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一百八十章   
  
第一百八十章

g,更新快,無彈窗,!

莫辰只去過一次城主府,還只是在廳堂內用過茶,沒有多待就告辭了.但城主府看起來外松內緊,並非隨便什麼人就能大大咧咧溜進去的地方,這一點是不會錯的.

這些天北府城里人實在太多了,幾十年都沒這麼多過,城主府肯定嚴備比平時更森嚴.

那麼說來,殺了宋城主的那人能悄無聲息溜進去,沒被一個人發現,還准確無誤殺死了正在書房里的宋城主,實在是太神通廣大了.

舉個不太恰當的例子,陳敬之要殺曉冬,還偶然撞見他的于大洪滅了口,又欺騙了童浩去替他辦事,把莫辰引開後才動的手.

想殺宋城主,與想殺小師弟這兩件事在難易程度上當然不可同日而語,可現在的結果是,小師弟還活著,宋城主卻死了.

這不能不讓人覺得格外荒唐.

如果說沒有內應,這事兒實在有些說不過去啊.

"那,城主府的人現在是怎麼想的?"

"現在已經亂作一團了,他們心中肯定也有這個懷疑.可是眼下情勢,就算有所懷疑,他們能把人找出來嗎?更怕的是有人借這個機會排除異己,估計已經有人在這麼干了."

師父說的話讓莫辰也沉默了.

"其實我覺得,那天的事,可能……"

"什麼?"

李複林畢竟是在宋城主死前最後一個見過他的人,他所知道的,所想到的東西也要比旁人多一些.

"我覺得,那個人,宋城主可能認識他,甚至是知道他要來的."

莫辰輕聲問:"師父為什麼會這樣想?"

"宋城主的劍傷在正面,一劍穿心,且旁邊的書架,字畫都沒有一絲凌亂,這一劍肯定是從近處刺的."

不必再多說,莫辰已經明白了.

這個近處肯定是很近的近處.

他甚至在心里默默的推演了一下當時的情形和距離.

宋城主又不是個三歲的小孩子,縱然現在舊傷複發,他也不是手無縛雞之力.更何況在他的地盤上,會有人走到他的面前都讓他發現不了嗎?

師父的意思李複林明白.

就象……就象葬劍谷陸長老,他就是被自己信任的金勉所殺.

人們最不會防備的就是來自身邊人的暗算.

照這樣想,這個下手的人並不被宋城主防備,而且功力也不低……

莫辰看了一眼師父.

怎麼這事兒算來算去,自家師父的嫌疑最大了?以上條件師父都符合啊.既與宋城主是多年至交,劍術又一向為人所推崇,給宋城主來個一劍穿心什麼的……

雖然莫辰心里想的沒有說出來,可是他那神情目光把什麼都說了.

李複林被徒弟看得有些氣虛:"你師父是什麼樣人?以我的品行豈會做這樣的事?"

自家師父品行自然沒得說,可是品行名聲這種東西,要攢起來很難,要敗起來很快.師父這一趟回老家,先是突然多了一個"道侶",還不是名門正派出身.又連著得罪了那八宗門.雖然說那些人本事不多大,可是小人說起閑話來卻是最起勁的.

這事兒雖然說起來象笑話,但是牽涉到宋城主之死,就絕對讓人笑不起來了.

"師父該多加提防."

李複林點頭:"為師明白."

這件事情上,李複林確實很險.如果不是宋城主進去取信的時候,正好有一位城主府里的女管事進來,這會兒李複林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不過那位女管事當時對李複林說了些幽怨的意有所指的話,這些細節就不用跟徒兒講了.反正李複林連她叫什麼都不知道,更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給了她什麼錯誤暗示.

對方那種看負心漢的目光讓李複林一頭霧水,同時也如坐針氈.

結果現在他居然得慶幸對方當時過來糾纏,不然他只怕解釋不清楚了.

"師父……"莫辰猶豫著,不知道自己的猜測當不當說.

"你就話就說,在師父面前有什麼不能說的?"

莫辰雖然年輕,可是平時為人處事並不年輕莽撞,想事情常常比李複林要周到.

"師父去找宋城主的事,都有誰知道?"

李複林一怔:"怎麼?"

難道……殺人者有意想把這件事情扣在他頭上?

如果不是那個女管事瞅空子趁機進來,這件事……

李複林本來在為好友,徒弟的事情焦頭爛額,從來沒有想過莫辰提出的這個可能.

"這事……應該沒有別人知道啊."他是為了查清楚陳敬之的事情去的城主府,事先並沒有投貼,也沒有遣人相告.如果說有人預先知道他要去,策劃著要把殺人的罪名栽給他,這不大說得通.

