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一百七十九章   
  
第一百七十九章

g,更新快,無彈窗,!

這幾天北府城里亂糟糟的,人心惶惶.宋城主被殺的消息還沒有傳揚開,但是城門被封,許進不許出的禁令已經讓太平了許多年的北府城人意識到了不妥.雖然說城主更迭是大事,但是從城府府派遺出來的那些人的臉上看起來,一點兒喜色也沒有.宋城主不再露面,若水台本來日日盛宴,現在也說停就停了.

就有人在暗中猜測宋城主是不是出了什麼事.一時倒還沒有人猜到他被殺了,但是宋城主舊傷複發並不是秘密,這件事不少人知道.就有人猜是不是宋城主舊疴難醫,現在已經連露面都不行了.

可這也不能不讓人離城啊.北府城已經多年沒有來過這麼多人了,本身又不是一個特別繁華的地方,有不少遠道而來的宗門不得不得臨時找了地方落腳,而現在想走又不能走,還被明里暗里的盤查,這就讓人更難以忍受了.

這幾日玲瓏恢複的倒很快,畢竟她沒有中那種奇異的蠱毒,到了第三天她就能自己勉強下地了.姜樊和曉冬輪流在她和翟文暉身旁照應.翟文暉那里是沒有多少可照應的,他現在就如同冬眠了一樣,整個身體,連同他體內的蠱毒都陷入了沉睡當中.曉冬每個時辰都去照看,但是也只需要"看"過就可以了.

而從玲瓏能下地,她並沒有象之前旁人擔心的那樣,一能動彈就吵著要去親自找仇人報複,真要那樣,以她那性子,也夠人頭疼的.正相反,她能下地之後也挺老實的,老老實實吃藥,老老實實運功療傷.

她這麼不折騰,都不象她了.

姜樊都覺得這事有點兒不真實,跟做夢似的.

說實在的,玲瓏能恢複這麼快,紀真人也是功不可沒.她每日都過去替玲瓏運功療傷.

姜樊還琢磨著,是不是紀真人替玲瓏療傷的時候勸慰,開解她了?雖然紀真人平時總是冷著一張臉,偶爾說句話也能把人噎得喘不過氣來……可是姜樊覺得,女人心本來就是海底針嘛,紀真人整天對師父沒個好臉色,可不還是跟師父同進同出的一點不避嫌疑嗎?聽說外頭早就有人管紀真人叫李夫人了,也沒見紀真人為這個翻臉打人啊.

這不就是默認了嘛.

就因為那次周品芝挑撥,八宗門聯合起來上門找碴,雖然這事兒雷聲大雨點小,被師父輕而易舉就化解了,但是……紀真人就是李夫人,這一點卻被那些人傳出去了,且砸的十分瓷實.

如果說紀真人對師父無意,就算她再不拘小節,那哪個女子也不會忍受旁人這麼傳閑話吧?

也許……也許過了這段時日,師父和紀真人真會辦一場正式的儀式結為道侶.這段日子實在不太適合提什麼喜事.

不過姜樊實在是誤會紀真人了,紀真人每回去玲瓏那里,都只是運功療傷而已,絕沒有開解寬慰她的意思.

不過給玲瓏上藥,紀真人就比較方便了.姜樊他們……雖然是一起長大的情分,可終究男女有別,紀真人就不用顧忌了.

她還給玲瓏用了自己的傷藥.這藥膏不知道是什麼材料配制的,塗在傷口上之後刺癢難耐,接著又疼痛劇烈,塗了這藥簡直比被砍受傷的時候還要難受.

可是玲瓏一聲不吭,好象一點兒都沒覺得疼一樣.

紀真人把裝藥膏的瓶子重新蓋起,在一旁的水盆里將手洗淨.

玲瓏把衣裳慢慢合攏,想把衣帶系上.自從她醒來之後,就發現自己全身經脈受損嚴重,現在連簡單的系個衣帶的動作,做起來都十分困難.

紀真人站在一旁看著,並沒有要幫她的意思.

玲瓏失敗了六七次,最後把衣帶系出了一個歪歪扭扭的帶結.

這簡單的動作讓她頭上出了一層汗珠.不止是用力,更多的是疼.

她不喊疼不代表就真不疼了.

紀真人不知道是安慰還是解釋的說了一句:"明天再敷一次,你的傷就都收口了,這藥就不再用了."

"多謝紀真人."

頓了一下,玲瓏低聲問:"我以後還能象以前一樣練劍嗎?"

紀真人想了想:"我騙你你也不會信.想練劍誰都能練,不過象以前一樣就難了."

這與玲瓏自己的判斷一樣.

即使師父花大力氣替她修複經脈,但破過的東西畢竟是破過的,即使能粘起來,那也不一樣了.

"文暉呢?"

