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一百九十章   
  
第一百九十章

g,更新快,無彈窗,!

邵進明不覺得大師兄會對他有殺機,況且大師兄除了督導大家伙兒練功的時候,其他時候並不嚴厲,一貫是和氣的.

所以他也沒把剛才那事放在心上,定了定神,說:"童師弟這里,只怕得好生開導開導他,不然只怕不但要自誤,還要誤人."

他這話說得非常客氣了,但是莫辰明白他話里的意思.

童浩自己若繼續鑽牛角尖,那不但動搖了自己的道心,從此修道一途就走不下去了,若是他真的記恨旁人,覺得自己落到現在這地步都是因為別人害的,或懷惡念,或有惡言甚至有惡行,那遲早會出事的.

"好,我記下了."

邵進明松口氣.

這事兒他發現了,如果隱瞞不說,就怕以後要出事.現在既然已經同大師兄說過了,他就不怎麼擔心了.

"那我就……"

"你的劍招今天我看了."莫辰頓了一下:"剛才當著大家的面不好多說.你的劍招練的有些過于刻板了."

邵進明心中一喜.

大師兄格外偏愛小師弟一些,這事兒人人都知道,他也沒什麼可嫉妒的,小師弟畢竟還小嘛,他能跟個小孩子一樣爭這個?

可有時候他也會想,要是大師兄跟他走得近,平時早晚都能見著,時時能得指點,那可是占了大便宜.

現在大師兄肯多提醒他一句,多半是因為剛才的事情要謝他了.

"請大師兄多指點."

"這事兒其實沒有什麼可指點的."莫辰說:"北府城天寒地凍,雨雪連綿,你可以在雪里多練練."

在雪里多練練?

邵進明有些不解,不過莫辰已經轉身走了.

他回過頭來一直琢磨,在雪里多練練是什麼意思?

正好今天倒是沒下雪,回頭下了雪他就試試去.

回流山冬天也下雪,可是沒有這里下的這麼多,這麼大.平時邵進明是不喜歡下雪的,現在卻一反常態,盼著這雪快點兒落.

雪是還沒有落,不過李複林他們一行三人回來了.

大家都對新城主繼任的事兒好奇.雖然說內情複雜,到底也算是件好事.說句難聽的,回流山這些日子淨遇見不順的事兒了,大家過得抑郁,也需要點兒好消息來沖一沖.

姜樊捧著一個大盒子進來的.

"這是什麼?"

"城主府恁是大方,這是他們給的回禮.還有我們回來時,特意繞到東錢街捎買來的點心和鹵味,鹵味包得嚴實,還熱著呢."

這個趁熱吃味道最好,雖然冷了也是別有風味,可是這會兒吃新鮮熱燙的豈不好?

油紙包一散開,鹵味兒鮮香的味道就在屋里漫開了.除了莫辰,大家都過去捏了一塊就麼咬上了.

嗯,莫辰畢竟有大師兄的面子要顧,再說他平時本來也不大動葷腥.

"姜師兄,給我們說說今天城主接任大典熱鬧不?"

姜樊沒顧上說話,先端起杯子來咕咚咕咚灌了兩大杯水下去.

"怎麼渴成這樣?城主府沒有茶喝?"

姜樊搖頭:"不是這麼回事兒,是沒顧上喝.今天這接任大典,嘿,那可熱鬧了."

眾人紛紛打起精神支起耳朵來聽他說.

"城主府地方是挺大,但今天請的客太多了,廳堂里根本擺不下這麼多桌椅,就挪到大堂後面的庭院里去了.誒喲,到底是北府城,闊氣,有錢!那紅毯子鋪的一地象著了火,紅綢子紮得又多又重,風一吹綢子亂舞,更不要說那些擺設器物,金銀器就象不要錢一樣……"

曉冬打斷了他:"誒,說這些做什麼,披紅掛彩有什麼好說的,說正題啊."

"這不馬上就要說到正題了嘛."姜樊又喝了一口水:"其他人也帶了弟子隨從,不過都留在外頭沒讓進去,我還算有點兒面子,跟著師父進去了."

北府城弄這麼大場面,倉促之間肯定有很多不周到的地方.比如這茶,師父他們去的時候上了一盞,後來就沒人來添茶了.師父尚且如此,姜樊這小跟班兒自然就更不用說.

這也就算了,本來大家也不是奔著喝茶,吃飯去的,更不要說師父這些年都不怎麼沾五谷雜糧.

叫姜樊意外的是,師父才剛進去坐下沒多久,就有人鬧起事來了.

一起邀請來的兩個人本來就有舊怨,這事兒不是什麼秘密,好些人都知道.北府城不知道是辦事太匆忙,還是顧不上這些細節,居然還把這兩人安排得坐在了一處,結果兩人互飛眼刀,譏諷嘲罵,最後扔杯子砸碗的鬧騰上了.

