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百章   
  
第二百章

g,更新快,無彈窗,!

這事兒乍看可能沒什麼,細想想讓人覺得特別不舒服.

也許天見城的靈氣格外濃郁,是塊修道人夢寐以求的風水寶地,但是他們把這里封閉了起來,象是怕外面的人搶了他們的好處一樣自顧自過著一成不變的生活.就象鄉間農人圈養牲畜一樣,圍欄圈起的空間就是它們生活的全部.

這是別人的活法,曉冬覺得自己做為一個外人也沒有什麼指手劃腳的權利.

他就是覺得心里不舒服而已.

他們轉了小半日,曉冬沒有看見一扇可能通向外頭的城門.等他們停下來喝茶的時候,曉冬往前探了探身,在莫辰耳邊小聲說:"師兄,這里……沒有城門嗎?"

大師兄取出來的那張圖上,好象也沒有畫出城門的方位.

天見城和別的地方不一樣,不象旁的城鎮日日有人進出.這兒的人出入很少,還要依靠飛舟,飛禽來代步,所以當然不需要有好多扇城門.

"外城沒有城門."莫辰聲音也很輕,他們說悄悄話離得特別近,曉冬軟軟的呼吸就在耳邊,熱氣都熏到他的脖子上,有點微微的癢:"天見城沒有城門,不管進出都需要執令牌才能出入陣法.也可以說,只要有令牌,那麼處處都城門."

曉冬一時沒明白,莫辰示意他抬頭.

他們坐的是茶棚外的桌子,抬起頭來就能看見有張開翅膀的白色鳥兒從天空掠過.

曉冬明白莫辰的意思了.

沒錯……如果天見城沒陣法,那任何人都可以乘飛禽或是別的什麼在這座城里的任何地方進出.

但是這里有陣法,比回流山更複雜更嚴密,抬起頭來能看到的朗朗晴空,而陣法是看不見的,卻又是無處不在的.

"所以說咱們到底是怎麼過來的啊……"曉冬小聲嘀咕.

莫辰給了他一塊棗泥餡兒面果子,曉冬接過來悶悶的咬了一口.

他沒覺得餓……

曉冬愣了一下.

按說平時這時候,如果不打坐,不吃大師兄給的丹藥,他早該餓了.

可是現在他一點兒感覺也沒有.

這是件小事,曉冬也沒有在這上頭多留意.

因為莫辰對他說,天黑前他們要混進內城.

這就不容易了.

對外城的人來說幾乎是完美的偽裝,要進內城的話可能會一下子被人戳穿的,那些人肯定不象外面這些人一樣好蒙騙.

首先他們這衣裳只怕就會被識破.

再者,進出內城的時候恐怕會遇著人盤查,一問之下他們可能就會露餡.

雖然這樣擔心,可曉冬不會質疑莫辰的決定.

大師兄一定有他的道理,也一定有應對的辦法.

遠遠看到往內城去的那條路,曉冬就覺得……特別想去茅房.

他覺得自己的兩條腿都不大聽使喚了.

城門處果然站著兩個穿青袍的天見城弟子.

越走越近了……

近的曉冬能看清那兩個人臉上的神情.

一個好象有些心不在焉,另一個則扁著嘴,一臉刻薄相的攔下了一個想進城的人.

走得近了能聽到那個人正在央告:"……您就讓我進去吧,這個今天要是不送進去,明兒就都變了味兒了,就不能送了啊……"

那個人擔子里挑著一簍鮮菜和半簍果子,但守門那人看著象是心情不好,挑擔的人再三央告,他不耐煩的說:"不行不行,快走,不然我就把你這菜都掀到地上去."

挑擔的人不敢再說,只好轉身走了回頭路.

另一個守門的人看見了莫辰和曉冬兩個,揚聲問:"二位師兄從哪里來?"

口氣還算客氣.

莫辰說:"我倆是書閣的弟子,出來采辦紙筆."一邊說,一邊還拿出兩根手指般粗細的竹簽來,竹簽上頭有字,一個寫著庚四三,一個寫著壬一九.

那守門弟子掃了一眼簽子,又看了一眼他們提著的書冊,點了下頭.

曉冬不敢抬頭,他覺得自己的心都快從喉嚨里跳出來了.

也許下一刻那兩人就會暴喝一聲拔劍相向,把他們倆冒牌貨給揭穿了.

就這麼進來了?

曉冬簡直難以置信,他本能的想回過頭看看身後的內城門,看看守門的那兩個人.

莫辰適時的輕聲提醒他:"別回頭."

曉冬實在忍不住:"大師兄,你剛才拿的是腰牌嗎?他們分不出真假?"

"那不是腰牌,只是天見城一般弟子的號牌."莫辰步履從容,任誰來看都不會覺得他是個偷偷潛入的外來者.他的樣子實在是太自然了,就好象這條路已經走過不知多少次一樣.