"或者那人早就在城主府里,看到師父與宋城主見面說話之後,順手推舟,想著一箭雙雕?"

"也許是吧."李複林搖頭:"咱們這麼想,也想不出個頭緒來."

繞回來說他們自己的事.

李複林讓人查的消息,剛才正好有信兒送來.

"師父,信上怎麼說?"

"他們找著的幾個都是嘍啰."全不是正主.這些小卒子什麼都不知道,不過是被差了來打聽消息的.魔道中人行事詭秘,又善偽裝.李複林記得,有一年論劍會時,有一個門派差來的人半路就被截下,所有人都被殺了,下手的魔道中人全頂替了他們的身份來的論劍會,那麼多人都沒看出破綻來.現在北府城里那麼多生面孔,查找起來太難了.

似乎好事壞事都愛紮著堆來,俗話說福無雙至,禍不單行.李複林替徒弟找尋能醫治蠱毒的辦法和靈藥,北府城里頭能人不少,出售靈藥,藥材的鋪子也不少,可是這藥渣拿出去,個個都搖頭說沒見過,甚至連聽都沒聽過.

還有人熱心的想給他們指條明路,說:"碧霞山莊這次不是也有人來了嗎?她們又擅煉藥,解毒上頭也有獨家秘法,你們何不去請教請教他們?"

確實.

能問的,他們都問過了,哪怕只沾個邊的也是一樣,就剩下碧霞山莊還沒去問.

周品芝先前煽動人來與回流山為難,兩派已經揭下仇,臉都算撕破了,他們求上門去……對方能肯相助?

無論如何也得試一試,說不定碧霞山莊真的有辦法.

"師父,明日弟子過去拜會吧?"

"不用你去."李複林搖頭:"你是個小輩,人家隨便找個理由就把你打發了,門只怕都進不去."

再說,這事因他而起,讓徒兒去出頭露面算怎麼回事?他好歹是掌門,他去比徒兒去了有份量.

"師父."莫辰不贊同.

碧霞山莊從上到下都是女子,行事有時候格外刁蠻不講理,又趕在這麼個時候,師父要去了,只怕對方得勢不饒人,一番羞辱只怕都是輕的.

"行了,這事兒就這麼定了."李複林示意他不必再說.

這一去可能遇到什麼李複林心中有數,可是徒兒的性命不比自己的面子要緊多了?如果碧霞山莊有藥,有醫治的法子,那讓人家出口氣又怎麼了?

"我跟你一起去."

紀真人邁步從外頭進來.

每次看到她,莫辰都本能的感到一種凜然之意.

這麼些日子住在一個屋簷下,可是誰也沒看到紀真人笑過,也沒有見她有發怒,難過等等神情,好象這個人天生就沒有喜怒哀樂,也不會把任何人,任何事放在心上.

"別瞎說,你去做什麼."

紀箏瞥他一眼:"你是打算上門求人去?"

話是實話,但是李複林有些不自在說:"天下之大,各家各派都有自己的不傳之秘,這事人家比咱們精通……"

"就這麼定了,你要一個人去,那我要做什麼你也管不著."

李複林這會兒真是頭疼.

沒錯,他就是求人去,到時候說不得要怎麼丟人.他不怕丟人,可是不願意讓紀箏看見.

再說以紀箏這個脾氣,這個態度,這哪是去求人?這是去得罪人的吧?帶著她只怕原先能成的事也成不了.

莫辰知相的起身告退.

師父和紀真人要怎麼商量……他在一旁待著不合適.

曉冬搓著手從外頭進來.

莫辰一見他手指凍得通紅,就知道他剛才肯定又沾冷水了.

"大師兄."曉冬遠遠就喚了他一聲,隨即想起什麼來,試圖不動聲色的把手往袖子里藏.

結果還是露餡了.

莫辰把他兩只凍得小蘿蔔似的手合握在自己掌中焐著:"他做什麼去了?"

"也沒做什麼."曉冬趕緊轉移話題:"剛聽姜師兄說,師姐她好多了,大師兄要不要去看看?"

"坐下,"莫辰不上當.

一早他剛去看過,對玲瓏的情形比曉冬知道的還清楚呢.

"哦……"曉冬老老實實的坐下,有些心虛,眼睛不敢看莫辰.

莫辰把他的手暖熱了,才問:"中午吃了什麼?"

這幾天事情太多,莫辰也沒有功夫從早到晚盯著他.

"我吃了包子,還喝了一大碗粥."曉冬為了增加說服力,還特意用手比劃了一個大碗.不過說完了他馬上反問:"師兄你呢?你吃過了沒?"

莫辰摸摸他的小腦袋:"我陪師父一起吃的飯."

上篇:第一百七十九章    下篇:第一百八十一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