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一百八十八章 觀禮   
  
第一百八十八章 觀禮

g,更新快,無彈窗,!

這張圖莫辰留了下來.

一時間確實看不出什麼.

聽曉冬的描述,這地方存在的時間一定十分古老久遠.這樣的地方可能在人跡罕至的地方,無人知曉.就象師父說過的,曾經幾乎把他們困死的那座西域迷城,從那里生還的人只有寥寥三五個,所以即使旁人得到一副繪著迷城地形方位的圖畫,也不會知道那是什麼地方.

所以曉冬畫的這個地方不知存在于何處,但莫辰決定一定要找出它來.

外面天色暗了下來,曉冬推開門,就覺得臉上微微一涼.

他伸手去摸,那片沾到了皮膚的雪已經化成了水珠.

曉冬抬起頭來,昏暗無光的天幕,無數細雪簌簌飄飛.

他一點兒都不喜歡北府城這地方.

不僅因為這里太冷,太與世隔絕,而是因為在這里發生的事……身邊的人一個個離開,死了,傷了,走了.

還有宋城主.

他的死亡來的那麼突然,就象是毫無預兆的大雪,突如其來,然後造成的後果卻是撲天蓋地的.

空氣很乾淨,嚴寒似乎把能凍結的東西都凍結住了,只有呼嘯的北風例外.這寒冷的雪的氣息甚至讓人覺得好象有些清甜.

姜樊腳步匆匆從外頭進來人,捧著一個拜盒.

看見曉冬的時候他停了一下,不贊同的看著他:"你站在這里做什麼?等下雪把衣裳都浸濕了."

"這會兒還有客人來?"

都這麼晚了.

"只是送了貼子來."姜樊皺著眉頭,看來他也對這份送來的貼子不怎麼高興.

"哪里送來的?"

北府城里從四面八方彙集來的人已經走了快一半了,剩下的人多半……是另有所圖.

是的.

北府城里過的這段時日雖然短暫,可是連曉冬都已經學會對每個上門的人,每件突然發生的事抱以懷疑審慎的態度了.

"城主府."

"啊?"

城主府已經沒有主人了,誰會發貼子?

又是為了吵吵追查真凶,推舉新城主的那些破事嗎?

不光曉冬,甚至從莫辰開始,所有人都不贊同李複林再摻和進城主府那件事.

倒不是怕麻煩,而是所有人都覺得那太危險.

能將宋城主一擊殺死的人是什麼樣的人?當時師父待的地方和宋城主死去的地方離的那麼近,如果那人當時也想暗算師父呢?這簡直是與殺機擦肩而過.

宋城主死後,城主府亂成一團.他活著時還能算是勉強協調壓服住這些人,現在他一死,這些人誰也不服誰.

那團爛賬誰也理不清,哪怕宋城主現在再活過來,他也管不了了.

師父一個外人,攪和進城主府的事情里,無論結果如何,師父都是吃力不討好.

姜樊舉了一下手里的盒子:"送貼來的人說,新城主已經選出,明兒就是正式繼任,請師父去觀禮."

"什麼?選出來了?"曉冬吃驚之余聲音一下子拔高了:"新城主是誰啊?"

姜樊搖頭:"我也不知道啊,但貼子上應該寫了,我得給師父趕緊送過去."

這可是一件大事.

他們現在住在北府城,所以北府城選出新城主自然是件大事.

曉冬也跟著姜師兄一起去了.

李複林正在和紀真人說話,姜樊他們進來時,先跟紀真人問了好,然後把盒子遞過來.

可是出乎兩個徒弟意料,李複林似乎對這事並不怎麼關心,只說:"知道了,放下吧."

師父對這事兒看來漠不關心?

也是,師父以前雖然與北府城常有往來,那是沖著宋城主.現在城主一換,城主府大概師父以後也不怎麼會去了.

李複林向來隨和,姜樊在師父面前也就問出來了心中疑問:"那師父明天去嗎?"

"去還是要去的.對了,去和你大師兄說,預備一份兒賀禮,這種事情總不能空著手去."

"是.那……禮要備的隆重些?"

李複林一手按在那只盒子上,斜睨了姜樊一眼:"隨便就好."

隨便……

姜樊忍著嘴角想抽搐的沖動,按著師父的原話去傳給大師兄.

結果姜樊和曉冬兩人發現,莫辰也不把這事當成一回事.

"大師兄?"姜樊很納悶:"不知道是這個新城主是個什麼樣的人?咱們還得在北府城住下去,要是同新城主不對脾氣,那……"

莫辰回頭看了一眼他們:"去端壺茶來."

曉冬趕緊應了一聲去跑腿,等他回來,大師兄已經把賀禮選好了.黑色的精致的木盒,里面裝著一對白玉美人花瓶.

