快別提這個了."

童浩也自悔失言,連聲說:"我的錯,我失言了."

其實童浩的話不是沒別人聽見,不過都這麼大的人了,誰還沒點城府?聽見這話,也會當做沒聽見的樣子.

其實會這麼想的,還真不止童浩一個人.

就連最老成的邵進明都想過了.

本來邵進明覺得外門弟子中自己居長,又一向穩重,練功也勤力,師父如果要再收親傳弟子,自己說不定就能入選.可是翟文暉一和玲瓏好上,邵進明就知道自己的機會沒了.

要說他心里沒嫉恨,那不可能.

翟文暉本來是比他天資高,這個邵進明知道.如果兩人堂堂正正同場較技他輸了,他肯定不會象現在這麼不甘心.翟文暉這明顯是走了捷徑,一下子就讓別人連爭奪的機會也沒了.

可是眼下呢?翟文暉連命都要保不住了,更不要說前途了.他要不是和玲瓏好上,多半也不會遭死橫禍.

上篇:第一百七十六章    下篇:第一百七十八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