"那這號牌是從哪里來的?"上頭的號碼數是真有其人嗎?

"號牌當然是假的."莫辰說:"不過師父說過,天見城的書閣是個冷門的地方,那兒的弟子一般天分不高,同外面打交道也少."

所以莫辰選了他們來冒充.

事實證明他沒選錯.

守門那兩人根本懶得細問,事實上他們在那兒不過是應付差事,看樣子主要就是攔著外城的人不讓他們隨意進入內城,對同為天見城弟子的莫辰他們兩人卻輕輕放過.

"他們可真是……"

簡直是有眼無珠啊.

曉冬也知道大宗門人多,同門弟子之間未必相互認識.

可是這兩個人也太輕忽怠慢了.

"不是他們不仔細,而是天見城太封閉了,不光他們,連他們的父輩,祖輩,一代一代都生活得很太平.我猜他們根本想都沒想過會有外人混進來,還且還堂而皇之冒充他們的同門."

因為有陣法擋著,所以一點兒警惕心也沒有.

這麼看來,這陣法太周密也不全是件好事.

覺得有萬無一失的陣法護著,人既失了警覺,又容易不思進取.

這會兒曉冬才有心思打量天機城內城的情形.

和外城相比,內城顯得既嚴整又精致.地下鋪的石磚乾淨得一點兒灰土也沒有,道路平整寬敞,兩房的房舍疏闊氣派.曉冬在夢里見過的那種石燈兩兩相對佇立在路邊.

天見城.

這才象是眾人口中傳說的那座浮空之城.

華美,氣派,遠離塵俗.

莫辰忽然伸手拉了曉冬一把,兩人避讓到了路邊.

一行人從身後快步走來,越過了他們,然後沒有絲毫停頓繼續向前.

他們穿的袍服,正是莫辰和曉冬現在穿的樣式,只這樣看完全看不出兩者有什麼區別.

等這些人走遠,曉冬才問:"他們……"

"嗯."莫辰就象學會了讀心術一樣,准確無誤的說出了曉冬沒說出來的心里話:"他們大概做夢也不會想到有人會冒充,所以根本不會往那個方向去想."

守城的人對他們毫不懷疑,剛才經過的人也對他們視如不見.

混進來居然是這麼輕而易舉的一件事,完全沒有曉冬想的那麼艱難驚險.

順利的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不過這也是因為大師兄機智,換成曉冬自己在這兒,那他可就兩眼一抹黑只能抓瞎了.

莫辰的身形在曉冬的眼里頓時又偉岸了不少.

他們很順利的找到了晚上可以落腳的地方.

內城也有空屋.

雖然不象外城那麼破敗,但莫辰領著曉冬毫不遲疑的穿牆越戶,輕易撥開鎖閂,熟練的就象回自己家一樣.

今天的意外太多,再見著這一幕曉冬已經完全不吃驚了.

大師兄太能干了,簡直是無所不能.

曉冬不知是不是該暗自慶幸大師兄是個品行正直的人,不然的話,以他的本事如果用來作惡,只怕沒人制得住他了.

"歇一會兒吧."莫辰支起窗子,讓風吹進屋里來,帶走屋里長久沒人居住的陳腐氣息.

曉冬卻不急著自己歇息,他先從包囊里取出竹筒,竹筒里裝的是甘冽的玉露泉水.

"師兄先喝兩口解解渴吧."

莫辰喝了兩口,遞回給他,曉冬也跟著喝了兩口.

那張不夠精細的地圖又被取出來,莫辰在圖上添補上了幾道細線.

曉冬側著頭看,很快發現莫辰添上的,就是他們今天曾經走過的地方.

"師兄,那咱們現在是在這兒?"曉冬試探的用手指了一下.

莫辰點頭嘉許:"說的沒錯."

"那這一塊地方是什麼?"

也是在內城,但卻是一大塊空白.

"是天見城的的城主府."

之所以什麼都沒畫,只是一個白色的空框,應該是因為當初畫這張圖的人對城主府一無所知,莫辰也沒有從李複林那里得到消息,所以也沒辦法自己添補上.

"我聽說過,城主府里有一座壽元亭."

曉冬又忍不住想去撓頭了.

這麼說他在夢里其實是逛了天見城的城主府?

他抬起頭來,看見莫辰正認真的琢磨這張圖,就沒有說出來.

他在夢里見到了一個女子,逛城主府,見壽元亭也是因為跟著她才發生的.

她會是誰呢?

莫辰的手指在那塊空白上輕輕頓了兩下.

"要弄到令牌的話,只怕繞不過城主府……"

"城主府的人只怕就騙不過去了吧?"

莫辰看了他一眼.

不是騙不騙得過去的事,而是城主府里應該會有他們的故人.

陳敬之.

上篇:第一百九十九章    下篇:第二百零一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