在一般人里,這是相當不錯的禮物了.

可是放在修道之人這里,這種東西沒丁點兒用處,也就是個比瓷瓶瓷罐兒好看點的擺設.

大師兄做事就是周全.這禮物確實是隨便選的,沒啥價值,但是好看.

看來大師兄充分理解了師父說那句"隨便"的意思,對這事完全不重視,但是又維護了收禮人的面子.

怎麼說也是挺漂亮的一份賀禮了.

等把這份兒賀禮再用紅綢紮上,看上去就更精神了.

把這份禮物打點好,三個人坐下來喝茶.

剛才屋里的氣氛挺輕松的,曉冬沒進來前姜樊也在笑,說大師兄這份禮選得好.

但是等關上門,倒上三杯茶,還沒有人開口說話,氣氛忽然就沉寂下來了.

曉冬想到了去年姜師兄過生辰的時候,那時候氣氛比現在熱鬧得多.

可是陳敬之叛門,玲瓏師姐出走,現在師父的親傳弟子就剩下了他們三個人.

還是姜樊先打破了沉默,聲音聽起來還頗為輕松.

"大師兄,怎麼你都沒問過這新城主是誰?師父好象也漠不關心."

"確實不重要."莫辰說:"新城主只可能是原來與城主府就有干系的人.我想多半不會是宋城主原來的弟子,很可能是哪位長老的嫡系."

"哦,"姜樊想一想,也對.雖然當初有不少人想來爭奪北府城城主這個位置,但是宋城主死的無聲無息,嚇退了不少人.

現在外面還有傳言,說其實宋城主就是死在他們自己人手上.要不然的話,為什麼城主府的重重防衛形如虛設?外人有那麼大能耐嗎?肯定是城主府的人勾結外人干的.

一想到這一點,許多人也跟著打了退堂鼓.

能揚名立萬的方式有很多,不見得非得置身于豺狼窩里時刻冒著喪命的危險,宋城主就是前車之鑒.

城主府的人對于內斗的興趣遠遠大于追查殺人凶手.

想想也真讓人灰心.

宋城主活著時名聲很好,但是他沒有子孫,也沒有收徒,親朋友故大多數都死的比他還要早.現在他一朝身死,俗話說人走茶涼,還有幾個人會真心為他報仇?那些過去對他城主長城主短,叫得親熱的人,現在有誰還記得這個前城主?

這讓回流山這些"外人"都覺得齒冷.

李複林偏偏還因為當時身在城主城,雖然洗清了殺人嫌疑,可卻也被人排斥在這件事情以外.

"這麼說,明天師父也就是去露個面,走個過場就算了?"

"應該是."

姜樊不樂意的說:"那還去做什麼?給他們捧臭腳?一群忘恩負義的之人,師父肯定也恥于同他們為伍."

"有些場面也還是不得不顧及一下的."莫辰說.

這世上的事情哪有非黑即白的.

姜樊下山時候不多,與人打交道的事情也有,但是這種複雜詭譎的算對他來說陌生又令人厭憎.

如果師父只是孤身一人,明天的城主府他一定不會去,師父的品格可不是那種會為權勢低頭的.可是師父有那麼多弟子拖累,他總得為門派著想.做李複林,他可以率性而為,堅持本心.做李掌門,做一個師父,他就不得不違心的去敷衍應酬了.

"都說新官上任三把火,也不知道新城主接任之後,會不會干什麼蠢事."

姜樊對新城主素未謀面,連名字都不知道,就已經有了偏見.

但是在座的其他兩個人完全都是幫親不幫理的,對他的話完沒有異議.

"我想,這位城主肯定會說,第一件事必定是幫宋城主報仇吧.不管真假,這個姿態總要做出來的."

"那是自然."

"就算他有別的打算,一時三刻也實施不了.城主府里的人個個都服他嗎?說的話毫無威信,這個城主也只是個虛名而已.我看他光是對內爭斗安撫就要花很長時間了."

姜樊點頭,大師兄說得對啊.

也就是說他們的生活應該不會受太多影響,再說,他們又不是永遠在北府城住下去,總是要回自家門派去的.

不過他們三人雖然在談論此事,卻都沒有看見那張送來的貼子.

貼子措辭很客氣,不過中間有點小小的瑕疵.

請李真人攜夫人同往……

李複林臉上的表情有點怪.

看來經過一而再,再而三的誤會,他有道侶這事已經人所共知,板上釘釘了.

"貼子寫的什麼?"紀箏正好問了這麼一句.

李複林把貼子合上,輕描淡寫的說:"沒說什麼.新城主姓李,上頭說也請你同去觀禮."

上篇:第一百八十七章    下篇:第一百八十九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