幸好這事兒不算大,旁人勸幾句,拉著他們分開坐了.

但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那邊又有人認為座次排得不公而忿忿不平.雖然說這人的門派大家都沒聽說過,小地方來的,要不是這次北府城來得人多,只怕以後也不會遇上.

門派是名不見經傳,修為也不怎麼樣,可來的這人年紀卻不小了,頭發胡子都雪白雪白的,說話一開口就老氣橫秋,輩分倒是不低,和李複林已故的師父都能算是個平輩.這人覺得以自己的資曆,在場沒幾個客人比他輩分更高,他就算不坐個首席,也得給他應有的敬重吧?

結果呢?居然給他安排了一個角落里很不起眼的位置,同座的都是些晚輩末進,這簡直太掃他的面子了.

這些鬧騰都是小打小鬧,不算什麼大事,可是足以能看出,城主府這一次的安排可不夠周全,新城主的能力大家本就懷疑,現在心里更是在嘀咕.

上一次宋城主在若水台召集眾人赴會時,那場面多麼肅然齊整.

而從今天這些小事就能看出,城主府在眾人心中的威信已經大不如前了.換成上次宋城主還在時,剛才那兩個人有多大仇也得憋著,而這個老頭子也不敢這麼鬧騰.

等到接任大典要開始時,眾人才見到了新城主,不由得都十分吃驚.

新城主真是……嗯,年輕有為啊.

李複林也有些意外.

他知道新城主年歲不大,但是沒想到居然比自己的首徒看起來也差不了多少.

讓這麼一個人來做城主,這不是胡鬧嘛.

他有足夠的威信服眾嗎?他有那個真本事叫別人聽從嗎?

這純粹是城主府內眾多勢力博奕混戰,最後妥協退讓出來的一個結果.

這新城主就只是個傀儡而已,他當不了城主府的家,也做不了北府城的主.

李複林做為宋城主的故交好友,甚至覺得與這樣的人同稱城主,已故的宋城主臉上都要跟著蒙羞.

這麼一個繼任者,簡直拉低了宋城的身價與聲望.

新城主看著最多有三十?不帶偏見的說,是個年輕俊才.

他臉上並沒有喜悅或是志得意滿的神色,看起來倒顯得……很茫然.

沒錯,就是茫然.

大概這人自己也沒想到城主一職會從天而降砸到他的身上,怕是被砸暈了吧?

這人看著不會愚鈍,他也肯定明白自己這個城主只是各方勢力均衡之下的一個妥協,一個幌子而已,別說外頭的人不會認,就算城主府里,有人聽他的話沒有?

雖然場面很熱鬧,但是氣氛說真的,挺尷尬的.

連姜樊這個做為跟班兒的看客,都能感覺到新城主的進退兩難,站在台上象個牽線木偶一樣任人擺布.

如果只是尷尬也就算了,可是就在接城主印的時候,有人出來提異議了.

這亂子跟剛才那種小打小鬧可不一樣.

這人上來就說:"宋城主大仇未報,這城主印怎麼就這麼輕易的轉手了?"

姜樊講到這里,又趕緊灌了兩口水.

桌上的一包鹵味都快讓眾人吃完了,姜樊又拆開了一包點心.這種點心不算太甜,吃到嘴軟軟的,不用嚼就能咽.姜樊吃了一塊點心才接著往下說.

這人看服色是請來的客人,他這麼一站出來,接任儀式就被打斷了.

在場的人面色各異.有的皺起眉頭,有的事不關己,有的卻露出了看好戲的神情,顯然是盼著這亂子鬧得越大越好.姜樊還聽見有人在下面悄悄的說,這李城主看著雖然年輕面嫩,但內里一定不簡單.

還有人說,宋城主之死保不齊不是他們自己人傾軋奪權下的手,這李城主有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這麼無辜那還不一定呢.

城主府一位長老出來解釋,說宋城主的大仇是一定要報的,不管過多少年,也要把那凶手揪出來.但是城主府也不可無人主事,李城主年少有為,品行端方,這個大家都是信得過的,才會最後商定由他接任城主.

站出來的這個人就說,北府城先前說要推選競奪新城主,這麼些南來北往的高人逸士才都聚到北府城來的.不管宋城主被誰暗算,他說過的話總不能不算吧?既然說了是大家都能競奪,北府城的人撇開旁人在自己的晚輩里隨便找個人出來接任,這說得過去嗎?

偌大一個庭院里眾人議論聲象潮水一樣此起彼伏的,沒個停歇.

這話說出了不少人的心里話.

對啊,本來說不論出身,大家都有機會的,結果現在北府城自己就決定人選了,那還叫他們來干什麼?這不是耍人嗎?

上篇:第一百八十九章    下篇:第一百九十一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