紀真人看了她一眼:"他中的蠱毒很麻煩,這只是其一.即使這蠱毒能解……"

玲瓏臉上沒有表情,看不出她心里是怎麼想的.

姜樊總覺得玲瓏這平靜不太對頭.

可這事他都不知道怎麼勸.

如果不是玲瓏,翟文暉就不會遭此大難,他本來就不贊同玲瓏擅自出門,只是攔不住,又不放心她,才和她一起出去的.

如果不是把辟毒丸讓給了玲瓏,那現在翟文暉又何至于命懸一線?即使這蠱毒能解,翟文暉的身體也早被蝕透,下半輩子大概……只能躺在那里,口不能言,形同槁木.

這樣的日子即使活著又有什麼意思?反正姜樊想,如果換成是他,他情願死了拉倒,別這麼半死不活的受罪,自己難受更拖累了別人.

但他不是翟文暉,從他心底里來說,他當然希望翟文暉活著.如果他死了,玲瓏會怎麼樣?

端著水出來,姜樊看著不遠處寒霧濃云籠罩的山巒,長長的歎了一口氣.

歎完氣他自己也愣了.

記不清是什麼時候了,應該是陳敬之拜師之前的事了吧?有一回他也是這麼歎了口氣,原因他已經忘了,不過他還記得當時師父說的話.

師父當時笑著說:"少年人歎什麼氣?"

然後還說:"人會歎氣,說明那是老了."

現在他老了嗎?

雖然下山時日不久,可是這段時間,漫長艱難的象是過了好幾年.姜樊沒數過這些日子他歎過多少次氣.

果然歎氣會讓人變老嗎?

如果說有什麼事情還算順利,那就是關于陳敬之的追查.

他這一次露面看似來曆莫測,但是留下的可供查找的線索並不少.大師兄和師父都查到了不少線索,往一起一拼,很多事情就清清楚楚浮出水面了.

陳敬之現在確實是已經離開北府城了.他應該就是在事發那天夜里直接逃走的,城外有人接應他,師父一直查到了城外飛霞渡,那里有人在天未亮之前就乘飛舟法器離開的痕跡,飛霞渡那里住的人看得非常清楚,離開的人里有一個好似是受了傷,描述的形容身量都與陳敬之差不離.

能有稀罕的飛舟法器,再加上大師兄差人打聽來的消息……

天見城.

有點見識的人都知道,天見城是一座懸在海上的空中之城,那也是一座完全沒有普通人踏足,只有修士能到達的地方.

也只有那個懸在空中的城,才需要飛舟這種稀罕珍貴的法器做為通行工具,別的車,馬,船都無法抵達這個地方.

陳敬之竟然攀上了天見城?他哪來的關系?

對陳敬之的來曆回流山眾人可都清楚,他母親早亡,父親容不下他,來投奔回流山的時候已經是條狼狽的喪家之犬了.要是他有天見城的親故可以投奔,當初哪用得著來回流山?要知道回流山人少勢微,陳敬之根本就看不上眼.

知道了他投靠天見城,然後呢?

天見城是什麼地方?雖然去過的人不是很多,和北府城比,北府城還算是個親和寬厚的地方,天見城就不是了.它格外神秘,聽說作風也更加霸道.如果論起勢力,那麼天見城這個龐然大物簡直如同一頭大象,而回流山?在它面前也就只能算是小螞蟻吧?

陳敬之有了這麼大的靠山,單憑回流山這麼勢單力孤,如何能懲治這個師門逆徒?

可這事絕不能這麼算了.起碼姜樊知道,師父不會就這麼算了,大師兄,甚至小師弟都不會就這讓事悄無聲息的過去.

得知天見城這三個字的時候,姜樊他們誰的臉上都沒有露出懼意.

小師弟可以算是初生牛犢不怕虎,但師父和大師兄肯定不是不諳世事的小孩子.

他們早就決定要追查到底,陳敬之投靠了天見城又怎麼樣?

宋城主遲遲不露面,推選下一任城主的事也被掛了起來,還不能離開北府,城中氣氛一日比一日亂了,各種猜測謠言也更多了.

但據李複林聽到的消息,殺死宋城主的人,一直沒有找到,甚至連點丁點兒蛛絲馬跡都找不到.簡直就象是有個人憑空從天而降,一招擊殺宋城主之後,又立刻消遁的無影無蹤了一樣.

這聽起來簡直象見了鬼.

不不,就算有什麼游魂厲鬼,也辦不到吧?城主府可不是什麼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

要真是那麼容易進出,只怕宋城主早被人暗算了不知多少回了.

其實……李複林心中有個猜測.

只是跟城主府的人這話不能說.

他是跟自己大徒弟說起的.

"城主府里,八成有內鬼."

上篇:第一百七十八章    下篇:第一百八十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