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一百九十一章   
  
第一百九十一章

g,更新快,無彈窗,!

"那後來呢?"

姜樊嘿嘿一笑,示意段平給他把水續上.為了聽他繼續往下說,段平任勞任怨去提了熱水來,又加了一小撮茶葉,給姜樊又滿滿的續上了一杯.

"後來就動手了."

大家一下子來了精神.

說一千道一萬,修道的人打嘴仗有什麼意思?誰能指著打嘴仗飛升成仙了?行不行,還是要打過才知道.

"那新城主別看長得文文秀秀,年紀也輕,但是北府城的確實有兩把刷子,上去三個都叫他干脆俐落給放倒了,還都沒有用十招.其實我聽師父說,這只是比斗,如果真是性命搏殺,他大概三招都用不了."

大家紛紛驚歎:"這麼厲害?"

"也是使劍的吧?"

"這麼說來,不是虛有其表了?"

還有人問了句:"比咱大師兄呢?"

這話問得姜樊樂了:"這怎麼比?兩人又沒動手.不過照我看,可能是不相上下吧."

莫辰點頭說:"依你說的,這位李城主應該是比我要強,你不用往我臉上貼金了."

姜樊嘿嘿笑.

他當然不想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了.

那李城主要是連大師兄也打不過,那這城主他縱然當上了也挨不了多少日子.北府城再要扶個傀儡,也不會找個扶不起來的軟腳蝦,隨便什麼人上去三拳兩腳就打倒了,北府城面子也就扔在地下被人踩踏了.

"他使的不是劍,是槍."姜樊補充了一句:"很少見人用這個."

廳里大家你看我,我看你.

確實,用槍的門派很少.

用劍的最多的,其他各種兵刃也有.但是用槍的真不多.

"整杆槍比一般的槍長出許多,通體漆黑,上頭綴的是珊瑚纓絡,舞起來的時候只見黑色槍影上一抹殷紅,都瞧不見人了."

都說長兵器就強在氣勢上,鄉下莊稼漢拿根木棍使點兒力氣也能舞的虎虎生風,偏偏這位李城主的長槍看著如此不凡,舞起來竟然毫無聲息.

姜樊雖然不懂槍法,卻也被李城主震懾得目瞪口呆,眼都忘了眨,頓時收起了初見此人時的小覷之心.

別看人家當這個城主是被北府城那些長老們在背後擺弄,但是設身處地一想,要是換個人到他那個位置上,只怕也不能比他做得好.

"後來呢?沒別人上去打嗎?我就不信去了這麼多人,竟然拾掇不下他一個?"

一旁邵進明說段平:"你看你這話說得.師父這樣的前輩高人又不要爭這個城主,怎麼能去和一個後輩動手呢?就算打贏了,難道臉上有光?"

段平忙說:"對對,是我想岔了."

北府城說不定就是這麼想的.他們要真是弄一個年紀大的成名人物出來,那今天這場面怎麼收拾還真難說.但是他們偏偏弄了一個年輕人出來,看起來跟玩笑似的,那麼些賓客,年長的自重身份,怎麼能讓自己也變成個玩笑?

再說,北府城這趟混水看來不好沾,一般人也不願意攪這個麻煩了.能死一個宋城主,難道就不能再死第二個,第三個了?誰知道這城主府里有多少謀算這事兒呢?

"後來就接印了."姜樊攤了下手:"北府城還留宴,不過大多數人都在接任典禮之後就告辭了,師父也不想多待,我們就回來了."

莫辰輕聲說:"這李城主,聽起來也不簡單啊."

姜樊點頭:"師兄說得是.我也這麼覺得."

他覺得,這位年紀輕輕的李城主,雖然看起來是被趕鴨子上架了,但是這人看來既有真本事,又頭腦冷靜,看著鎮定不失風度,不象是個會甘于做傀儡任人擺布的人.

說不好,將來人家這城主真能做得名正言順呢.

茶喝了,鹵味和點心吃了,熱鬧也聽過了,其他人就散去了,姜樊跟莫辰回了屋.曉冬挺體貼的拿了一雙屋里穿的軟底鞋過來:"師兄換雙鞋,腳在靴子里捂了大半天了,舒散舒散吧."

姜樊笑著誇他:"還是小師弟體貼,嗯,這都是大師兄教導有方啊."

換了鞋坐下來,姜樊把一些剛才當著眾人沒說的話跟大師兄說,當然,曉冬在一旁也都聽見了.

"今天席上,大家明里暗里都把紀真人當成,嗯,師父的道侶……"姜樊頓了一下,重點在後半句:"師父和紀真人都沒否認."

莫辰點點頭:"我知道了."

