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一百七十八章   
  
第一百七十八章

g,更新快,無彈窗,!

都是同門,當然不至于看著翟文暉落到這一步而興災樂禍.但是……在內心深處,段平他們未必就沒有這樣的想法.

瞧他能耐的,又要拜師做親傳弟子,又勾搭上了玲瓏師姐這麼個美人兒,可以說是前程一片光明,典型的順風順水要什麼有什麼.

可誰能想到翻船只要一眨眼的功夫呢?昨天他和玲瓏兩人出去時,童浩還在腹誹,親傳弟子就是不一樣啊,他們就得老老實實關在屋子里,而親傳弟子就不一樣了.大師兄帶著小師弟出去了,玲瓏也同翟文暉出去了--後者可還不是親傳弟子呢,就覺得自己了不得了.

結果兩人就豎著出去,橫著回來了.

童浩心里覺得這是他們活該.

不管是玲瓏那平時暴躁的脾氣,還是翟文暉那裝模作樣的溫厚大度,童浩都不待見,現在看見他們兩個倒了黴,真是老天有眼.

看著童浩臉上的神情變幻不定,段平總覺得心里不大自在.

童浩本來性格不討人喜歡,再加上陳敬之那事兒,他當了幫凶差點兒害了小師弟,這事兒雖然他也是被騙了,並非存心故意,可是段平現在一看到他,就難免跟著就想起于師弟的死狀.

他想著想著,手里的動作就停了下來.邵進明看他突然怔住不動,過來問:"怎麼了?"

"我覺得好象有件事兒……挺要緊的,卻想不起來了."

"什麼事?"他這麼一說,邵進明也跟前有點緊張起來.

"是同誰有關的?"

段平朝後院子抬抬下巴,邵進明就明白他意指的是受傷的兩個人了.

"是同師姐有關,還是同翟師弟有關?"

"是……翟師弟."被邵進明這麼幫著提示,段平總算想起來了:"翟師兄他中了毒,那個,可是咱們不是有紀真人贈的辟毒丸嗎?這個防不了蠱毒?"

邵進明也有些意外.

按說,紀真人給的不應該是一般東西,必定是好的.佩上這個之後,他們平時都覺得心安了許多.

"這……我也不不知道……"

他們不知道,可是姜樊是知道的.

紀真人拿出來的辟毒丸本就不夠分的.當時按大師兄的意思,是先分給修為較低的其他人.象大師兄那等修為,想對他用毒可不容易,所以大師兄當時就沒有拿.

所以先給其他人分了之後,大師兄,姜樊還有玲瓏分不著了.這事兒姜樊他們三人都覺得是應該的,本來他們三個就跟隨師父時間最長,功力也不是其他人能比得上的,再和下頭師弟們爭這個用,這還算是當師兄師姐的人做的事?

也幸好有這個辟毒丸,小師弟當時能在陳敬之的偷襲下保命,一是多虧了那把噴毒霧的扇子,二來嘛,小師弟自己身上有辟毒丸,那扇子噴出的毒霧對他自己沒有妨礙.

說來紀真人這也算是救了小師弟一命啊.

翟文暉本來是有一顆辟毒丸的,可他把自己那一顆辟毒丸縫在佩袋里給了玲瓏用了.

所以兩人同時遭逢到魔道中人的暗算,玲瓏只是受傷,可翟文暉就身中劇毒.

翟文暉把辟毒丸讓給玲瓏的時候,肯定不會想到僅僅只隔了一天,他們就會出事.

可就算預先知道,翟文暉也會把辟毒丸讓給玲瓏吧?

姜樊毫不懷疑這一點.

旁人在背地里悄悄說翟文暉樊上玲瓏是為了在師父面前出頭露臉,是為了想當親傳弟子才處心積慮為之,可是經過這次的事,再說這樣的話顯得多麼涼薄惡毒.

誰處心積慮會把自己的命搭上呢?

曉冬托著藥碗,跟在姜樊後頭進了屋.

榻上躺的玲瓏還沒有醒.

怕她傷後無力禦寒,這屋里比別處暖和得多.曉冬把大師兄贈自己的暖木也貢獻出來,現在就放在玲瓏師姐旁邊.

他們這是第三次送藥過來了,前兩次來玲瓏都沒有醒,藥經不起放,涼了再熱的話會跑了藥性,所以就再重新煎一副.

大師兄說她差不多這時候該醒了,所以藥提前熬好預備著.

姜樊把藥碗接過來,跟曉冬說:"你先去吃飯,回頭再給我捎一份來."

他不提起,曉冬都沒覺得餓.

"好,我快去快回."

難得今天是晴天,又沒有風,姜樊把窗子打開散散屋里的藥氣,也順便讓屋子曬曬太平.

他才把窗篷支好,一回頭就看見玲瓏不知何時醒了,正定定的看著他.

"你……"姜樊好歹沒嚇一跳.

玲瓏現在面色蒼白,眼睛又看著他一動不動的,姜樊定了定神,才把藥碗端了起來:"醒的正好,藥煎好了,正好趁熱趕緊喝."

他任勞任怨照顧著玲瓏把藥喝了,又倒了一盞溫水給她喝.

"……師父呢?"

玲瓏還是發不出聲音,不過連聽帶猜的姜樊也明白她說什麼.

"昨晚北府城里出了不少事,宋城主被殺了."姜樊低聲說:"師父也是整整兩天沒有歇過了.不過師父還說呢,說你一醒就去告訴他.對了,究竟傷你們的是什麼人?你記不記得長相啊,功夫路數什麼的?"

玲瓏睜著眼睛望著帳子頂不動,姜樊訕訕的起身:"那我去請師父過來."

"等……等."玲瓏聲音嘶啞難辨,但這一次是發出聲來了.

因為情急,她的頭也抬了起來,姜樊趕緊的按住她.

"你說你,亂動什麼?趕緊躺好了."

"別,先別找師父……"玲瓏不知哪里來的力氣,一把抓住了姜樊的袖子:"文暉……文暉他,你同我說實話……"

姜樊心里叫苦:"什麼實話不實話?你不是自己也看見了嗎?師父說了,他的傷是比較棘手一點……"

"他,會死嗎?"

姜樊在這大冷天里差點急出一身汗來.

"有師父在,你怕什麼?師父可不會拋下他不管的."

玲瓏眼前一陣金星亂冒,姜樊趁機把袖子撈回來:"我去找師父."

這一次玲瓏清醒的時間比較長,李複林也從她的口中得知了昨天他們遇襲的簡單經過.

玲瓏和翟文暉昨天出去是為了找陳敬之的下落.他倆手頭的線索不多,玲瓏一直對在街市遇到陳敬之的事耿耿于懷,覺得既然在那里遇到他們一次,說不定還能再遇到.

這種僥幸心理無疑是沒什麼道理的,就連翟文暈也覺得這種找法跟守株待兔差不多,希望十分渺茫.

但是他還是跟著玲瓏一起去了.

兩人在街市轉了大半天,玲瓏還向街市上那些鋪子打聽.她覺得陳敬之他們之前在街市上露面,說不定是在這里買了什麼東西,又或者是在這里用過飯,所以四處跟人打聽,描述陳敬之的形貌特征給人聽.

消息是沒有打聽著,天卻不知不覺就黑了.

"……我,我們遇到一行兩人,披著黑斗篷,遮遮掩掩的……"

本來玲瓏心氣就不順,看到藏頭露尾的那兩人,就覺得他們路數不正,多看了他們兩眼.

本來多看兩眼也不是什麼大事,可是等到他們往回走的時候,卻發現他們被人盯上了.

"那人不知用什麼旁門左道的手段,我們明明走的是回來的路……可是卻離家越來越遠……"

"對你們動手的是兩個人?"

"一個……"玲瓏說:"現身動手的,只有一個……他的兵器樣子古怪……是一把刀,刀身彎曲如蛇……那人上來就問我們是不是回流山弟子……"

李複林與莫辰師徒倆對望了一眼.

顯然這事並非無妄之災,對方就是沖著回流山來的.

"他身法特別怪異,手里的刀……那刀還能分成數把小刀,刃尖都有毒……"

玲瓏閉上眼好象又回到了襲遇的那一刻.

她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功夫,而且她心里明白,就算不使毒,她和翟文暉兩人加起來也不是那人的對手.

"那,你們是怎麼逃回來的?"

玲瓏頭微不可見的搖了搖:"不是……不是我逃了,當時文暉已經重傷不起,我也……我也站不起來,就那麼暈厥過去……我最後記得的是,那人就那麼轉身走了……"

她當時臉半埋在雪地上,看見那人的腳步在她身邊停了一刻.

本來她以為那一准會殺死他們.

可那個人沒動手,就那麼走了.

她還記得最後看到那人靴子幫上繡的一個奇怪的花紋,漸漸模糊,遠去……

玲瓏心里對自己說著不能暈,一定要爬起來.

可她傷勢也極重,只覺得身子都已經不是自己的了.感覺象是過了很久,又象是只有短短那麼一陣,她意識終于清醒了一些,硬撐著把翟文暉帶了回來.

說完這些玲瓏又一次陷入了昏迷之中.

李複林臉色不好看.

莫辰輕聲說:"師父,這次的事,會不會同上回魔道中人潛入回流山有關?"

過了片刻,李複林點了點頭:"即使不是一撥人,想必他們之間也有干系."

"難道他們一路跟著我們到了北府城?"

"難說."

從玲瓏描述的經過來看,他們遇上是件意外.

上篇:第一百七十七章    下篇:第一百七十九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