就這麼簡單說句"我知道了"?看這情形他們真要多個師娘了!還是個喜怒無常性子看來很不好相處的師娘.

"紀真人其實是個率真不善作偽的人,和她相處並不難."

姜樊訕訕的說:"師兄說得……"

畢竟師父的事,不是他們徒弟們能管的.如果師父自己喜歡,那他們就盡力把師娘也當成師父一樣孝敬吧.

"還有件事."姜樊說:"回來的時候快到門前,師父遇到個熟人."

"什麼熟人?"

"不是修道之人,是個普通人,不過他認得師父,好象是少年時認得師父,分別多年沒見了.那人看來年紀可不輕了,可師父模樣還和年輕時看著沒怎麼大變,所以他就認出來了,還過來跟師父說了幾句話,邀師父有空去他家呢."

師父已經離開故土多年,居然還有少時故交在世,這也算難得.

莫辰也把今天的事告訴姜樊.

說起來姜樊也有些羞愧:"這陣子我的功夫練的也不勤快,進境停滯不前,從明兒起我也得刻苦起來."

該做的事太多了.要把陳敬之追拿回來按門規處置,還要把玲瓏和翟文暉找回來,向暗算他們的人報仇.回流山的陣法如何修補師父那邊剛有頭緒需要人手,還人督促師弟們練功上進……

這麼一算,簡直忙的連合眼的功夫都沒了.

"上次的事,童浩那里好象沒有釋懷,反而想的更偏更窄了."

說這話的時候,曉冬已經被莫辰打發出去了.

大師兄這麼說,姜樊一點都不意外.

換了旁人,可能郁悶個一陣子就想通了.但是童浩嘛,他這個人本來心思就深,心眼又小,與人交往不多.剛才他回來帶了吃食,大家都吃的歡,只有拿了一塊點心,最後好象也沒有往嘴里放.

大師兄為了說這個,把小師弟支開了,這也讓姜樊不能不多想.

"他還記恨小師弟不成?"

"我也不確定,你回頭找機會勸解他一下."

姜樊一口答應下來:"大師兄放心,我一定好好兒勸他."

可是兩個人也都知道,童浩那人性子很拗,這勸了未必有用.

"師兄,看樣子咱們得在北府城住不短一段時日,上次師父說,宅子要請人來重新修繕一下……"

"這事兒天寒地凍的也不好辦,還是天氣暖和起來再說吧."

曉冬回來的時候莫辰他們已經在討論完全不相干的話題了,曉冬順口插了一句:"要等天暖和?那怕不得等上個半年啊,到時候咱們還住不住這兒都難說."

聽說北府城暖和的天氣只有四個來月,其他時候全都冷得很.

"還有回流山那邊,胡真人當時應下說會派人定期去勘察一二,還會捎信來……按說這信也該要到了."

回流山上現在已經空了,他們這次下山說穿了其實是避難.回流山上的陣法已經運行了多年,當年是什麼人布下的陣法已經不可追索,可是陣法絕學失傳,現在的人不說能布陣,就是能修補一二就算不錯了.師父帶他們下山,怕的就是陣法萬一反噬,那後果……只怕回流山要滅門了.

如果不能想辦法修補這個陣眼,以後就算他們回去了,陣法也只會逐漸崩潰,最後消亡.

師父上次去城主府,也是想跟宋城主問一位前輩的消息,這位前輩在陣法上花了一生的心血,縱然不可能把這門絕學複原出來,也總比旁人懂得多得多.

可沒想到宋城主恰在那天被殺……這也實在是太不趕巧了.當然不能抱怨宋城主死的不是時候,只能說那殺人的實在太刁毒.

城主府的那些人不想著把那個令人毛悚然的凶手找到,反而忙不迭的爭權內斗,先捧個新城主出來,也著實讓人心寒.

莫辰去師父那里,姜樊回過頭來就去找童浩.結果快用晚飯時,李宅來了客人.

來的就是姜樊提到的,師父過去的熟人.

當年一樣是青蔥少年,可是師父踏上了修道之路,現在看來依舊風華正茂.而他少年時的伙伴卻已經滿頭華發,背彎齒脫,看著一只腳將邁進棺材了,看著叫人唏噓不已.

"怪不得人人都想求道,想修仙.人生短短數十載,生老病死,苦遠大于樂."

可修道之路不是人人能走的,走上了這條路,也才知道這不是一條坦途.

送走了這位老人,姜樊和邵進明兩人就打算閂門了,料來天早已經黑了不會有人上門.

可卻有位客人在此時敲響了門環.

姜樊有些意外,隔著門問了一聲是誰.

上篇:第一百九十章    下篇:第一百九十二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